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886章 柳萍萍惹火烧身

第886章 柳萍萍惹火烧身

    林天龙的警裤裆下夹着一根硬棒,可是出于礼貌又不能不站起来跟到厅长身后去,只好弯腰驼背的,像是肚子疼。偏偏柳萍萍就在他身边,等孟昭佩专心去翻书架了,柳萍萍干脆把一侧自然而然地靠在了林天龙的肋部。林天龙顿感呼吸急促,柳萍萍的子不仅视觉效果好,触感更是让人舒服。

    孟昭佩对于柳萍萍公然挑逗林天龙的举动完全不知情,还在那里摆官腔:“哎呀,出版社说很多人订了这套书,所以给我的存货不多,又被一些省领导要去不少。”

    林天龙忙说:“孟厅长,要是暂时找不到,不着急,我向柳处长借来看也可以的。”

    “天龙,你就让孟厅找嘛,找出来给你个签名珍藏本不好呀?”柳萍萍说着,身子紧紧挨住了林天龙,样子就像情侣那么亲昵。

    林天龙吞了一口口水,原本控制住一点的再次翘了起来。柳萍萍的大眼睛一转,小手一伸,林天龙险些叫出声来:柳萍萍的手竟然隔着裤裆摸到了林天龙的!他早知道柳萍萍是个,可没想到她到这种程度!自己跟她虽然在炎都山有过关系,可是她也不能如此百般勾引?而且就在孟昭佩的跟前!

    “小坏蛋……”柳萍萍的声音弱如游丝,但是她的嘴巴凑在林天龙耳边,声音送到了林天龙耳廓里,让他的耳朵眼和心里都痒痒的。

    林天龙有心道歉,却不敢出声。柳萍萍却不肯就这样放过他,突然牵住他的手,往自己的皮裙里面滑入。

    林天龙瞪大了眼睛,只能被动地随着柳萍萍的引导摸到了她的裆部。隔着裤袜和,林天龙的指尖感觉到一丝丝湿热的气息。他的不可遏制地骇人地峭立,整个人都有些发抖。林天龙从未有过这种体验,明明只是彼此隔着衣服轻抚了下,竟然就兴奋成这样,甚至有一种想要的冲动。

    “找到了!”孟昭佩喜滋滋地抱着一沓书回过身,柳萍萍迅速凑了过去,自然地离开了林天龙。林天龙的身上没有了柳萍萍软肉的偎依,指尖离开了柳萍萍的温热,顿感失落,而还是兀自翘着,好在孟昭佩的注意力不在他这。

    孟昭佩坐到办公桌前,像模像样地拿起签字水笔,在书的扉页上写下“林天龙同志雅正”几个字。林天龙刚要接过书,孟昭佩又想到什么,又拿起一本书说:“天龙啊,你见到梁省长的时候,也替我送一本给梁省长吧。”

    林天龙一口应承。孟昭佩于是在书的扉页上更加认真地写着给梁宏宇的赠言。

    拿到书之后,林天龙识趣地告辞。

    “天龙,晚上到我家做客,有位神秘嘉宾要见你哦!”孟昭佩笑着冲柳萍萍使个眼色,柳萍萍将他带到外面的厅长秘书办公室,打开电脑一个档案,让他看看于将要之行的任务有关。林天龙以为柳萍萍要和孟昭佩单独相处一会,说不定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暧昧关系,想到这个他心里居然有点酸溜溜的。

    “乖乖!”林天龙一看,慕容玉洁来头不小,竟然是省公安厅的政治部主任!林天龙连忙点击首页的领导介绍专栏,很快就看到慕容玉洁的真面目:确实是一位气场十足而且五官俏丽的中年女干部。

    温婉、典雅、妩媚、矜持、高傲……全部的气质都散发在她的脸上。但这些气质都只能当配角。她最令男人迷醉的气质,绝对是她的端庄!

    和杨丽菁比起来,这个美女的美丽可能稍稍逊色一分,但说到端庄,绝对是杨丽菁的好几倍。

    在美女端庄的气质前,任何男人的邪念和灵魂里最卑劣的一面都会躲进看不见的阴暗角落,而端庄美女如光艳的丽日,把男人的和渴求全当做汙雪给融化了。

    林天龙一边看着屏幕上的照片,脑子里一边浮现出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所领略的熟妇的风采。在几个中,还得说是杨丽菁无疑是最完美的,她有着电影明星般的相貌和身材,更有一种高贵的气度,与她的靡气息结合得非常动人。而何秀娜则在成熟的外表下暗含着一种小女人的娇媚。至于柳萍萍,则有着超级劲爆的胴体。

    林天龙脑子里尽是几个的美艳胴体,被柳萍萍勾引的那股子热度重新点燃,不由有些烦躁。偏偏办公室电话响了,林天龙又不是这里工作人员,懒得去接。但是随即他的手机又响了,是一个成熟的女声:“是天龙吗?你还没走吧,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林天龙连忙遵命,心里则在犯嘀咕。这个时候,柳萍萍还找自己谈工作吗?

    还以为她会跟着孟大厅长去找地方暧昧呢。一想到柳萍萍对自己的大胆诱惑,林天龙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毕竟这是在省城,很快大伯母柳雅娴就回来了,柳萍萍怎么说也还是柳雅娴的堂妹,也是亚东哥的姨妈,自己如果一错再错,真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林天龙就这样心里打着鼓找到了干部处处长办公室,一眼看到一个穿着绛色长裙、盘着头发的背影。她正在收拾东西,从背影看不出她的胸部多大,不过她身段高挑,骨肉均匀,蜂腰圆臀,绝对是一个性感少妇。

    林天龙心想还是省厅好,到处都有这样的大美人啊。那女人回过身子,看到林天龙之后顿时愣在那里。林天龙也愣了,眼前这女人根本不是什么少妇,而是一把年纪的许月萍,大学同学那个李郁珺的妈妈。三年前许月萍还只是一个派出所户籍警,还曾经反对过女儿李郁珺追求林天龙,后来林天龙看见许月萍来学校接女儿,他都躲着走,正所谓冤家路窄,林天龙没想到许月萍在这里上班,不过他以前见过的都是一身警察制服的许月萍,没注意过许月萍穿便装的样子,所以刚才没有认出来。

    许月萍眼睛亮亮地看着林天龙,似乎有话要说,嘴唇蠕动了几下,却又没发出声音。这时,柳萍萍从里间走出来,对许月萍微微一笑,说:“月萍姐啊,我要和天龙谈一些重要的事情。你辛苦中午加个班,万一有人问到,你就说我已经走了哈。”

    许月萍点头关门,留下了一头雾水的林天龙。

    美少妇等门一关上就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喃喃问:“天龙,知道我为什么还没下班不?”

    林天龙心想:我哪知道为什么?难道是想留下来和我?真有这样的好事?

    尽管柳萍萍在众人口中被斥为破鞋,但是有几个男人真心不想舔她的、她的呢?当然,这些龌龊的念头是不能说出口的,林天龙客套地回答:“是不是还有什么工作?我能帮上忙吗?”

    “哼,你能不能帮上忙我不知道,但是你肯定要负责就是!”柳萍萍瞪了林天龙一眼,走到了办公桌外面,把本就短到不能再短的皮裙给卷了起来,还叉开了两条丝袜美腿,把鼓鼓囊囊的下档暴露到林天龙面前。林天龙刚才在厅长办公室已经偷窥过这幅风景,但是柳萍萍这样直接给他看又别是一种刺激,而且现在柳萍萍的下面已经有所变化:裤袜的裆部那里出现了一道道暗影,那不是,而是水渍!

    “看到了吧,坏蛋,这都是你惹的祸!现在姨妈的和袜子都湿了,可怎么出门啊?”柳萍萍说着向林天龙靠近。

    不管柳萍萍多么风,林天龙确实偷看了她的裙底,他紧张地道歉:“那个,我,我帮姨妈去买新的……”

    “真的?”柳萍萍媚眼如丝,瞄着林天龙。

    林天龙点点头,转身就要走。柳萍萍一把从后面抓住他,“小傻瓜!你就这么出门?”

    “怎么了?”林天龙不明就里。

    “看见那张照片了吗?待会你就要去她家里执行特别任务了!所以现在让你过过眼瘾,算是奖赏!怎么样?”

    “靠,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过?还要这么过眼瘾吗?让我执行特别任务,想这么就把我打发了?姥姥!”

    “那你想怎么样?小坏蛋!”

    “乖乖服侍我一回,上次在炎都山有点怠慢了,现在才知道萍姨妈您是孟厅长的情妇啊!真是贵人身份啊!”

    “小混蛋,胡说八道!”

    “怎么着?服侍不服侍吧?给句痛快话!”

    “好,你想要,我就给你,你以为老娘真的在乎吗?你以为那个老东西还能有牙口吗?你以为什么人我都会看上吗?小混蛋,你也这样看我!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这小色鬼、小坏蛋,想要我?好!来呀,我就当被苍蝇叮一下,顶多觉得恶心,回去多洗几遍澡就可以了。”

    柳萍萍怒了,或者说林天龙刚才几句话,让她觉得整个人生都被侮辱了,所以一下子怒气冲破任何顾虑,她愤怒地脱去身上的衣衫、裙子,,每脱一件,她都把它们扔到林天龙的身上。

    直到全身一丝不挂,柳萍萍才稍稍恢复一些理智,并想起这间办公室虽然只她和林天龙两个人,但是外面还有一个女人秘书许月萍。她连忙抱紧双臂,遮住胸前春光,不过最原始、最神秘的春光却无法遮住;再看林天龙,面对柳萍萍怒扔过来的衣物,根本没有闪躲,以至于耳朵上还挂着胸罩的肩带,就像带了一个双口型的大口罩一样。

    “萍姨妈?骂够了没有?”

    林天龙的嘴被胸罩挡着,说话有点瓮声瓮气。柳萍萍闻言,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很滑稽,一时忍俊不禁,“噗哧”一声弯腰大笑起来。

    林天龙扯下胸罩,拿在鼻头嗅了一下,微笑道:“味道很香。”

    “小虫。”

    柳萍萍立即收笑骂道。

    “我是小虫,你就是母虫。”

    林天龙投桃报李,回以颜色。

    “你说什么?你这个没有绅士风度的小坏蛋。”

    柳萍萍上前一步,冷脸恨声道。

    “不要废话,如果你不想付出代价,那就算了。”

    林天龙翘起二郎腿,悠闲地道。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