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918章 沈卉怡目瞪口呆

第918章 沈卉怡目瞪口呆

    林天龙似乎被何秀娜刚才的表情弄痴了,愣了好一会儿后,才搂着她的,向前用劲,何秀娜一只手打电话一只手撑地有些吃不住劲,不住的移动自己的手掌。

    她的弹性非常好,相当紧,那巨大的阻力使大男孩的推进变得非常艰难。

    但是看得出林天龙对何秀娜的经验很丰富,那经验丰富的样子让沈卉怡的心在痛。

    大男孩慢慢的抽出一点,再快速的在小距离上短促的来回的,这样一小会儿后向前一点。每当他这样向前拓深的时候,何秀娜就会发出,“呃!”的一声,并用力撑住他的冲劲。

    这种冲击速度越来越快,何秀娜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只能上半身伏在地上,承受着大男孩的向里进驻。

    “妈妈,你怎么了?……什么声音?妈妈病了吗?……”电话那边的小女孩儿也听出了何秀娜声音的变化。

    何秀娜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使自己不发出声音,大男孩在后面用力的,她的黑发在每一次撞击中飞起四散象泼出的水。

    正在的两个正对着沈卉怡,因为大男孩在后面挡着所以她看不到两个人正在的地方。

    由于经常锻炼身体的原因,大男孩黝黑的上都有肌肉,用力后上肌肉拉紧,带动着用力的击打前面雪白的女人。

    何秀娜的丰满要比大男孩的胯宽一些,在大男孩的打击下沈卉怡能看到何秀娜的超出大男孩胯围的部分。她羊脂白玉一样的臀部在击打中的晃动,还有她在每次冲击中四散的黑发。

    大男孩的在来回的冲击中,来回的扇何秀娜的大。每次当大男孩的时候就会有水渍飙出来,挂在大男孩的下面随着那种扇动不住的来回甩动,撒得到处都是。

    何秀娜一直强忍着不出声,她那仍然美丽纯洁的脸庞看上去忍得很苦闷。

    最终她无法再忍住的时候,她按住手机的入声口发出“啊——”的声音带着一些哭的声调,像一个最终被恶魔侵染了灵魂的天使。

    何秀娜的手有些发抖,她虽然用手按住了手机入声口,但是仍然怕被女儿听到,所以拼命的抵制不出声,却又控制不住。

    沈卉怡娇躯酥软,听到何秀娜发出向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压抑声,向某种哭诉。

    大男孩那上都是汗了,他仍在努力的干。毕竟前面刚刚折腾过,现在有些力不从心,他最终累了趴在何秀娜的上直喘气。

    何秀娜驮着大男孩趴在地上喘了几口气,然后她猛地撑起上身。她的姿势一下子变成跪坐在地上的样子,这动作折到了大男孩的。大男孩吃痛,被迫顺着她的动作跪坐在她的下面。

    何秀娜猛的回过身,喘息着用一把抓住了大男孩的胳膊。她的额上尽是汗,高耸的胸部在她的喘息中不住的上下起伏。

    “妈妈,你怎么了?怎么不说啊?”小女孩在电话那头急切的问着。

    何秀娜一手抓着大男孩的胳膊一边喘着气,她美丽的脸用最快的速度恢复到她一个母亲和女儿说话的温馨表情。如果只看脸的话她纯洁端庄的向一个天使,如果不看她脖子下面的部分的话。

    “妈妈,没事!楚楚……爷爷爷好吗……”女人的声音夹着笑意。

    何秀娜脸跟她的身体似乎是属于两个不同世界的,上面笑的像一个阳光中邻家女孩,而脸部以下的部分——健壮的大男孩在后面紧紧的搂着她,和她的接在一起,何秀娜丰腴的身体在大男孩的反衬下看上向一座雪白的山。

    何秀娜顿了一下说,“楚楚,妈妈过会打给你,我现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大男孩在她后面慢慢的扭动,这种扭动很快加速成短距离的。他能活动的范围很小,虽然不能很用力但是速度很快,象一个快速发动的发动机一样。

    “我不嘛,妈妈也不喜欢楚楚了吗?……”小女孩哭起来何秀娜一直回头抓着大男孩的胳膊,这个动作很容易让人以为是要阻止他的行为。但是沈卉怡几乎知道她已经什么都不会做的了。

    现实也确实是这样,何秀娜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那个正在的大男孩含混的说,“楚楚……妈妈……怎,怎么会……不……喜欢……楚楚呢?”

    林天龙正在逆着何秀娜的意思,但是她却并没有生气。大男孩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硬,而不会让她生气。大男孩在她的注视下,居然得寸进尺的用力的把她的向上抬,使自己有更大的活动空间。

    何秀娜仍然没有反对,只是喘气看着他作贱自己。

    大男孩干得更用力了,何秀娜丰满的胸部随着打击用力的甩动。她不敢发出声音怕让手机里的女儿听到,所以咬着自己银白的牙齿忍着不出声,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个强行作贱她的大男孩,她眼中有某种光在变得越来越灼热。

    大男孩仍用手使劲抬着她的,在下面不停干。何秀娜盯着那个不住耸动的大男孩,呼吸越来越粗,她的脸也越来越红,好像有个东西在下面向她的身体注入色素。

    “妈妈,那你这周就回来看我吧……”小女孩哀求着。

    何秀娜深呼吸却没有答女儿的话。而是猛的回过身去,一把将女儿正说话的手机按在自己雪白的上。用力的按住使它陷进去。胸部的软肉堵住了手机的入声孔。她跪在那里手按在胸前,样子向一个正在虔诚向上帝祷祈的基督教徒。

    她美丽的脸和雪白的身体上的汗水使她似乎闪着某种上帝垂怜的光芒。

    女儿委屈的声音从她的陷在里的手机里传出来,“妈妈,我都三周没见到你了……”

    大男孩猛力的撞击着跪在他前面的像天使一样的女人的,她漆黑的长发在每一次撞击中跳荡再落下。大男孩越干越大力。何秀娜从忍耐中爆发出来,闭着眼睛向哭一样呻吟,“啊——喔……”

    大男孩用力把何秀娜的抬得更高了一些,这使他冲击她的距离更大也更有力量。每一次都让她的胸部猛的一震。

    何秀娜的双手发颠一样把手机按在自己的上揉,伴着女儿的声音,何秀娜发癔症一样的哭泣。

    大男孩之前消耗太多精力,似乎无法坚持得太久。他这样连续干了几十下后就抱着她的腰,贴在她满是汗的背上不住的喘气。

    “妈妈,你怎么又不说话了……”电话那头小女孩有点疑惑。

    何秀娜缓过气来,把手机从上放到耳边说,“没事,妈妈这里刚才信号不好……楚楚。”她很平静的说。她的胸部上刚刚按手机的地方留了一个长方型的红印子,上面甚至能看到摄像头的小方孔。

    “妈妈,那这周能回北京看楚楚吗?”

    “这周啊?……”何秀娜有些喘气的说,有些迟疑。

    “下周……”后面大男孩慢慢的扭动着,他的在何秀娜的禁区里慢慢的搅动。“下周……可以吗?”何秀娜在说话的时候大男孩在猛的她,她尽力忍住,“妈妈,这周……”

    “不嘛,楚楚就要妈妈这周来……”小女孩有些不干了。

    林天龙黑色的正在用力,击打他前面的女人,使那跟他的体型比起来显得雪白丰腴的何秀娜在击打中发颤。

    何秀娜在大男孩的进攻下浑身是汗,她压抑的向咬文嚼字一样的说道,“嗯……妈妈……答……应……楚……楚……”

    “哦,太好了,可以见到妈妈喽……”电话那头小女孩兴奋叫起来。

    大男孩很用力的干这个比他高的雪白女人,跟的交接着发出如水被挤出来的声音。

    “额……是……”何秀娜断续的说道。

    林天龙听到这句话后,忽然温情起来速度忽然慢了下来,喘着粗气抱着她从后面温柔的搅动,一大一小两个赤祼的身体,汗浸浸的在一起摩擦,象两条黏满了液体的肉虫子。

    “楚楚……妈妈……先……挂了,妈妈……现在有点事……”何秀娜缓过劲来了,喘着气说。

    大男孩猛的一插,连续的干,何秀娜说不出话,用手慌乱的挂断了电话。

    大男孩虽然干得生猛,但他毕竟是强弩之末,一会儿就又停了重新趴在她身上只喘气。

    “小坏蛋,你怎么这样不分场合?”何秀娜将爬在她背上的大男孩掀下来,有点温怒。

    “秀娜姐,主要你那趴着的姿势太诱人了,我没控制住……”男的带着炎都山口音的普通话。

    “刚才可憋死我了,半天不敢说话,姐,你可得好好补偿下我……”

    “小坏蛋,想什么呢啊?起开,我真该走了!”何秀娜挣开大男孩的手,试图做起来。

    “秀娜姐,怎么也得让我射完软了再走啊!”大男孩嬉皮笑脸的指着自己还硬挺的。

    “你……你,怎么这么快又硬了这么厉害?……真讨厌……”何秀娜皱着眉头有点不悦。

    “嘿嘿,不硬,怎么能干瘫你啊……秀娜姐,再来次……”

    大男孩说着又把何秀娜扑倒,压在身下,手在她身上肆意揉摸着。而天鹅一般洁白的何秀娜开始在大男孩身下扭动着娇躯,承受着玩弄,丰满的颤动着。

    大男孩看得心动,毫不客气一伸手各抓住一个,用力握了握。无论被抓成什么样,只要一送手,瞬间恢复原状。兴奋之下,随心所欲地揉捏成各种形状,时而还用两指撚一撚早就发硬的。

    “啧啧,手感真不错……秀娜姐,你这奶过孩子的就是柔软啊……哈哈哈……”

    大男孩嘴里说着污言秽语。

    “比三年前黑多了,一定没少被你现任老公吃?嘿……真是啊……”

    由于兴奋,何秀娜的颜色已经变成了黑红色。变成深褐色的也扩大了好几圈,上的松弛褶皱早被撑开了,表面变的光滑,深褐色的整体从雪白的上隆起。不过却更有一种成熟靡的味道。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