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930章 人妻美妇红杏出墙

第930章 人妻美妇红杏出墙

    听了林天龙的话,厅长夫人萧紫薇只好有些幽怨的的起身随他一起走了,林天龙搂着她细柔的柳腰,吸着她身上成人的幽香,一起走出了西餐厅。

    离开西餐厅,走进皇朝酒店的大堂,林天龙但见迎面走来一对男女,起初他只是瞄了那妖治的女人一眼,没想到带过男人的脸时却吓了他一跳。林天龙急忙拉着厅长夫人躲在柱子的后面,厅长夫人一时重心不稳,情急之下双手自然环抱在林天龙的腰,一时间两胸相贴。

    林天龙顺势将双手在厅长夫人背后交叉,只听到她‘嗯’了一声,他低下头来小声在厅长夫人的耳边,道:“嘘,别动。”

    这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想干什么。厅长夫人萧紫薇酥胸起伏着,美目中的神情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道:“怎么了。”

    她慢慢松开林天龙的腰,开始想要推开。

    “好像是孟厅长。”

    林天龙贴近她的耳边小声地道。

    厅长夫人萧紫薇一时心急想转头看,却成了鼻对鼻地和林天龙相对着,马上又不好意思的把头撇到一边。

    “他们过来了。”

    林天龙把厅长夫人抱进怀里,让人觉得像是一对亲热的情侣。

    萧紫薇背对着他们竖起耳朵听着,听到那个男人熟悉的说话声后,身体多了点不自在的僵硬,甚至还带点颤抖。第一次与男人幽会就碰上了自己的丈夫,这能让女人不紧张嘛?

    “0237房……行……我们马上就到……”

    接着林天龙便瞄到孟厅长的眼神往这扫了一下就走了过去。

    片刻,厅长夫人慢慢松开了手,神情有些幽恨,又有些失落。见了林天龙关心的眼神,她轻叹一声,道:“我没事,早就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只是今天亲眼所见,心理还是感觉有些不舒服罢了。”

    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何况他们都是二十年的夫妻之情了。

    “我们跟上去看看吧!”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之前她已经有了和林天龙偷情的想法,而现在亲耳所闻,更叫萧紫薇生起了要报复他丈夫的强烈念头。

    “你真的要去嘛?二楼是KTV包厢,你去了也看不到。”

    林天龙这么问,是在为自己担心,也是在为厅长夫人萧紫薇担心,与此同时,却有种刺激感。

    “那我们就去唱K吧!你不会不愿和我这个老太婆一起去吧!”

    厅长夫人萧紫薇白了他一眼,媚笑一声,娇嗔道。

    “你是老太婆嘛?我怎么觉得你比云静姐的魅力还大啊!你不知道刚才那些侍应生都在偷偷看你嘛?”

    林天龙圆美滑嫩的圆大瓣上轻轻的揉摸了一把,嬉笑道。

    “讨厌,小心被人看到了。”

    厅长夫人萧紫薇被摸,娇躯一颤,接着将玉手伸到背后臀上抓住了他的色手,娇嗔道:“我们走吧!”

    一走进门,两列的女性服务员齐声说晚上好,厅长夫人萧紫薇却像是刘姥姥进入大观园一样,不停打量着周围的人、事物,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头一次进如此地方的阿姨。

    说明来意以后,一个笑容甜美的服务员带着林天龙跟萧紫薇进入了一间较小的包厢。包间中诱惑的灯光下,厅长夫人萧紫薇端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透露着一种秀媚的眼神,仿若一朵引诱狂蜂浪蝶去采集的火红玫瑰,叫林天龙看的心痒痒的。或多或少的明白了她的意思。

    “对了,两位,本店最新推出一项优惠活动,如果两位是情侣,只要加多十块钱,就可获得本店将送上果盘、香槟。”

    身穿旗袍的服务员小姐以招牌式的微笑向林天龙他们推荐道。

    “哦,那如何证明我们是情侣呢?”

    林天龙饶有兴趣地问道。

    “很简单,只要男女之间做一些情侣之间才能做的事,比如,热吻或是更进一步的,就可以证明了,也就可以享受我们的优惠。”

    服务员小姐没有半点脸红的向他们说,看来是耳濡目染多了。

    不待林天龙推却,却听见厅长夫人萧紫薇红着脸,大胆地望着林天龙,道:“没问题,我们本来就是情侣。”

    萧紫薇都这么说了,身为男人的林天龙当然要主动出击,他挨着坐到厅长夫人的身边,右手一把揽住她的细腰,猛地低头,嘴巴凑向她的娇唇,厅长夫人也是当仁不让地按着林天龙的头上,热情如火的当着女服务员的面与林天龙激吻起来。

    有个女人当面看着他和堂堂厅长的老婆亲热,林天龙心中不禁大为得意,更为‘激进’的伸手厅长夫人的起伏的前胸,隔着衣物抚摸她那坚挺诱人的双乳。

    而那位服务员也早已识相的走出包房,并关上了门。

    林天龙让自己的嘴离开厅长夫人萧紫薇的娇唇,挪到她的耳边呵着热气,舌尖也情不自禁的着他的耳根、耳垂,撩动着她的敏感点,道:“紫薇婶婶,我喜欢这样的你。”

    “你是不是跟每个女人都这么说。”

    厅长夫人噗哧一笑,小手握起粉拳狠狠的朝他胸膛上捶了一计娇嗔道。

    “当然不是,我只对成熟漂亮的女人才这么说的。”

    林天龙尴尬一笑,这才想起自己在网上‘吹嘘’的事。

    “小坏蛋油嘴滑舌,不理你了,我要唱唱歌。”

    厅长夫人轻轻的白了他一眼,接着美目闪过一丝与之年龄不想符合的俏皮光芒,朝他道。

    “你想唱什么歌曲,我帮你选。”

    林天龙抚摸着她美好的背臀,轻笑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会唱一些老歌。”

    萧紫薇苦笑着道。

    “没问题,紫薇婶婶,我们来唱夫妻双双把家还吧!”

    说着,林天龙就拿起KTV点歌遥控器,挑出歌曲来。

    “谁和你是夫妻,别乱说。”

    萧紫薇神采飞扬的含情的双眸,顾盼传情,不经意地透露出几分妩媚妖娆。

    “我也没说是夫妻啊!情人之间难道就不许唱了?”

    林天龙一边兴致勃勃的看着浑身散发着成熟美妇风韵的萧紫薇,一边把手上的麦克风递给她。

    看到林天龙在打量她,厅长夫人萧紫薇挑衅般的含笑回望着他,用纤柔的小手拍了林天龙的大腿一下,一副卖弄风的媚样,咯咯笑着道:“你想我做你的情人嘛?”

    “你说呢?不过你当我干姐姐也不是不可以的。”

    林天龙轻轻捏了捏厅长夫人的小手,笑眯眯地道。

    “你这样的坏弟弟,我才不要呢!”

    厅长夫人萧紫薇瞥了一眼林天龙,摇了摇手上的麦克风,轻笑道:“你还让不让我唱歌啊!”

    “唱啊!我们开始吧!”

    说着,林天龙就按动了开始键。厅长夫人柔美、动人的歌喉,加上林天龙充满磁性浑厚的声线,两人是宛如生活多年的夫妻一般配合地异常默契。

    期间,就连服务员小姐把他们所点的美酒、果盘放到台面上时,厅长夫人萧紫薇也没注意到。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觉得有种前所未有的爽心、压抑许久的幽怨和暗恨在这当时,一下子发泄了出来。

    这一刻,她不再是注重言行举止、保持端庄秀丽的贤妻良母,而是放情酣畅淋漓玩乐、尽情畅快放飞的女人。而林天龙在这个时候理所当然的陪着她‘疯’了。

    玩了大半个小时,厅长夫人有些体力不支的慵懒的半躺在了包厢的真皮沙发上,“不行了,我要休息一会。”

    这样以来就只剩下林天龙独唱了,他当然也没心思唱下去了,往厅长夫人身边一坐,魔手攀上她黑色丝袜包裹着的浑圆大腿,很自然的摩挲着,道:“紫薇婶婶,你这歌唱的不错嘛?”

    “还行吧!年轻的时候在文工团呆过,后来嫁给他后,就少有机会在唱了。”

    厅长夫人萧紫薇红艳的脸蛋上怀念的神思,轻轻地道。

    “难怪你歌喉那么好,当年肯定是个台柱吧!”

    林天龙啧啧称赞道。

    “没有,就是个小角。”

    话虽然这么说,但林天龙却看到萧紫薇脸上挂起了丝丝的骄傲之色。

    “如果你是个小角,那我想你们文工团就没大角了。”

    林天龙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魔手移到了黑色丝袜美腿的内侧。

    “唉,我真是个小角,谁让我这么早就嫁人了。”

    厅长夫人萧紫薇幽幽一叹,嘴角轻轻朝他绽开一道勾魂的笑容,微微张开两只大腿。

    “那今天你就当一回女主角吧!”

    当林天龙潮湿灼人的火热双唇含着她稚嫩敏感的耳垂轻吮柔舔说话时,厅长夫人萧紫薇心底不能自抑地荡起一阵痉挛般的轻颤,她极为敏感的身体不堪挑逗,轻轻几下就惹得她妩媚呻吟着,道:“你这男主角只会占人家的便宜,我要求换人。”

    “没得换,现在可是激情戏,就算有替身也不让。”

    林天龙探向她的裤裆,那先前就被撕开的黑色丝袜下的小依旧湿漉漉的散发着热气。

    “这戏我不演,我要换替身。”

    厅长夫人萧紫薇被挑逗得媚眼如丝,艳唇抖动,周身火热趐痒,娇喘着道。

    “不行,导演要求要真人上镜。”

    林天龙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伸入露胸的吊带裙衣领内,握住肥大的摸揉起来,嘴里说道。

    “嗯,导演是谁,你让他跟我说。”

    厅长夫人萧紫薇被吻得全身酥软万分,双乳颤动,小嘴吹气如兰道。

    “就在你面前。”

    林天龙亲吻着她的娇脸,爱抚着她那滑腻的肌肤,轻笑道。

    “你还导演啊!那我这个小角色只好无奈的被你潜规则了。”

    厅长夫人萧紫薇久旷的身体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需要,她扭动着熟美的娇躯,叫道。

    “你都这么说了,我这个导演兼男主角如果不给你潜规则几次,可不是对不起自己了。”

    林天龙接着手从熟妇的蛮腰滑下,按在美妇丰隆肥美的香臀抓捏了一把,然后把她的吊带裙前面的细肩带向香肩的两边拉开,只见她丰盈雪白的上一副黑色半透明襄着的遮在胸前,两只雪乳丰满得几乎要覆盖不住。

    薄薄的黑色半透明根本无法挡住林天龙锐利如电的色目,美妇那白净的皮肤,像晶莹白洁的羊脂白玉凝集而成,杨柳枝条一样柔软的纤腰,修长匀称的玉腿,足以使人心荡魂飞。随着美妇均匀而略带些许急促的呼吸,酥胸前那一双凝霜堆雪的,在空中刻画出优雅的、极富动感的曲线,更充满了煽动的诱惑魔力。而紧身的黑色半透明,更将突出无可比拟的挺立,直有裂衣而出之势。

    黑色半透明遮不住美妇胸前的翘起,林天龙可以明显的看出她顶上葡萄的轮廓。她的娇躯是如此玲珑浮凸,透明的紧贴在同样高耸挺凸的,上的樱桃已经屹立,反而比一丝不挂更煽动欲火。美妇明艳的脸上又飞过一片绯红,汪汪眼波里既有小女人羞涩又熟妇的妩媚,林天龙挽着美艳性感的美妇窈窕诱人的胴体,左手揉捏丰盈的翘臀紧致光滑的肌肤。

    右手搂着厅长萧紫薇窈窕合度的小蛮腰。

    美妇趴在林天龙怀里,林天龙的手触到她光滑纤细的腰肢,她微微颤抖,手臂情不自禁的抱紧林天龙的背,螓首轻轻的靠在林天龙的胸膛上,柔顺的发丝撩拨着林天龙的下巴。薄薄的黑色半透明挡不住肌肤丰盈的弹性,挺拔绵软的紧贴着林天龙轻微颤动,羞涩的红晕浮在她皎洁如玉的脸上,清澈的眼眸中闪着的光芒。

    林天龙痴痴的看着她,美妇的俏脸红了,却没有低下头逃避林天龙的目光,而是带着点调皮的神情仰着脸大胆的迎着林天龙,嗔道:“看什么嘛!”

    美妇双颊如火,眼波里仿佛要滴出水来,微微的张口喘气。林天龙忍不住又吻向她的嘴,美妇情不自禁用双手紧搂着林天龙的脖子,香滑的舌尖热烈的和林天龙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林天龙的手来回抚摸着她光滑如丝缎的腰肢,手深入她的酥胸从下方触及她的,用手指将她的胸罩向上推移开,握住她娇软的火热。林天龙的手不断揉搓着她的,手指不断撩拨她娇嫩的。

    美妇喘息着,眼神散乱而迷蒙,手臂软软的搭在林天龙的腰上,丰盈的身体柔若无骨,充满了手感极佳的弹力。在林天龙的抚摸下,她的慢慢翘起来,鼻子里也禁不住低低的发出呻吟。

    林天龙抚摸她圆翘的嫩臀,她的嫩臀浑圆而没有一丝赘肉,手指从她薄薄的黑色丝袜滑开侵入,抚摸曲线优美的臀沟。接着手指依依不舍的从她嫩臀撤离,饶了一个大圈,没入她柔软的绒毛里。

    美妇舌头被林天龙死死纠缠着,只发出含糊不清的的娇哼,林天龙的手指继续向下探索,碰到一片粘滑,美妇在林天龙的撩拨下早已经湿了几回。

    林天龙吻着她的俏脸,她颤抖着把头埋在林天龙怀里,轻微的喘着。

    林天龙手指继续往下深入,指尖触到了她滑嫩火热的小花谷,那里早已湿成一片。林天龙来回抚摸着她粉嫩的花唇,指腹摩擦着她的花核,美妇修长的腿痉挛颤抖,流满了林天龙一手,“啊……我好难受……别摸了……”

    林天龙拦腰把美妇往沙发上一压,把早已褪到洁白脖颈的胸罩从她晕红蝶首上拉下来紧接着攀上浑圆的。美妇下意识用一只手遮住了,林天龙微笑着拉开美妇遮羞的双手,把它们一字排开。

    在包间暧昧的灯光下,半赤裸的美妇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倒扣在胸前的玉碗。红润欲滴的小巧樱桃,有着宝石般晶莹的红润色泽,令人好想一亲芳泽。

    此刻的美妇羞的满脸红云,不知如何竟展现出一种她从未有过的娇柔妩媚,只见她蛾眉淡扫,霞生双颊,樱唇娇艳欲滴,一双凤目中仿佛飘出勾魂摄魄的眼波,林天龙更迫不及待地撤下美妇的衣裙,让美妇几乎是全部裸露出来了,只剩的连体黑色丝袜和包裹在里面的半透明黑色小。

    美妇大腿修长浑圆,洁白如玉。雪白的平坦结实,裹着丝袜的美腿浑圆光滑,那丛异常浓密乌黑发亮的放草沾上水后,柔滑顺服的贴在花阜上,使半透明黑色小也透出里面更漆黑黑的一大片。

    林天龙俯对美妇迷人的耳垂轻舔一阵,迷情的美妇受不了如此刺激,一双玉手开始心急如焚的解起林天龙腰间的皮带、裤扣。林天龙对饱。满雪白进行温柔的挤捏,手掌间传来一阵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肉感,接着熟练的手指对美妇的又温柔地轻扫,就在美妇难以把持之际,他突然拇指和食指捏住美妇的红樱桃,先是轻拉,接着是中等力度的搓揉,突然又加重力量挤捏美妇的这对鲜嫩葡萄。

    林天龙继续隔着握住林天龙两只饱满坚挺、充满弹性的娇软,并用大拇指轻拨着两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红娇嫩、楚楚含羞成熟葡萄。

    林天龙发觉自己的大手竟然不能全部掌握美妇萧紫薇细腻的圣母峰,他珍惜的仔细地抚摸、揉捏、打圈、挤压着美妇的;并且还用嘴和舌去吸吮又舔舐着红滟滟的两颗葡萄。

    “嗯……”

    贤妻良母难以自持,在迷乱万分、娇羞万般中,美目紧紧地合着,羞红着小脸,一动也不敢动。

    林天龙不紧不慢地挑逗着怀中这个含羞楚楚却又媚的熟妇没人,他把头一低,再次张嘴含住美妇饱满的怒耸雪乳,伸出舌头轻轻地舔、擦。

    美妇萧紫薇上那一团坚挺柔软的圣母峰被他舔得濡湿不堪,给他这样一轮轻薄挑逗,直把美妇弄得犹如身在云端,娇躯轻飘飘的,秀美挺直的娇俏瑶鼻连连轻哼细喘,那强烈的酸痒刺激直流遍全身每一处玉肌雪肤,直透进芳心,流过,透进深处。

    林天龙俯,对美妇的玉脐轻舔细扫,右手在她的香臀和玉胯进行爱抚,萧紫薇配合地扭动着,内心也在兴奋地颤抖。她灵巧的小手条件反射般的握着林天龙那从‘鸟笼’里放出来的‘大鸟’轻轻着,嘴里发出‘哦……嗯’的呼声。

    林天龙舒服的轻轻叹息,他也隔着薄薄的黑色丝袜和小在她饱满结实的臀部抚摸,也随着她的前后运动着。硕大不时顶在她的上。在这KTV包间里,一切都是那么的刺激,异常的舒服。

    美妇娇媚的呻吟声,花道里又溢出许多粘滑的。她搂着林天龙,亲吻着林天龙的脸,眼神中充满着浓浓的。林天龙被她摸的好爽,在她耳边道:“让它进去好不好。”

    萧紫薇柔软的胸脯起伏羞赧地‘嗯’的一声,呻吟起来,道:“进去……轻一点……你的太大……”

    林天龙应了声,突然粗暴的撕开她腰间连体的黑色丝袜,心中想着要尽情地糟踏堂堂的厅长夫人美妇。

    “啊……你怎么这样……叫我怎么穿……”

    萧紫薇带着些许惊慌害怕的语气叫道。

    “不穿更好!”

    林天龙邪笑着将她湿淋淋的半透明黑色小褪到膝盖上。

    “你好讨厌。”

    美妇萧紫薇这时有着说不出的媚,与第一次见面时相差盛远,仿佛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谁又能想得到娴静端庄、温婉柔顺的厅长夫人萧紫薇会在KTV的包厢里和一个年轻男子乱呢?而且我们的厅长大人孟昭佩也同时在此处。林天龙不禁在想,假如孟厅长知道自己老婆给他带绿帽会不会被气晕。

    “你发什么呆呀!”

    厅长夫人萧紫薇不满林天龙蓦地将要进行的‘工作’,幽怨地飞了他一眼,娇嗔道。

    “当然是被你迷人的小表妹给吸引了。”

    林天龙笑着慢慢分开她雪白的腿,仔细看着她的花道,在柔毛的衬托下,薄薄的花唇依然呈现出粉嫩娇艳的颜色,丝丝清亮的正慢慢流出。

    林天龙手垫在她的腰下,使她的花道凸出。托起她修长的腿盘在腰上,俯亲吻着她,蟒头触到她柔软的花唇,微微挤开闭合的花瓣。她清楚的感觉到彼此直接的接触,轻轻的哎了一声,脸蛋通红,轻咬下唇,闭上眼睛,呼吸急促,柔软的躯体变得微微僵硬,心头兴奋异样,竟无半点想起自己的丈夫孟昭佩,只想着让自己再次尝到失去多年的美丽感觉。同时却也有些紧张,毕竟她这是人生中第一次出轨。

    林天龙慢慢的用巨蟒摩擦她的花谷,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吹气,道:“紫薇婶婶,放松些,你的身体真美,我好喜欢啊!”

    巨蟒上涂满了她的,挤压摩擦她柔腻的。

    厅长夫人萧紫薇控制不住的急促喘息,流出的滋润得花谷愈加晶莹,美腿紧紧夹着林天龙的腰。林天龙把巨蟒泡在她的里,在她湿滑的上滑动,挑逗她道:“我要进去了,别把门关了。”

    “嗯……死人……你快点……”

    美妇萧紫薇媚眼流春,含羞带怯地看了眼他,娇嗲道。

    “就来……”

    话是这么说,但林天龙几次顶到她柔嫩敏感的幽谷口上,却偏偏稍一探头就故意歪走,每当这个时候,都能听到厅长夫人发出销魂的鼻音。

    在林天龙不断的挑逗下,美妇不由自主的抬动雪白光滑的嫩臀,寻找着林天龙的巨蟒,林天龙趁她抬高嫩臀的时候,巨蟒轻轻一刺,蟒头挤开她柔弱娇嫩的花瓣,塞进她狭小紧凑火热的花谷。

    “啊……”

    厅长夫人萧紫薇低低的叫了一声,搂紧了林天龙的脖子,盘在林天龙腰上的美腿纽绞起来。林天龙继续前进,蟒头在良好的润滑不断推开她蠕动狭窄的层层肉折,巨蟒在波浪般的花肉的啜吮下缓缓尽根没入,一种被填充的久违极度快感袭击着厅长夫人。

    “怎么样,舒服嘛?”

    林天龙吸吮她漂亮的,抚摸她光滑的大腿,微笑着问她。

    在林天龙的亲吻爱抚以及花谷里不断跳动的巨蟒挑逗下,美妇娇媚呻吟着,涌出,流到破烂黑色丝袜下的洁白腿根处。

    林天龙开始慢慢的,她喘着气,呻吟着,道:“嗯……全身都被你充满……嗯……太好了……”

    林天龙渐渐加大力度有规律的,的。几次浅浅的既满足了她摩擦的需要,又挑动了她对巨蟒深入的渴求,刚好的深深一击,将她推向快感的浪尖。

    很快厅长夫人萧紫薇就被涨潮般升起的快感淹没,她紧紧搂着林天龙,乌黑柔顺的长发飘洒在沙发上,雪白的肌肤泛起玫瑰般的红潮,小巧的鼻尖上细细的汗珠。发出梦呓般的呻吟,脸上露出又难受又快乐的表情。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