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942章 叔嫂不伦情(二)

第942章 叔嫂不伦情(二)

    林天龙爱抚了一阵娇妻若瑄,的都要胀破了,突然抬起头,抽回手,给娇妻若瑄看:“嘿嘿,若瑄嫂子,你水儿可真多啊,我今天要出大力,日得你都出来!”

    说着,他抱紧娇妻若瑄,,只听“噗哧”一声,张飞进了水帘洞。

    这次两人都不像上一次那么生疏,娇妻若瑄又一次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充实感,干脆摊成一堆烂泥一样,双臂攀上林天龙的膀子,无意识地叫道:

    “哎呀……妈呀……胀死我的……你怎么……这么有劲儿啊……”

    林天龙撒开蹄子可劲儿猛,那根驴在娇妻若瑄的里出入,每次出来都几乎退到,每次进去都猛地一下顶到底,把娇妻若瑄的和他刚刚射进去的都挤出来一大股,两个大黑蛋子在早先后一点没有减小体积,依旧有力地撞击着娇妻若瑄白嫩的身体,他黑亮的茂盛浓密,从腹部一直长到,娇妻若瑄芳草和他的一比,只能用精致文雅来形容,现在两丛缠连在一起。

    “我日……日……日……个……省城少妇……”

    “讨厌……坏死了……炎都山……粗人小坏蛋!”

    “我……小浪娘们……我这个乡下弟弟的好不好?”

    “好……好死了!”

    梁亚东仔细观察林天龙的,发现他那上那翻着的肉棱子,每次出入娇妻若瑄的,都能带出一大串,而且还有些旁的,好像留恋这根强盗,跟着的退出被带得翻出来,然后又跟着这根被送回去。

    梁亚东想娇妻若瑄一定是,这根真是太厉害了。这时林天龙压在娇妻若瑄身上,用力着,狠狠干着娇妻若瑄,结实的胸肌压着娇妻若瑄的,两双牛眼死死盯着娇妻若瑄,鼻子里喘着粗气儿。

    “日……若瑄嫂子……水儿真多……淹死我了!”

    “就是……淹死你……你个坏天龙……”

    娇妻若瑄摆动着肥美的,略有些生涩地迎合着天龙的熊腰。

    “娘……娘……若瑄嫂子真痛快……真会夹!”

    “夹死你……嗯!”

    娇妻若瑄没夹死天龙的,却把自己弄了,天龙才不管那么多,这家伙比上一次更粗野了,享受完了娇妻若瑄时给他带来的巨大快感,咬紧牙根,憋住那泡,立起身子,把娇妻若瑄的两条大腿扛在肩上,猛起来!

    “娘……偷弟弟的嫂子……!”

    娇妻若瑄腾空,白皙的大腿被天龙死死把住,哪里经过这样的狠。

    “要死了……要死了……”

    “个偷弟弟的嫂子!”

    天龙一下下使着狠劲,娇妻若瑄的顺着他的流到床单上,洇湿了一大片。

    这小子真有力量,浑身大汗,一块块腱子肉翻翻着,像泼了一桶油,娇妻若瑄这时睁开迷离的眼睛,眼中的天龙一定如大力神一般。

    “就偷你了……啊……就偷你个壮汉……偷你的大……偷弟弟的种……”

    “娘……个……给你大……日!”

    “大……天龙弟弟……”

    “叫啥?”

    “大……大哥哥……我的亲老公……”

    “弟弟的好不好?”

    “好死了!”

    “咋个好法?”

    “……硬……”

    “还有啥?!”

    “热!”妻子的面部已经有些扭曲了,这样的快感对于她来说显然是陌生的。

    “还有啥?!”林天龙不遗余力地撞击着,又狠又猛。

    “亲弟弟老公的万岁!”娇妻若瑄又要了,坐在书房里的梁亚东惊呆了。

    那根粗硕的,强壮的身体,在女人身上雄性的霸气,最原始的交配,最有效的征服,让他那含蓄优雅的娇妻若瑄,喊出了“万岁”?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自己妻子若瑄的身体是一片战场,自己被林天龙铁硬的家伙戳得一个窟窿一个窟窿的,倒在血泊里,他赢得了战利品,赢得了这篇肥沃的土地。

    梁亚东被卧室里林天龙的吼叫唤回:“小若瑄嫂子……偷来了我……壮汉子……我上的瘾头大着哩!你得让我过足瘾!”

    “嫂子……让你……过足瘾……你想怎么……都行!”

    梁亚东看着卧室里天龙拱动着的,一使劲就在旁边形成两个圆坑,心想这家伙蛋子上都是肌肉,怪不得有股子牛劲儿。卧室里娇妻若瑄正要经历她今天,同时也是人生中的第5次,整个人已经是半昏迷状态,汩汩地流出,梁亚东看到弟弟天龙那根大子在这轮快速的过程中有几次,竟然从娇妻若瑄的甬道里滑了出去,那根20多厘米的驴鞭热气腾腾,青筋暴露,黑红色的大翻着肉棱子,硬得跟铁条一样,上面全都是娇妻若瑄的白沫子,显得健壮威武无比。每次他滑过了花瓣,也不用手扶,挪了挪腰,对准了地方就又猛捅进去。

    “日他娘了个……若瑄嫂子眼子水儿真多啊……我全给你日出来!”

    “……妈啊……我又要到了”

    “他娘了个……真过瘾啊……日他娘了个……真白啊……若瑄嫂子就是好……就是好嘞!咋样……好不……!”

    “……好!啊啊啊!”

    娇妻若瑄在中又抖了起来,手脚乱动,脸红脖子粗的林天龙哪管这些,咬紧牙关,脸上青筋直蹦。

    “日!跟小嘴儿似的……若瑄嫂子真会吸……好……我上辈子……积德啊……感谢亚东哥!”

    话音未落,梁亚东只见林天龙也不管娇妻若瑄还没有回过味儿来,巨石般的上半身一沉,就把娇妻若瑄的两条玉腿压到了她的胸前,这种姿势让娇妻若瑄的整个露在他的面前,真的是他想咋就咋。这家伙喘着粗气,双眼通红,也不管娇妻若瑄的死活,就又在她身上使起驴劲儿来。

    梁亚东和妻子若瑄花三万多买的实木大床在林天龙浑身蛮力的作用下发出山响,梁亚东真怕床塌了。

    “你……你怎么还不射啊?”

    林天龙狠干这娇妻若瑄的,每次进入都用尽全身的力量,每块肌肉都绷得紧紧的,梁亚东知道他已经被控制,这头野兽要在娇妻若瑄身上获得最大的快感。

    “我……我可晴嫂子都说我是铁……我一定要让你再一次……”

    娇妻若瑄明显有点力不从心了,“我受不了了……”

    “娘……若瑄嫂子……有啥受不了的……乐死你咧!你瞧这水……多的哩……”

    “我受不了啦……饶了我吧……让我死吧!”

    在天龙暴风骤雨般的猛干之下,娇妻若瑄被快乐和痛苦包围,似乎快乐的代价是痛苦,而痛苦的姐姐就又是更大的快乐。

    林天龙不管不顾,像没听见娇妻若瑄的声似的,晃着他那壮硕的膀子,狠狠把自己砸向娇妻若瑄,房间里撞击的声和大木栓子在胶皮管子里出入似的粘腻的水声响成一片。

    梁亚东突然有种错觉,林天龙像是一块坚硬的磨盘,而娇妻若瑄就是泡好的肥嫩黄豆,天龙碾压蹂躏着他的娇妻若瑄,而娇妻若瑄则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而且还流出了香甜的黄白色汁液……

    “嫂子……我让你死……我日……!”

    “受不了啦……快活……我死了……”

    “娘们若瑄嫂子……你喜欢我不!”

    “喜欢……我的亲弟弟亲老公!”

    “嘿嘿……嘿嘿……喜欢我啥?”

    “喜欢你……又热又大……”

    “还有……呢?”

    “喜欢……你……壮实……有股驴劲儿……”

    “还有呢?”

    天龙也被快感刺激的脸都变了形,梁亚东看他可能也要了,这场肉搏般的男女大战就要终结了吗?

    “还有……男人味儿……热烘烘的……一到你旁边我就腿软了……”

    “嘿嘿……这味儿?”天龙抬起手臂,把黑毛丛生的胳肢窝露了出来,凑到娇妻若瑄脸前面。梁亚东记得天龙没有狐臭,不过今天他进行了这么多“重体力劳动”又没有洗澡,肯定味道好不了。

    “是……天龙弟弟……男子汉纯爷们味儿……真好闻!”

    梁亚东怀疑娇妻若瑄已经精神错乱了,还是天龙身上浓烈的雄性激素真的那么吸引女人?

    “省城浪娘们……喜欢不?”

    “喜欢……你全身上下我都喜欢……”这句话让林天龙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撞击起娇妻若瑄的身体。

    “眼子……读那么多书当大学教授……有啥用……还不是照样……被我……压着日!”

    娇妻若瑄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在快感中癫狂,双手胡乱地抓住了天龙的胸大肌,天龙好像刚练过卧推似的,胸大肌红通通地充着血,山东大馍一样,娇妻若瑄更有意无意地刺激着天龙那两粒铜钱大小巧克力色。

    天龙疯狂了。

    “日……若瑄嫂子过瘾死了……舒坦死了……”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若瑄嫂子,喜欢我的疙瘩肉不?”

    “喜欢……喜欢死了……”

    “亚东哥有不?”

    “他……现在只有一身肥肉,没有肌肉了……”

    “喜欢他喜欢我?”

    “喜欢你……壮身板……好身板……啊……”

    “娘们若瑄嫂子……我让你再!”

    说是迟那时快,天龙突然一个猛扎,把那根大铁全根没入娇妻若瑄的里,却不急着抽出来,慢慢,竟然在打圈子。梁亚东知道天龙的能轻松顶到娇妻若瑄的,这时一定在用那个铁铸似的大磨娇妻若瑄的芯子。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