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966章 亚东哥好言相求

第966章 亚东哥好言相求

    “亚东哥,那咋行呢?你和若瑄嫂子要离婚?”天龙这家伙故作憨厚的灵魂里,包夹着兽性十足,现在,他的脸上都是诚恳的关心和歉疚,而的大裤衩却被顶起了一个大帐篷。梁亚东最气最恨最羡慕最佩服的就是这一点,自己这个堂弟除了有天赋异禀之外,还有这个与生俱来的优点,那就是总能在女人面前装单纯装可爱甚至装可怜,总能轻而易举博取女人的同情心,甚至很多少妇美妇母性母爱大发,心甘情愿被这个臭小子骗的迷得神魂颠倒意乱情迷的,身心俱失不能自拔。

    “我们不离婚,对外我还是你若瑄嫂子的丈夫,但在家里,你才是她的丈夫,我只睡书房。”

    梁亚东低头看着天龙那根威风凛凛的大家伙,把裤衩顶的老高,似乎要胀出来了,那颗大隔着棉布都能看出轮廓,比核桃还大。幸亏他们是在一条小路上,人少。

    “天龙,你不同意吗?”梁亚东嘲讽地看了看他的脸,又朝他努努嘴。

    天龙的黑脸透出红来,手隔着裤衩拨弄了下那根大货,“亚东哥,你别笑话我,我一听你这么一说,不知咋地就硬了……可是亚东哥,我不能做这种事情哩!”

    “你不喜欢你若瑄嫂子?”

    “若瑄嫂子……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咧!我……做梦都想……想和若瑄嫂子过日子。”

    “那不就得了?我现在给你个机会。”

    “可是不行哩,亚东哥,那也太欺负你了!我可不能这么干,缺德哩!”

    梁亚东还能说什么呢?自己总不能说:“欺负我吧,若瑄嫂子吧,霸占我的家吧,那样我才有性快感?那样我就还能发展事业,继续保住太子党的面子!求求你了,长着大的好堂弟!”

    “走吧,咱们先去吃饭,你若瑄嫂子等着呢。”

    梁亚东迈开步子,心里是隐隐的欢喜:天龙不答应呢!可是为什么,又有隐隐的失望?变态!他暗骂自己。

    ***    ***    ***    ***

    一推开家门,天龙的反应和昨天一模一样,两双驴眼不知道是盯着穿着清凉的老婆若瑄好,还是盯着满桌饭菜好。

    “若瑄嫂子……”

    “天龙,饿了吧,先吃饭!”

    这头大傻驴,老婆若瑄一招呼他坐下吃饭,他就马上胡吃海塞起来,一手抓了一个大馒头,一手夹菜,风卷残云一般。

    等等,馒头?那我吃什么?

    “没有米饭吗?”梁亚东虽然常去炎都山,可是毕竟在省城生活习惯了,吃不惯馒头。

    “以后咱家都吃馒头,天龙是炎都山人,肯定爱吃面食。”老婆若瑄看都不看梁亚东一眼。

    “嘿嘿,若瑄嫂子对我真好,我就爱啃大馒头,比米饭过瘾多了!”天龙一边吃,一边称赞,完全没听出老婆若瑄的弦外之音,“若瑄嫂子的手艺真好……会做饭!真香!亚东哥好福气。”

    “傻样儿,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老婆若瑄嘴里骂着,脸上却都是满足和欣慰,见他热得一身汗,老婆又说:“自己家里,热就光膀子。”

    梁亚东从来都没在家里光过膀子,他受到的教育告诉他那是不文明的行为,现在,他眼看着自己这个小混蛋弟弟,嘿嘿傻笑两声,把大背心扯下来,光着汗淋淋的大膀子,在他家的饭桌上吃得香。

    这家伙的食量是梁亚东的好几倍,怪不得他那么有力气。

    天龙几乎吃光了桌上的所有肉菜,包括那盘美味的酱牛肉,这才美美地打着饱嗝,舒服地靠在椅子上,油光满面。在这个过程中,老婆若瑄也小口小口吃着菜,不时抬眼温柔地看着天龙狼吞虎咽,梁亚东嘴里的饭菜味同嚼蜡。

    “天龙,若瑄嫂子做的饭好吃不?”

    “香死人咧!”

    “你可晴嫂子做的饭好吃,还是我做的好吃?”

    “嘿嘿,不一样哩,可晴嫂子做的是我们小地方的饭,油盐多,大碗吃着过瘾,若瑄嫂子做的饭是省城的饭,看着就漂亮,吃着更香,要品味道哩!”

    “哼,你可晴嫂子做的饭能有这么多肉?”

    “嘿嘿,我们小地方不算富,不过肉还是能吃上的,好赖我们也是康华医院的股东,可晴嫂子买了肉就给我晚上做,她也不吃,就看着我吃肉,我一看她那眼神儿,啥都明白了,我就逗她说吃了肉我才有劲头哩!你猜可晴嫂子说啥?”

    “说什么?”

    “她说我给你做肉,就是让你更有劲头哩!若瑄嫂子你还别说,那老话‘男人靠吃,女人靠睡’,真没错咧!我吃了肉,有时候能把可晴嫂子折腾一宿,叫得楼上楼下都听的见,早上起来,饭桌上准放着一碗鸡蛋,给我补身子。”

    老婆若瑄的脸又红了,半撒娇半嗔怒地说:“好啊,想你可晴嫂子了是不?昨天口口声声说着喜欢我,早上什么都不说就走了,现在吃了我做的饭,还想着你的可晴老婆,把若瑄嫂子看成什么了!”

    天龙一看老婆若瑄生气了,慌了手脚,看了梁亚东一眼,方脸上都是惶恐,连忙对老婆若瑄说:“若瑄嫂子,我把你当成仙女咧!若瑄嫂子又漂亮又读过书,这两天我恣儿死了,可是我可晴嫂子是可晴嫂子,若瑄嫂子是若瑄嫂子。若瑄嫂子跟仙女一样是天上的,我毕竟是亚东哥的弟弟,毕竟是若瑄嫂子的小叔子,哪敢想着……早上我醒了,怕亚东哥看见……所以才赶快走了。”

    妻子若瑄看了梁亚东一眼,面无表情,“你没跟他说?”

    梁亚东心里的失望与欢喜还在做着斗争,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到底天龙不来天天老婆若瑄,自己失望个什么劲儿?可是……昨天晚上的那一幕是多么刺激啊!

    心乱如麻,梁亚东脸上却也岿然不动:“我说了,他不愿意!”

    天龙,你可要守住底线啊!

    “若瑄嫂子,我真的不能就把若瑄嫂子当成媳妇哩!我炎都市还有个可晴老婆,而且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哩!”

    妻子若瑄把脸转向天龙,温柔地看着他,“天龙,那你昨天晚上最快活的时候,为什么叫我‘媳妇’?”

    梁亚东知道老婆若瑄说的是那句:“媳妇,给我生儿子吧!”天龙昨天晚上三次,也喊了三次这句话,那是唯一的时候,他叫妻子若瑄“媳妇”,没想到老婆若瑄就记住了。

    天龙一张英俊的脸泛红,看了看梁亚东,说:“那是我习惯了,我和我可晴老婆亲热的时候,要放怂……要射……的时候,我就这么喊哩!”

    “除了和我,和你可晴老婆,你和别的女人也这样吗?”

    “我……不咧……”天龙似乎想起了什么,“我和别的女人倒真没这么喊过,可能是和若瑄嫂子在一起……嘿嘿……太舒服了。”

    妻子若瑄站起身来,坐到天龙旁边的凳子上,摸着那张俊脸,“天龙,琳琳已经跟杨丽菁住去了,你一个人在省城住,有需要还要找那些拖泥带水的女人,不如真正住到若瑄嫂子这里来,若瑄嫂子像媳妇一样给你做饭,给你洗衣服……伺候你……”

    天龙汗出的更多了,在灯光下他肌肉凸鼓的身板闪着光,两块厚实的硕大胸肌上,一只大手习惯性地摸搓着,他紧张地看了看梁亚东,“若瑄嫂子,可是……”

    老婆若瑄巧笑嫣兮,面若桃花,红唇轻启,“若瑄嫂子要你把若瑄嫂子当成自己的媳妇,想咋日就咋日,若瑄嫂子还要给你生儿子。”

    天龙气喘如牛,饭桌挡着梁亚东看不到,不过梁亚东估计他那条大裤衩已经快要被顶破了。

    天龙,你要坚守底线啊,我可不想戴着长期绿帽!梁亚东脑子里一个光着的自己,拎着公文包这么大喊着。

    天龙,上啊,你小子这还忍得住?老婆若瑄,当梁家里真正的男人!梁亚东脑子里另一个衣冠楚楚的自己这样喊着,手却插在西装裤里一动一动。

    天龙呼哧带喘的,怕是努力在克制着把老婆若瑄按住猛干的,“可是若瑄嫂子,我亚东哥,那不是太可怜了吗?”

    老婆扫了梁亚东一眼,突然说:“亚东,你过来。”

    梁亚东想过去,可是他站不起来,他的耻辱地硬着。别问他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妻子若瑄一看就明白了,眼里被鄙视装的满满,转头对天龙说:“你知道你亚东哥为什么不敢站起来?因为他下面硬了!”

    天龙转头看着梁亚东,“啥?为啥?”

    “因为他就喜欢看着我和你亲热,天龙,你可能不知道,你亚东哥把昨天晚上咱俩在一起的事情都录下来了,早上还对着那个录像……自渎呢!”

    “啥是自渎?”天龙明知故问道。

    “就是,”老婆若瑄的脸红了红,“就是你说的撸管儿,你们医学术语手。”

    天龙一脸惊讶地看着梁亚东,难以置信地问:“亚东哥,真的啊?”

    梁亚东只好点点头,否认有意义吗?自己的下面更硬了。人生中他第一次,彻彻底底地鄙视自己,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这是如此邪恶,它需要自己被侮辱,需要自己的妻子被别人奸才能满足,而且还是自己的堂弟!

    “我真不明白,今天亚东哥去找我我就想不通,还以为他被我俩的事气糊涂了呢!这世上咋还有老爷们喜欢……喜欢看媳妇被别人日弄的咧?你们省城人真是难以捉摸啊!”

    “天龙!”老婆若瑄把自己的小手放进天龙蒲扇般的大手里,眼里含泪,“你若瑄嫂子我苦啊!你亚东哥,”老婆看了看梁亚东,就像他是一个不相关的陌生人,“你亚东哥真不行,若瑄嫂子这两天才知道,做女人还能那么快乐,若瑄嫂子心甘情愿和你好,给你在省城一个家!若瑄嫂子不会破坏你的家庭,不会不让你回去炎都市和你可晴嫂子团聚,只要你在省城的时候,都住在这里,把若瑄嫂子当成你媳妇,疼我,爱我,我就满足了!”

    “我……”天龙看看秀色可餐的妻子,又看看梁亚东,在动了好久之后,他的心终于也动了,“那我住在这里,亚东哥怎么办?”

    “你亚东哥睡书房,对外我们还是夫妻,家里我就是你的媳妇,还有,咱们的时候要让他看着。”

    天龙长大了嘴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又是高涨又是再一次的惊讶,“啥?亚东哥还要看?”

    “对,他喜欢看,就让他看个够!”

    “亚东哥,你……你真的心里不吃憋?”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