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994章 捅破窗户纸

第994章 捅破窗户纸

    “好好好,我马上解决,滴……”梁宏宇挂掉了电话,梁亚东看着屏幕上妈妈柳雅娴在堂弟天龙婉转呻吟,其实父亲早就已经不能满足母亲柳雅娴的需要了,而且可能早就已经有心无力了,这些都是梁亚东通过日常生活注意到的,此时此刻他更关注妈妈柳雅娴与堂弟天龙的春梦情节剧,只见屏幕上妈妈雅娴几乎是扔掉了手中电话的瞬间,双臂闪电般紧搂住天龙的脖子,双腿盘上了天龙的粗腰,无忌惮地挺起她的翘臀,肥美多汁的紧随天龙的剧烈吞吐,四肢的纠缠,的碾磨都是如此激烈,似乎把所有的羞耻都抛到脑后,剩下就只有再,原始的弥漫了天地间,等待就是那一刻石破天惊,终于,一切所期盼的滚滚而来,雅娴伯母的娇啼承欢尖细绵长,天龙的嘶吼短暂用力,抽搐的把所有精华挤出,全部喷泄到了雅娴伯母的里。

    “啊……侄儿……”

    “雅娴伯母……”

    伴随着两人几乎同时舒畅的呼唤,柳雅娴只觉一阵酥麻的快感传遍全身,的快感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大脑皮层,而天龙也迅速地抽出粗大的,对着雅娴伯母的猛烈地喷射,但毕竟是上了年纪,大量的从紫黑发亮的前方不停地涌出,却一一滴落到雅娴伯母白嫩的上,在那可爱的性感的小肚脐眼附近堆积成了一个类似浆糊撒落不规则圆形。两人仍在回味着短暂的带来的余韵,柳雅娴轻轻闭上了眼,娇羞地将头扭向了一侧,天龙拖着疲惫的身躯爬了起来,从床头抽出几张纸巾替柳雅娴轻轻擦拭掉上那一滩浓浓的,扔掉擦拭完的纸,天龙又重新抽出几张,准备替柳雅娴擦拭那一片狼藉,这时柳雅娴伸出左手将天龙正欲伸往自己的手轻轻格挡住,右手伸过来接住了天龙手里的纸巾,羞红着脸将掀在一旁的被子拉过来盖住自己整个身子,左手轻轻将被子里面架空,右手轻轻擦拭自己过后尤为酸麻的和上方沾染了许多的稀疏。整个过程都将头扭向一边,似乎怕窥见一旁仍赤身裸体的天龙。

    中的男女可以忘乎所以,而退却的冷静却预期而至,在柳雅娴撇开头,自顾自地在被子中擦拭身体的同时,天龙也迅速将自己过后迅速垂软下来看上去皱巴巴的擦拭干净,找寻自己撒落床脚的衣物穿上。

    “昨天买的菜用完了,我去菜场买菜,晚上想吃什么?”天龙自顾自的说着,也忘了最后叫一声“雅娴伯母”,似乎这话是对着四周的空气说的。

    柳雅娴的手仍在被子里蠕动着,看样子还在擦拭,对天龙的话语不闻不顾,天龙“呵呵”的干笑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走出了雅娴伯母的房间,到门口的时候,在门口补充道“今晚做你爱吃的蜜枣桂鱼吧。”说完,出门去了。

    其实当柳雅娴因为安眠药的作用在睡梦中遭受天龙侵犯的时候,或是柳雅娴装睡让天龙得逞的时候,天龙心里面对的只是一个自己魂牵梦绕、充满成熟美妇魅力、无时无刻不充满的近亲伯母诱惑的熟妇胴体,而不用去纠结对方的身份;同样于雅娴伯母,她只是处于受害者的角色,而天龙对他来说只是个侵犯了自己的“小流氓”。当梁宏宇中途打来的电话让柳雅娴感到着急的时候,不得不撕掉自己被迷晕的面具,“苏醒”过来接听老公的电话,于是两人在一种偷情似的另类刺激下继续了后半场的激情,并在彼此都心照不宣坦诚相对的情况纷纷到达了。而正是这样的心照不宣坦诚相对,让退却的两人不得不尴尬面对对方的身份,一个是老公的侄儿,平时自己像儿子一样疼爱的侄儿,一个是自己的大伯母,平时自己像母亲又像情妇一样敬爱的伯母。

    柳雅娴听见天龙关门的声音,知道天龙已经出门去了,才轻轻掀开了被子,坐起身来,用手轻轻掰开的,查看下是否已清理干净,当目光触及自己稀疏下那肥嫩而微微红肿的两片小时,不仅嘟起小嘴,脸路愠色,“臭小子,小流氓,够狠的!”想及此处,柳雅娴自己心里也是一惊,为何自己过多不是责怪“小流氓”侵犯了自己,而主要去责怪起他将自己下面弄成这样了呢?柳雅娴轻轻甩了甩头,似乎要将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从脑袋里甩出去,起身下床,穿上天龙小心叠放在床头边上的睡衣,起身去了浴室。

    淋浴的花洒密密麻麻地喷射出一条条清凉的水线,轻轻击打在雅娴伯母雪白、滑嫩的几乎上,潜意识里,雅娴伯母希望这些清凉的水流能冲刷掉自己内心的不安。的确,一向心思单纯、可爱的雅娴伯母怎么能突然面对这样境况,“如果“小流氓”得寸进尺纠缠不休怎么办?如果被宏宇知道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怎么办?雅娴伯母心里想象着一幅幅可怕的场景,想象着天龙厚颜无耻的对着自己笑,伸出魔爪,将自己像床上推去……想象着宏宇突然出现在床前,那愤怒的表情,决然的摔门而去……,雅娴伯母只觉越想越可怕,越想越矛盾,转身将水量调大,猛烈的水流冲击让她暂时停止了思考,呆呆地站在花洒下。

    平时来菜场之前,天龙心里都会有个菜谱,需要什么材料就会自动在脑海中列出一个清单,在菜场挑挑选选很快的就满载而归,可今天天龙心不在焉的在菜场转了两圈,只买了一些葱蒜之类的拎在手上,脑海里没有菜谱,也没有清单,心里只有刚刚那已心满意足的激情和心里一丝丝的愧疚和不安。的确,雅娴伯母在他心里是个不折不扣的观世音菩萨,端庄、优雅、雍容高贵、性感、勾魂,但也是个不折不扣的长辈伯母,慈爱、温柔,可如今,这层窗户子被捅破,雅娴伯母能接受得了这事实么?雅娴伯母还有勇气面对自己么,今后的雅娴伯母会距自己于千里之外么?更严重的会影响她和大伯父梁宏宇的感情么?一连串的问号在天龙心里徘徊,但是单亲家庭成长岁月磨砺的他这个年龄少有的沉稳以及天龙刚毅果敢的性格,让他马上就下定了决心:无论怎样,如果雅娴伯母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自己也就当着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吧,毕竟年纪轻轻的自己已经享用过这样一副丰腴圆润的,而且是自己一直以来都迷恋的大伯母,已经千值万值了。以后再也不做傻事,要更加呵护雅娴伯母,弥补自己对她身心造成的伤害,要为她和大伯父一家的幸福尽自己所能。想通了此点,天龙心胸又恢复了豁达,抬头看看天空,依然是那么蓝,长舒了一口气,很快的就把今晚蜜枣桂鱼的材料买齐了,还捎带一些小菜的材料。

    天龙回去路上经过门卫室的时候,欧老头热情主动的和他打了招呼:“哟,天龙,又买菜去了?嘿嘿,又给你伯母做她喜欢吃的鱼了啊,你那个伯母可是享福啊……”

    “咳!”天龙干咳了一声,平时他肯定要和老欧逗上两句玩笑话的,可今天他似乎怕老欧看出什么似的,心虚地掩饰而过,说道,“做来做去就会这几道菜,老欧你就别说笑了。”

    “哦,对了,我专程请人又从老家带了些槐花蜜过来,明天我带到门卫室来,你经过的时候别忘了拿啊!”欧老头冲着天龙远去的背影喊道。

    天龙刚要回应,手机响了,一看是雅娴伯母打来的,“马上就要到家了,雅娴伯母怎么突然打电话来了,莫非已经饿了?毕竟中午没吃多少东西。但是能打电话催我回去做饭,那说明雅娴伯母也慢慢恢复如初了。”想到此点,天龙感觉心里那块石头总算是彻底落地,迫不及待的接通了电话,“喂,龙儿……那个,我今晚要晚点回来,不跟你一起吃饭了。”电话那头雅娴伯母有点吞吞吐吐的说道。

    “哦,好,记得早点回来,注意安全!”天龙心里有点失落,也许雅娴伯母暂时无法面对自己,有意回避一下,天龙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提醒雅娴伯母早点回家,路上注意安全,如果平时,天龙肯定会多问一句伯母大概因为什么事情晚归的,但是今天他似乎觉得不太合适,如果雅娴伯母是有意要回避一下自己,如果这样问了且不是咄咄逼人,让雅娴伯母反感么。所以天龙也没多问,还是回家专心做好蜜枣桂鱼,明天早上雅娴伯母一样可以吃到。

    柳雅娴在给天龙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在去省城中心一个算小有名气的西餐厅的路上了,她下午刚刚从浴室出来正在换衣服的时候,就接到了伦海打来得电话,伦海全名叫卢伦海,是柳雅娴的高中同学,高中时期就一直暗恋着柳雅娴,当然,柳雅娴是学校出了名的校花,暗恋和明恋她的人可组成一个加强连,明恋的就不说了,暗恋的柳雅娴隐约知道几个,但是伦海她却是不知道的一个,因为伦海本身也长得俊朗,家庭条件不错,喜欢他的女生一箩筐也是有的,所以他当时的潜意识里,只有女生主动的,没有自己主动的,自己主动就掉格了。所以他虽然一直暗恋着柳雅娴,却一直没有向柳雅娴表白,甚至将自己心中的情感隐藏得连周边人都看不出他是柳雅娴的暗恋着之一,这种隐藏也瞒过了柳雅娴。后来高中毕业后,伦海家人安排他到了国外上大学,后来发展事业结婚离婚,在国外一呆就是二十多年,前几个月才刚回到国内,由于受国外文化的熏陶,性格和观念都发生了很大改变的伦海迫不及待的到处找高中老同学打听柳雅娴的消息,他要将这份隐藏在心中多年的感情像自己的心上人告白。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