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014章 番外篇 梦境普吉岛雅娴伯母(四)

第1014章 番外篇 梦境普吉岛雅娴伯母(四)

    天龙心中怜意大起,哦,雅娴伯母,你终于心甘情愿接受了,就让你的侄儿来保护你吧!他扑上去,一把搂住雅娴伯母,和她一起倒在了床上。他寻找到她的香唇,重重地吻了下去。

    雅娴伯母抱住了天龙,激烈地回吻着。她的嘴唇细腻而柔软,湿润地微张着,求索着他的唇,象是一朵怒放的鲜花,诱惑着蜜蜂采摘她里的蜜糖。

    天龙和雅娴伯母躺在房间里宽大的双人床上,抱在一起拥吻着。橘黄色的灯光在雅娴伯母梦幻般的脸上抹了一层金黄色,倍增她的娇艳。

    他翻身将雅娴伯母压在下面,挤迫着雅娴伯母动人的身体,这种零距离的接触使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关节都酥麻了。雅娴伯母不堪刺激,发出阵阵的低吟。

    雅娴伯母高耸的胸脯在引诱他犯罪,天龙双手按了上去,五指戟张,隔着衣服肆意揉捏着雅娴伯母极具弹性的。

    雅娴伯母有些慌乱,她在他身下不安地扭动着身体,这更激发了他的欲火。天龙开始解雅娴伯母衣服的纽扣,雅娴伯母猝不及防,洋装的扣子很快被他解开了几颗,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脯。雅娴伯母今天穿了一件刺绣精美的宝蓝色胸罩,虽然是保守的全罩杯式样,但浑圆饱满的仍然从胸罩两边挤了出来。

    他咽了口唾沫,俯就想去亲。雅娴伯母却用手抵在他的胸膛上,她低声道:“龙儿,不要……”

    “为什么?”天龙不甘地问道。

    “你年纪还小,这种事…这种事还不太适合你这个年龄的少年。”雅娴伯母道。

    “我不小了,我都十七了,应该是青年而不是少年了!”天龙笑着抗议道,而且什么都做过了,只差最后突破底线了。

    “噗哧…”雅娴伯母看天龙面红耳赤的样子,笑出了声,道:“瞧你,还不小呢,这样子跟小孩抢糖吃似的。”可能觉得这个比喻不太恰当,雅娴伯母又道:“龙儿,你能不能让伯母先起来,这样撑着你说话很累哩。”

    天龙无奈地翻身倒在床上。雅娴伯母起身整理好衣裳,见他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笑道:“龙儿,再这样板着脸,伯母可真把你当做小孩子了哦。”

    天龙哭笑不得,他如果是孙悟空,就是再神通广大,也要被雅娴伯母这个观世音菩萨耍弄得团团转。

    “雅娴伯母,我……我是真心的喜欢你的呀。”

    雅娴伯母的脸一红,道:“龙儿,伯母知道。伯母也很喜欢你,可我毕竟是你的伯母啊。”

    说得倒也是,在雅娴伯母眼里,天龙毕竟是梁宏宇的侄儿,如果这么快就那个,不是太随便了吗?

    天龙心中释然,道:“雅娴伯母,你说得对,是我太心急了。不过没关系,我有耐心等的,因为我真的很爱伯母。”

    他的真情告白,让雅娴伯母十分感动。看得出来,她对他还是有些爱意的,不然刚才也不会和他在床上那样的热吻。

    天龙将VOD机从卫生间挪到了衣柜里,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卫生间,没有发现其它的摄像头,这才放心地让雅娴伯母进去洗浴。

    在雅娴伯母沐浴的时间里,天龙默想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自己的表现可以说是十分突出,并且雅娴伯母现在正处于危机之中,她的防线应该很容易失守。可是为什么到关键的一步时自己会功亏一篑?

    噢,天龙悟到了!是“伯母”这个称谓,使雅娴伯母从一开始就将他定位在了“侄儿”的角色上,雅娴伯母显然对不伦关系仍然敏感,她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让她崇拜的男人!联想到上午自己神勇地救出苏珊时,雅娴伯母在海上看他时迷醉的神情,天龙越发确认了这一点。

    哈哈哈,既然只有这样才能让雅娴伯母爱慕,那就来吧,自己有实力成为一个真正的征服者!

    信心在天龙的心中急剧地膨胀着,墙壁上的大镜子中映着一个目光深邃的英俊少年,正摆着一个握拳在胸的大卫雕像经典姿势,简直酷毙了。那就是他――来自炎都山的狂野少年林天龙,即将用无可抵挡的魅力去俘获爱与美的女神大伯母柳雅娴的芳心。

    雅娴伯母洗完澡出来了,用干毛巾擦着头发。天龙张开张臂,尽量展示出一个欣赏式的微笑,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雅娴伯母,在她耳边沉声道:“我的女神,你真美。”

    雅娴伯母单薄的衣服下好象没有戴胸罩,一对圆滚滚的正压在他的胸膛上。

    天龙强忍着这销魂蚀骨的感觉,放开了雅娴伯母,道:“雅娴,我上去拿套换洗衣服,马上就回来。”他故意不叫她伯母,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天龙的变化可能使得雅娴伯母有些愕然,她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道:“龙儿,别走。”

    “只是一会儿而已,我很快就下来。或者你和我一起上去。”天龙微笑道。

    “不要……”雅娴伯母低求道。

    天龙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潇洒地耸了耸肩,道:“OK,不去就不去吧。顶多今晚不换衣服,无所谓。”不等雅娴伯母答话,他又道:“我去洗个澡,你如果困了,就先睡吧。你睡床上,我呆会打地铺。”

    天龙不象以前那样对雅娴伯母表现出依恋的态度,这让雅娴伯母有些吃惊,她呆呆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天龙淡然地走过她身边,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这是关键的一步,要让雅娴伯母觉得他不是个整天赖在她身边,唧唧喳喳的小孩子。

    天龙飞快地冲了个澡,擦干身子后,用另一块干的大浴巾围住了,象傣族的筒裙。照了照镜子,挺象个酷哥的。

    回到房间里,雅娴伯母并没睡,她坐在床上抱着双腿,痴痴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到雅娴伯母这副样子,天龙差点就宣告投降,偎依上去哄她开心了。

    他强行忍住了,故作漫不经心地道:“夜深了,怎么还不睡?”

    “你跟不跟我在床上睡觉?”雅娴伯母突然问出这么惊人的话语。

    天龙的心神顿告失守,傻在那里,按照他刚才装酷的性格,应该回答“不”才对。可是,他怎么舍得放弃这种机会?

    “我……如果你觉得这样更安全,也不是不可以啦……”天龙努力维护自己酷哥的形象。

    “噗哧…”雅娴伯母忍不住一笑,如百花绽放,说不尽的娇媚。但她又马上板起脸,道:“上不上床随你。你要上床睡的话,就睡床尾。不过顺便提醒你,我晚上睡觉时可不怎么安稳,如果不小心把你一脚蹬下床去,别怪我没有言在先。”

    雅娴伯母说完,咬着下嘴唇,似乎是在强忍着笑。她自顾自躺下,掀开被单半盖在身上,将背对着天龙。

    天龙目瞪口呆,看来他苦心经营了半小时的“深沉男孩”形象在雅娴伯母面前真是不堪一击,这么快雅娴伯母又完全占据了主动。他苦笑着关了灯,爬上了床,头朝床尾躺下,心里安慰着自己,总算有所进步,起码雅娴伯母没再将他看成个小孩了。

    说实在的,他心里还是很激动的,自从他从小见过大伯母柳雅娴后,就一直梦寐以求今晚这个时候,做梦都想跟雅娴伯母在一张床上睡。今晚终于混了上来,虽然是在床尾。

    天龙面朝中间躺下,他的脸正对着雅娴伯母的脚。单薄的被单根本无法遮盖住雅娴伯母身体动人的曲线,他垂涎三尺地看着雅娴伯母露在被单外的裸足,心痒难搔。唉,还是不要想了吧。他咬咬牙转了个身。可是没过多久,忍不住又转了过来。

    如此折腾了十几趟,偏偏雅娴伯母一言不发,他都快要发疯了。

    “你翻来覆去的干什么,在煎烙饼啊?”雅娴伯母道。

    雅娴伯母总算开口说话了,虽然声音是冷冷的,但天龙还是十分激动。他哀求道:“雅娴,我……我实在睡不着,好难受啊。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话?”

    “你叫我什么?”仍然是冰冷的声音。

    “雅娴……伯母……”天龙投降了。

    “这才乖……”雅娴伯母轻轻笑出声来。

    天龙实在很奇怪她的声音怎么能一下子如冰河解冻般融化,心里十分沮丧,看来又被狡猾的雅娴伯母打回原形了。

    雅娴伯母翻过身来,轻拍着天龙的腿道:“好了,龙儿,早点睡吧,明天我们还要一起出去玩呢。”

    “嗯……”天龙有点失落。

    在黑暗中睁着眼睛躺了好一会,还是睡不着,脑海里老是浮现雅娴伯母刚才坐在床上沉思的容颜,雅娴伯母真的好美啊。

    忽听雅娴伯母低声道:“龙儿,你睡着了吗?”

    天龙如闻仙乐,赶紧应道:“嗯嗯,没有哪。伯母,什么事?”

    “龙儿,你说……”雅娴伯母好象很害羞,她低声道:“你说我今晚要是喝了那什么‘圣女迷情粉’,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子?”

    雅娴伯母的声音越说越低,但听在天龙的耳里却如响起一声惊雷!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就是再傻,也知道这是雅娴伯母向他奏响的冲锋号角!

    天龙激动得几乎要仰天长啸了!一骨碌爬起来,猛地掀开雅娴伯母身上盖的被单。

    雅娴伯母惊呼了一声,蜷缩成一团,他扑了上去,紧紧地将她盖在下面。

    “天龙,你轻些。”黑暗中,雅娴伯母低声道。

    “对不起,伯母,我现在是在报复,所以后面的动作会更重。”

    “噢!天龙,你要干嘛……”雅娴伯母呻吟着,她的上衣已经被天龙脱去。

    “伯母,你好,里面竟然没戴胸罩,是不是打一开始就想诱惑我,呃?”

    天龙恶狠狠地揉着雅娴伯母的一对,她的两颗被他捏在手心里,麻酥酥的,触感很好。

    “天龙,不要……”雅娴伯母闷地呻吟着。现在的‘不要’跟刚才的‘不要’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含意了。

    天龙心想还是快点将生米煮成熟饭吧,免得夜长梦多。他急急地扒下了雅娴伯母的睡裤和,雅娴伯母配合地伸曲着腿,他的心跳陡然加速,看来雅娴伯母是真想跟他合体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