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049章 夫前侵犯慕容玉洁

第1049章 夫前侵犯慕容玉洁

    但天龙并不理她的哭求,手指一直捣入。

    “呜……”慕容玉洁发出让人心疼万分的长长哀号,但天龙的手指还再前进。

    “……会死掉……那里就好了……不可以再进去了……”

    慕容玉洁快要不能呼吸,紧绷的身体正冒出冷汗。而天龙觉得手指被多汁的黏膜紧紧的缠绕吸吮,正自卫性的扭屈收缩,意识快陷入昏迷的慕容玉洁痛苦的抽搐却无法动弹,深怕一动就会将弄坏自己体内的。

    天龙的手指总算没有再进入了,他扶高慕容玉洁的头问道︰“好姐姐好嫂子好老婆,你的好烫,里面湿得很呢!”

    慕容玉洁半哭泣的“嗯”胡乱回应着。

    天龙又问︰“你猜我的手指现在插到了哪个地方?”

    “……子……!”她颤抖娇泣断断续续的回应着。

    天龙说︰“是吗?我来看看。”说完,手指竟残忍的抠挖起壁上肥厚的黏膜。

    “呜……不行……你在作什么……不可以那样……求求你……呜……”从没被碰触到的地方第一次就被粗暴的抠弄,剧烈的疼痛使慕容玉洁凄惨的哀号。

    天龙笑着捧起慕容玉洁爬泪水的俏脸,说道︰“好可怜哦!老公我好心疼呢!被这样按摩,以后可以尽快生出孩子来的。”

    慕容玉洁一听,吓得心脏都快停止︰“……不……不行!停下来……你会把我弄坏……”她使尽浑身的体力拚命哀求天龙。

    天龙笑的看着凄美欲绝的慕容玉洁,故意对着瘫坐在一边的韩云海说︰“真是可怜呢!为了一个没用的男人,宁愿自己拉开大腿让别的男人糟踏。这么爱老公的女人,我应该好好的给你幸福。嘿嘿……”

    无法出声和动作的韩云海,一直愤怒的看着妻子被天龙胡乱蹂躏的过程,但他除了抽搐之外根本无能为力。

    看慕容玉洁垂死挣扎的游戏尽兴后,天龙终于肯慢慢的抽出手指,但由于手指实在太粗大,因此当一寸一寸的往外抽出时,慕容玉洁感觉里的黏膜都要跟着出来了。

    “哼……不行……人家的……会掉出来……”慕容玉洁又再哀吟起来,但是天龙故意慢慢拉出湿淋林的手指。

    “呀……”里的空气好像在被往外抽离,里面的黏膜在痉挛着,潺潺的水一直流出来……等到整根手指离开后,她已满身汗汁瘫软在床上,两条美腿随便的搁着,连阖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张大一点!”天龙推开她两边大腿。

    被大男孩注视着的,最后流下一泡混着血丝的黏汁。慕容玉洁以为可以稍微喘口气,可悲的是此时意又在膀胱内急涨。“好急……快出来了……不……不行……快忍不住了……”慕容玉洁痛苦的想着忍耐,但是被粗暴捣弄过后,膀胱的随意肌好像失去弹性,她下意识的夹起双腿弯起来,滚热的水却已从大腿根的缝隙泊泊的流到床面,天龙急忙抓住她的腿弯,将她大腿朝两边推开。

    “不……不要看……”慕容玉洁无助哀羞的挣动,但结果仍然是被压在床上。

    小小的孔在湿红的黏膜上张开释出来,韩云海眼睁睁的看着慕容玉洁竟在天龙这个小混蛋面前出来,气得不停抽动。

    天龙看见了忙说︰“喂!你把她弄到,人家的老公有话要说了。”

    天龙稍微松除韩云海颈子上的绳子,积怒已久的韩云海能发出声音后,一股脑将心中的愤怒对慕容玉洁发泄出来︰“不准再了!听到没有?不要脸的女人!你一定要这样给人家看吗?忍一下都不行!……”

    慕容玉洁听到韩云海的责备,一颗芳心有如刀割︰“连你都以为我很荡,我还能怎样呢……”或许是受到太大的蹂躏,原本已剩几滴掉出来而已,突然又兴起另一阵意。慕容玉洁产生了自弃的念头,噙着泪颤声对抓住她大腿的天龙说︰“放……放开我,我自己会打开。”

    天龙以为自己听错,但慕容玉洁已自己伸手勾住腿弯,天龙一松手,她果真把自己两条腿像青蛙一样张着。慕容玉洁不再忍耐了,任由另一泡热淅沥沥的洒出来。

    “看吧!看仔细一点!这是我的样子!让你都看个够……这样你兴奋了吗?……”慕容玉洁把脸转过去哀伤的想着,强迫自己保持张开腿的姿势,直到最后一滴液从中滴出来为止。而韩云海从歇斯底里的吼叫,一直到无力的看着妻子在天龙这个小混蛋眼前完。

    小混蛋看到慕容玉洁的演出,早已亢奋不已,天龙笑着尝鲜,双手推高慕容玉洁的大腿、像狗一样猛舔咸咸腥腥的黏滑。刚完的又湿又滑,被舔的感觉有种说不出的美妙。

    慕容玉洁“哼……啊……”放声娇吟,美丽的胴体兴奋的轻颤着。天龙看到慕容玉洁的反应不恶,就进一步的吸住、舌头伸进里面搅弄。

    “哼嗯……”慕容玉洁连腰都忍不住挺起来。一种昏眩的快感散布全身,黏黏的又涌出一泡滑稠的汁,挑逗异性的气味在天龙的嘴中散开来。

    天龙又用他的巨掌轻轻的抚着美丽的裂缝,粗糙的掌心感到滑嫩的黏膜在激烈的蠕动。

    慕容玉洁轻轻的闭着眼睛不停的喘气,想到刚才被天龙用手指插到的感觉,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她心想︰“唔!是不是又要折磨我了?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比刚才更激烈?我的身体好热……”天龙凑进慕容玉洁晕烫的脸颊,浓浊的呼吸吹在她水嫩的肌肤上,近看慕容玉洁的脸蛋不只五官美丽动人,而且吹气如兰、肤白透粉,尤其那对诱人的唇更是让男人受不了。

    天龙兴奋得连说话都有点口吃︰“我的……小小美人!想不想……亲嘴啊?我用手……边搞你的,你边和我亲嘴……怎样?保证让你升天哦!”

    秀发都被弄乱的慕容玉洁闭上眼,“嗯。”地轻点了点头,答应天龙对她无耻的要求。此刻她的芳心一团混乱︰“反正……我说不要,你还是会折磨我到跟你亲嘴为止,要亲就亲吧!反正……反正都被玷污了。”天龙没想到慕容玉洁会答应,兴奋得全身肌肉都在颤抖,肥厚的双唇猴急的压在慕容玉洁柔软的小嘴上蠕动。

    “唔……唔……”慕容玉洁被他粗鲁的动作压得喘不过气,两手死命的推他。

    天龙松开她的嘴,恼羞成怒的道︰“干!你不是想亲嘴吗?还装什么!”

    发丝凌乱的慕容玉洁娇喘不止︰“温柔……一点……”

    说完就羞涩的闭上眼睛,朱唇轻启把粉红濡湿的嫩舌伸出来。天龙这才发觉自己太粗暴,于是轻轻的将那条可口多汁的嫩舌含进嘴中,同时手指也慢慢的挖入她双腿间滑润的溪沟。

    “嘤嗯……”舌头被吸住的慕容玉洁撒娇似的闷吟一声,身体激动的颤抖起来。

    天龙渐渐的掌握到挑逗她身体的绝窍,他慢慢加力的吸吮慕容玉洁的嫩舌,有力的手指在下面“啾吱啾吱”的挖着湿漉漉的缝。慕容玉洁的眉头辛苦的皱起来,鼻孔喷出来的气体急促而滚烫。

    韩云海眼睁睁的看着妻子竟和别的男人公然在自己面前亲嘴搞,愤怒的想吼叫,但才说一个“你……”字,脖子又一紧无法出声。原来天龙怕他乱了慕容玉洁此刻自虐的心情,赶紧拉起丝袜勒住他脖子防他乱场。

    温柔的吸吮和抚弄下,天龙和慕容玉洁两人的情绪愈来愈激动,慕容玉洁柔顺的让天龙扶起上半身,纤细的腰肢躺在天龙的臂弯中、胴体展现动人的弧度。

    “唔……”

    天龙进一步用舌头顶开她轻巧的齿床,湿黏的舌头滑进慕容玉洁滚烫的小嘴内,同时手指也加快速度的挖弄她的。

    “唔……”

    天龙的舌头又厚又大,几乎要将慕容玉洁的嘴塞满了,带着浓浊烟味和口臭的唾液直涌进她的口腔,慕容玉洁的身体早被快感所麻痹,两条失控的舌在彼此口中交缠追逐,“唔……唔……啾……啾……”无耻的热吮起来。慕容玉洁雪白的胳臂勾住天龙强壮的脖子,整个人送上去让天龙狂吮她香甜的嘴。

    “唔……手……再用力……深一点……啾……”

    在交吮中仍甜蜜而辛苦的娇哼,要求天龙更激烈的挖她的,含羞带浪的神情和轻轻颤抖的胴体,引发了天龙强大的兽欲。

    “让你爽死!小。”他兴奋的叫着,使力搂紧慕容玉洁的纤腰,用两根手指猛挖她的。

    “啊……”慕容玉洁欢愉和痛苦交杂的猛扬起头,一屡银白的唾液从她小嘴中牵黏上来,水丝的另一头则还黏在天龙的大舌头上,天龙猛烈的再吸住她的唇舌疯狂的需索。

    “唔……唔……”慕容玉洁两条腿紧紧的夹住他强壮的身体。

    “这样好不好?舒服吗?”天龙强壮的臂膀快速的浮动着肌肉。

    因为手指正猛烈的抠挖充血的,新鲜的水从指缝间不停的洒出来。

    “啊……人家……快受不了了……”慕容玉洁销魂的哀叫。一条胳臂从天龙的脖子上掉下来,只剩一条还勾着,身体像断线风筝似吊在天龙的怀中,天龙趁机低头啄住她上的樱桃。

    “啊……好坏……”慕容玉洁激情的娇喊着,传来麻庳的快感,天龙用牙齿咬着往上拉扯。

    “呀……”慕容玉洁甩乱了长发,两只脚ㄚ勾在天龙结实黑亮的上,脚趾头用力的弯屈!

    天龙简直要把娇嫩的乳根给咬断了,但慕容玉洁却喜欢他用力咬,这样趐麻的感觉就更强烈,澎湃的快感开始从深处酝酿开来。

    “要……要……来了……唔……快点……再快一点……啊……”

    她双臂再度紧紧搂住天龙,红烫的脸颊贴着他的脸庞不停的哀喘呻吟。天龙满身大汗的猛动手指,毫无规律和疼惜,一点也不管慕容玉洁娇嫩的黏膜是否会破皮的左戳右抠。但这种残暴的蹂躏却让慕容玉洁亢奋得无法快窒息,的快感愈来愈强烈。

    “唔唔唔唔唔……”一股被抽离的快感澎湃汹涌的从深处爆裂开来。

    “讨厌……人家不行了……又要出来……了……”

    雪白的胴体猛然往后仰成性感的弧度,长发也动人的甩开。天龙趁机往更深的地方挖入,牙齿仍咬着左右磨动。

    “啊……”慕容玉洁的臀肉被指节撞击得“”作响,整个人像被电殛似的扭颤,哀喘不成声的喊着︰“……抱……抱我……抱紧我……玉洁又要……又……你弄的人家……好辛苦……抱紧我……”

    天龙亢奋莫名,一把搂住慕容玉洁的柳腰,慕容玉洁双臂紧紧攀住天龙雄厚的背膀。

    “抱你起来……让韩大哥看你要丢……的样子……”天龙喘嘘嘘的对她说。

    “嗯……嗯……”慕容玉洁根本听不进他说些什么,天龙嘿咻一声,就抱着她站起来。

    “啊……”

    两个人的身体都裹满汗汁,天龙只用一只手搂着慕容玉洁的腰,一只手仍然在挖弄她。慕容玉洁虽然双臂努力的抱着天龙的颈子,但仍不免一直要往下滑。

    “抱紧我……”慕容玉洁激喘的对天龙说,两条玉腿主动的缠住他的腰。

    “这样好吗……”天龙使尽全力的冲刺他的手指。

    “啊……”慕容玉洁紧缠着天龙的身体扭颤,丰满的和毛茸茸的胸膛挤在一起,敏感的相互磨擦,助长了爆发出来的。

    “呜……来了……啊……”慕容玉洁的指甲完全陷入天龙的肌肉中,两条玉腿勾不住天龙的身体而不停地磨蹬。

    天龙也快抱不住她了,忙转身将她压倒在床上,推开她两边大腿,用嘴去吸出里面兴奋的汁。

    “哼……”慕容玉洁娇羞又极度满足的叫着。

    此时天龙一手一边的拉高慕容玉洁的胳臂压在床上,然后低下头去啄起那两粒缀在圆润上不停晃动的乳蕾。

    “呜……你……好坏。”

    狂乱的快感摧残着她的大脑,慕容玉洁感到身体都麻掉了,天龙的的唇舌彷佛已经和自己的融化在一起,一柱柱的黏腥的汁不断的涌入他的口中,天龙都吞了下去……

    “哼嗯……”过后,慕容玉洁像死了般的瘫在床上残喘,两条腿软绵绵的向两边打开,全身轻飘飘的不知身在何处。

    但是对这只男人而言,奸根本还没开始。天龙马上又扶起她虚脱的身子,从背后轻轻将她抱住,湿热的胸膛贴上慕容玉洁光滑全裸的背部,美人滑嫩的肌肤触感和来自娇躯的颤动,让天龙心脏亢奋的猛跳。

    “好久没这么兴奋过了,慕容姐姐的身体真是太好了!”

    天龙像抱住珍贵的宝贝般,两只大手在慕容玉洁身上乱抚,接着粗壮手臂从慕容玉洁腋下穿过,发抖的手掌沿着饱满的周围开始轻抚,另一手搂住让男人痴狂的柳腰,慢慢用力的把慕容玉洁柔软的身体拥紧。

    “嘤……”慕容玉洁发出一声娇喘,整个人被抱得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令她感到被强迫占有的刺激。

    “真好……”天龙激动的在慕容玉洁耳边呢喃,嘴唇轻吻着白皙性感的粉颈。

    “哼……”慕容玉洁的身体又开始娇怯的颤抖起来。

    天龙只穿一件小三角,慕容玉洁则是赤裸裸一丝不挂,两条胴体夹着又热又腻的汗汁紧紧搂抱在一起的感觉,似乎更加的煽情和挑逗。天龙原本还很温柔的抚着她的,渐渐的愈来愈用力,二团白嫩的在天龙黑厚的手掌中被捏挤着,变成各种可怜诱人的形状。

    “呜……”慕容玉洁的身子又开始渗汗。

    被揉得好舒服,天龙有时用力地把整团捏得向前绷胀,然后又用手指去挑逗高高立起的,那种强烈的快感让慕容玉洁不知不觉得又流出。

    “这样舒不舒服呢?”天龙像挤牛奶一样,一直挤压柔软挺立的。

    “好……好麻……”慕容玉洁颤抖的呻吟着。

    “好姐姐好嫂子好老婆,咱俩可以再来一次了吧?”天龙走到玉洁面前脱掉,玉洁羞得不敢抬起脸,天龙的身体确实会让男人看了自卑、女人看了心跳的那种,精炼的肌肉纠结厚实,闪耀着常年被阳光照射的古铜光泽,倒三角型的身驱有如希腊男神般完美,而他那条盘绕青筋的天柱,更是从所未见的惊人巨物,比韩云海的都还大二号以上!

    天龙目光炯炯看着慕容玉洁,一开口就单刀直入用命令的语气对她说:“立刻开始作吧!”

    玉洁蚊声般微应一声,柔顺地躺平在床上,双腿自动张开,微露在耻缝外的粉红,彷佛会害羞似的缩动。

    天龙单膝跪床,下半身慢慢俯进她,用抵紧花缝,强壮的触及成熟的果肉,玉洁咬住唇,胴体发出一阵轻栗。

    天龙笑着,并不急于立刻进入玉洁体内,而是用硕大的龟菇来回磨挤嫩得快融化的花瓣和充血而立起的肉豆。

    玉洁如小母兽般发出轻微而短促的激喘,美丽动人的眼眸浮起一片水雾,显得更加凄美而惹人怜惜,但韩云海想除了自己之外,天龙这只禽兽是不会疼爱她的,对这个小坏蛋而言,他美丽的爱妻只是实验室里授精用的小母鼠而已。

    “搂着我脖子!”天龙下命令,玉洁神情含羞地抬起双臂,怯生生轻勾住天龙的后颈。

    “慕容姐姐,你在害羞了,这时候的表情很棒,以后如果我有机会当导演一定请你拍戏,一定不能漏掉女演员这种表情。”天龙突然坏笑着说。

    听他这么一说,韩云海也被慕容玉洁动人的神情所深深吸引,天龙继续坏笑着对韩云海说道:“不过还是有人问,她怎么会突然害羞?因为玉洁姐姐一直是处于羞耻与纠缠的状态,因为她要在丈夫面前主动去勾引借种给她的男人,所以会感到害羞和惭愧,这时就容易出现这种经典的动人神情。”

    韩云海心里也暗自赞叹天龙这个小混蛋对于女人心理真是太了解了。

    “可以进去了吗?”天龙问。

    慕容玉洁含羞带怯的顿了一下头。

    天龙却对她的回答甚不满意,冷冷问道:“要我的为你播种,应该说些什么?韩大哥有教你吧?”

    慕容玉洁转头看了韩云海一眼,两行泪水立刻滑了下来,像是对丈夫有无尽歉意,不过终究没说出口,她转回过头闭上眼眸,哀羞地说:“请……用您粗大的……挤开……挤开我的小……用力……用力地蹂躏我身体……最后把……把……装满我的……让我怀孕……”

    “玉洁!你……”韩云海全身麻木无法动弹,玉洁不仅在我面前和这小混蛋,还说出要替他怀孕的无耻之语,以后……以后他该怎么再要她?要她继续当他家的妻子?又要如何替她在他的父母面前说话呢!

    但天龙还不放过,更无耻的问身下已经俏脸晕红的慕容玉洁:“想用什么姿势受孕啊?说出来给韩大哥听吧?”

    慕容玉洁颤抖而断断续续的回答:“想……想要整个人……被端起来……让您的大东西……顶到我最深的地方……完完……全全结合在一起……没有缝隙……的结合……”

    “这样啊……要完全没缝隙的结合,然后呢?你不是这样就满足吧?”天龙还不将涨到青筋血管毕露的大放进去,发烫的依然在湿淋淋已快熟裂的耻缝上磨揉,似乎要把慕容玉洁最后一点羞耻心也崩解才甘心。

    “……还……还要……”她喘息着,如泣如诉的说:“还要坐……坐在你身上……让……塞满……我的洞……”

    “还有呢?”天龙仍不放过她。

    “狗…………我像……趴着……让您从……后面上……求求你……快点……”慕容玉洁揪着眉,张启双唇左右摆动着头,身体已经承现高度兴奋的现象。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