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061章 伯母柳雅娴春心荡漾(一)

第1061章 伯母柳雅娴春心荡漾(一)

    被自己的熏到,有些怪怪的,天龙惩罚似的拍了一下若瑄嫂子的美臀,两个人这才穿好衣服。把车停进梅家府邸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关掉车灯,天龙放下梅若瑄,看着她走出巷子后,自己才倒出来,打亮车灯照着少妇回家的路。踩着一路的光亮,少妇心里甜甜的迈着欢快的步伐,拐进院子之前还特地一个轻盈的回转,远远的抛了一个飞吻之后才进去。

    摇摇头惊讶着少妇的大胆,天龙这才启程往回赶。

    屋子里没有开灯,天龙简单的冲洗了一下,然后到厨房找了一些小米,煮了两碗小米粥,两个咸鸭蛋,想了一下,还是盛在一起,端上楼来。

    打开床头灯,柳雅娴被身边的响动吵醒,用手遮了下眼睛,看清是天龙,才挪了挪身体,靠在床头,轻声问了句:

    “你做的?”

    “啊,好像没煮熟……”天龙笑着应了一声,拿了个碗,盛了一些递给柳雅娴。

    静静的接过碗,柳雅娴慢慢的喝了几口,酒劲过去之后,饥肠辘辘的感觉正要升起,这碗粥来得正是时候。天龙敲开鸭蛋,挑了一块蛋黄放在伯母的碗里,自己坐在小凳上,吸溜着喝掉了一碗。放下碗,却见柳雅娴正盯着自己看。

    天龙有些讪讪的,放下碗,低着头说道:“伯母,你……你最近怪怪的。”

    “怪你个头!什么时候胆子都这么大了,敢脱伯母的衣服?”柳雅娴佯装生气,放下了碗筷。

    “哈!至于不至于啊!不是看你喝醉了,怕你睡得不舒服嘛!”天龙收拾起碗筷,关上门之前甩下这句话,逃命去了。

    “小兔崽子!”飞过来的枕头打到门上,柳雅娴的脸上却满是笑意……

    六月节,如约而至。早上被柳雅娴扭着进了商场,买了一堆的东西,上上下下的爬了十几个来回,天龙扛着大包小裹的,累得要死要活的,心里想着,还不如在家里帮爷爷奶奶卖货呢,好歹不用爬上爬下,刚才还在一楼要买些化妆品,马上就要去六楼看看床罩,在如此严峻的情势下,天龙发出了底层被压迫者最深沉的怒吼:

    “伯母,好伯母,咱——差不多就行了吧?你看,这都下午一点多了,中午饭还没吃哪!”苦着脸,天龙双腿发软的站在自动扶梯口,死活不肯上楼。

    “不把你那点过剩的精力消耗掉,你就该成天到晚的乱跑了,昨晚干嘛去了?五个多小时哪,可是够去一趟栖霞路的啦!”栖霞路是梅若瑄梅家府邸所在的街道名字,看着柳雅娴微微坏笑的眼睛,天龙翻了翻白眼,认命似的上了电梯。

    “我怎么有这样一个伯母呦!”天龙无可奈何嘟囔了一句埋怨,也不管端庄高贵的美妇人在后面叉着腰是不是听见了。

    两个人在商场顶楼的餐厅随便吃了一点,又转了一个下午,到大爷爷家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进门闻到一股猪肉的香气,柳雅娴丢下一句“大娘跟你说了别等我们你们先吃”就顺着香味冲进了厨房……

    到了晚上要休息的时候,怎么安排柳雅娴天龙娘俩出现了问题。因为开商店的缘故,大爷爷家只有两间卧室,东边一间大爷爷奶奶老两口住着,房间里也堆满了箱子,顺便看着门面店铺;西边一间原本是老两口的卧室,现在准备让柳雅娴住,而天龙十九岁的大小伙子,如果睡这个铺炕还得打着横,不然就伸不开腿。

    奶本意让天龙过来跟自己老两口在一铺炕上挤一下,可柳雅娴却说自己害怕;然后大爷爷出主意让奶过去陪着她一起,柳雅娴却说:“你跟大娘两个人打起呼噜来跟火车进隧道似的,我本来睡眠就不好,大娘过来了还怎么睡啊?”最后柳雅娴说话了,“让天龙给我做伴,反正他小时候我也常搂着这个小兔崽子!”

    大爷爷奶一听就笑了,两个人只想到柳雅娴跟天龙男女有别,却忘记了两个人亲昵无比的伯母侄儿关系,这才欣欣然的把柳雅娴的薄毯铺在了西屋。

    看着东屋关了灯,天龙假装要上厕所,尴尬的跑了出去,有意的躲开了柳雅娴脱衣服的过程。柳雅娴也没有在意,等到天龙锁好大门,转身进屋的时候,她已经钻进了薄毯的竹席被窝里。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成熟美妇,天龙关了灯,摸索着上了炕,脱了上衣和裤子,没敢脱掉,就钻进了被窝,要知道如果在家一个人他从小到大都是喜欢裸睡的。

    黑暗中的天龙很紧张的把自己身上的薄毯裹紧,祈祷着自己赶快的睡去,也祈祷身旁的伯母柳雅娴赶紧睡去……

    “龙儿。”

    “啊!”天龙的声音颤颤巍巍的,就像夜里撞到了鬼一样,心惊胆寒。

    “喂!至于吓成这样吗?我是夜叉啊还是老虎啊?我能吃了你啊?”柳雅娴恼怒的翻过身来,一把扯开了天龙的薄毯。

    “不是——那个——伯母!我上一次睡你旁边,大半夜的你连掐带咬的,不是夜叉老虎——还能是什么呀!啊你又掐我!!”正说着,背后已经被狠狠的掐了一记,天龙用薄毯把嘴蒙住,压抑着痛叫了一声。

    “上次……上次是什么时候来着?哦,对,那会儿你才上初二,我去炎都市看你们娘俩……”想了想,柳雅娴手上没松,又来了一下,“还不是你个小鬼,毛手毛脚的,看不得我跟你妈妈徽音睡一个被窝,非要挤进来!”

    “啊!你再掐我,我就去东屋睡了!”天龙不敢发火,只好以退为进。

    “你敢!”柳雅娴嘴上还是很凶悍,手上却松开了,轻轻的揉了揉刚被自己蹂躏过的地方,有些心疼。

    “你过来!”

    “啊!去哪里!”天龙困惑着,受虐的地方正享受着成熟美妇细腻的玉手的爱抚,听着伟大的伯母的话有些没头没脑,另一处却突然又是一阵剧痛,天龙有些清瘦的身子这些天被若瑄嫂子还有大爷爷奶奶的大鱼大肉补的已经差不多恢复了,还有变胖的趋势,此时被大伯母拿住的,正是腰后一块肥肉……

    被拧的疼痛,天龙只能顺着那股力道拉扯,被成熟美妇牵引进了一个温暖香艳的所在。胡乱的挣脱开伯母的魔爪,天龙正要逃开,却感觉自己被一床薄毯盖住了去路。胳膊不经意碰到了一个柔软的所在,正胡思乱想,却被一只玉手轻轻勾住自己的猿腰,一阵香气传来,成熟美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啦!龙儿乖!让伯母抱抱!”

    感受着成熟美妇的体温,额头贴着自己的脖颈传来的火热,天龙有些手足无措。

    柳雅娴盖的薄毯是今天上午才买的大号薄毯,双人加长加大版,天龙那会儿还费解着,干嘛买这么大个的薄毯,现在却一切都明白了。

    有些僵硬的用左手抚摸了一下成熟美妇的左手,没感觉到异样,天龙大着胆子把伯母柳雅娴娇嫩的小手握在了手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龙儿……那封信你收起来了吧?哼,小混蛋,想着法的要到你妈妈徽音那里告我的恶状!不过我还真不知道,你小的时候对我的那份心思呢!”感觉到侄儿的身体那般的僵硬,柳雅娴害怕自己会吓到他,就找到了一个自己一直想了解的话题。

    “啊……也不是了,那个时候很多心里话不知道该跟谁说,才——才那么写出来的。”天龙压抑住自己砰砰乱跳的心,尽量平静的说。

    “那件事……是伯母……不对啦!不知道怎么的,我一听说你初中就早恋心里就不舒服,后来去炎都市亲眼看见,我不喜欢看到那个女孩子跟你在一起!”即便是在漆黑的夜里,柳雅娴还是羞臊的不敢抬头,一个做长辈的大半夜的搂着丈夫梁宏宇十九岁的侄儿,怎么想怎么羞死人。

    紫启山上夜风微凉,两个人都穿的不少,天龙身上穿着,柳雅娴多点还有一套贴身内衣没有脱掉,隔着几层衣服,虽然被成熟美妇胸前的柔软顶着后背,除了禁忌的刺激外,的刺激却不是那么明显。两个人就这抱着,聊起了知心话。

    “也没有啦!我早恋我有罪嘛!不过……那个女孩子,真的跟印象中的伯母很像呢!一样那么爱捉弄人,一样那么大的脾气……”天龙放松了身体,说着自己的心里话,信都被人看过了,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嗯——天龙,我记得每月放假我去炎都市都能看到你站在窗口跟我摆手,原来你那是在故意等着我回来呀!”

    “是吧……伯母你回来都会给我带一些好吃的好玩的,然后妈妈就会很高兴,就会做很多好吃的。更期待的就是晚上,半夜起来上过厕所了,我就故意的钻你的被窝,然后看你哇哇的怪叫满脸红红的样子,就觉得好玩……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是个小孩子呢!”

    “那现在……现在怎么不钻伯母的被窝了呢?”

    “现在……我都十九岁啦,再钻伯母的被窝,会被打死的!”天龙不自觉的放开成熟美妇的手,左手回到腰间,轻轻揉着,很可能被掐青了吧,天龙心想。

    “大不了——今晚伯母让你好好报复一次好了!想掐哪里……就掐……哪里好了……”

    成熟美妇又找到了天龙的手,轻轻的拉到自己的身上,有意无意的带着侄儿的手,碰了自己酥胸一下。

    轻轻的抚摸着成熟美妇丰满的酥胸,天龙已经明白,伯母不自觉的转变了对自己的态度:从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关爱到一个成熟美妇对一个年轻强壮大男孩的情爱,这中间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过程,而这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愿意这样吗?

    当然愿意!自己沉寂了多年的梦,不就是这样的吗?之所以现在不太愿意借助到伯母家里,不就是不愿意看到伯母被大伯父欺负吗?之所以爱上那个青涩的小女生,不就是因为她的性格和眉目中,有伯母柳雅娴的影子吗?既然这样,自己心里偷偷喜欢了十几年的成熟美妇已经打破了那道藩篱,先他一步跨过了伦理的高墙,那么作为大男孩的自己,还能继续怯懦下去,让自己心爱的亦母亦姐的伯母继续忍受孤单的煎熬,品尝寂寞的苦涩吗?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