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065章 伯母柳雅娴春心荡漾(五)

第1065章 伯母柳雅娴春心荡漾(五)

    “去死!你才是小猫儿!”女人是奇怪的动物,在床上被征服了以后,柳雅娴再也不敢伸手掐天龙了,或许不是不敢而是不舍,总之以前那样的暴力伯母,却再也见不到了。被侄儿以自己当年欺负他的外号称呼,柳雅娴多少有些不甘心被工人阶级压在底层,想奋起反抗,曲起手指在天龙身上转悠了半天,却是掐哪里都舍不得的。

    恨恨的放下手,柳雅娴还是不甘心的轻轻咬了天龙的鼻子一下,谁知道却招来了侄儿疯狂的报复。微肿的肉臀被狠狠捏了一把,收回手的小坏蛋又在上夹了一下,夹得自己麻酥酥的一阵疼。

    有些委屈,柳雅娴趴在天龙的耳边幽怨的说:“死龙儿,这么狠心的欺负伯母!”

    “打是亲,骂是爱,这么多年了,我们杨白劳也要做一回主人了,你说是不是啊小黄世仁?”天龙很累,眼皮沉沉的,却还是调笑了一句。

    “去死!人家才不是黄世仁!”柳雅娴刚骂完发觉自己话里有语病,赶紧要改口,“不是啦,我不是……”

    说到一半嘴巴已经被大男孩堵住,轻轻的热吻起来,柳雅娴心里偷偷的想着,好吧好吧,小就小吧!

    由于没有条件洗澡,柳雅娴撒着娇非要清洁一下,毕竟昨晚了一次,今天又弄得一片狼藉,不用闻自己都知道会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天龙虽然逗着说:“到底什么味儿啊小,味儿吗?”还是心疼佳人,自己的清洁美妇吃一回冰棒就可以了,女人那里不讲卫生的话可麻烦的紧。蹑手蹑脚的打了盆热水,放在地上,天龙有些期待的看着成熟美妇。

    柳雅娴赤裸着身子,慢慢的蹲子,一股股白色的随着她手的放开缓缓流出来,滴答滴答的掉在天龙铺好的卫生纸上,黄白相近,靡非常。看着滴得差不多了,这才跨开双腿,就那么蹲着移到了盆子上面,轻轻的撩起温水,冲洗着泥泞一片的。

    站在旁边的天龙痴痴呆呆的盯着成熟美妇美妙的臀儿在眼前晃来晃去,成熟美妇那濯洗的美妙样子,印象中小时候母亲林徽音就有过这样的姿势,只是忘记了自己是不是真的看过。

    水顺着圆润的臀尖缓缓流到盆子里,成熟美妇左手扶着沙发的扶手,右手轻轻的扣弄着里残余的的,过后的体质过于敏感,偶尔会发出一两声下意识呻吟。

    天龙恶作剧的走过去,坐在沙发的扶手上,轻轻抓过柳雅娴的玉手,放在自己微软的上。虽然软塌塌的,却依旧是一条不短的肉虫。

    柳雅娴有些不明白侄儿的意思,却见天龙轻轻的把伯母的头发挽成一团紧紧握住,轻轻拉过臻首,凑到了自己的上来,嘴上命令的口吻说道:“来,小,一边自慰,一边让主人!”想着H小说里看来的故事情节,天龙试探着说出自己的想法。

    乱的冲动骤然在体内响起,柳雅娴从来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冲动起来,头发被紧紧抓住,扯得头皮有些生疼,自己的却因为侄儿这样的一句话而有些液体渗了出来。

    “主人,小今天…今天满足了…唔…四次了,可不可以不…自慰了呢?”

    吞吐着渐渐耸立起来坚硬至极的,柳雅娴的技巧已经越来越好,不仅齿感渐渐消失,花样还越来越多,很多天龙都不曾享受过的方式都被照顾到了,不过想想也对,自己也享受过若瑄嫂子的樱唇,想想还有一个这么典雅的熟妇的樱唇还没享受到,天龙很是期待。

    感觉到抓着头发的力度有些减轻,柳雅娴讨好的抬起头,却看到侄儿眼神不知道看着哪里,有些走神。心中懊恼,左手撸动不停,嘴巴脱离了,不顾拉着的那一丝长长的涎液,低下头去轻轻含住大男孩硕大的,狠狠的吸裹。

    被一丝疼痛和骤然来临的不一样的快感侵袭,天龙神游物外的情绪飞了回来,手上重新用力,拉起了成熟美妇美妙的头颅,低下头盯着她的眼睛道:“小!小浪货!这些都是跟谁学的啊!老实的含着主人的,别的不许动!”

    从来没看到侄儿的眼中有这么强的霸气,柳雅娴莫名的臣服了,以一种奴隶可能有的眼神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大男孩,低声说道:“是,主人!小只配含主人的,不配含主人的!”刚说完,就又是一阵无法隐忍的酥麻快感,液渗的更多了。

    柳雅娴蹲了一会儿,双腿开始发酸,嘴巴因为呼气不顺,眼眶已经很湿润,美艳的红唇含着,舌头轻轻的勾弄着,玉手温柔的来回撸动。讨好的看着大男孩,直到跟大男孩的目光相遇了,才吐出,充满委屈的请求道:“好主人,小的腿好酸,能不能换个姿势?”说完又赶紧含住了大男孩坚挺至极的,眼光中满是臣服和献媚,直与平常窘若云泥!

    看着一直高高在上的伯母如此卑贱,天龙心中作为男人的征服感腾腾升起,也不再想着如何折磨成熟美妇,抱起成熟美妇就扔在了沙发上,提起双脚,对潺潺的就干了进去。

    柳雅娴舒爽无比,沙发紧靠着房门,门外就是过道,过道另一边就是两位老人的卧房。快感如潮,眼看神智即逝,柳雅娴随手抓过沙发上一件物事就塞进了嘴里。

    一股异味袭来,柳雅娴也不管了,喉咙里放开了束缚,大声的呻吟起来。

    正埋头苦干的天龙听到声音,注意力从成熟美妇丰满的酥胸上转移,却看到成熟美妇嘴里含着的是自己早晨起来换下的。刚才婶婶穿的就是柳雅娴买的,而脱下来这条虽然不脏,但毕竟是男人的东西,此刻被高贵的伯母含在嘴里,想着身下成熟美妇的身份和地位如此高贵却被自己如此做贱的干,无比的满足和成就感涌上心头,快感就越来越强了!

    “荡的小,含着主人脱下来的,味道如何啊?”听着大男孩一边耸动,一边在耳旁低声的排解掉自己心里的疑问,一种被征服被占有的无力感瞬间升起,打破了自己为自己构筑的精神防御,长堤溃决,一泻千里!

    “啊!小母…狗…丢了,…了!啊!啊!主人啊射…给小…吧!啊!”

    咿咿呜呜,含混不清的乱的叫着,柳雅娴双脚绷紧蹬在沙发上,高高挺起,以使大男孩的最深的顶入,急剧收缩,前所未有的紧致和滚烫刺激的快感如潮,天龙也不想隐忍,紧紧的抵住成熟美妇的,突突的个痛快!

    过去,两个人搂抱在一起,瘫倒在了沙发上,黏黏腻腻的,柳雅娴轻轻的拍了下天龙的:

    “死天龙,人家要洗,你偏要再来一次,现在好了,没有水洗了!”

    “好啦,好伯母,明天上午让奶给你烧点水好了,家里有个大木桶还记得吧?你用那个洗,会很舒服吧?”亲热了一会儿,两个人穿上了内衣,毕竟薄毯被汗渍弄得有些潮湿,穿上衣服睡稍微舒服一些。

    疲倦已极的两人刚刚躺下没说上几句话,就都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早上五点多种,紫启山上黎明的黑暗已经渐渐散去,老两口就已经叮叮当当的忙活上了。

    把饺子煮到锅里,让老头子看着火,老太太走到西屋的门口,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推门进去。

    “奶,怎么起这么早啊!”门刚打开一半,却发现天龙已经站在门口,睡眼惺忪的提了提裤子,“跟你说了进我房间要敲门的,一点都不尊重别人的隐私!”

    “什么银丝金丝的,送货的快来了,赶紧吃完饭,车来了好卸货。”被孙子的话说的有点尴尬,奶用围裙擦了擦手,溺爱的拍了天龙一下。

    “好啦好啦!我先去洗脸。奶别叫我伯母了,她昨晚又失眠了,很晚才睡着。”阻止了想进屋的奶,天龙转移了话题,“怎么大清早的送货啊?”

    “好像是说过两天会很忙,先把离城远的送了,我也不清楚,你大爷爷接的电话。”

    等天龙洗漱好坐在饭桌旁,饺子已经出锅了。自己的碗里已经放好了自己喜欢的佐料,天龙孩子气的坐下来,把碗递给奶,让奶帮他夹饺子。

    笑骂着孙子的懒惰,奶夹起一个饺子放到了天龙的碗里,慈祥的看着他。

    孙子长大了,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不再像小时候那般夹不起盘子里的饺子了。现在这个家里,他和亚东才是顶梁柱,自己和老头子已经老的不能再照顾他,反而需要他的照顾了,就像今天卸货,去年老头子在自己打下手的情况下还忙得过来,今年就完全干不动了。

    “滴滴”的响声传来,大爷爷放下筷子,去开了前门。天龙赶紧又消灭了十几个饺子,抹了一把嘴,也跑了出去。奶叹了口气,把碗筷收拾好,扣下一盘未动的饺子,热在笼屉上,等柳雅娴醒来的时候吃,自己也跟着去了前院。

    忙忙碌碌的嘈杂声下,柳雅娴还是没有躺住。本来自己就没睡着,还硬要装着失眠的样子躺在床上假寐。早上天龙不知道是因为急,还是被老两口的忙活声吵到了,醒的很是时候,不然的话被奶走进屋来,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临睡前两个人已经尽量的收拾过了,但屋里毕竟还有一股不一样的味道,老太太老来成精的人物,怎么会不发觉?柳雅娴实在是躺不下去了,虽然身上酸酸软软的没什么力道,却有一种很舒服很充足的感觉,有男人滋润着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不单单是,还有别的东西。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