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069章 夫目前犯柳雅娴(二)

第1069章 夫目前犯柳雅娴(二)

    客厅里黑乎乎的,她抬眼看了看墙上的夜光电子钟,十一点五十分,她的手轻轻抚摸着小睡裙下露出的嫩白大腿,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天龙的房间,心里还在想着天龙今晚能不能安然入睡呢,黑暗中一双手从身后把她拦腰抱住了,她吓得张嘴要喊。

    “伯母……”天龙的声音让她把呼喊声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龙儿,你怎么在这里,干嘛呢?”柳雅娴压低着声音问道。

    “太想您了,睡不着,伯母,这感觉太难受了。”天龙在她耳边轻声呢喃,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颈后一阵酥麻,她的心跳顿时加快了。

    天龙从身后把柳雅娴抱得更紧,双手急切地抓住了她丰满的双乳用力揉动,跟以往斯文的他不一样,耳边听见他粗重的呼吸声就像一只困兽,他的紧贴着她,一根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她的臀沟里。

    “龙儿,别……不行……你大伯父在。”柳雅娴扭了扭腰,但是挣不脱天龙的搂抱。

    “伯母,我忍不住,我想要,想要您。”

    “龙儿,不行的,要被你大伯父发现了怎么办,不行……”

    “不会有事的,伯母,我真的憋不住了,想。”天龙嘴里冒出一句粗鲁的“想”,听得柳雅娴脸上一阵发烫,这是最原始最直接的本能,她意识到天龙的失控,她应该早就预料到的,自从他跟她有了亲密的关系,怎么能忍受得住伯父回家要跟伯母交欢的残酷现实,或者她一直都低估了天龙的独占欲。

    “龙儿,你乖好不好,明天伯母找机会跟你做,好吗?”柳雅娴做着最后一次推拒,但心里也清楚这是徒劳无力的,不单只天龙来势汹汹,她自己又何尝不是欲壑难填,刚才跟丈夫梁宏宇的一番调情,早已让她高涨,如今不正要找一个泄洪的缺口吗?

    天龙用行动来证明了他的不妥协,他的双手抱得更紧,一只手更是往下撩起了柳雅娴的睡裙下摆,短短的睡裙一下子被他撩到了腰间,露出了她浑圆饱满的丰臀,天龙的手抓住她一边臀瓣,用力捏了几下。

    “伯母,您答应我吧,让我进去吧。”天龙喘着粗气把她朝卫生间的方向推去,他知道哪里才是最佳的偷情场所。

    她半推半就地被天龙抱进了卫生间,门一合上,天龙就完全放肆起来了,她软弱无力地靠在洗手池的边沿,天龙直接跪在了她的身前,他把她的睡裙下摆往上一推,她抬起,裙摆缩到了腰间,天龙的脑袋埋在了她的两腿中间,嘴巴紧紧贴在她丰满的上,舌尖上下舔了舔她的,柳雅娴仰着头呻吟了一下,把大腿微微一张,天龙的舌尖长驱直入伸进了她的里。

    “龙儿,嗯……不要……嗯……”柳雅娴伸手按着天龙的脑袋,想推开他,不想他看到她刚才跟丈夫梁宏宇调情而完全湿透了的,但又抵挡不住他舌尖的温柔,轻轻触动她的内壁,好舒服。

    “伯母,您早就湿透了,刚才大伯父是不是也这样替你舔过了?”天龙突然站了起来,眼里那分明是种嫉妒的烈焰。

    “没有……不是的……”柳雅娴的脸颊红透了,无力地摇了摇头。

    “大伯父刚才让您到了吗?”天龙像审问犯人一样追问着,伸手把她的睡裙肩带一把扯了下来,她那对丰满硕大的一下子弹了出来,上下晃荡了几下。

    “没有,龙儿,别问了好吗?”柳雅娴羞涩地低下了头,不敢正视天龙的双眼,反倒像是刚才她刚跟情人偷完情,现在被丈夫发现了,龙儿分明是以丈夫的身份自居,把他伯父当做了一个侵占他老婆的坏人。

    “那为什么伯母的里这么多水,被大伯父弄得兴奋了,对不对?”天龙用手指轻轻抬起柳雅娴的下巴,注视着她布满红潮的俏脸,一只手抓住了她右边的,用两根手指轻轻夹着拉扯,直到她的完全翘了起来,她的泛着诱人的玫红,娇艳欲滴。

    “没有,不是,龙儿,你坏蛋,欺负伯母。”柳雅娴再次把头低垂了下来,长辈的权威被天龙野蛮地推倒,让她一阵羞涩,但很快她又发现,天龙占据主动权让她有种被强势占有的快感。

    天龙靠了上来,这一次他像一个温柔的情人,双手环住了她的纤腰,把嘴唇轻轻压在了柳雅娴的樱唇上,她躲闪了两下,被他执拗地吻住了,她嘤咛一声,顺从地伸出双臂圈住了他的颈脖。

    他们的舌尖在一番嬉戏之后彼此都喘不过气来了,天龙松开了她的唇,低头用额头蹭着她的鼻尖。

    “您知道吗,想到您要跟大伯父做那种事,我心里憋得慌。”天龙的声音有点梗咽。

    “小傻瓜,伯父伯母是夫妻,也很正常啊,再说了,你现在是霸占了大伯父的老婆,你还难受了?”柳雅娴轻笑道。

    “反正我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傻瓜,刚才伯母没跟大伯父那个。”

    “真的?我不信。”

    “是真的,应该说没有真正,你大伯父太累了,刚才那里……就是下面硬不起来。”

    天龙听见柳雅娴说刚才丈夫梁宏宇没有真正跟她,心里一阵狂喜,他的手滑了下去,手指在她的两腿中间来回滑动了几下,还是有点疑惑地问:“那为什么刚才伯母这里那么湿?大伯父怎么弄的?”

    “别问了,你好讨厌。”柳雅娴拧了拧天龙的耳根。

    “不嘛,我要知道,好伯母,告诉我,说嘛。”天龙的手指陷进了柳雅娴的中间。

    柳雅娴羞红了脸,轻咬着嘴唇,靠近了天龙的耳根,“不就跟你现在一样嘛。”

    “手指?”天龙微笑道。

    天龙的手指把柳雅娴的撩弄得一阵阵的酥麻,她的身体快支撑不住了,只能尽量地让臀部靠在洗手池的边缘,她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只手抓住天龙的短裤松紧带往下一拉,他的早就雄赳赳地硬挺着跃跃欲试了,跟刚才丈夫梁宏宇那玩意实在是天壤之别。

    看着天龙的巨无霸,她的泛滥得更加无法控制,握住这根火烫的来回了几下,用手指轻轻捏着上的小眼,她的掌心像是快要被它灼伤了。

    “还是龙儿棒,龙儿,好老公,嗯?”柳雅娴放肆地挑逗着天龙。

    “被大伯父的手指弄出这么多水来,伯母您太不乖了。”天龙的手指往她的里了一下,弄得她啊地一声轻叫。

    “才没有,今晚伯母这里还是完完整整的,没有被大伯父的过。”她浪地夹紧大腿把天龙的手牢牢箍住了。

    天龙一听这话,哪里还按捺得住,他的身体哆嗦着,喘着粗气把她转了个身,让她双手撑在洗手池的边沿,她岔开了修长的大腿,天龙像一只饿坏了的野兽,粗暴地从后面把插进了伯母柳雅娴的……

    室内一片漆黑,梁宏宇裹紧身上的薄毯,像弓起的虾米一样蜷缩在被窝里,一会儿的功夫进入了梦乡。

    可能是心里有事实在睡不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梁宏宇醒了过来。翻身向妻子雅娴位置看去,床上已经不见她的身影了。梁宏宇屏住了呼吸,想听听隔壁的房间的动静。

    果然如他所料,那边传过来断断续续能让人脸红心跳的碰撞声和呻吟声。

    于是梁宏宇跳下了床,披了件外衣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阳台上。楼上两个房间外的阳台是彼此连通的。梁宏宇缩着身子来到了隔壁房间的窗外,窗帘布可能是时间长了,有些缩水,露出的一角显出了里面的景象:月光透入窗帘洒在房间内,妻子雅娴此时正赤裸着白皙滑嫩地娇躯,双手在洗手间洗手池上扶着,修长地双腿直直的站在地上,撅着圆润细腻的臀部,前后摆动着自己的纤腰,任凭天龙的分身在她身后猛烈地撞击。而他的一双手也正扶着妻子雅娴纤细绝无一丝赘肉的腰肢,在她浑圆的臀部后不断的进出,带出阵阵不绝于耳的水渍声。他的脸上和身上也都是在月光的映射下闪闪发光的汗水,湿漉漉一片。从他粗重的喘息,略带严峻的神情看,似乎就要发。

    “啊——噢——噢——嗯——哎呦——嗯”此时妻子雅娴那压抑的叫声有些有气无力,又分明有些忍耐不住的呻吟,每次天龙用力的,她的双腿都不由自住得颤抖。正当此时天龙停了下来,抱着妻子雅娴的臀部喘了几口粗气,然后拍拍她的臀部低声说:“到镜子那边去。”

    “还换啊?嗯!不要了老公,我腿都软了,你快吧,歇一会儿,歇一会儿再弄嘛。”妻子雅娴幽怨地说道。天龙听完没有回答,而是把着妻子雅娴的臀部往边上挪着,妻子雅娴也只好撅着臀部两人还连在一起慢慢的挪到了洗手池的镜子前面。妻子雅娴双手把住衣柜的把手,她面前的镜子里映出了她绯红的满是荡意的俏脸,丰满圆挺的此时正被天龙的双手揉搓着。

    柳雅娴调整了一下角度,那湿滑不堪的前后的着天龙的,然后妩媚的冲着镜子里的天龙说道:“来啊,看你今天又能弄到哪儿去!噢!”看着妻子雅娴放荡的样子,天龙深吸了一口气,先重重的顶了一下进去。湿滑的快成稀泥的方便他随意的纵横驰骋,看来他准备这次一口气冲上最后的顶峰。

    “呃——呃——呃——哦——哦——轻点——完了——哦——完了啊!”这一顿仿佛狂轰滥炸一般的冲刺让妻子雅娴语无伦次起来。她浑身颤栗不停,两只脚尖都踮了起来,双腿直直的挺立着,小腿上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没过一会儿伴随着他不断的冲刺,一股股的喷射而出,直入妻子雅娴的。

    当天龙把从妻子雅娴身体里拔出时,她整个人还是瘫软地趴在了镜子上,双手向两边伸开着,娇柔的喘息不时带出声声的呻吟。而他从后面伸过手去握住妻子雅娴的那对,把她抱了起来,妻子雅娴也在他怀里回过身来,双手抱着他的脖子,两个赤裸裸的身子又拥在一起,彼此之间的双唇贴在一起磨擦着,吸吮着。过后他把妻子雅娴抱回他的卧室上了床,回到了他的被窝里。妻子雅娴的头枕在他的胳膊上,浑身软绵绵地靠着他。

    而天龙也用手抚摸着妻子雅娴那对柔软圆硕的,嘴里说道:“伯母,就睡在这儿吧!别过去了。”

    “不好啦,要是明天你大伯父醒了让他知道我半夜跑到你房间里的话,我这做妻子的脸都丢死了。”妻子雅娴娇慵地回答道。

    “怕什么啊,我总是感觉大伯父在有意无意的给我们创造机会似的,就算是发现了我在伯母,估计大伯父也不会惊讶吧?毕竟我是在替他疼爱老婆嘛,嘿嘿!”天龙一边继续揉弄妻子雅娴的一边语气轻佻地调笑道。

    妻子雅娴听了更是有些苦笑不得,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后娇嗔道:“说什么呢!坏蛋!有你这样替大伯父用大疼爱伯母的吗?”那娇羞似嗔的模样让天龙又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冲动,随即把妻子雅娴再次压在了身下。嘴唇在她的如雪的玉颈、柔软的耳垂、白皙的香肩上来回舔吸着。

    妻子雅娴也顺势搂住他的脖子,喘息着在他耳边说:“你这个坏蛋!又要我了吗?”

    “是的,伯母老婆。这次换你来服侍我吧!”

    说话之间天龙就从妻子雅娴身上下来仰躺在床上。妻子雅娴也妩媚的冲着他笑了笑,慢慢的身子向下缩,柔软的朱唇亲吻着他的嘴唇、下巴,脖子,到了胸前,用红嫩的丁香小舌舔嗦着他的,顿时使他身子微微颤了一下,也硬了起来。妻子雅娴把他的整个含在嘴里,用舌尖快速的调弄着。片刻身子又向下缩去,他感觉到湿润柔软的唇瓣在敏感的地方舔着,亲吻着,又尽力的向的下面舔着。他的双腿此时已经曲了起来,方便妻子雅娴的舌尖舔着下面的部分,慢慢的妻子雅娴把他刚刚有一点硬起来的含在了嘴里,上还满是刚才两个人时候的,他哼了一声,感受着妻子雅娴热乎乎湿乎乎的朱唇裹着的感觉,软软的舌尖缠绕着他不断硬起来的,让他整个人几乎都兴奋起来,妻子雅娴在此刻也尽情发挥着自己的技术,开始不断的吞吐着他的,每次向上的时候尽力的用嘴吸着他的。他浑身每个细胞几乎都亢奋起来,也完全挺立了起来,妻子雅娴又深深地吞吐了几下,从下面慢慢的爬起来,嘴角还有一丝细细的粘丝垂下来,她趴在天龙的身上,几乎撒娇的样子说:“老公,你的弟弟又想要了,想不想啊?”

    天龙哪还忍耐的住,一个翻身把妻子雅娴又压在身下,毫不顾忌她刚刚含过自己的的嘴,一边热吻着,一边插了进去,在妻子雅娴哼哼唧唧的喘息中快速的起来。一边插一边还激动的说着:“伯母!我爱你!我爱你!”

    “啊——啊——你真会弄——啊——你真的厉害啊——啊——你真厉害——撑满了——撑满了——啊——啊——我也爱你啊!”妻子雅娴也低声呻吟着,彻底搂住了他,主动迎送,开合自如。

    而天龙也已经忘乎所以了,加紧,上面大嘴不停戏弄着妻子雅娴的,嘴里还说着:“你的真美,真丰满,我最喜欢你这里。我吃奶,吃你的奶,让我多亲一会儿!”

    “啊——啊——啊——你真会——你真会弄啊——我快不行了——啊——啊!”妻子雅娴也娇声叫着,忘记了是在自己的家里,忘记了丈夫梁宏宇就在隔壁睡觉。

    就在这时天龙把突然抽了出来,腾身跨上了妻子雅娴的上身,粗大的抵在了她的胸口,来回磨蹭着,似乎要突入深处,深入进她的心灵。妻子雅娴则忘情地捧住他的,俏脸贴了上去,安抚不断。就在这时他猛然站起身,倒抱妻子雅娴的两腿在腰间,把她的下半身倒竖在床上,只有肩背靠着床。自上而下的插进妻子雅娴的里快意挺弄。妻子雅娴被他这样有力刺激的姿势给彻底征服了,嘴里不止,浑身抖动。天龙看着妻子雅娴唇翻卷,浑身妙肉乱颤,也继续施展开一切手段力量,猛抽。弄了一会儿,可能是这样的姿势让他有些累。于是他就跪在了床上,把妻子雅娴的左腿扛在肩上,右腿缠在背后,身子侧着躺在床上,好让更加暴露。

    然后继续在她双腿中间,一边狠命捣送,一边用脸颊在妻子雅娴的足底摩挲着,感受着她细嫩玉足的滑腻触感。妻子雅娴现在已完全沉浸在和天龙的欢爱之中,她荡的扭动着腰肢,全力配合着他的,娇美的脚心也蜷曲着,变成了非常可爱的形状。正在这样抽动之时,天龙再次拔出淋漓的,让她仰躺,双腿交叉缠在他自己的腰间,越过湿漉漉的直抵妻子雅娴的,随着他向前一挺,紧缩的肛口被粗大的强行顶开,粉红的肉褶被胀大到极致,肛肉蠕动着,一点一点吞噬,最后,将粗大的全根吞入。而妻子雅娴正享受肛口那若即若离的抚弄,突被全根,的胀痛让她发出“啊”的一声哼叫之后幽怨地对他说道:“小坏蛋,怎么不先跟我说啊!一点准备都没有。痛死了!”

    “没事的宝贝伯母,过一会儿就不痛了。”天龙脸上带着快意的笑对妻子雅娴说着。依旧不停的在她紧窄的里着。妻子雅娴也只能忍受着在她内肆虐,浑身上下剧烈地抽搐。

    但很快,妻子雅娴那第一次容纳他的渐渐地适应了他的插送。

    奇异的感觉刺激的她再一次发出了阵阵的呻吟。见她这副态,天龙也加快了的力度,连根抽出又捣入,稚嫩的肛肉随着他的抽动被带出,在肛口一次次形成靡的花蕾。通爽的胀痛早已变成巨大的快感,妻子雅娴甚至摆动着腰肢,用手抠弄起自己的。这样浪的媚态使得天龙很快的就产生了的。

    天龙随即闷哼一声,一下抽出了里的,手提起了妻子雅娴的秀发,将一股股浓浊炙热的喷她的脸上。妻子雅娴也在他身下一动不动,任由他的涂满脸颊,手在里加速抠弄几下,顿时一股喷洒而出,也在同时攀上快乐的巅峰。两人都剧烈地喘息着,沉浸在强烈的余韵中,挨着一片狼藉的床缓缓躺倒。云雨后的他俩赤裸的身体彼此交缠相拥着,借着月光就能瞧见皮肤上都挂着一层激烈运动后的腻汗。一小会以后,天龙才起身去拿了些纸巾帮妻子雅娴擦掉脸上的,然后又抱着她躺回床上。而妻子雅娴也没有起身离开回到梁宏宇房里的意思。

    两人相拥着,就这样慢慢地睡者了。

    梁宏宇看到这里,也小心的回到了自己房间里。睡在床上后望着天花板,回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切,久久不能入睡,心情刺激而又复杂,期待而又羞愧,莫名其妙而又充满快感,身居高位却身体萎靡,心有却力不从心,几近变态满足自己,而天龙偏偏又是老爷子最中意的孙子,他甚至曾经动过暗中下手斩草除根的念头,以为儿子亚东打算,可是他也深知老爷子的脾气,知道那样做的后果不堪设想,再加上天龙对他向来崇拜,他何尝不是对天龙寄予厚望远胜于儿子亚东,心中承认老爷子的眼光和他其实是一样的,想来想去,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之后便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