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089章 婆媳相送机场车震

第1089章 婆媳相送机场车震

    “恩,”天龙答应了一声,心下却好笑,转头看了梅若瑄一眼,“伯母,不对吧?有没有以前壮若瑄嫂子才比较有发言权,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臭小子,蹬鼻子上脸了你!”柳雅娴屡处下风,无奈之下绝地大反击了一下,狠狠的揪住天龙的耳朵,用力的拧了一下。

    久违的疼痛传来,天龙怪叫连连,赶紧讨饶,梅若瑄在旁边捂着嘿嘿的乐,看着伯母天龙两人经典的闹剧,场面温馨。

    三人一路不敢耽搁,到市中心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柳雅娴计算了一下时间,带着两个晚辈直接进了大洋商厦,直奔男装专柜,干脆利落的买了三万多块钱的衣服,夏天的短袖到秋冬装买了个全,看着箱子放不下,只好又买了个大皮箱。

    柳雅娴很早以前就想这么武装天龙了,奈何他那时候跟自己较劲,飞机票不要衣服不收,自己给他汇款过去都能原样退回来,想着要不是这次省城之行,两个人之间的隔阂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消散得掉。

    看着崭新的一套名牌男装把天龙武装的风流倜傥,柳雅娴和梅若瑄两个人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异样的光彩。‘七匹狼’专柜的老板娘收下票据,讨好的对柳雅娴说道:“您弟弟真是一表人才啊!”

    柳雅娴一时愣怔,梅若瑄在旁边微笑着打了个岔:“恩呐,弟弟要去炎都市工作了,换身行头,可是市长助理呢!”

    “我就说嘛!小伙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将来一定是人才!”

    “那是那是,龙儿,走了!”饶是柳雅娴泼辣,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何况自己也挺受用的,就是说嘛,自己虽说四十多了,可是看起来也就才三十多岁,当伯母就有点老了。

    看着柳雅娴脸上有些飘飘然,梅若瑄娇笑着说了句:“那我以后是叫您干妈还是叫您雅娴姐姐啊?”

    “死丫头,轮不着你叫姐姐,到哪我都是你干妈!”轻轻戳了少妇的头一下,柳雅娴自己先笑了。

    “那可不对啊,你看,若瑄管我叫老公,你管我叫弟弟,然后她还要管你叫妈……好乱的哎!”天龙接过箱子,压低了声音笑道。

    “各叫各的,这叫亲上加亲!哈哈!”柳雅娴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三个人谈笑晏晏,离别的伤感冲淡了不好,简单的吃了晚饭,三人驱车赶往飞机场。把车停好,告诉梅若瑄开车回去要注意的东西,天龙就要下车去候机大厅,被柳雅娴拦住了。

    “这才九点多点,还有两个多小时呢!进去那么早干吗?闹哄哄的,龙儿你把车开那边去,咱娘三个唠会儿嗑。”

    天龙有些困惑,还是依言把车停在了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刚停稳车子,却见柳雅娴推了下梅若瑄,梅若瑄小脸通红,拗不过新任干妈,轻轻的把天龙的坐席放倒后推,也放平了自己的坐席。本来开着帕杰罗来机场是天龙的意思,毕竟跑长途的话帕杰罗要比高尔夫什么的安全得多,却没想到婆媳二人在这里摆了个龙门阵等他。

    看到梅若瑄的神态天龙哪里还不明白,车子停在空港下行桥底,正对着墙,两侧和后面都装了保护膜,不是有人刻意走到车前面去的话根本看不到车里的情况。天龙也放下心来,前天刚试过的婆媳同床滋味美妙,自己也有些跃跃欲试。

    待梅若瑄放下坐席,柳雅娴坐稳,天龙放松的躺下,拉过柳雅娴的头和她接吻起来,梅若瑄紧张的看了看四周,这个角落不算偏僻,却都少有人来,因为车好进不好出,加上地面上都是冰溜子,普通的轿车根本不敢开过来。放下顾虑,美少妇温柔的解开大男孩的皮带,大男孩的裤子脱下一半,拨弄了几下,大男孩的就穿过了前开门,直挺挺的暴露在空气当中。

    天龙本就穿的不多,只是他穿惯了牛仔裤,几天下来,上就有了股淡淡的异味。梅若瑄皱了皱鼻子,禀洁的她第一次品味到心爱男人不好的一面,心里稍微有些抗拒。

    天龙心里明镜似的,有些不好意思,腾出嘴来说道:“若瑄嫂子,那里有湿巾……”

    他不说的话梅若瑄倒真的会帮他清理一下,他这体贴的话一出口,少妇心头直接被幸福和甜蜜侵占,呢喃着说道:“恩~没事,坏弟弟的味道,小最喜欢了!唔,我要记住这味道!”说完,脸越发羞红了,不敢和婆婆天龙二人对视,埋下头去,温柔的含住大男孩腥臊的,任秀发垂下,遮住羞红的面颊。

    “呼!”温暖湿润的口腔轻轻包裹住,香舌做着细致的舔舐,天龙的手已经伸进柳雅娴的内衣里,搓弄着丰满的,手指时捏时弹,毫不留情的欺负着成熟美妇的。

    柳雅娴已是情动至极,可能一路上就惦记着这件事,双眼潮湿,呼吸急促,天龙作怪的右手已经伸到了她的,勾引着敏感的,潮乎乎的释放着灼人的热气,已经湿了一片。

    的硬度已经足够,想着今天任重道远,天龙脱离开柳雅娴追索的红唇,平面躺下,戏谑的笑道:“来,让我的小白虎先坐上来,小,你过来,老公先给你。”

    婆媳二人闻言交换位置,柳雅娴裙子里面早就没穿,连长筒丝袜都是两截的,裙摆才掀起到膝盖,就已经急不可耐的扶正天龙粗大坚硬的,坐了下去……

    “啊!”柳雅娴快美异常,脸部的表情有些奇怪,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过了好一会儿才长出了一口气。才脱下上衣的梅若瑄看着婆婆舒爽至极的表情,颇有些羡慕,却被天龙突然一拉,趴在了大男孩健硕的胸膛上。解开背后的扣环,天龙含住了少妇的,舌头拨弄着已经的小。

    婶婶宋惜娟的大小相宜,符合她这个年纪所特有的丰满,却因为久疏情事,依旧保持着少妇的挺翘,略黑,却娇嫩至极,圆润如玉,真如玛瑙葡萄一般;柳雅娴的浑圆硕大,衬托着她天生乱的身体,虽然和婶婶宋惜娟同样都是36D,柳雅娴的双乳却更加浑圆,看起来也更加硕大,同样粉嫩浑圆,异于常人,颇像未熟的鲜枣;相比前两位的硕大,只有34C的梅若瑄却并不显得弱势,符合身材比例的是每个女人的梦想,而她恰恰拥有,苗条高挑的身材在这对娇嫩美好的衬托下,更加的前凸后翘,晶莹剔透,红艳有人,像极了红樱桃。

    而现在,鲜枣的主人已经骑跨在了自己的上,樱桃的主人正玉体横陈任君采撷,天龙怎敢不有花堪折?

    右手拨开少妇裙下的裤,轻松的探到已经潺潺流水的,天龙认可了自己的判断,婆媳二人早就计划好了,不然的话衣服不会穿的都这么简单,掀起裙子,就只剩下一条性感的了,而伯母柳雅娴连都没穿。

    轻轻扣弄着少妇的,拨弄着少妇的,左手插进梅若瑄的嘴巴里,让她含着吸吮,听着少妇在自己的下依依呀呀叫个不停;越过少妇光滑的脊背,看到美丽性感的正仰着头,微合着双眼,一上一下纵横驰骋着,男人的虚荣和梦想,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唔…恩…啊!好深!哦……好舒服!”柳雅娴搓揉着自己的,追逐着那若有若无的快感,奔向顶峰的路上不会独行,干女儿已经忍受不住天龙的,开始颤抖了。

    “唔!小……小妈妈,你要……到了吗?”吐出嘴中的,天龙喘息着问道。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被夹得越来越近,柳雅娴汁水横流,咕叽咕叽的声音越来越大,天龙知道她离不远了。虽然知道白虎较常人更为敏感,却不知道是如此敏感,不过两百下,于婶婶宋惜娟也就是刚刚动情忘我,起步而已;梅若瑄也仅仅是行路未到中途,尚有大半行程。

    殊不知从昨晚开始,柳雅娴就琢磨着今天这场离别前的狂欢,一想起来自己就忍不住的兴奋,久旷的女人一旦得到了男人的慰藉,身心松弛自然大盛,忍不住的就自慰了一次,可是不论怎样却都找不到天龙那粗大坚挺的直直顶到花径里那种紧实和满足。

    一路上就湿漉漉的,一旦开闸自然是洪峰万里倾泻不止。

    “……龙儿…龙儿…啊!妈妈…到了!小母…狗妈妈到了!啊!都泄…给龙儿了!”来得猛烈,柳雅娴的身体骤然绷紧,如同被吊在车棚上一样僵硬了片刻,软软的趴下来,压在干女儿光滑的身体上。

    天龙双手把住伯母柳雅娴的美臀,加大了大头在尽头软肉上的旋磨。

    刚的伯母柳雅娴哪里禁得住这种挑逗,又酸又酥的感觉袭遍全身,真是舒服死了。脑海里本来觉得让自己侄儿大在路边就插进自己的不妥也被埋没了。

    享受着伯母柳雅娴的滑腻温暖,天龙爽翻了,尤其是看到美那发情幽怨的媚眼,吐气如兰的小嘴,心中更是大快不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伯母柳雅娴和天龙的交配动作越来越熟练,伯母柳雅娴更是暗自用力,让自己的肉给侄儿和自己带来更大的快感。

    天龙则不再满足于和的旋磨,虽然自己非常爽,可是还没全,便不时轻轻的向前探着大,撞击着伯母柳雅娴的口。

    伯母柳雅娴本来就已经非常爽了,若不是车子周围人来来往往太多,就忘情的叫出来了,随着天龙干的对象转成了自己娇嫩敏感的口,更是发出了阵阵诱人的闷哼。

    天龙的大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酥爽,犹如一张小嘴不停的吮吸着。而伯母柳雅娴则爽的直翻白眼,小舌头伸出小嘴,发出无声的呻吟。天龙见了,含住了伯母柳雅娴滑腻的小舌头,享受起来。

    随着伯母柳雅娴体内又一股滑腻滚烫的打在天龙大上,天龙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死死的把伯母柳雅娴的大往自己大上按,低头把伯母柳雅娴的一个香菇座和上面挺立着的大葡萄紧紧含住口中,在伯母柳雅娴动情的闷哼中射出了第一发滚烫浓稠的。

    “吱―吱―吱――”

    随着的进行,伯母柳雅娴和天龙都拼命的将自己的向对方的挺去,想让两人结合的更加紧密。

    终于,天龙结束了,看着伯母柳雅娴腻的流出水的大眼睛,两人吻在了一起。

    “呼―伯母,刚才射的真爽啊,被你小嘴吸都没这么爽。”

    “哼…坏人…都人家里了…能不爽嘛……”被天龙干中出过后的伯母柳雅娴风情万种,眼角流露出说不出的妩媚,挺涨的子也不自觉的流出了好些奶水,打湿了小背心。

    天龙听了这话,才想起刚才车子震动时,自己不由自主的向前猛地一挺,大突破了伯母柳雅娴的,进入到了一个美妙无比的,快感飞升,而且就在自己了这里之后,怀里的美就好像升仙了一样,爽的浑身颤抖。原来自己大插到伯母柳雅娴的里了!

    感受着自己里大头的充实,和里的滚烫,伯母柳雅娴的心此时真正被天龙夺走了。

    “来,小,抱住你的小妈妈!”扶起被弄得迷迷糊糊的梅若瑄,天龙把柳雅娴放到少妇的怀里,自己坐起来,让出位置给柳雅娴躺下,又脱下梅若瑄的裤子,把她平放在柳雅娴的身体上,自己向后挪了挪,弓着腿跪下来,扶正梅若瑄翘挺的,对准已经绽放的爱欲之花,温柔的推送进去。

    “恩哼!”空虚的终于被大男孩火热的填满,上面还沾着自己曾经的婆婆的,刚刚射过却依然坚挺,乱的气氛冲撞着梅若瑄的神经,大男孩的越来越快,的快感越来越情绪,酥麻的快感从股间发散到全身,要命的是柳雅娴已经从的迷醉中回过神来,睁眼看见的就是一张娇美羞红的容颜眯着眼睛紧皱眉头咿呀呻吟,下意识的就亲了上去,吻住了前儿媳妇火红性感的樱唇。

    随着大男孩的,梅若瑄的前后跳动,磨蹭这身下柳雅娴的一双酥胸,敏感的白虎哪堪这种刺激,第二波之潮渐渐泛起,振作精神,主动伸出双腿勾住了天龙的猿腰,挺起不知羞耻的凑上前去,借着天龙来回的机会,体会着湿漉漉的摩擦的快感。

    感受到伯母柳雅娴的动作,天龙捡起几件脱下来的衣服垫在成熟美妇的臀下,借着一次长程的后退,脱出了梅若瑄的,稍微向下,狠狠的刺入了柳雅娴乱白虎滑腻的。骤然空虚,梅若瑄不满的哼了一声,随之而来的却是柳雅娴痛并快乐着的大声呻吟。天龙的激烈,饶是白虎乱也有些经受不住,好在男人体贴婆媳二人,只了十来下,约略凑够了之数后,就换了阵地。

    车厢里声浪语不断,噼啪响声不绝,美艳的躺在下面,上垫着一件黑色高档冰丝衫,光着洁白丰润的左腿,脚上的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只褪到一半,右腿上却只脱到膝盖,高贵的西装裙被压得尽是褶皱;的身上趴着一个皮肤白嫩身材美妙的少妇,上半身软软的趴着,却高高耸起,向后着,迎合着身后大男孩的,纤薄的红色冰丝卷到脖子上,雪白的酥胸磨蹭这身下傲人的丰满,套裙已经被解下仍在一边,黑色透明裤袜已经被大男孩扯开,性感的也被撕烂了,红肿不堪,嘴上却从未停止快感的哼唱。

    如是抽查了几百下,天龙已经感觉到的麻痒越来越强,却先是听着梅若瑄大叫了一声,尔后柳雅娴也呼吸急促起来,被梅若瑄用嫩乳堵住了嘴巴,把一声代表着无尽快美的叫憋在了肚子里。

    “啊…好哥…哥……小……到了…啊!到了!”

    “唔…唔…唔!”

    正在柳雅娴体内辛勤耕耘的被柳雅娴的汪洋大泽淋了个正着,耐不住那滚烫的刺激,颤颤抖抖的起来。

    “啊……小妈妈……儿子……射给你了!”突突的两枪,天龙扶住梅若瑄的,借着有些硬度,又插进了少妇微微张着口的,把余下的射进了少妇的体内。鼓起余威的怒射顶的身下的婆媳母女二人脱离了彼此,各自叫出声。

    “啊……龙儿……弟弟……射给小妈妈了……啊!”打在上,柳雅娴乱的喊叫起来。

    “啊!弟弟老公……射给小了!小要给老公生儿子了!”迷迷糊糊的梅若瑄,感受到大男孩的喷射到身体里的力道,说出了内心的期待。

    “呼!”侧躺在二位佳人的身旁,天龙大口的喘着粗气,梅若瑄挣扎着要爬起来,却被柳雅娴拦住了。

    “乖女儿,别动。”搂着怀里娇嫩的青春少妇,柳雅娴百感交集,刚刚和这样的一个女子分享了自己侄儿强有力的身体,她有些羞涩,更多的却是想到了天龙走之后,婆媳二人或者说母女二人该怎样的生活。

    今天破天荒的同性亲吻,让天生乱的柳雅娴有了一个新的想法,自己不可能背叛天龙再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而自己也不可能准许梅若瑄跟别的男人有一丝瓜葛,那么……

    想着刚才亲吻干女儿时那种异样的感觉,柳雅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乖女儿,来亲妈妈。”

    梅若瑄茫然无措的亲了柳雅娴的额头一下,来不及抬头,已经被柳雅娴搂住脖子,热情的湿吻起来。母女二人裸着身体,四乳相交,四目相对,旁边还躺着一个大男孩,柳雅娴旁若无人,天龙大感尴尬,梅若瑄却是羞臊的要死。

    “喂!小,小!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天龙不满的拍了梅若瑄的一下,梅若瑄受痛,不依的扭动了一子,毕竟是婆婆强吻自己,自己可是没错啊!

    放开干女儿,柳雅娴嗔怪的盯了天龙一眼,说道:“臭小子!你不在家,剩我们娘俩,万一……万一想要了,难道去找你大伯父和亚东哥啊?他们俩要是有用,也不用找你了!”

    被柳雅娴点醒,天龙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讪笑道:“还是伯母主意多啊,嘿嘿!”

    梅若瑄提起裤子,不知道伯母天龙俩在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不该表态,只好以蚊子般的声音说道:“妈,龙儿,好像——好像开始换登机牌了……”

    “啊!”伯母天龙二人慌忙的穿起衣服,幸亏刚才疯狂的时候天龙的衣服被扔在了坐席下面,不然的话像柳雅娴的冰丝衫那样沾了一身不知道是谁的精浪水,天龙还怎么上飞机。

    把车子倒出去停靠在易于出港的地方,柳雅娴不顾身上若有若无的湿渍,胡乱擦了一下,套上套裙也跟着两个晚辈下了车。

    天龙跑去换登机牌,美丽娇艳的婆媳二人站在候机大厅里,艳光四射,云雨过后脸上那抹不去的春情和满足更是让人充满遐想,柳雅娴装扮高贵,让人不敢正视,梅若瑄却美丽大方,高跟鞋配着红色套裙惹人注目。经过二人身边时,隐约可以闻到的那股之后独有的气息更是让很多路人心动不已,但是这一切,却只能看不能碰。

    看到天龙跟二女紧紧拥抱依依不舍,旁边十几道喷火的眼神过来。天龙大男子的满足感空前高涨,有恃无恐的又给了两人一人一个亲吻。惊讶于男人的大胆,婆媳两人有些愣怔,清醒过来时却见天龙已经走进海关,转身轻轻挥手,一时悲从中来,轻声抽泣起来。

    看着天龙消失在拐角处,婆媳二人怔立良久,才不甘心的转身出了候机大厅,留后一群男人饥渴的目光……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