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093章 台湾美女沈斓曦(二)

第1093章 台湾美女沈斓曦(二)

    她象是满腹委屈的说道:“人家只是在饭店附近随便逛逛,怎么知道会碰到那些坏人?”

    林天龙催促着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不赶快从实招来。”

    她再次嘟着小嘴说:“都跟你讲没事了还一直问…… ”

    林天龙还是不放弃的继续追问道:“既然没事为什么怕告诉我?你是不是有和日本野狼发生什么第三类或第四类的接触?”

    尽管灯光微弱,但他很肯定她的俏脸突然红了起来,她有点焦急的跳着脚说:“哪有?才没有什么第几类接触,你这个人好可恶……都不相信人家。”

    她嘴里说天龙可恶,右手却抓着他的左臂连摇了好几下,接着又象是有点愠怒的抬高下巴斜睨着他说:“不要,就是不告诉你,等以后人家跟你熟一点再说。 ”

    说完她皱了一下鼻子,朝天龙扮了一个可爱的鬼脸,然后还把整张脸蛋凑近他说:“现在就是不告诉你,怎么样?”

    淘气中带着挑衅的语气,使她的表情显得无比性感诱人,但令林天龙神为之夺的并非这个,而是在她话刚讲完的那一瞬间,她那香舌轻过两唇之间,随即舌尖又圈成一个半圆,然后轻轻向他吞吐了两次的那副神情,天吶!这女孩子在诱惑他,虽然他还无法确定沈斓曦究竟是何方神圣,是不是卢省长或者孟厅长甚至大伯父梁宏宇派来的,不过天龙可以肯定她一定是在引诱他!

    粉红色的湿溽舌尖只出现片刻便缩了回去,但那充满极致诱惑的嘴型和卷起的半圆,却让林天龙整个人都被震撼住了,因为那媚眼轻瞥、满面春色的表情实在太美、太、也太不可思议,除非沈斓曦是训练有素的调情高手、否则便是她天生就具有童诶似的纯真与性感,要不然绝对无法表现的如此自然且完美无缺,他不只是心灵在悸动而已,就连裤档也顿时起了强烈的反应。

    不、其实天龙是想将她拥入怀里,紧紧吻住她的红唇,甚至,他已经迫不及待想把整支她的嘴里,因为那粉红色的舌尖以及那美丽而充满诱惑的嘴形,让他脑海中最后只剩一个画面,那就是她正在用那灵巧的舌尖,温柔而热情地舔舐着他的,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还在不停地膨胀,但他任凭着它,心里也渴望着能够来一次纯然不受任何约束的冲动,就像懵懂又莽撞的少年时期,什么都不必考虑、什么都不用避忌。

    沈斓曦可能知道天龙正在想入非非,她刻意压低音量轻声细语的探询道:“在生我的气啊?怎么不说话了?”

    林天龙用力甩了一下头才应道:“没有,只要你真的没吃亏就好。”

    她再度抱住缩在椅子上的双腿说:“虽然东京给我的印象不是很好,不过我还是很喜欢日本,当然,小女子以后再也不敢一个人去那边冒险了。”

    林天龙还在回味她刚才的一举一动,听见她还对日本念念不忘,他脑中忽然念头一转的问道:“对了,加州有一大堆台湾留学生,你没试着交往看看吗?”

    她摇着手轻笑道:“台湾男孩子我们台湾女孩子都不喜欢,他们不但自私自利而且非常、非常小气,那种斤斤计较又现实无比的男生谁会想跟他们约会?而且他们太娘太娘太娘了,张嘴闭嘴都是‘要怎样’,男生很娘,女生很嗲,女生嗲的诱人,男生娘的恶心,除非是毫无行情的女孩子才会想跟他们搅和在一起。说话做事不如大陆男生纯爷们,长相身材就更不如大陆男生阳刚气十足了。”

    唉,那些可怜的台湾男生,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都还搞不清楚也不长进?亚洲四小龙沦落到如此地步,当年谁能想到呢?

    怎么连十个台湾本土的女孩有九个半对你们都是同样的看法和评语?这样台湾的好女孩不给老外追走才怪;一想到这点,林天龙忍不住问道:“大陆这几年经济开始起飞,除了公费留学生以外,不是有许多富贵人家也都一窝蜂的往美国跑吗?”

    沈斓曦不以为然的回答道:“那些多半是贪官污吏的小孩,你想老爸在大陆贪赃枉法、鱼肉乡里,小孩子会好到那里去?”

    她这一说倒让天龙想起最近新闻媒体一再报导的台湾警察风纪问题,所以他连忙打住话题说道:“好吧,那就只好让你往外发展了,不过我总是觉得有点可惜。”

    她悄悄地挨近天龙说:“傻瓜,我就不能回流大陆吗?”

    这时林天龙闻到一股草莓的香气,沈斓曦不知何时已在嚼着口香糖,他有些纳闷,明明他一直都在望着她,可是她有许多动作他却老是没看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为何失去了平常的警觉和敏锐?

    撇开心中的疑惑以后,他才竖起大拇指赞道:“很好,你这个想法我喜欢!”

    她得意的摇晃着脑袋说:“又没你的份,那么高兴干什么?”

    林天龙故意瞄着她说:“世事变幻无常,你可别说的太笃定,就像今天刚发布的台风警报,谁也不晓得它究竟是会吹向菲律宾、台湾还是海南岛,在答案尚未揭晓以前,任何状况都有可能发生。”

    她应该明白林天龙的弦外之音,不过她并没接续这个话题,一提到台风,她确实是有些担心的说道:“哇,要是台风真的登陆台湾,那我的垦丁之行岂不是要被迫改期?”

    林天龙安慰着她说:“没关系,台风又不是天天来,垦丁也不会被吹走,我保证你回美国之前一定可以如愿以偿。”

    她歪着头瞟视着他说:“你拿什么作保证?”

    林天龙胸有成竹的回答道:“大不了就是我专门开游艇带你去啰。”

    她把脸贴到天龙的腮边皱着鼻子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讲,了无新意,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就是了。”

    草莓的清香味道已经淡了些,林天龙看着她小巧而性感的嘴形,心里又浮上了如玉姐姐的倩影,这两个女人有着太多的神似之处,除了迷人的风采,就连撒娇的语气都大同小异,她们永远把最好和最美的一面呈现出来,即使是在不经意间,她们也不忘要把你的眼光留住,她们好像随时都在准备、准备为你付出她们的一切,她们并非为了想要品尝草莓的滋味而嚼口香糖,事实上那是为了保持清新的口气和维护口腔的清洁,如果你能明白她们的苦心,就会了解她们二十四小时都在期待着情人的索吻。

    林天龙压抑着冲动,不敢让自己的脑袋再往前多挪一吋,因为他俩的脸实在太过接近,他只要稍微转动一下脖子,恐怕鼻尖就会和她碰在一起,一但唇与唇的接触无法避免,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只怕他自己都难以预料,而这毕竟是在飞机上,甚至他连她的真实身份也不太清楚,因此他赶紧话锋一转的问道:“你身上有没有带小纸条?”

    她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说:“没有,我先告诉你,我在省城可是没有电话号码的喔。”

    也好,你闪我就避,沈斓曦一丢出烟幕弹,林天龙也立刻还以颜色的笑道:“你还真敏感,不过你放心,我不是想要你的电话号码,我是怕你等一下口香糖没地方丢。 ”

    她有些怀疑的应道:“是吗?你真的不想要我的电话号码?”

    林天龙笑着说:“假的,我其实很想要,不过你目前既然没有号码,那就等买了手机卡再告诉我。”

    话说完之后林天龙马上抽出皮夹翻寻,印象中他依稀记得夹层里还留有一张自己的名片,果然才翻了两下便已找到,他决定不再隐藏身份,所以毫不考虑的把名片递到她手上说:“上省城或者炎都市的时候记得通知我。”

    她很大方的回答道:“好嘛,如果我想到炎都山玩就一定跟你联络。 ”

    林天龙再次叮咛着她说:“最好是一买到手机卡就告诉我号码。 ”

    她又露出淘气的笑容说道:“都已经答应一上省城就会通知你了,还那么急干什么?”

    林天龙只好摊了一下双手说:“那我就静候佳音,不过你可别等到八月底才上省城,因为搞不好七月下旬我得再跑一趟省城。”

    沈斓曦瞟着他说:“那也不错呀,说不定我们还可以搭同一班飞机回省城,不过,我先来看看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她拿着林天龙的名片端详了一会儿,或许是光线不足的缘故,她翻来覆去的调整了几个角度仍不满意,最后她干脆把那张名片横在鼻梁前面,然后再就着屏光来回摇晃,由于天龙的名片上过松香,所以凸起的字体全都会反射光线,她仔细而缓慢的阅读着每一个字,他望着她专注而美艳的表情,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什么不开灯看比较清楚?”

    她娇俏的摇着头说:“不用啊,我这样还不是看的很清楚。”

    现在林天龙已经能够确定她是刻意要让他跟她一直处于黑暗当中,虽然他还不敢百分之百肯定她如此做的动机和目的,但他的臆测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不过他并不急,因为答案必然会在不久之后浮现,所以他也故意挨近她说:“一张名片看了那么久,满意了吗?”

    从天龙这边看过去,那张名片就像被她那双玉手拉成一条横线似的,而她好像还意犹未尽,在看了又看以后,她还用手指头摸索着他浮凸的名字说:“嗯,我先收起来好了。”

    她弯腰从纸袋里拿出贴身的小钱包,那是个放现金和卡片用的珍珠包,她小心地将那张名片放进有拉鍊的中央层,这表示她有意要保存他的名片,至少短期内不会丢弃,因为她并未丢进纸袋内、或是顺手塞入她敞开的化妆小提包里,所以林天龙很满意,对女孩子这种看似漫不经心的举动,他通常都可以正确的解读出来。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