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101章 飞机艳遇沈斓曦

第1101章 飞机艳遇沈斓曦

    虽然林天龙回答了三次,但她还是不放心的啜饮着咖啡说:“我真怕下飞机的时候会有黑眼圈,要是变猫熊我就惨了。”

    由于她接二连三的询问同一个问题,所以天龙半开玩笑的问道:“等一下是不是你在京城的男朋友要来接机?要不然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她瞋视着他说:“才不是男朋友、是以前的邻居,来京城发展了,现在大家都长大了,我总不能像个黄脸婆般的现身吧?”

    林天龙点头附和着说:“说的也是,第一印象确实很重要,尤其是女大十八变,你是应该稍微装扮一下。”

    沈斓曦一口喝光咖啡应道:“知道就好;你叫空服员先帮我把餐盘撤掉吧,我还有一大堆行头要整理呢。”

    林天龙按服务灯请空姐提早收走他们的餐盘,然后沈斓曦便弯腰从纸袋里取出手镯,她一只一只的慢慢套回左手腕上,两个黑色镂空花纹的细镯子井然有序的穿插在三个粉红色的宽镯子之间,她排列完毕后才把手臂移到他面前问道:“好不好看?”

    他偏着头沉吟着说:“我怎么看都觉得还是人比手镯出色。”

    沈斓曦高兴的摇晃着左手说:“你一定从小就很会哄女孩子。”

    那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声响又让天龙兴起了一股莫名的欲念,只要一听见镯子互相碰撞的声音,他便会幻想着沈斓曦在床上辗转呻吟的模样,这种毫无来由的高度刺激,立刻又让他的裤档鼓涨起来,为了分散脑中的绮念,他赶紧摇着头回应道:“刚好相反,我从小就不懂得该怎么赞美女孩子,特别是在我喜欢的女人面前,我都会变的很呆滞、很木讷。 ”沈斓曦眼波流转的看着天龙说:“那我一定长得很丑,要不然你怎么跟我对答如流?”

    这鬼灵精明知道天龙喜欢她却故意要为难他,所以他也顺着她的语气应道:“嗯,我已经仔细观察了你一个晚上,老实讲,你的五官长得真是无可挑剔,无论是眼睛、鼻子还是嘴唇线条都很美,可是也不晓得为什么,它们独立看起来都漂亮至极,但凑在一起以后就越看越丑,因此我有点怀疑你是借用地球人身体的外星访客,否则哪有少女会把自己的脸蛋拼凑的如此怪异?”

    林天龙这招先褒后贬的欺敌战术并未奏效,因为沈斓曦只是轻描淡写的瞥视着他说:“这样刚好啊,丑女配到钟楼怪人,老天爷果然公平的很,难怪我俩的座位会被划在一起。”

    她这记回马枪既幽默又有力,惹得天龙不禁失笑出声的问道:“哈哈,一定常常有人说你是丑八怪,要不然你不可能会如此气定神闲。 ”沈斓曦忽然从袋子里拿出一顶被压扁的西部草帽戴到头上整理着说:“是啊、是啊,那些有眼无珠的家伙通通都被我活埋在黄石公园的砂砾下面,恐怕早就尸骨无存了。”

    没想到沈斓曦转眼之间又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女牛仔,望着她那副英姿飒爽的娇俏模样,林天龙忍不住由衷的赞美道:“哇!很少有女孩子戴这种宽边草帽看起来会这么帅气和漂亮。”

    她得意的仰起下巴瞟视着他说:“哼,到现在才知道?不过既然说了实话,本姑娘就暂且饶你不死。”

    林天龙咂着舌头应道:“好可怕的武则天,你对付男人一定很残忍。”

    她一边摘下草帽、一边意有所指的瞧着他说:“你明白就好,对付不安份的男生当然要凶狠一点。 ”林天龙故意将左手搭在她的大腿上说道:“看来在飞机降落以前我都得正襟危坐才不会有危险。 ”沈斓曦轻巧地把他整只手臂盖进她的毛毯里面说:“对,不听话就把你大卸八块。 ”林天龙的指尖直接探向她的大腿根处,但嘴里却顺从的说道:“了解,接下来我一定会做个安份守己的不动明王。”

    沈斓曦也不晓得从那儿翻出了她的护照,她一边交叠着双腿把天龙的手掌夹死在她的三角地带、一边翻阅着其中的两页签证对着他说:“你看,这是我去年到日本的出入境记录,刚好满一年了。”

    那还是一本簇新的台湾护照,里头的戳章并不多,沈斓曦在那边翻来翻去,最后停留在首页上审视着自己的照片,有两次她刻意挨近天龙,天龙猜测她是想让他看见上面的资料,但他犹豫了片刻之后却决定放弃,因为他一旦得知她的所有资料,他已经很难再挪出任何空间的心灵,恐怕会因此而纷扰不安,他告诉自己:“不行!我一定要让这个女孩生活在光明又快乐的地方。”

    就是在这一刻林天龙突然想要放手,沈斓曦不应该属于幽暗的角落,尽管他一心想要把她带上床去悉心呵护与狠狠的折腾、或许她也不想跟他维持久远的关系,但是他开始害怕会让她的生命留影,爱与性永远是人生最难学习也最难解决的问题,她还年轻,又不知道背后是卢省长还是孟厅长还是大伯父梁宏宇,而他并无把握能给她多少幸福,所以他不得不打退堂鼓,因为爱有时候就是要让她走,如果再更进一步的瓜葛下去,谁也没把握彼此是否可以毫无怨怼。

    虽然很想把她珍藏起来,但理智告诉林天龙这场游戏要适可而止,沈斓曦大概发现他有点迟疑,因此她干脆把护照递给他说:“你不是想知道我的资料吗?自己看,连出生年月日都一清二楚。”

    林天龙把摊开在她手上的护照合起来说道:“如果看了这些资料,我想知道的就会更多,而且我会要你亲口告诉我,除非你已经准备好要接受我的拷问,否则最好不要冒险。 ”沈斓曦凝视着他问道:“如果我随时都愿意接受你的拷问呢?”

    天龙轻轻握了一下她的手背说:“不急,等你确实想清楚了再说,反正今年之内我都会等你的电话。”

    明白天龙的心思以后,她爽快利落的把护照收起来应道:“也好,到八月底还有一段时间,应该足够让我想清楚了。”

    林天龙赞许的点着头说:“做人就该头清目明才不会一遇到事情就晕头转向,我相信你绝对有这种智慧。”

    沈斓曦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问题是有某件事情总是容易使人盲目。”

    天龙牵住她的柔荑应道:“所以我才要你考虑清楚。”

    这时空服员已经把餐盘全部收拾完毕,在机舱要恢复阴暗以前,沈斓曦把发箍套回头上说道:“你那边是不是有一本杂志?让我看看。”

    她边说边倾身过来翻寻我面前的置物袋,由于角度的关系,她的几乎贴在林天龙的上面,再加上她的右手一直往袋子里探,就算他想避开都不可能,当那团柔软中带着弹性的压迫在他裤裆上来回蠕动时,他的在剎那之间便硬如铁条,沈斓曦应该能感受到他的悸动,但她不但没有起身,反而把整个胸膛全都压了下来。

    天龙很想伸手去搓揉她的,但他右侧方那对外国老夫妇都亮着阅读灯在看原文书,假如他真的放胆去爱抚沈斓曦的身体,他不晓得他们究竟会出现什么反应?而且依照他自己的习惯,一旦他放手去做,就绝对不止是把沈斓曦的掏出来把玩而已,他不但会想要吻舐她的、也一定会想把她剥个精光,那么,除了拉着沈斓曦躲进厕所以外,他的欲火根本找不到第二个出口。

    然而这不仅疯狂、也有些离经叛道,因为他们既非身处最后段的机舱、也不是恩爱多时的情侣,就算是跑到厕所去翻云覆雨,恐怕仍是难免会惊扰到别人,在踌躇了好几次之后,天龙终究还是缩回已经黑色衣服下面的四根手指,虽然整个晚上他都企盼着想要登临那座山峰,但在几经思量之下,他竟然当了一回临阵退却的逃兵!

    暗叹过后,天龙温柔地将沈斓曦的上半身扶正,她拿着月刊的手在轻轻颤抖,他握住她那只柔荑说道:“没开灯还是不要看书好了,省得伤到眼睛。”

    她思考了一下才应道:“好吧,那我要休息了,你帮我放回去。”

    天龙取走那本月刊放回置物袋里,而沈斓曦再度蜷缩着身子斜倚在舱壁上说道:“我要再睡一下,你帮我把毯子盖好。”

    望着她宛如婴儿酣睡般的甜美表情,天龙一边帮她覆上毛毯、一边不禁有点忧伤,因为他很怕沈斓曦会是另一个静静,同样都是大学生、同样都有着清纯而天真的一面,但在她们美丽动人的外表下,却都有着一颗勇于冒险的灵魂,他很难分辨她们到底是喜欢风流还是想要放纵?

    无论答案为何,林天龙还是衷心希望沈斓曦不会步上静静的后尘,因为那不仅会令人扼腕三叹,更重要的是沈斓曦已经再次开启他封闭的心扉,在他内心深处,除了占据他左右心房的可晴嫂子若瑄嫂子两个女人,长久以来他感情的窗台更多被姑妈婶婶伯母干妈等占据,但是如今又有一朵正在枝头摇曳的鲜花想要飘零过来,他该揖门以待吗?在他与沈斓曦交会的这个时刻……

    林天龙的思绪被沈斓曦打断,她挪动着身子娇声说道:“帮我把脚盖起来。”

    天龙明白她的意思、也知道这是她又一次的邀请,看着她腰部以下优美的曲线,他先帮她把双脚盖好,然后再把他身上的毯子盖在竖立的中央扶手上面,这样他的毛毯就象是一件小帐篷,不但遮住了他的上半身、也挡住了沈斓曦的脸,当他把身体侧转过去时,一只温暖的手已经握住他的腕部把他牵引过去,她让他抱住她的腰肢,准备要任他上下其手。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