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109章 吕氏姐妹身心归属

第1109章 吕氏姐妹身心归属

    “不是。”

    吕惠卿连忙摇头,“恰恰相反,和他待着,虽然心理上还有些抵触,不过似乎愈来愈安心,从没有想过他是不是可靠。他虽然年纪轻轻,可是他说的话有种让人信服的力量,真是奇怪,以前又没见过他,他又是个大男孩,为什么我不担心他骗我们呢?嗯……这小色鬼具备做骗子的所有能耐。难怪小强成天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呢!”

    吕惠芸听到最后一句话,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或许他真个骗子,我看他迟早将你的心都骗过去。”

    “骗就骗吧,都失身了,心也给他没什么大不了。”

    “这么快就爱上我了,我会很有压力的。”

    不知何时,林天龙这色鬼已经站在两美少妇的身后,笑道。

    “压力你个头,有压力你还会到处找女人!算了,还是帮你省点钱,免得你以后没有钱去包其他女人,我和姐姐就买这十件,你付帐去吧。”

    吕惠卿挥手驱赶道。

    “十件?”

    林天龙故意夸张地重复,一副肉疼的样子;然而转过身,脸上却露出陉松的笑意。

    小小十件内衣他怎么会心疼?更何况这笔钱也不必由他出。

    一个电话就让临时帮助梅若珊管理炎都山度假村的杨美珍办妥了事情,华裔传媒炎都山度假村地产,一家名为秀庭房产的门面房被整体转到了吕氏姐妹的名下。

    “天哪,你真的这么快就搞定了吗?先声明,我们姐妹可是欠了一债,没钱给你哦!”

    “放心,有人会来给你们送钱的,还债的事情完全不必担心。”

    林天龙笑道。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你必须给我们一些保证。”

    吕惠卿抱着林天龙手臂道。

    “真是短见识的女人,好吧,如果今晚你们将我伺候舒服了,我保证明天会变出一个接手银行债务的人。”

    林天龙嘻嘻一笑道。

    “色鬼,好吧,一言为定。”

    吕惠卿晕红着脸道。

    “我要你那里哦。”

    林天龙凑到吕惠卿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小色鬼、小混蛋,总是想着法子折腾我们。”

    吕惠卿羞得拿起手边抱枕,真想一下子拍死林天龙算了。

    享受了两姐妹整晚的伺候,第二天林天龙神清气爽,难得地早早起床,而吕氏姐妹却依旧海棠春睡,她们被小色鬼折腾了一夜,跌宕,身心都疲惫欲死,只想睡个一天一夜再起床。可事实上,她们只睡了五、六个小时就醒了,她们的身体恢复速度出乎意料的快,若不是精神上因极度性满足佣懒到极致,她们都觉得自己现在外出疾速跑个一千五百米绝对不成问题,她们算是真正领教到电能气功的效果了。

    “这么快就醒了。”

    林天龙端着两碗香喷喷的鸡丝粥推门走进房间,笑道。

    两姐妹本来还舒懒地裹着薄毯在床上闭目养神,听到林天龙的声响加上闻到粥的诱人香味,都忍不住睁开眼睛。

    “你这小色鬼,还会做饭?你可真是个新好男人,连米粥都会做。”

    仔细闻了闻粥的味道,吕惠芸几乎立刻肯定粥不是从外面买的。

    “米粥有这么香吗?这是造化蜂王蜜鸡丝养身粥,算奖励你们两个昨晚的努力。”

    林天龙道。

    “造化什么什么养身粥?”

    吕惠卿刚半起身伸懒腰,闻言噗哧一声笑得仰倒在床上。

    “真会起名,你以为这是仙丹?”

    吕惠芸接过一碗粥,吃了一口,旋即苦脸道:“闻着香味还可以,怎么有种清苦味?我还是不吃了,留着给惠卿吃吧,我去刷牙。”

    说着,吕惠芸就准备掀毯起身,不过看到林天龙贼兮兮地不断扫视她颤巍巍的,才意识到自己全身光溜溜的,连忙用毯子将自己裹密实,并向林天龙瞪眼道:“出去,一晚上还没看够、折腾够?不出去?哼,那转过身去,到衣橱里拿件睡衣出来。”

    林天龙呵呵一笑,连忙走到一边拿睡衣,不透光的睡衣不选,看准一件黑纱睡裙给吕惠芸扔了过去。这件睡裙还是昨晚买的,最是性感,裙边短到只能遮一半,不遮,胸前春光不藏,穿上反而更加衬托出吕惠芸的和全身白皙。

    “转过身去,不准看。”

    吕惠芸看到林天龙色眯眯的样子就生气,扬手做要打的姿势威胁着。

    “好,我不看。”

    林天龙只能无奈转身。

    吕惠芸这才窸窸窣窣地扯开毯子,准备穿上睡裙,当然她其实知道这是掩耳盗铃,这性感睡裙穿了跟没穿一样。

    “穿了衣服,还是把粥喝了,我好不容易熬好的,喝了对身体有好处。”

    林天龙一边用眼角余光瞥着身后吕惠芸光溜着胴体穿裙的性感样子,一边道。

    “不喝,还没刷牙喝什么粥。”

    吕惠芸没好气地道:“我现在满嘴都是你那东西的味道,小色鬼,昨晚在我嘴里喷了那么多,还要我吞下去,真恶心。”

    说到这里,吕惠芸忽然闷哼一声,睡裙的下摆都来不及放下,连忙夹紧腿根,并用双手按住。

    “怎么了?”

    林天龙连忙转身问道,脸上带着隐隐的戏谵之色,显然他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还能怎么了?昨晚都说不是安全期,让你不要射进来,偏要射,还直接人家里,都无法清理出来,现在都要流出来了,啊……”

    说到这里,吕惠芸几乎跳起来,拔腿就往洗手间跑,那白生生的双股间,在黑森森的阴沟红唇地域,一股夹着蛋清般的浓白液体正在涌出。

    吕惠芸的手虽然按住了门,然而还是阻止不了液流的涌出,因此从床上到地上,再到洗手间,一路滴洒,就像喷壶似的,那滴滴液晶莹黏稠,散发出浓重的性味,给本已充满了这种味道的卧室更添了几许靡。

    吕惠卿看到姐姐狼狈的样子,非但不同情,反而在床上笑得前仰后合:“我就知道,大姐会吃这种苦头,让他里不就行了,那里闭合得紧,你昨天怎么就想不到呢。”

    “死丫头,昨天我还不是替你挡灾,你以为你能好到哪里去,你岂止里,里还不都灌满这些恶心的东西。”

    吕惠芸听到妹妹没心没肺的话,忍不住在洗手间里骂起来。

    “大姐,你说得对,正因为这样,你看我轻易起身了吗?”

    吕惠卿继续笑哈哈,笑着还端起林天龙送上的名字响亮的造化蜂王蜜鸡丝养身粥,仔细品尝,“虽然有些清苦的味道,不过多吃一点,味道反而变香了。”

    很快吃完手头的那碗粥,吕惠卿又垂涎起属于吕惠芸的那一碗,不禁扬声问道:“大姐,你真不吃?”

    “不吃。”

    吕惠芸在洗手间里气道,说话的时候,洗手问里传来淅沥沥的声响,显然她正在小解。

    “给我吧。”

    吕惠卿向林天龙招手,示意他将那碗粥递过来。

    “多吃无益。”

    林天龙没有递上粥,反而端着粥走向洗手间。

    “你好恶心,怎么将粥端进来了?还有,你怎么进来的?洗手间我不是上锁了吗?”

    吕惠芸大惊失色地问。

    “锁早就坏了,难道你忘了?快把粥喝了,对你有好处,凉了效果就差多了。”

    林天龙给坐在马桶上的吕惠芸递上粥,顺手将洗手间的门关了起来。

    吕惠芸没办法,气恨恨地仰头将粥喝了个干净。

    “恶心鬼、小色鬼。”

    喝完递上碗,吕惠芸还忍不住向林天龙骂道。

    “真是可怜的女人,连骂人的词语都这么匮乏。”

    林天龙也不恼,只笑道,然后倾身凑到吕惠芸耳边道:“你生气干什么?刚才那些流出来的东西哪是我射进你体内的,肯定是昨晚后喷出来的残留在你体内。你每次出的量那么多,加上你的弯弯曲曲的,残留下来的自然多,或许还有些精,总之是你自己弄得自己这般狼狈。”

    “谁的多,还什么精,尽编排我们女人。我那里怎么会弯弯曲曲,如果弯弯曲曲,岂不是你那粗硬的家伙捅裂了,不过皱褶多一些罢了。”

    吕惠芸输理不输嘴,其实她也知道刚刚涌出的东西的确是她体内的液与的混合物,加上早上被林天龙有意无意的挑逗,她现在又十分敏感,自然体内会积聚很多浆液,弄得她刚才措手不及。

    对于身体愈来愈敏感,她也没办法,她性格严谨,长得也端庄,现在却觉得自己像个妇似的,想到这些,她就很恼。事实上,因为林天龙骤然闯进洗手间里,看着她坐在马桶上,这一瞬间,她的就硬了,她甚至感觉到身下三角地带已经开始微痒,也开始在口探头探脑。身体一起,本来体内充盈的意竟被遏制住了,液开始变得断断续续,像叮咚的泉水一样,在马桶里奏响着曲。

    林天龙很能体会这种即将进入欢爱的气氛,直接褪下裤子,将粗壮的性具送到了吕惠芸面前。吕惠芸脸上本来淡淡的艳色立刻变得浓烈。

    虽然有些犹疑,不过吕惠芸最后张嘴将那已经有些粗硬的茎头吞进了嘴里,简单吞吐了一下,两、三分钟,整个肉柱在沾满口水的时候,已经粗挺若儿臂。

    林天龙抱起吕惠芸,也不管她是否还在小便,将马桶盖放下,面对着她,将她睡衣直接掀挤到上方,一口啜住其中一颗已经略显兴奋的,与此同时,肉柱滋溜一声推进了她的之中,瞬间深入到极深处。

    吕惠芸尽管情动,喘息着,仍然没有忘记之前的坚持,主动凑到林天龙耳边低声请求道:“这次千万不要里面,不在安全期,我怕怀孩子。”

    “那怕什么,怀上就给我生就是了,我又不是不认账,再说了不里哪里?”

    林天龙一边小幅度着,一边笑问。

    “我们姐妹商量好了这辈子不要孩子的,你可不要来逼我们做出改变。”

    吕惠芸脸上显出为难之色。

    “那就你上面这个嘴里吧,或者后面这张嘴里。”

    林天龙一点吕惠芸的艳唇,然后另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重重地抠进了她的里。

    吕惠芸忍不住浑身一哆嗦,连忙夹紧厚臀,不过她仍对吃有些抗拒:“你外面不可以吗?”

    “不行,只能一张嘴里,我的可不是垃圾,那可是成千上万的小生命啊。”

    林天龙坚持道,说着还惩罚性地重重地挺,肉柱瞬间穿过空荡地带,撞在吕惠芸末端,一撞即退,却让吕惠芸连忙提腰,的骤然缩紧,褶皱蠕动加剧一倍,媚肉一阵狂跳,深处里流体差点丢出来。

    吕惠芸小声呻吟起来,也没心思管林天龙最终将哪里了,事实上她只是理智上不想林天龙将体内,无论是还是口腔。安全期只是一个幌子,然而每当被林天龙那根粗棒的时候,理智还是抵不过情感,最终她的任何顾虑都会沦为空话,其实若是怀孕,她没有任何办法。她也知道,以她们与林天龙之间那么激烈的,想不怀孕只是空谈。她只能在心中一再退缩,最后期望林天龙的超强只流于表面,这小坏蛋的因为到处留情而变得稀少不能令女人怀孕,如果真是那样,那就阿弥陀佛了。可惜,她远远低估了电能气功的威力和林天龙的天赋异禀。

    随着林天龙进攻的加剧,吕惠芸的小声呻吟也在扩大,原本还怕外面的妹妹听到,但是当林天龙由小幅变成了大幅进攻,肉柱由前端进入其深处,一次次地攻击时,她再怎么顾忌,最终也被淹没。

    股间的液白浆不断涌出,打湿了两人的和双腿,林天龙的持久就像部机器一样,吕惠芸最后只能大声地叫喊才能发泄一股股袭来的浪潮。

    外面的吕惠卿早已察觉到洗手间的异样,她也只能夹紧双腿,暗骂两人白日宣,同时盼望两人早点结束,否则她真怕自己会忍不住闯进去,加入其中,让那个小色鬼再次。事实上,她心中隐隐有所期盼,希望那个小色鬼会将她叫进去,或者直接着吕惠芸来到她身边,将她拉入战局,那个小色鬼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啊……不行了,丢了,丢了……”

    吕惠芸一口咬在林天龙肩膀上,猛烈缩紧,一股热气腾腾的白稠从飘射而出,几乎笔直地打在了林天龙的,白点飞溅,欲大起,就像一碗白浆糊浇在了那里,空气腥香立刻弥漫开来。

    林天龙是特意抽出肉柱,让吕惠芸直接射出的,她之后,内正抽搐使其紧窄到极致,林天龙正好享受,肉柱分开其半闭的,再次推门开壁地闯进了深处,让吕惠芸不禁微有痛感,同时后的失落又一下子被填满,发泄的又再一次被悄悄燃起。

    肉柱凶悍地直撞,连连撞击,吕惠芸被刺激得浑身香汗连连,口中已止不住地愈来愈大声。

    “太深了,不要再往里插了,啊……我要死了,死了……天啊!你怎么插进最里面了,不要在里面动,丢了,啊……”

    吕惠芸仰头散发,荡起层层浪,再发液洪水,汹涌的透明带着白灼的糊状热流再次喷溅而出,这次的量比之前还要多一倍。

    可是林天龙还没准备放过她,已经插进腔体内的肉柱还在,他的脸孔也有些泛红,显然快感也已经累积到一定程度了,不过还没到发的地步。

    吕惠芸的甚是媚有弹性,皱褶太多,被的时候急剧收缩,似乎一瞬间收缩成了一个小小的囊体,紧紧包裹着胀大的肉柱,并且其中一个玄妙处紧紧地吸在的处,不停地蠕动,让林天龙的身心快感急速累积。

    他忍不住沉哼一声,抽动更加急速,犹劲的肉柱摩擦着吕惠芸的整个,从沿着到,穿过颈,再到达内,再到内腔壁。处处摩擦,处处生热,吕惠芸觉得自己简直要摩擦到化掉了,也觉得身体仿佛成了泄水的渠道,一次次涌出浊流,一次次抽搐,这无与伦比的让她身体的所有性征都胀大到极致,硕大更是胀成了不可能的半球体,高高翘起,充血得像个紫红的小萝卜。

    当再一次撞击在深处时,肉柱上面的筋肉开始像弹奏的琴键一样狂跳,吕惠芸隐隐意识到林天龙要了,原本她想要让林天龙将肉柱,然而她身体的快感也再一次累积到极点,一瞬间的剧烈抽搐和喷涌之势,让她迫切地想要肉柱留在体内,以堵住这种决堤崩塌式的。

    “啊……死了……”

    吕惠芸尖叫起来。

    “我要,就里面了。”

    林天龙在里咬着吕惠芸敏感的耳朵喘息笑道。

    “射吧射吧,就里,求你,不要动,堵住里面,丢了,天啦……”

    吕惠芸再次咬在林天龙肩膀上,全身从里到外无处不抽搐,虽然她让林天龙不要动,但是她自己却在变相颤动,等于让肉柱在里做急速地小幅抽动。

    林天龙的子弹噗噗噗地打在她的内壁上,让她觉得全身将被丢在岩浆里,而她自己觉得整个灵魂都在压射出身体的刹那远离自己而去。

    两人的在吕惠芸的里交汇,等到将充注填满时,两人的泡在炽热的混合体之中,一瞬间竟有种彼此心神合一的感觉。

    林天龙忍不住吻住吕惠芸的嘴唇,热吻起来。而吕惠芸还沉浸在无上的余韵之中,久久无法回神。

    “不要再搞大姐了,她都丢了几次了。”

    吕惠卿忽然闯了进来,光溜溜地什么也没穿,目光中泛着之色,说话的时候,她趴到了一边的浴缸缘,背身张开了两腿,露出露滴滴的,并且用手拨开了黑森森的丛林,露出关键处红色。

    林天龙嘿嘿一笑,从吕惠芸内抽出犹沾着若干精的肉柱,没什么前戏,肉柱直接挤进了吕惠卿的紧窄的之内。

    吕惠卿的来得很快,不到十五分钟就连续了三次,泄得一塌糊涂,林天龙又转向吕惠芸,这一次吕惠芸的终于要遭殃了。

    最终,两姐妹的都没逃掉,而且都被射满了,吕惠芸还用嘴吃了不少,不知为什么,即使是刚从妹妹,她嘴中的肉柱,她也没再拒绝,最终还老实地让林天龙在她嘴中,并不抗拒将吃下去。

    这场持续了两个小时,两女几乎将体内的完全挥霍一空,竟有段时间不想再之感,因为的余韵一直在她们体内持续着,她们甚至生出了让林天龙出去再找女人的荒唐想法,因为这小色鬼的实在太强了,两姐妹被折腾了这几天,已经有深刻的认识,说实话,她们联手也不是这小色鬼的对手。

    这一次林天龙三次,每次都足有一碗的恐怖数量,都那么黏稠,真不知道他的身体是什么做的。吕氏姐妹暗暗腹诽。

    这天下午,果然有人登门将聚鑫街门面和姐妹俩签约,直到签订协议,吕氏姐妹仍觉得一切就像做梦一般。她们还没有动弹,就有了一家名义价值几百万的门面房。

    “这是怎么回事?这家炎都山渡假村银达房地产公司你认识?”

    吕惠芸举着对方的名片追问林天龙。

    “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等你们正式打交道的时候,你去问银达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吧。”

    林天龙举着庆功酒装糊涂,说到这里,他忽然一顿,又叮嘱道:“买公司的三百万先记帐,以后记得还我。”

    “小气的色鬼,你真心疼这钱,还不如直接将门面房拿去。”

    吕惠卿嘟嘴道。

    “随便你怎么说,总之要还,小弟我攒点私房钱不容易,以后还有用处呢。”

    林天龙嘿嘿笑道。

    “看你顾左右面言他,肯定有问题,银达公司的老板杨美珍不会也是你的情妇吧。”

    吕惠芸冷笑道。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