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113章 藤野夏香毒蝎蜜丸

第1113章 藤野夏香毒蝎蜜丸

    藤野香夏忍辱这么久,等的就是林天龙的机会,也只有在性松懈的时候,她才有机会杀了这个小色鬼。

    她成功了,钛金丝缠住林天龙的脖子,下一刻只要她一用力,身手高超的小色鬼就会下地狱。

    藤野香夏不禁露出了残忍的笑容,伴随着笑容的是她双手拼命地一勒,她不会给小坏蛋任何机会,经验告诉她,如果有一丝犹豫,倒楣的肯定就是她自己。

    林天龙的脸上露出一丝绝望,然而就在死亡到来的前一刻,他不忘重重地一挺,将刚刚残留的最后一滴射入藤野香夏的。

    藤野香夏忍耐住体内潮涌的快感,手上的力道没有丝毫松懈。

    我勒……我勒死你这好色的小坏蛋……

    藤野香夏心中呐喊着。双手就像开弓射箭一样,奋力地勒了下去。

    的确勒下去了,轻飘飘的,钛金丝果然吹毛断发,锋利无比。

    林天龙脸上的表情凝结着,嘴角还噙着一丝获得快感时的满足,藤野香夏冷冷一笑,用手一推林天龙的额头,可以想像,下一刻这颗头就要和下面的脖子说再见。

    然而,藤野香夏的手指点在林天龙额头上,林天龙的头并没有落下,相反他脸上的表情忽然又活了过来,嘴角的满足变成了一丝微笑,同时,刚刚停止的侵略又开始了。

    “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接受惩罚吧!”

    “啊……”

    藤野香夏在惊骇里尖叫起来。她怎么也无法明白钛金丝明明勒了林天龙的脖子,怎么他还能安然无事,在接受猛烈侵略的同时,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腕上,终于发现钛金丝不知何时已经断开,也就是说刚才她根本就没有成功勒住林天龙的脖子。

    如果藤野香夏之前的是在辱里度过,那么接下来的就是在里度过,林天龙恼怒她不知进退,死不知悔改,所以不再怜香惜玉,在藤野香夏的阴了几下之后,就转战她的,先把开了苞再说。

    的痛楚没能让藤野香夏屈服,十分钟内,她挣扎着、辱骂着,直到内快感开始累积;二十分钟后,她经历了一次,这次引起的让她翻着白眼差点晕过去。之后,该死的小色鬼在她两个洞里不停地进出,让更多的性快感淹没了她的整个身心,尤其是当林天龙第二次时,将肉柱无保留地她的深处,射出大量的热烫,她感觉自己的肠子乃至整个身体都要化了一样,立刻迭起。

    到最后,林天龙拔出肉柱,将它放到了瘫软如泥的藤野香夏的嘴边,冷声道:“如果你还有力气,给你个机会,咬吧!”

    “原来……原来……你早就……知道我没有……没有放弃杀你。”

    藤野香夏喘着气恨声道。她以为自己除了背负两个男人的记忆外,可以身心平静地工作,完成任务,无爱无恨地过完此生。然而在这一刻,她却无比痛恨林天龙。这个小色鬼不仅辱了她的身体,还污辱了她的智慧,简直将她的身心彻彻底底糟蹋了一遍。

    “我给过你机会,没想到你还不知悔改。你是不是还想杀我?好,我给你机会,以后每年一次,我会告诉你我在哪里,等着你来杀我。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如果你杀不了我,下场就会跟今天一样。你把这个当失败的惩罚也好,也罢,甚至当杀机释放后的调剂也可以。总之,如果失败就要接受我的摆布。以后你只准待在茹真岳母那里当保姆,忘记你奉菊花皇朝之命刺探炎都山‘闯王宝藏’消息的任务,以及你以前的一切,一心当个想报复我的女人。”

    林天龙冷笑道。

    “你以为……我会听你的?有本事你杀了我。”

    藤野香夏怒道。

    “死并不是最痛苦的,有时候活着更加痛苦,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林天龙面色森冷地道:“现在张开嘴。”

    “你要做什么?混蛋。”

    面对林天龙的冷脸,藤野香夏忽然觉得有点惧怕,再看他那沾满从她体内泄出的精的,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不过你必须把刀还给我。”

    “如你所愿,现在张嘴,我不想说第三遍。”

    林天龙道。

    藤野香夏只得张开嘴。

    片刻后,只听“飕”的一声轻响,一颗黄豆般大小的东西忽然飞入她的口中,并且直接飞进她的喉咙,她忍不住吞咽了一下,这东西就顺势被她咽了下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

    藤野香夏脸色骤变。

    “蜜丸。”

    林天龙淡淡地道。

    “为什么要给我吃这个?”

    “给你恢复体力,否则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多少力气?”

    “你会这么好心?”

    “我一向很好心,现在,给我把它清理一下。”

    说着,林天龙挺着粗长的,顶到藤野香夏嘴边。

    “你……”

    藤野香夏简直要气晕过去,道:“就因为要我给你清理,所以你给我吃那种药丸?”

    “你就当是吧!”

    林天龙一副理所当然地道。

    “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你,不管用多久时间!”

    藤野香夏怨恨滔天地道,然后愤懑地张大嘴,吞下了的硕大。

    林天龙在面馆门口下车目送藤野香夏驱车离去,服下了毒蝎蜜丸,这个来自菊花皇朝的美妇间谍就不得不乖乖听话,何况她也不想让上级知道她身份已经暴露的实情,只能按照林天龙命令的那样乖乖回去李茹真家里继续做保姆,至于以后打探到的消息向谁汇报,那就只能自己掂量看着办了。

    吕氏姐妹在面馆里面看见天龙回来,吕惠卿急忙迎了出来,吕惠芸偏是个心热面冷的女人,冷眼娇嗔道:“迎什么迎,懒得搭理他!”

    嘴里说着,可是芊芊玉手早就烫好一碗冷面,还多放了两勺肉酱。

    林天龙嬉皮笑脸在吕惠芸吕惠卿姐妹丰腴滚圆的美臀上东摸一把西摸一把,惹得娇嗔叱骂,他这才乐呵呵吃面。

    突然,外面传来一窜马车铃声,只见一辆马车在面馆门前停了下来,车门的门帘一撩,钻出一位白衣女尼来,庄重的僧帽下面依稀可见一茬刘海儿垂额,清丽可人的刘海下是一张粉嫩水润的脸蛋,流转生波,一眨一眨的很是迷人,那两扇长长弯弯的睫毛俏皮兮兮煽动着青春的朝气,一股脑的向林天龙涌来,荡漾着林天龙的心绪,精致的瑶鼻下是一张红润润的小樱嘴儿,娇俏而甜美,端的是美不可言,让人很想贪婪的亲几口,亭亭的身姿婉婉约约,亭亭玉立,那虽然丰满但是相比吕氏姐妹还稍显得不够丰硕的地方要是被抚摩揉搓几次,相信会以见得到的速度‘涨大’,或许来点终结方法,耕耘她的小花田,播种让她怀孕,怀孕有奶水分泌了,想不大都不行,林天龙邪恶的想着。

    一声清脆的声音从她微小的樱嘴中传出,“天龙!”

    “如玉,你怎么来了?拿面条不都是仪清赶车来吗?”

    白衣俏尼正是如玉姐姐,她盈盈走到三人面前,礼貌的问好:“惠芸阿姨惠卿阿姨你们好,我是来找天龙的!”

    吕惠芸和吕惠卿都是回以一笑,吕惠芸道,“难得我们的仙女下来一趟,快请进里面坐!”

    “不好意思呀惠芸阿姨,我找天龙有急事,就在这里说就行了,说完如玉就要走了,就不打扰惠芸阿姨和惠卿阿姨做生意了!”

    吕惠芸和吕惠卿无妨一笑,识趣的回屋里,留两人在门外说事!

    林天龙有点奇怪,她怎么会找上自己,丽菁姨妈说观音院前天出事了,不过没有什么大事,看起来如玉和吕氏姐妹也是蛮熟悉的,但见她风尘仆仆见到自己却是甜甜一笑的模样,林天龙也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来,“如玉姐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又亲自来找我,是不是小伯母要你来的,有什么事么?”

    如玉恩的一声摇了摇头,“如玉来找天龙是如玉自己的主意!”

    “好如玉姐姐不会是想我了吧?”

    林天龙嘿嘿直笑,双手很‘自然’的握住了如玉那雪白无暇晶莹剔透的小手。

    如玉脸色不由得一红,羞答答的道,“天龙,人家有急事找你的。”

    林天龙正‘色’道,“如玉姐姐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不会推托,即使上刀山下油锅都在所不惜!”

    如玉神色羞赧,又有些甜蜜,最后却忧伤的道,“人家才不要你上什么刀山下什么油锅呢,人家这次来就是想求你救救仪清师姐!”

    林天龙微微错愕,不解的问道,“仪清师姐怎么了?”

    “前天观音院夜里突然来了贼人,仪清师姐受伤了中毒了,我知道天龙弟弟一定行的,天龙你能令那些毒蛇听你的话,连那么多狼都不怕,一定是很厉害的,所以我才想起天龙弟弟你,别的大夫都说仪清师姐虽然失血不多,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伤口太大,很难愈合,三五天后必然伤口感染,妈妈说仪清师姐很可能是中毒了,到时候……还要我们给仪清师姐……准备好后事,呜……”

    “天龙,我知道你一定能救仪清师姐的对吗?”

    如玉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望着林天龙,那眸子里有盲目的信任和依赖,还有挂在睫毛上的大大泪珠。

    仪清,比仪冰年长,为人温和娴静,给林天龙的感觉一直都不错,想不到会受伤这么严重。

    见如玉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泪珠挂玉面,犹如梨花带雨一般,端的是引人怜悯,恻隐之心顿起。

    “好吧,如玉姐姐,我和你去看看,但我能不能帮上忙可是说不准!”

    如玉显然比林天龙自信,见林天龙答应了,欢喜无限,破涕为笑,搂着林天龙的手向马车上拉,丰满柔软的那对娇嫩摩擦着林天龙的胸膛,让林天龙心都痒了起来,心里有一个声音督促林天龙:你有义务让这对小白兔长得和她母亲妙音师太一样饱满丰隆。

    林天龙好不容易才定下心神来,笑道,“你都要等我和惠芸姐还有惠卿姐告辞一声吧?”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