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121章 小伯母妙音师太(一)

第1121章 小伯母妙音师太(一)

    贤良淑德、高贵典雅的美妇人母被林天龙这个女婿搂入怀里,娇柔的身子顿时僵硬起来,开始生硬的挣扎着,带着哭音哀求道,“小坏蛋,如玉姐姐已经是你妻子了,我是你小伯母,如玉姐姐的母亲,你、你和如玉姐姐都得叫我一声妈妈的,我们、我们是不可以那样的,你、你怎可以这样,快、快放开我……”

    林天龙搂着美丽的小伯母那丰腴迷人的身子,一阵阵幽香钻到鼻子里去,美丽高贵的小伯母那对高耸隆隆养育过如玉姐姐的挤压在自己的胸膛上软绵绵的,上面的小突点的硬度林天龙都能感觉得到,林天龙欲火高涨,那里还忍得住,亲吻着美丽高贵的小伯母岳母那圆润柔软的白嫩耳垂,火热的气息吹到美丽高贵的小伯母耳蜗里。

    “小坏蛋你、你不要这样、我、我是你小伯母……不要……喔……”

    林天龙的热情让妙音师太紧张羞愧的同时亦是阵阵酥麻迷醉。

    林天龙干脆用牙齿轻轻咬啮着美丽高贵的小伯母的耳垂,接着再把吻印到高贵典雅的小伯母最为敏感的白皙嫩腻脖子上,强烈的刺激使得她娇躯轻轻颤抖……

    “唔……快放开我……喔……你的嘴……”

    妙音师太极力的压抑着那酥麻酸痒的快感,轻张着性感的樱嘴娇喘吁吁的。

    林天龙的吻熟练的转移过来,吻过被自己搂在怀里的小伯母的粉腮,粉嫩的桃腮在林天龙火热的吻遍后,就仿佛燎原的大火蔓延过来一般,瞬间把小伯母岳母那粉腮染得陀红,红得娇艳欲滴,林天龙越发的贪婪,精准无误的把嘴印在她的樱嘴上,她闪躲不及,被林天龙吻得正着,再想甩开林天龙的吻可就难了,“唔……唔……”

    妙音师太的樱嘴被林天龙封住了,所有的抗议都被堵在了喉里,唔唔的喘息娇哼化作声声细吟,妙音师太那绯红的脸蛋哀婉又娇羞,那双明慧的双眸此时哀求的望着林天龙,滴溜溜的,犹带着刚才的泪珠。

    林天龙灵巧的舌头接着就伸了过去,在娇羞无限的小伯母岳母那紧闭的牙关上打转钻探。

    而林天龙的色手开始放肆的游走,从娇羞的小伯母那丰腴却不肥的柔腰处直摩而下,最后留在她那滚圆的美臀上抚摩起来,慢慢的用力揉搓,还不时的隔着僧袍布料戳一下娇羞无限的小伯母那深深的股沟……

    在侄儿女婿那熟练而放肆的挑逗肆虐下,身为小伯母的妙音师太娇羞难堪,玉颜宛如盛开的牡丹花一般娇艳,羞赧之下又如害羞的含羞草一般,羞答答的,仅能呼吸的瑶鼻急急的喘息着,吁吁如兰,打在林天龙的脸上犹如幽兰般诱惑。

    林天龙只留一只手在娇羞难堪的小伯母那肥美的滚圆硕臀上揉搓,另一只手悄悄而上,一举登峰,高贵小伯母那丰隆硕圆、完美迷人的瞬间落入林天龙这个坏女婿的‘掌控’之中,沉甸甸的,拿捏一下便感觉到那里十分的柔软,林天龙虽然能‘掌控’得了,却无法掌握过来,高贵小伯母的这对养育了如玉姐姐的被自己抓在手里,让林天龙的心突破了禁忌的快感,呼吸接着就急促了很多。

    林天龙马不停蹄的开始隔着僧袍揉捏压搓,林天龙顿时觉得自己这只手已经陷入了肉的海洋里……不觉间迷失在这份柔软中……

    “唔……”

    妙音师太的失守落入侄儿女婿的手中,呼吸不由得一窒,激烈的酥麻感让她浑身一软,几乎想呻吟出声,牙关一松,早有准备的林天龙把灵巧的舌头钻到高贵小伯母的樱嘴里去,里面濡滑甜腻,潮湿温柔,林天龙的舌头就仿佛鱼入大海江河一般,肆虐乱窜,吸吮,热情而狂放,贪婪而粗犷,尽情的搜刮着小伯母口中那清甜的津液,追逐着怀里娇羞无限的高贵小伯母那柔软闪躲的小香舌,把它吸吮到自己的嘴里任意的舔缠轻咬……

    “嗯……唔……”

    毕竟在雪狼夜榕树洞中有过暧昧,妙音师太此时此刻被林天龙上下其手弄得娇躯轻栗,玉体酸痒难耐,芳心娇羞一片,但那汹涌的欲念却不停的冲击着她内心中那道德与人伦构造的脆弱防线,酥麻酸软的身子无力的任林天龙施为轻薄,滴溜溜的双眸此时哀怨和娇羞在纠缠着,偶尔闪过一丝欢愉的色彩,接着又被羞愧湮没;神色妩媚又害羞,紧紧闭上的双眼睫毛轻轻颤动,宛如此时主人的芳心一般,轻飘飘的,却又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

    林天龙抚摸揉搓着高贵小伯母妙音师太的手又摸了下来,找到小伯母系在平坦上的僧袍结子,轻轻一扯,僧袍结被林天龙一扯顿时松开。

    妙音师太那僧袍顿时松开来,露出里面那件罗衫,凉爽绸滑的罗衫把妙音师太那姣好丰腴的上身紧紧的包囊着,有条黑色的柔软腰带紧紧的束缚着妙音师太那柔软的柳腰。

    林天龙有些气苦又有些好笑,妙音师太竟然束两条腰带,防自己竟然如此个防法……

    妙音师太发现林天龙这个坏侄儿女婿在脱自己的衣服,顿时从慌乱的神智中惊醒过来,急急忙忙的抓住林天龙那只要解她最后一道腰带的手,猛地挣开林天龙的深吻,气吁吁的哀求道,“不、不要……天龙、我、我是你小伯母,你、你不能这样,我们是不能这样的,不要……”

    “想不到小伯母岳母的还这么翘隆挺拔,如此柔软弹手,小婿才舍不得放开呢!”

    “你、你住嘴,不准再说……唔……”

    妙音师太羞得不行,玉靥生晕、娇羞艳红,真是个绝世的尤物。

    林天龙坏坏的道,“我今天就要你!”

    “不要……”

    妙音师太死死的抓住林天龙手,一双带泪欲哭的眸子可怜兮兮的望着林天龙,神色凄婉欲绝。

    林天龙也不跟她多话,两只手捧着她的臻首,对着刚才被自己吻得艳红的樱嘴吻了下去,热情如火的舌头柔情中带着霸道的占有欲,以此来表达自己要她的渴求和决心……

    妙音师太很快就迷失在林天龙的深吻中,呼吸急促吁吁,似呻非呻似吟非吟的声音唔唔呀呀的在喉咙里面打转,空气仿佛被林天龙热情的吻干了,肺部和大脑缺氧,昏沉沉的,似乎醉了……

    那嫣红如火的娇颜妩媚中带着娇羞怯怯的愧意,滚烫的身体开始不安的扭摆着,似乎刻意的在摩擦着林天龙那涨挺的庞然大物。

    林天龙的手松开小伯母的臻首,迷失在深吻中的小伯母妙音师太根本不知道林天龙的手离去,林天龙一只手搂着娇羞熟美的小伯母的柳腰,另一只手悄悄伸到娇羞熟美的小伯母妙音师太的上,着手去解她的腰带……

    腰带无声的脱落,罗衫失去腰带的束缚,就犹如无钮的披风一般,绸滑质地的罗衫顿时松垮垮的,露出高贵熟美小伯母妙音师太里面那如纱般的贴身小衣,小衣里层那件黑色抹胸透过小衣能清晰的显示出它的颜色,堂堂观音院妙音师太居然穿着这样的内衣,真是令人惊叹,其上绣着的那对鸳鸯嬉水图亦能一窥七八,此时正是被那对汹涌硕圆的白嫩肥乳撑起,两只鸳鸯头在处,微微凹陷,而两只鸳鸯的侧身带翼的位置却被高贵熟美的小伯母妙音师太那对养育了如玉姐姐的给撑得隆隆涨涨,仿佛随时都能飞起来一般,巍巍颤颤的,似乎嬉水也嬉得不够安全。

    僧袍松开,罗衫又松开,一股冷意把迷失在林天龙热吻中的妙音师太拉了回来,禁忌的危险和羞愧惶急让妙音师太浑身臊热难当,嘤咛一声再一次挣开林天龙的吻,羞急呢喃,“小坏蛋你、你快收手……我、我不要……”

    林天龙一只手紧紧的搂住她那丰腴却不肥满的柳腰,让她那娇柔滚烫的香躯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急色伸入到小伯母妙音师太的胸前,粗鲁的撕下了小伯母那件丝绸质地的小衣,“嗤……”

    的一声清晰可闻。

    “啊……你、你住手,我、我不要……小坏蛋、大色狼……不要……”

    妙音师太羞急中用那柔弱无力的粉拳捶打着林天龙的肩膀,一副娇羞难堪的神情凄婉可怜。

    林天龙把撕破了的小衣丢在地上,接着把手深入到那黑色抹胸里面,妙音师太急急忙忙的抓住林天龙的手,臻首急摇,哀求道,“你不要这样,我是如玉姐姐的母亲,是你的小伯母,你怎么可以……”

    她不说还好些,她这么一说林天龙的更是高涨,的笑道,“等一下你既是我小伯母又是我岳母更是我老婆!”

    “你……喔……不要……唔……不要揉啊……”

    林天龙毫无阻隔的抚摸上小伯母那对硕大圆嫩的,这是一对滚圆圆、高隆隆的,更是一对柔嫩滑腻的,它曾经哺乳过如玉姐姐,现在却是自己的,林天龙五指揉捏下去就仿佛陷入了肉团里一般,柔柔腻腻的感觉惬意非常,指间轻轻夹住顶端那颗葡萄,偶尔用力挪捏、拉扯,尽情的挑拨着小伯母体内的春情。

    “喔……停、停手啊……唔……”

    小伯母慢慢陷入到酸麻的快感中,谴责中带着娇滴滴的呻吟。

    林天龙悄然的把小伯母上身的衣服脱掉,只剩下一件黑色抹胸,犹不能完全遮掩那对高耸硕隆的雪白,其他位置更别说。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