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129章 母女同欢双宿双飞(四)

第1129章 母女同欢双宿双飞(四)

    妙音师太羞愧而哭,根本不管如玉说得如何,那滚滚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儿滚滑而下,凄婉欲绝,可怜不已,就仿佛一个受尽了羞辱的少女一般,嘤嘤咛咛的引人恻隐。

    如玉扭过头来对林天龙吐了吐小舌头,扮了个鬼脸,意思是说:我帮不了你了,你自己来吧!

    林天龙当然自己来,而且比较直接,用双手压开小伯母那双柔软水润、秀美白嫩的长腿,着让那雄风再起的庞然大物温柔的在小伯母那红肿高隆的肥沃水中进进出出,然后附去把小伯母压紧在,解放双手开始攀上小伯母那对硕大圆隆、细腻雪白的上,尽情的揉、搓、拿、捏,无所不用其至。

    林天龙的温柔而有力的插、挺、顶、撞、刺、捅、磨,在小伯母那肥沃的花田蜜道里尽情的耕耘……

    “唔……小、小坏蛋你……你……啊……你有、有完没完啊……噢……好深……”

    妙音师太敏感的身子再一次被林天龙耕耘,那潮水一般的快感再度涌入心头,酸醉酥麻,畅爽欲醉,妙音师太娇嗔气喘的同时粉胯不自然的挺、摆着,主动逢迎、玉体横陈、纵体承欢,那潮红欲滴的妩媚脸蛋春意满布,风情娇媚,娇羞不堪的双眸再度朦胧起来,迷离一片,随着林天龙的露出舒爽满足的光彩。

    林天龙抽、插的速度由慢转快,越来越狂野,就是要在床上把这个高贵典雅的贤淑人母给征服,永远做自己的女人,“小伯母,叫声老公来听听,要不然就要到你肯叫为止!”

    妙音师太的嘴硬得很,即使芳心和身体无法拒绝这个色狼侄儿女婿的侵犯,但那嘴却不肯轻易松动,特别是女儿如玉就眼睁睁的趴跪在旁边好奇的望着,这让妙音师太更放不开来,“我、我才不叫……啊……你、你是个小坏蛋……唔……人家是你小伯母娘你……喔……你、你都这样羞辱我……当着如玉的面强行和我交欢……啊……你混蛋……我、我恨死你……别往上挑插啊……噢……”

    妙音师太嘴硬得狠,但那双丰满浑圆、白嫩修长、秀直滑腻的玉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又含羞带怯的轻夹着林天龙的虎腰,白里透红的丰腴软腰疯狂的蠕扭,粉面火烧火燎的,正是欲焰高涨、春情正浓,远山一般的黛眉无限舒张,显示着小伯母在侄儿女婿的得到了极度舒爽的快感。

    林天龙一边挺、动一边对好奇望着自己和她母亲器官的如玉道,“如玉姐姐,吻住你母亲的嘴!”

    “不要……喔……如玉不准看……啊……如玉不要、不要听他的……噢……小坏蛋你、你别乱在里面捅……你的手捏、捏痛我啦……啊……”

    林天龙的双手依然不改力度,尽情的捏弄着小伯母那两颗充血涨大的红紫,偶尔拉扯一下,或许用力压下按在柔软雪白的中……

    如玉听到林天龙的话羞红了脸,又听到妈妈那色厉内荏的娇嗔羞喝,一时间有些迟疑,被妈妈那羞答答、甜腻腻的娇羞呻吟弄得芳心酥痒的如玉娇媚的睇了一眼她母亲,只见母亲那容颜酡醉,绯红如血,媚眼半闭轻张、媚意荡漾,迷离的雾水朦胧了母亲的水眸,缭绕的眼波洋溢着的色彩,让人血气贲涨的呻吟一浪接一浪,而那两只硕大白嫩的圆乳此时被龙弟弟揉搓那捏成各种各样的形态……见妈妈好像不是痛苦,而是欢快是陶醉,如玉才放下心来,睨了一眼满面涨红的龙弟弟,得到他一记鼓励的眼神,如玉大胆的附下头去……

    “啊……如、如玉不要……唔……呜……呜……”

    妙音师太无力阻挡女儿的小嘴,红润润的小嘴把她那张轻张呻吟的樱嘴给封住了,所有抗议和娇羞都被如玉堵在了喉咙里,只能唔唔呜呜的发出一些闷哼!

    妙音师太瞪大了双眸,只觉女儿那灵巧却又生涩的小舌头钻进了自己的嘴里,和那小坏蛋一样的吻,火热却让她更不能接受,羞辱不堪的泪水汹涌而出,妙音师太抬去无力的双手要推开‘助桀为虐’的女儿,才发现双手也酥软不堪,被小坏蛋侄儿女婿灌溉洗礼、恣意耕耘、肆虐蹂躏了这么久,全身的骨头了酥软似水了。

    而且突破禁忌让妙音师太羞愧难堪的同时亦让妙音师太刺激不已,香汗淋漓的娇躯通红,火热急促的气息呼了出来,全部扑到如玉的嫩脸蛋儿上,而如玉接着也开始浑身发热呼吸急促,艳红如火的脸蛋儿娇媚无限,火热的气息和她母亲的气息彼此相互加温,瞬时间都欲火高烧,情难自制,咿咿呀呀的声音很快就从如玉的喉咙处呻吟出来……妙音师太胸脯随着紧张、激动、急促的呼吸起伏不定,起起伏伏,娇躯无法抗拒的颤栗,“唔……嗯……呼……”

    妙音师太再一次被侄儿女婿带到了云霄中,樱嘴被女儿封住呼吸都困难,而又被女儿抓揉着,不一样的刺激让妙音师太这次的来得更加猛烈,极限的让妙音师太几乎晕过去。

    已经射过精的林天龙并没有因为小伯母而喷射,反而是掀起林天龙更大的欲火,赤红的双眼瞥见跪趴在那里热吻小伯母的如玉姐姐,只见她情迷意乱、春情勃发的在吻着她母亲不放的同时那双白嫩如葱的双手已经爬上了那对曾经分泌奶水养育过她的丰满雪白的大,正在那里情迷意乱的抓柔着,全身不着一丝半缕,白里透红的肌肤晶莹欲滴,仪琳剔透的颜色泛着的光泽,娇嫩嫩的如粉似脂,细腻红润,因为少女春起,全身上下散发着媚人的幽香、的气息,从的脖子处弯出一道优美弧度直过粉背最后连接着那高翘的圆嫩,然后顺着那双秀直美白、嫩滑细腻的大腿直到膝盖,膝盖跪在柔软的床单上,小腿优雅白嫩,迷人不已,那白净的小脚板正对着林天龙,十个可爱的脚丫子整齐安静的贴在床单上。

    最让林天龙杀眼冒‘火’的是那白嫩红润的,完美无暇,优美不失肉感,是她母亲那滚圆多肉的的一个缩小版,只见中间那红艳紧皱的菊蕾犹如含苞待放的菊花一般,诱惑着林天龙的神经,林天龙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泥泞滂沱,是巨蟒栖息的好地方,那颗‘夹卡’在湿淋淋的花瓣道口的‘肉珠’若隐若现的就像一颗召唤巨蟒的‘龙珠’一样,鲜红欲滴!

    “呼——”

    林天龙低吼一声伸出双手把在如玉的‘腿脖子’上,向前用力像把一样的把如玉的下半截身子摆正,如玉惊呼一声,前身顿时趴到了她母亲的柔软上,而就被林天龙‘把’起,娇嫩的粉胯和她母亲那‘水淋淋’的肥沃花田相对,挺挺圆圆的小正对着林天龙的,而且近在眼前,林天龙能感受到如玉那娇嫩濡湿的粉胯的热度,这种温度适合耕耘播种,它是孕育自己未来儿女的宝地,那里和她母亲的蓝田一样肥沃多水,火热幽深,而且花芯有着惊人的咬力,小伯母岳母妙音师太说那是比目鱼吻的‘花田蜜道’,这种女人很容易怀孕。

    凭林天龙刚才的‘体验’,能大概的猜到为什么会容易怀孕,因为那口就仿佛一个鱼嘴一样,就仿佛一个鱼肚,‘鱼嘴’对射到‘鱼肚’里面的死死含住,想流都流不出,只要是在她体内一次精的话,十有八九能让她蓝田种玉,也就是说如玉是个很容易怀孕的女人。

    如玉的小嘴儿离开了她母亲的樱嘴,急急的扭头回来问道,“龙弟弟,你要干什么啊?”

    林天龙被眼下这娇媚清甜的‘少妇’如玉那小天使一般的娇憨美态和那粉红肉嫩的所带来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下,林天龙面色涨红、双目泛赤,散发着欲的光芒,林天龙飞快的把深耕入小伯母花田里的‘大犁’抽出,小伯母花田里的肥沃的花蜜失去堵塞顿时伴随着林天龙射到里面去的汩汩流出,湿漉漉的庞然大物青筋贲涨、发红发紫,在空气中冒着火热的气息,林天龙荡的笑道,“你的母亲,我的小伯母她累了,作为女儿的如玉姐姐应该为妈妈分担一下‘压’力的!”

    “不要——”

    “为什……妈……”

    前一句是妙音师太娇羞带怨的娇呼,因为侄儿女婿那庞然大物实在太吓人,自己都吃不消,女儿还小,而且才被破身,创伤不轻的娇嫩身子如何受得了这坏蛋侄儿女婿第二次的宠幸呢?怕女儿要躺在床上好几天不能动弹的母亲自然是娇声呼喊!

    后一句是如玉的尖叫,‘为什么’才问到一半浑然变音,‘么’和尖叫的‘啊’组合成了‘妈’,因为林天龙已经急色色的从她后面进入了她身体,庞然大物轻车熟路、‘旧’地重游势大力沉的撕开所有阻隔深插而入,一举插到如玉的花芯吻‘嘴’上,强烈的撕裂感从传遍全身,火辣辣的酸痛就仿佛了一根烧红的铁棒,如玉整个人仿佛被林天龙这一插撕裂开了、烫灼熟了,火红的颜色以见得着的速度在如玉那嫩的脸蛋上蔓延,迅速的蔓延到全身……

    只见如玉在林天龙这么一个急促的深插中欲瘫,但却被林天龙一双有力的大是后被把住,庞然大物从如玉背后深插着,成为平衡如玉的第三个‘支点’,如玉一头枕到了她母亲那软绵绵的大上,张大圆圆的红润润小嘴儿发出一丝丝沙哑的喘息,全身上下一直颤抖不休,比她母亲刚才时还要强烈些。

    妙音师太双手紧张的抚摩着趴在自己上的女儿那散乱不堪的秀发,然后温柔慈祥的抚摩着那被林天龙这个坏蛋侄儿女婿不知怜惜、粗鲁使得如玉痛得发白的脸蛋儿,脸蛋儿上那湿润的泪珠让妙音师太又气又羞又恼,娇羞中带着恼怒的火气,‘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有些后悔了的林天龙,娇声嗔道,“你这急色的小混蛋,如玉都已经是你的妻子了,这一刻不要你会死吗?”

    “会!”

    “你——”

    “不要如玉也行,要你咯!”

    “……”

    妙音师太娇羞的偏开了头,嘤咛一声羞怩不堪!

    林天龙好声劝慰着如玉,“如玉姐姐,现在还很痛吗?忍一下,很快就会过去的,到时候会很舒服的!”

    如玉羞赧而坚强的点了点头,扭过那梨花带雨的娇颜睨了一眼愧疚的林天龙,如玉见龙弟弟为自己一脸内疚,顿时觉得所有的痛楚都无关要紧,煞白的脸蛋儿慢慢恢复红润,对着林天龙露出娇媚的甜笑,说不出的柔情似水,那份少女的迷恋让林天龙又自豪又甜蜜,柔声问道,“我动了喔!”

    “嗯!”

    如玉娇媚的应了一声,略微有些紧张的呢喃道,“龙弟弟你要轻一点,如玉那里好像没有妈妈的大,如玉觉得那里好像又裂开了,好痛好麻!”

    妙音师太被女儿一句‘没有妈妈的大’弄得臊热不堪,挣扎着要退出身来,林天龙那里肯让她跑了,飞快的把庞然大物从如玉的娇嫩身子中抽出……

    “唔——”

    庞然大物迅速的离去让如玉不安的哼了一声。

    林天龙的庞然大物迅速的对准就在如玉姐姐粉面一点的肥沃水润的花田就势一“啊——”

    促不及防之下妙音师太被林天龙到底,只觉得下面被捅了个透,火辣辣的感觉从花田蜜道里那细碎的鲜牙上瞬间传遍全身每一个细胞,妙音师太成熟丰腴的身体肯定比她女儿如玉的承受力强很多,林天龙这一插虽然有些粗鲁,但痛楚不是很多,反而是出其不意的酸麻酥醉感让妙音师太爽了个透,身子瞬间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软面的躺在床上,被女儿如玉那娇嫩嫩的身子骨压着,想退出去是没什么可能的了。

    待反应过来,清楚的知道自己体内的庞然大物是前一秒还深插在女儿如玉身体里的那根,迅速插到自己体内来的时候还夹带着女儿小花田的YIN液和温度,自己和女儿竟然同时被这下坏蛋宠幸了,妙音师太一时间面红如火,臊热难安,想挣扎着起来,但酥软不堪的身子根本无力回天。

    林天龙开始一下一下的在小伯母的花田里抽、插,然后飞快的把庞然大物抽出来再插到如玉的小花田里,两个花田,一个柔软火热、多汁多蜜、能承受自己每一个方位的深插、撞击,重峦叠翠的名器阻碍重重、层层多磨,抽、插起来摩擦惊人,惬意非常;另一个娇嫩狭窄、比目鱼吻别有洞天,每一下撞入都被那‘鱼嘴’吸、吮一下,甚至吻得紧紧,更是别有一番滋味,爽得林天龙轮流抽、插,但不敢再把庞然大物到如玉的内了,因为那里将被如玉的花田咬死在内无法拔出,强行拔出就会伤了如玉,非得把如玉弄到无力时方能罢休。

    如玉的呻吟娇滴滴、甜糯醉人,单纯而腻人;她母亲妙音师太却是媚浪却娇羞、柔腻带嗔,不一样的风情不一样的情调却是一样的结果,都在林天龙的婉转承欢,承恩受泽!

    妙音师太羞得慌,无力的嗔骂着林天龙,“小伯母岳母好贪心喔!”

    聂收北嘿嘿直笑。

    妙音师太欲念勃发,娇躯蠕扭、柳腰款摆、狂颤乱抖,那粉胯贪婪上挺追逐着林天龙抽出来的庞然大物,情急之下主动挽留哀婉求欢的话都喊了出来,把心地的那一丝秘密都暴露无遗,还被侄儿女婿取笑,羞得无地自容,嘤咛一声娇羞满面。

    林天龙把被自己弄得有气无力的如玉轻轻放下,让她的粉胯和她母亲的粉胯几乎相贴到一块,彼此渗漏出来的蜜汁相连交流,林天龙扶住如玉姐姐那肉嫩嫩的臀尖,用力向两边分开,让如玉那娇嫩鲜红的‘水沟’更加显露,只见鲜红的‘水沟’里点点的花露滴漏而下,滴到下面她母亲的花田蜜道口上,让她母亲那肥沃泥泞的花田宝地润泽晶莹,林天龙把那涨大发紫还滴着她母亲的蜜汁的庞然大物温柔的往如玉的小花田里面挺进去……

    如玉那双清澈灵动的星眸此时娇媚羞怯,却是微微轻阖,那弯弯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的颤抖着,娇媚的脸蛋儿酡红欲滴,瑶鼻急促火热的呼吸气息全部喷到她母亲那柔软白嫩的上,红润润的小嘴儿圆张,那柔软红嫩的小舌头都耷拉了出来,抵着那两排碎玉一般的银牙上,娇吁吁的喘息道,“龙弟弟……如玉痛……哎……”

    林天龙温柔而有力的在如玉的那娇嫩水润的花田蜜道里抽、插不停,有力的撞击在如玉那圆挺肉嫩的小美臀上,声不绝于耳,而如玉的身子不可避免的被林天龙撞得往前冲挪、颤动,使得垫在底下的妙音师太感觉侄儿女婿庞然大物撞击女儿身子深处的时候就仿佛撞击的是自己的一样,再听到女儿那似诉似泣的娇呻羞吟,小脸儿似痛楚更似舒服似陶醉是享受,妙音师太情不自禁的春意弥漫、欲焰越烧越旺,芳心渴望得到侄儿女婿的宠幸,哪怕被万人诅咒被观音菩萨惩罚而死也在所不辞。

    极度渴望的妙音师太开始用一双柔手在女儿的粉背上游走,甚至推攘着女儿的肩膀配合着林天龙的撞击,林天龙的时候她就推一下,让林天龙这个坏侄儿女婿能把那传宗接代的‘凶器’进入得更深更彻底一些,而妙音师太那柔软滑腻的灵巧舌头开始不自主的着自己‘干渴’的嘴唇,而女儿那近在眼前红润水泽的小嘴儿就十分的诱惑,好几次妙音师太都忍不住要吻了上去,最后被炽热的气息惊醒过来……再附上去再惊醒过来……反反复复挣扎着,最后欲焰占据了妙音师太的整个芳心,贪婪的吻上她女儿的嘴,被林天龙插得勃发、情难自制的如玉早已经不在乎这些了,一时间母女俩火热的湿吻交接在一块,天地为之变色!

    初为人妇的如玉很快就到了的边沿,“龙弟弟……轻点……如玉要死了……啊……”

    “如玉姐姐,龙弟弟好喜欢你的洞哦,好紧,好爽,龙弟弟填充一下你妈妈的慰劳一下她先!”

    林天龙不想让如玉姐姐飞起来那么快,飞快的把庞然大物抽出来,‘啵’的一声昭示着如玉那娇嫩水润、火热狭窄的花田蜜道对林天龙的庞然大物难舍难离,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带着如玉的花蜜对准小伯母岳母那湿淋淋、水潺潺的肥沃花田蜜道大门往内猛力挺进去……

    老马识途、旧地重游,重峦叠翠对‘故人’根本作不出一丝半点的阻挡,侄儿女婿的庞然大物冲破重重‘关卡’、承受沉重摩擦深深犁进小伯母那荒废多年的肥沃泥泞的良田中,噗嗤一声庞然大物没到尽头,去势不减撞上小伯母的花芯底里,在小伯母的花田蜜道底部尽情的研磨挑动……

    高贵成熟的小伯母妙音师太爽得全身颤抖,那白嫩的双紧紧的搂住女儿那娇小嫩腻的身子,一双秀白嫩腻的大腿想缠上林天龙的腰,却只能把女儿的小连带着夹紧,急急忙忙的甩开头来,摆脱和女儿的热吻,张着红润的樱嘴媚浪的爽叫……

    林天龙忽然抽离了庞然大物,从充实欲裂的状态忽然转到空虚酥痒的状态,极限的落差让妙音师太焚心烧肺般难受,天堂到地狱般的失落,无尽无边的渴求和需要让空虚的妙音师太几乎疯掉,一双柔嫩的手伸过来乱抓一通,却什么都抓不到,粉胯贪婪的抬挺,不知羞耻的追逐着离去的庞然大物,一股股滑腻的花蜜汩汩的流出蜜道大门,水泽晶莹一片,床单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这有一大半的‘功劳’是小伯母的。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