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149章 广平洞房姨甥不伦

第1149章 广平洞房姨甥不伦

    饮料、酒水全都供应的没半点问题,再加上孩子们的嬉闹更是让宴席的气氛好得不得了。

    一进门林小欣和梅姨马上就去新房卸掉繁重的装束,而杨丽菁和其他一起嬉闹的女孩子不太熟,又或许是因为她太漂亮了站那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闭口不言时的迷人气质和身上隐隐的傲气也让人觉得高不可攀,所以没人主动和她说话,显得有些孤独。

    朱广平朱华平这边已经一家子忙着挨桌敬着酒,因为不想喝多的关系,林天龙就借口要继续忙没陪这一家一起乱喝,看杨丽菁一副孤单的样子心里隐隐有点发疼,悄悄走过去递了个眼色,示意她跟自己走。

    杨丽菁脸色一下变得温柔,左右看了一下后,两人一前一后悄悄的溜到后院墙角。后园这边有一小片菜地,屋里边很是喧闹但这却是没半个人,显得很是隐一看没人,林天龙忍不住将这个久违的美少妇拉进怀里,狠狠的和她来了一个长长的湿吻,享受着她饱满胸脯磨蹭自己胸膛时的弹性,待到她娇喘吁吁的时候才色色的笑道:“怎么样啊丽菁姨妈,玩得还算是高兴吧!看你都快把我忘了。”

    杨丽菁半眯着眼睛,微微急促的呼吸尽显妩媚动情,小脸上已经有漂亮的红晕浮起,她柔情的看着林天龙,眼神微微闪烁,声音低低的说:“谢谢你跟我去省城完成任务。”

    林天龙这才想起自己也是被杨丽菁带去省城的,杨丽菁事先并没有透露关于卢省长孟厅长还有大伯父梁宏宇错综复杂的关系,尤其是这一趟省城之行更多是利用天龙的意思。杨丽菁也是人在其位身不由己,所以非常感谢天龙不仅省城之行完成了卢省长孟厅长梁宏宇三人的考察,而且还没有埋怨杨丽菁事先没有和盘告知,所以,再看看杨丽菁满脸的感动和幸福,天龙恍然大悟这美人是以为自己会生她气才没有说话的,估计是感动个半死。

    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林天龙温柔的抱着她,一边亲吻着她的耳垂,一边吐着热气说:“傻瓜,现在还和我说这些干什么。你也是人在其位,身不由己嘛。何况省城之行三个老头子也没把我怎么着,你安心的做你的局长就行了,遮风挡雨一切都有我呢!”

    “天龙,谢谢你!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芳芳找到了!”

    “什么?芳芳表姐找到了?在哪里呢?”

    林天龙惊喜道。

    “和琳琳一起在我们的基地呢!你忙完这里,我带你去见她们。芳芳是在原始密林外面和你姨妈姨夫走错路迷失的,我们的侦察员及时发现并带回来的,你姨妈姨夫还是进入原始密林了。明天你见了她再说吧!”

    “好丽菁,好姨妈,好老婆,好宝贝,我该怎么感谢你呢?这回你立下大功了,改天我要好好疼疼你,好好谢谢你!”

    天龙感激的甜言蜜语一齐涌来。杨丽菁感动的点点头,原本有些迷茫的眼睛一时之间变得坚定又感动,垫起脚来送出小嘴和香甜的舌头让林天龙又肆意的品尝了一番后,两人这才一前一后,若无其事的走回院中。

    院子里随着空酒瓶越来越多,一个个男人都面红赤热的开始吹牛,看起来也是喧闹不已。林天龙已经在人群中看见梅姨带着妮妮在一桌女眷那吃上了,美少妇在自己的滋润下变得越发水灵,也是祸害了不少男人的心脏;小妮妮又十分的可爱逗人,这母女花往那一坐不用说也是人群里的焦点;而仪和师姐作为观音院的代表前来见证新人婚礼,因为和林晓梅妮妮母女熟识,也安排在同席而坐。

    只是简单招手打了个招呼,林天龙就陪着已经有点喝多的朱华平朱广平兄弟俩继续敬着酒。

    宴席很成功,一顿饭闹到十点多,客人一个个都没了闹洞房的能力,留下满院子摔得七零八落的空酒瓶,搞得到处都是狼藉一片才走。林晓梅因为女儿困了所以早早的请仪和带着妮妮走了,林天龙还特别给嘴馋的妮妮带了一些吃的贿赂她,高兴得妮妮一口一个龙哥哥,甜地让人骨头都软了,乖乖跟着仪和师姐走了。

    朱广平爸妈也都高兴的喝多了,老两口难得没节制的被一直灌着酒,早早的就被抬进屋子里睡觉去;朱广平也是重点照顾对象,他早就被灌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由于这有个风俗就是新人换完装以后必须得十二点才能进新房,所以尽管两口子一个已经倒了,另一个也是困得不行,但都没进去粉刷一新的房间里。

    杨丽菁陪着林小欣聊天,话题最多的还是这里的风俗人情,提到什么牛车、骑驴之类的话题都让她兴奋不已。女人一但聊开了就有说不完的话,林天龙也不想过去插嘴也插不上嘴,无聊的抽着烟,就等着把朱广平抬进新房就可以回去了。至于其他别有心思的人上去凑和,也是吃了软钉子就跑掉,两个美女看起来和颜悦色的,但也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

    现在山里除了村委会外,其他人家很少有接电线的,因为有的人忙了一天到晚上就睡了,不睡就做一些爱做的事,山里用电多浪费啊,乌漆抹黑的才有气氛!而朱广平家不属于这一类,所以就安了几颗不怎么亮的灯泡,照在院子里还算挺明亮,不影响在这吃饭打屁。

    林天龙正无聊的时候突然想起梅姨刚才说有些不舒服,要先进去帮堂妹林晓欣看看新房的东西齐不齐,还有什么遗漏的没有,但到现在一直都没过来。便偷偷的看看杨丽菁,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关系,两个女人聊得有点像要拜把了,随口说了句我去大号又调戏了几句,在她们的嗔骂中悄悄的溜过去。

    广平哥的新婚,自己身为伴郎,房间里是美丽多情的伴娘,而且还是新娘的堂姐梅姨,昨晚又和自己春风几度的美少妇。特殊的环境,特殊的身份,想想都觉得异常刺激。

    新房只是朱广平林晓欣在山里老家的临时居所,他们早在炎都山脚下买了三室两厅,山里这个临时房子是一个独立的小石房,应该是新盖的,虽然简单但粉刷一新看起来也很不错。林天龙还没到门口就看见屋子里的梅姨已经换上家居服在为堂妹林晓欣铺床,她细心的整理新房,殷勤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她在嫁女儿一样。

    林天龙一个闪身就进去了,迅速的把门拴上。这房间倒是挺隐秘的,除了门以外就一个窗户能通风,玻璃上边还糊着一层色纸,一关上还真就看不到里边的情况。

    梅姨听到动静转过头来,由于刚刚是背对着的,一看林天龙正色眯眯的看着自己的臀部,不由得想起昨晚的快感,脸红了红,低声的问:“你怎么进来了?”

    山村里地方虽然落后,但也知道夫妻在新婚燕尔时的激情,并懂得这些年轻人有着用不完的劲,因此这新房在设计时有种暧昧的体贴,只要门一关,然后窗户再一关,基本上就是个封闭的世界,就算再怎么折腾,都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

    虽然山村里的人在结婚时喜欢将新房布置得大红大艳,看似有点土气,但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而且房内贴满充满喜气的大红喜字,以及寓意早生贵子的红字,简单而用心的装饰充满着爱意。

    此时两根红蜡烛燃烧着,可见烛火在微风中轻轻摇曳,有股无法言谕的情愫在滋生。

    在烛下的梅姨显得水嫩而动人,小脸在惊喜中带着几分惊慌,有着怀春少女的忐忑,一种我见犹怜的韵味悄然而生。此时她已经沐浴过后,褪下伴娘装,换上简单的休闲服,看起来随意中有几分慵懒的妩媚,又有种怯生生的羞涩,让人无法抵挡她的魅力。

    林天龙不由得狠狠咽了一口口水,看着无比美艳的梅姨,最后忍不住将她拉到怀里,随后吻了下去。

    梅姨惊慌地挣扎几下,但还是受不了林天龙那粗鲁却熟练的挑逗手法,随着林天龙的舌头在她嘴内灵活的搅动,不由得身子一软,双眼顿时变得迷离,手臂也无力地垂下去。

    一个长长的热吻过后,林天龙吻得梅姨娇喘不已,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梅姨那柔软的小嘴,甚至还可以看到嘴角牵着银丝,然后林天龙双手不老实地揉捏着梅姨那充满弹性的臀部,并说道:“梅姨,今天是你堂妹出嫁……什么时候你嫁给我呢?”

    梅姨微微喘着气,小脸通红,一边挣扎着要从林天龙的怀里出来,一边低声说道:“别这样,这里是朱广平和晓欣的新房。”

    林天龙闻言,心想:新房,那就更刺激了,而且我们还是伴娘和伴郎呢!

    梅姨完全不知道她低声哀求的模样多有魅力,甚至更能激起男人心里邪恶的征服!林天龙忍不住抓着梅姨的手放在他那坚硬的命根子上,一边舔着她的耳朵,一边说道:“梅姨,我想要你!咱们在这里来一次好吗?小声点就行了!”

    在一碰到林天龙的命根子时,梅姨不由得挣扎一下,因那命根子的坚硬和粗大让她内心一阵混乱,而且一想起昨夜那销魂蚀骨的滋味就想要逃避,可林天龙的大手就像铁钳一样有力,让她丝毫无法挣扎,在无奈之下,梅姨只能隔着裤子摸着林天龙的命根子,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此时一听到林天龙那荒唐的话语,梅姨慌张地摇着头,说道:“不行!一会儿要是有人来,那怎么办啊……”

    “好梅姨,你看我都难受成这样了!”

    林天龙一边苦着脸让梅姨摸那硬得发烫的命根子,一边已经等不及将手钻进梅姨的背心内爱抚着那滑嫩的,享受着梅姨那沐浴过的肌肤的滑嫩。

    林天龙那火热的大手有点粗糙但又有种舒服感,甚至带着一股酥麻感让人双腿不由得发软,梅姨嘤咛一声,还是坚决地摇头说道:“不行!朱广平小欣两口子都还没睡在这新房,你怎么就想在这里做这种事?这太荒唐了!”

    说完,梅姨就要挣脱林天龙。

    特殊的环境、刺激的地点,还有熟悉的美少妇在!何况昨晚在梅姨身上体会到的滋味是那么让人留恋,林天龙哪会这么容易死心?而且见她拒绝时也没有特别坚决,便趁梅姨转身时,林天龙猛地将她扑倒在柔软的新床上,然后将背心往上一拉,虽然内衣有点碍事,但林天龙马上埋头在她那还有着自己吻痕的双乳上一阵乱舔,感受着那熟悉的柔软感。

    梅姨起先还使劲地推搡着林天龙,但胸前传来的阵阵快感,加上看林天龙难受成这模样,便心软了,只能无奈地放弃抵抗,任由林天龙脱去身上的内衣,埋头在双乳上,让他有些粗鲁但却十分温柔地舔吸着。

    在这样的环境下,林天龙觉得特别刺激,手口并用地享受着梅姨这对的香甜和圆润,时而含弄着,时而挑逗地着敏感的!

    在林天龙娴熟的挑逗下,没一会儿,梅姨就小脸通红,咬着下唇,急促地喘息着,原本还带着惊慌的眼眸已经浮现出一层情动的水雾,双手也不由得抱住林天龙的头。

    林天龙伸手摸向梅姨的裤子,发现裤子上已经是一片湿漉漉,这才知道梅姨也和他一样兴奋。

    当林天龙色笑着在梅姨娇羞的注视下,欲将她的裤子拉下来时,梅姨连忙慌张地抓住林天龙的手。

    “天龙,别在床上。一会儿,如果欣欣和朱广平看见会不好的!”

    或许是想起昨晚自己横流的羞耻模样,梅姨用仅有的一点理智,哀求道:“别脱衣服,不然等下会很难收拾。”

    “嗯!”

    只要梅姨肯答应让他征伐,林天龙什么都可以答应!

    林天龙兴奋得将已经闭目等待他采摘的梅姨横抱起来,虽然说偷情比较刺激,不过毕竟是别人的新床,大红的床单还是新的,要是弄得一片湿漉漉,到时林晓欣还不把他砍了,他也没脸去见朱华平朱广平兄弟俩了!

    “你这个坏蛋……”

    梅姨蜷缩在林天龙的怀里,娇滴滴的嗔怪道。

    此时,梅姨见房门和窗门都紧锁着,心里一认命也就放松下来,看向林天龙的眼神中显得含情脉脉,也带着几分羞涩的期待。

    “坏蛋一会儿要和你生娃娃……”

    林天龙仔细地确定房门都锁上后,这才轻轻的放下梅姨,拍着她那浑圆的,色眯眯地笑道:“好梅姨,今天这么好的日子,我们来玩一下新花样吧!”

    “什么?”

    梅姨有几分难为情,不过看自己站在桌前,也隐隐猜到几分,脸上两抹红晕更显羞怯。

    “来……”

    林天龙温柔地搂着梅姨的蛮腰,照着脑子的些许印象,连哄带骗的让梅姨配合着他。

    一会儿,梅姨弯下腰,将细长的玉臂贴在桌子的边缘上,裸露出光滑的玉背,性感而浑圆的臀部更是高高翘起,摆出一个标准的后入姿势。虽然这个姿势很羞耻,但梅姨并不排斥,心里反而有一种尝试新奇事物的期待,而且由于刚才被弄得情动的关系,梅姨说话时还带着颤音:“天龙,一会儿你轻点,我怕他们会发现!”

    “知道了,你别叫太大声就好!”

    林天龙有些兴奋的应道,随即毫不客气地将梅姨的裤子连同粗鲁地拉到小脚下,然后蹲看看那已经潮湿一片的。

    昨天晚上摸黑上了梅姨,林天龙现在才有机会仔细地打量梅姨那迷人的羞处。

    “你这个色胚……”

    梅姨娇滴滴的呸了一声,眼看已经暴露在林天龙面前,而他居然蹲打量,浑身顿时一僵,本能要闪避,但经过一夜春风后,又在心里安慰自己:这是和我最亲密的人,就别太紧张了!

    梅姨的一片粉红就像是少女般的鲜嫩,体毛也有些稀疏,不像妙音师太那样茂盛,一张一合的地方有点红肿,似乎是昨晚林天龙粗鲁的对待,才让这里有些红肿。

    “好漂亮呀!”

    林天龙瞪大眼睛,低声呢喃道。

    此时梅姨的花蕾被晶莹的露水覆盖,散发着女性特有的体香,让人感觉更加兴奋!

    “别这样看我!”

    梅姨说话时已是满脸春情,红红的小脸看起来妩媚。她一想到羞处就这样暴露在林天龙的面前,还被他仔细地打量着,在娇羞之余却是感觉到一阵兴奋,隐隐知道那羞人的地方更加湿润了!

    林天龙看了看时间,也不敢拖太久,虽然如果允许,他真想好好亲吻梅姨那迷人的羞处、好好品尝那里的味道。

    此时林天龙一听到梅姨那似嗔似嗲的话哪里还忍得住?他马上站起身把西装裤褪到地上,然后轻轻地分开梅姨的双腿,扶着快要的命根子对准潮湿的,抱紧她浑圆的香臀,从后面慢慢进入这迷人的身体。

    一股充实而又有点不适的满足感让梅姨舒服得仰起头,由于林天龙知道梅姨多少还是有点疼痛,而且不太适应这后入的姿势,索性就耐着性子用很慢的节奏着,并且见她的双峰微微晃动,就伸手握住后,开始上下齐攻。

    梅姨深怕会叫出声,便咬着桌上的一块丝巾,低低的哽咽着就像是哭泣一样。

    见梅姨的越来越湿润,林天龙也就不再顾忌,开始享受起来,一下又一下的从后面撞击着梅姨那充满弹性的臀部。除了上的快感外,见美丽的梅姨被自己用老汉推车这种销魂的姿势疼爱,林天龙觉得别有一番韵味,尤其她那晶莹剔透的玉背和每一次撞击后随之晃动的臀浪,更是有种视觉上的享受,令林天龙快要承受不了这种美妙的感觉。

    林天龙每一下的撞击,都让梅姨那头如瀑布般的长发随之飘舞,而林天龙光看着如此美艳的尤物在承欢,早已兴奋得不行,再隐约看到她压抑呻吟时粉眉微皱的样子更是血脉贲张,忍不住低下头舔着她的后背、舔着她的耳朵,粗喘着哼道:“宝贝梅姨,这样舒服吗……”

    “好、好深……”

    梅姨在如哭泣般的呻吟中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后背被林天龙,他那火热的大手抚摸着她的,多处传来的感觉让梅姨体内的快感倍增,而听着耳边林天龙那放荡的话语,终于控制不住的来了一次。

    即便梅姨玉体发颤,双腿也发软,但林天龙还是握住她的使劲地揉捏着,不管梅姨那紧窒的有力的蠕动,就借着更多的润滑开始用力地着。

    林天龙那巨大的命根子一下又一下的,让处在巅峰的梅姨控制不住低低呻吟着,小脸更红得像火烧过似的!

    这样类似于偷情的环境,让林天龙和梅姨兴奋得身体产生强烈的反应,但又不敢弄出半点声响。

    林天龙被梅姨体内的紧窒弄得无比舒爽,足足保持这姿势二十分钟,更让在这方面比较生疏的梅姨三次,颤抖的双腿几乎已经无力站立,都沿着腿根往下流。

    两具在无声却又激烈的蠕动中布满汗水,但这如潮般的快感就像本能的驱使一样,谁都无法抵挡这种美妙,在一声声的喘息中尝试这种姿势,所带来的滋味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就在林天龙和梅姨彻底迷失在这销魂蚀骨的滋味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林晓欣着急的声音:“姐,你怎么把门锁上了?”

    梅姨顿时吓得一个激灵,总算恢复些许理智,而原本浑身酥软的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连忙推开林天龙,也没空去管这时她披头散发的样子有多么狼狈,穿好裤子就要去开门。

    半途被打扰的林天龙当然感到不爽,而且若让梅姨这副模样去开门,肯定会暴露奸情,便皱了皱眉将她拉回来。

    虽然梅姨剧烈地挣扎着,但也不敢出声,而林天龙也没有怜香惜玉,稍微解释一下后,就将梅姨硬拉着按在桌子边,然后抱住她的翘臀,随即狠狠的又一个进入,让梅姨差点就叫出声。

    “别……我妹妹小欣在外面……”

    梅姨强忍着体内被充实的快感,但隐隐有些生气,不过还是低声下气的说道。梅姨也知道她现在的模样不能去开门,但林小欣还在门外,可林天龙却这样对待她,内心的惊慌已经让她六神无主。

    林天龙闻言,在兽性暴涨之余让头脑稍微冷静想了想,他一边狠狠的撞着梅姨的臀肉让她发出闷哼声,一边突然朝门外大声喊道:“嘿嘿,今晚洞房由老子占了!如果你们想进来,就叫朱广平那臭小子给我个大红包,钱一定得给多,不然免谈!”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