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165章 连续剧梦敏仪姨妈(五)

第1165章 连续剧梦敏仪姨妈(五)

    “你要睁开眼来找,不然永远也弄不开,只会把你外甥舔到。”又有人邪恶的说。

    说话的那个人刚说完,马上有人回堵他:“你干嘛说出来啊!人家姨妈跟外甥在要好,要帮外甥舔出来,被你一说,女生的脸皮薄,搞不好就不敢继续弄了啊!”

    语毕,那些男人又全都轰笑起来。

    敏仪姨妈羞恨到玉体颤抖??几度脑海空白差点昏过去,但他们谈话的内容却也一字一句全进了耳里,她强迫自己睁开眼,果然找到那个十分牢紧的线结就打在外甥天龙腹面的下方,她牙一咬,头微偏将两片软唇贴上龟颈,柔嫩的舌尖拨弄线结??试图去松开它。

    一心想赶快弄松线,好从外甥天龙身上离开的敏仪姨妈,却忽略了某件事,她用最销魂的舌尖,去外甥天龙的这个部位,正是男人最敏感之处,这个突如其来举动,让毫无准备的天龙浑身发颤,口中激动的呻吟。

    敏仪姨妈却没停止她的动作,柔嫩的舌瓣继续在上面滑动,天龙强烈发抖的说:“敏…敏仪姨妈…啊…那里…那里是…不行…”

    敏仪姨妈听到外甥天龙十分忍耐的呼声,才惊觉唇下的莫名抖动,而且变得更粗更烫,急忙松开唇舌,慌乱的说:“龙儿…你要忍住…千万不行…不能出…”她饱受摧残的柔弱芳心所想的,是万一外甥天龙被她舔到,就和无异了。

    但李楚原启会这么轻易饶过她,他冷冷的说:“含进去!”

    敏仪姨妈没听懂,转头美眸迷惑的望着他。

    “把整条吞进嘴里弄。”他再一次加强语气说。

    “不行!我没答应要这么作!”敏仪姨妈气愤的回答。

    李楚原狞笑数声,拿出一条粗的生橡皮筋:“如果我把这条生橡皮筋套在你丈夫的小老二,先在蛋蛋上绕几圈,再拉到扭几圈,不晓得要多久时间,他那根的工具就会永远失去效用?”

    “你不能那样作!这样实在太卑鄙了!”敏仪姨妈悲哀的哭着说。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作?反正你的舌头也弄不开你外甥天龙上的绳结,我再把你老公的老二绑死也是约定好的事。除非你肯帮你外甥天龙给我们看,否则这条橡皮筋立刻就能派上用场!”

    〈…真的要帮蔡同海的龙儿龙儿作这种事了…蔡同海在他们手里…我还有其它的选择吗〉

    敏仪姨妈美丽的身体栗栗的发抖,她知道自己不屈服在李楚原的威下,丈夫蔡同海一定会被他再用生橡皮绑住,他现在的好不容易比方才被绑时恢复了正常血色,要是再被李楚原手里那条粗牢的橡皮筋捆绑,恐怕真的永远不能用了!

    敏仪姨妈闭上眼滑下两行珠泪,努力伸长玉项,将嘴移至硕大龟菇的上方,羞恨欃杂的悲哀下,张启美丽的樱唇,慢慢将外甥天龙粗硬到不行的怒棍缓缓吞入口中。

    “噢……好敏仪…姨妈…”

    天龙全身激烈的颤抖,舒爽到连被直直并捆的双腿尽头,十根脚趾都扭夹在一起,姨妈口腔里柔软湿润的粘膜,微烫却十分舒服的津液,还有滑滑酥嫩的香舌,慢慢吞噬包围整条,从以降,都产生要融化的感觉。

    敏仪姨妈的小嘴只足以吞进外甥天龙的三分之二,热铁一般的肉菇已经顶到喉咙,塞得她呼吸急促。

    “你会吧?要动起来,还要吸出清脆的声音,这些不须我再教你吧?快点让你外甥天龙,你就能快解脱,但如果你想尽孝心让你外甥天龙舒服久一点,慢慢舔我也没意见。”李楚原邪恶的说。

    他的每句话都让敏仪姨妈羞恨欲死,敏仪姨妈销魂的小嘴,慢慢的在外甥天龙粗大的硬棒上,天龙又忍不住发出秽的叹息:“敏仪姨妈…你…噢…你真…好…”

    敏仪姨妈听外甥天龙称赞她,非但没有一点喜悦,只感到深深的羞耻和悲哀,眼泪如断线珍珠止也止不住,她想让这个恶梦赶紧过去,只好加速小嘴的速度,因为丈夫蔡同海老二时常举不起,敏仪姨妈在床第间为丈夫过好几次,技巧本来就不错,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替外甥天龙作这种事。

    随着她深吞紧吸的速度加快,现场发出啾啾滋滋的清脆声,她微喘着气,发丝散落、模样凄迷又散发诱人的极度性感,享受美丽姨妈销魂小嘴的天龙,则不断左右摆动头,发出激爽的呻吟,甚至放肆的叫唤姨妈的腻名。

    “敏仪…噢…敏仪姨妈…你真好…你是…好女人…好姨妈…唔…敏仪…我……我快…快出来了…慢一点…不…不要太快…让我…忍久一点…”

    敏仪姨妈强迫自己不要听进外甥天龙无耻的叫声,一味加快速度想将外甥天龙的吸出来,她将吞到最底,往上吐时,口腔紧吸,舌瓣如同灵巧的小蛇缠在下方作重点挑逗,如此快速而有节奏的重复,李楚原还要人用摄像机摄下敏仪姨妈吞含时的动人神情,实地转播给脸在另一头的照同看,任何男人被敏仪姨妈这种美女如此,恐怕不出几十下就要弃械投降,天龙却因为被细线紧缠之故,延迟了的时间。

    终于,天龙发出一声难听的长嗥:“噢…出来了…出来了…敏仪姨妈…我…”

    敏仪姨妈感到塞满口腔没有缝隙的火烫硬物膨胀一圈,外甥天龙的双腿和肥腰也在急速抖动,知道外甥天龙就要,但来不及将嘴离开,滚沸的就已经涌进口中,她痛苦的闭上眼,等停止抖跳,才伤心的啜泣,这时腥臭的从她唇间,延着半硬的大量流下来。

    她以为恶梦暂时过去,不料股间敏感的,突然传来一阵湿滑的舔拭。

    是舌头!男人的舌头,外甥天龙的舌头,竟在舔她……

    “哼…龙儿!你在作什么…不行,这样…我们应该停止了…”她又惊又羞的制止。

    但天龙却像没听到一般,舌尖挑开肉蒂外薄嫩的,在充血的肉豆上轻轻摩擦。

    “不行…”敏仪姨妈痛苦的叫停,却又忍不住发出呻吟。

    她的手和脚被捆绑在一起,跪伏在天龙身上,还是男女69的姿势,根本无法以行动制止天龙现在对她作的一切。

    肉豆已经完全硬起来,外甥天龙舌尖的抚弄,形成一波接一波的酥痒电流,敏仪姨妈几近于无法思考,绳子松脱掉的一边,不知是否因为的兴奋,又开始间歇的喷出细细的母奶。

    一会儿,滚热湿粘的舌头从肉豆上转移,来回扫动张开的耻周围肉瓣,以及粉红湿润的粘膜组织。

    “嗯…哦…龙儿…”敏仪姨妈脚掌向上的十根脚趾全都向内弯屈,肌肤下隐约可见细嫩可爱的血管,雪白胴体也抹了一层性感的晕红,黑大理石地板上,白晰的母奶已经形成一片小水泊。

    天龙慢慢将滚烫的舌头送进生育过芳芳表姐琳琳表妹的里。

    虽然身体渐渐传来快融化的充满快感,但敏仪姨妈却也惊醒过来:“龙儿…我们不行…不能这样…我们这样是乱…伦…啊…停…停下…来…不要再进去…啊…”

    她扭着诱人的抵抗,但天龙也是个老手,他的舌片在姨妈内进出,牙齿轻磨豆豆,两三下敏仪姨妈就娇喘不成声,抗拒的,反而羞涩的摆动迎合起来。

    “唔…龙儿…不行…我们不可以……快停止……我会…啊…会出来…”她感到一股强烈的意充涨,知道身体已经快要,抗拒与渴盼的矛盾,让她更无法思考,生理却也因为这种倒错感而更兴奋。

    天龙听见敏仪姨妈动人的呻叫,更是使出浑身解数挑逗姨妈的水洞。

    “唔…唔…吱…叫我同…别叫…我龙儿…”天龙呼吸杂乱,吸着姨妈的禁忌之洞,口中满是水声含混不清的说。

    “唔…出来了…我到了…到了…同…”敏仪姨妈扬起下巴痛苦的哀鸣,柔弱的娇躯一阵痉挛,奶水如泉般喷出!

    过后,姨甥赤裸的都像从水里捞起来一样紧粘在一起,天龙离开耻缝的舌尖,牵出一条粘白色的东西。

    在凌辱敏仪姨妈的密室里,又进入了另一波火热乱的,敏仪姨妈悲泣哭求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被淹没在男人的吆喝与笑声当中。

    刚被迫与外甥天龙过的可怜敏仪姨妈,现在正被一根粗绳悬吊起来,腿踝与大腿再遭绳索缠绕在一起,迫始使她一双美腿无法夹合,无尽的春光完全暴露在沁凉的冷气中;此外双臂也再度被拉高过头往下拗,连同绕过上方数圈的麻绳一起捆绑在背后。

    悬吊她身体的绳索用一根铁勾子勾在她背后的绳结上,绳索经过天花板的滑轮,另一端圈绑在一个男人的双腕上,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亲爱的丈夫赵蔡同海。

    蔡同海苍白的身体,为了拉住妻子的身体不让她往下坠,用力到筋骨浮现,细瘦的腿一直发抖,他的一对脚踝被锁重犯用的镣铐铐着,让他使力更为不便,但不论如何,他说什么也不愿放松,因为在另一头他心爱的妻子敏仪,雪白腿根间微启的粉红嫩缝,已经和外甥天龙的离不到五公分的距离。

    天龙一丝不挂、整个人像根木头似的被捆得直挺挺的躺在敏仪姨妈正下方,而他那条同是直挺挺矗立的,在旁人手握的调整下,毫无偏差地对准姨妈的嫩。如果蔡同海拉不住林敏仪,他的妻子和外甥的将会结合,发生的惨事!

    只不过以他目前体力迅速耗尽的情形,根本无法再撑多久。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