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189章 姨甥不伦情真意切(二)

第1189章 姨甥不伦情真意切(二)

    敏仪姨妈抬头看着天龙,眼里满是似水柔情,如葱玉指轻盈的在他赤裸胸膛上画圈圈,俏丽的脸蛋水汪汪的泛起一片红霞。

    “敏仪姨妈你醒了?觉得那里不舒服吗?”

    天龙给敏仪姨妈吓了一跳,但又随即高兴的抱着她转了个身,让她可以舒服的趴在他身上。

    敏仪姨妈娇羞的把头埋在他脖子里,低声的说道:“姨妈早就醒了,给你那么个弄法,死人都会被你弄醒了。”

    敏仪姨妈娇嗔的捏了他的一把。

    他被敏仪姨妈的动作弄得再次有了,偏又要顾及她被他挞伐得伤痕累累的身体,“敏仪姨妈,你现在的身体好点了吗?这里痛不痛?”

    他笑嘻嘻的在敏仪姨妈柔软嫩滑的高耸美臀上爱不释手的揉摸起来,不时造访一下她那伤痕累累的小菊花。

    “别……”

    敏仪姨妈压在他身上的娇躯顿时僵硬了起来,疼痛不已的小被摸,她不舒服的扭动了几下,神色紧张的望着他,低声求饶道:“别这样,姨妈还很痛……”

    “看你还敢不敢笑我!”

    天龙恶狠狠的把敏仪姨妈的头捉住,堵住她的小嘴就是一阵狂吻。

    “小坏蛋又欺负姨妈了。”

    敏仪姨妈好不容易才推开他,娇嗔的轻拍了下他的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昨晚你对姨妈做的坏事,姨妈还没跟你算呢!”

    他嘿嘿的笑道:“好敏仪姨妈,你的始终是我的,我只不过是提前几天要了它罢了,如果昨天白天没有,晚上不是梅开二度,不是这样,你中的毒还解不了呢。”

    他轻轻的摸了敏仪姨妈的一把,惹得她又是一阵扭动。

    敏仪姨妈饱受他摧残的不能再承雨露,他唯有抱住她逞些手足口舌之欲,嘴里不断吐出的下流话,把敏仪姨妈惹得娇嗔不断,俏脸生春。不过说到后来,却变成了他们姨甥间的互相倾诉,呢喃细语直至敏仪姨妈倦极入眠才结束。

    一觉睡到正午时分才醒来,他轻轻的从敏仪姨妈的背下抽出手,眼神却再次被酣睡正香的敏仪姨妈吸引住,玉藕般的雪白胳膊半压在半露薄被外的胸脯上,俏脸粉红嘴角含笑,薄薄的棉被不能掩盖敏仪姨妈丰满流畅的曲线,高耸如山形状美好的如同仙桃让人垂涎欲滴,平坦的微微起伏,并拢的修长圆润大腿中间,微微陷下的小三角散发出无限魅力,极度缠绵后无限慵懒的神情,让人不忍去打断海棠春睡的她。他摇了摇头,然后驾轻就熟的把塞进那春潮泛滥的里,敏仪姨妈从小瑶鼻里哼了一声,紧凑温暖的通道让他舒服的嘘了口气,他和敏仪姨妈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他熟练的起来。敏仪姨妈闭上眼睛任他胡来,秀丽无比的脸蛋上红霞满布,气息混乱、小嘴微张,不时从翕合不停的瑶鼻里冒出一两声娇吟。

    敏仪姨妈压抑自己的,欲拒还迎的姿态,比完全放开自己迎合他的挞伐更加激起他的,他双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脸颊,粗暴的把舌头伸到她的小嘴里乱探,在蜜汁横流的里肆虐,他怀着无比幸福的心情,在敏仪姨妈丰满的胴体上发泄他对她的爱意。

    慢慢地,敏仪姨妈的呻吟声渐渐响亮,她被他记记顶到撞击弄得神智迷糊,玉臀开始抬动迎合他的动作,紧紧夹住他的膣肉由缓到快的蠕动起来,修长的美腿也半推半就的被他捞起挂在腰上,身上的晚礼服被兽性大发的他撕成了布条扔了一地,他完全沉醉在奸敏仪姨妈的快感中。不知道冲刺了多少次,敏仪姨妈里的流得床单湿漉漉的,他跪在敏仪姨妈的双腿间不住耸动他的,双手捉住她不断乱动的美臀高高抬起,看着被撑得大开的两片因为充血而殷红的,漆黑的毛发嫣红的分外妖艳醒目,……

    “这就是芳表姐琳表妹出生的地方,现在我来了!”

    看着里面的露随着的进出不断涌出,他大声喊道,手指摸上了敏仪姨妈精致可爱的小,曲指轻轻的一按,半节手指没入到里面。

    敏感的被侵犯,敏仪姨妈再次尖叫着一拱小腰,激烈的蠕动收缩,无微不至的按摩起他的,道道温热的液体从她体内洒在他的上,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立刻俯身趴在敏仪姨妈的身上,紧紧的抱着那不住颤抖的成熟胴体,用他全身的力气做起活塞运动。未退的敏仪姨妈被他更推进一步,如同乍出千百只小手的让他疯狂,不顾敏仪姨妈还在不停地喷出,狠狠的着这在正常的情况下绝对不属于他的。

    紧凑的灼热湿润,每次刮过那不停蠕动的膣肉,一头撞在那软绵绵的顶端都让他闷哼一声,意越来越盛,才狠插了两三百下,敏仪姨妈又再次到了,虚脱的敏仪姨妈现在脸色煞白,平常水汪汪会说话的眼睛现在无神的张着,小嘴无力地喘着气,娇躯软绵绵的瘫在床上,任他在她身上驰骋,压在他胸膛下的高耸胸脯不停起伏,“敏仪姨妈坚持一下,我就快!”

    他怜惜的在她耳边说道,放在她臀下的手不停的把溢出来的露抹在她的小菊花上,为下一场做准备。

    随着最后一记重重的顶在,他仰头大嚎了一声,积蓄多时的携带着强劲的冲力,冲进了敏仪姨妈的,敏仪姨妈顿时打起了摆子,被他烫得再次,温热的液体浇灌在他敏感的上,不住蠕动挤压的膣肉,吮吸不休的,让他再上一层高峰,源源不断地涌入那十六年前养育他的最深处。敏仪姨妈得到的浇灌,苍白的脸色有了一丝红润,但还是白得吓人。

    “为什么会这样?”

    看到敏仪姨妈这一情况,他觉得很奇怪,每次在敏仪姨妈身上肆意驰骋一番后,敏仪姨妈都明显的精气大失,要隔上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过来,时间的长短是由他射入她体内的的多寡而定,但以往他和杨丽菁就没有这么明显的现象,是由于他修炼仙宫洞府的电能气功的关系呢?还是因为敏仪姨妈是常人的关系?长久下去,他怕对敏仪姨妈不利啊。

    他就这样抱着半昏迷的敏仪姨妈,仍然留在她不住溢出他们俩的的内,闭目内视,寻找修炼电能气功后身体的异常之处,慢慢地,他的心神沉入到内丹田里,十几天不见,丹田里的小人清晰了许多,上次看只是隐隐约约的一个影子,现在不但四肢清晰可见,连五官也模模糊糊的出现了,隐约是他的样子,“喂!”

    他在心里向他喊话:“你听到我的说话吗?”

    “唉!”

    小人不屑一顾的抬起头;他的脑海里直接出现他的话:“你这小子是活腻了,我不是告诉你一定要勤加修炼吗?你这小子到现在还没打过一次坐!”

    “啊?你是谁?”

    天龙心里一惊,神念差点就从体内退出。

    “笨蛋!”

    小人不客气的骂道:“……这个本来是你的元神,但你这懒鬼以前还勤于练功,而这几个月来没练过一次功,我的第二元神就逐渐取代了你的元神的意识,你还拚命吸取女阴来喂养他,如果不是我替你压制住,你的神智早就被我的元神取代了!”

    “啊,你是雪蟒!”

    这是搭救妙音师太如玉母女那次雪狼夜收的那条巨蟒,天龙恍然大悟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雪蟒没好气的道:“当然是炼化它了,我可不想突然多出个人来跟我分享老婆。”

    虽然他其实也是天龙自身——原来自从他从心灵空间修炼完后,雪蟒把自己的第二元神散开化为纯粹的内力转赠给他,由于怕他一时间接纳不了,雪蟒利用他的魔法力开辟了个次元空间,把绝大部分电能装在里面,只留个小孔慢慢地一丝一丝的导入他的丹田,即使只接纳了一小部分,也足以让他在二者之间拥有了自己的元神,但由于他这段时间都没运功,炼化输进丹田的电能,他自己弱得可怜的元神没有一丝壮大,反而输进来的内力远远超出了他的全部所有,元神反倒被那外来的力量炼化,成了不受他控制的寄生虫……

    雪蟒的第二元神已经散开,所以不再具有以前的意识,现在体内的这个元神重新开始成长,就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一样全凭本能行事,不停地吸取电能能量壮大自己,这也是造成他每次和敏仪姨妈交欢都让她疲惫不堪的原因,敏仪姨妈的真阴随着每次被他不自觉的吸了过来,如果不是敏仪姨妈的体质过人,早就香消玉陨了。这采摘来的真阴又促成了元神的壮大,在这次和中毒的敏仪姨妈狂野中,异变的元神吸收到足够的电能能量,如果不是雪蟒皇帝由于本源的关系及时发现他身体内的异样,远距离压制住这原本属于他的电能,他现在已经魂飞魄散,被元神的意识取代,成为另外一个人。

    “小子,现在你先把你采的元阴还给人家,然后再照我说的去做,记得每日都要打坐炼化我的元神渗透出来的功力!”

    雪蟒郑重的告诫道,接着详细的告诉他该怎么把他的元阳注入敏仪姨妈的体内,补充她损失的真阴,顺便达到消弱元神的目的。

    “记住,有来有往才合正道,有舍有得才是天伦,男女合籍才能双修,天伦之乐才是王道,希望你好自为知吧!”

    说完丹田里的小人手一挥,天龙的心神不由自主的给驱赶出来。

    睁开眼睛看到仍然是敏仪姨妈那不堪采撷的憔悴模样,天龙怜惜的吻着她苍白秀脸上的滴滴虚汗,“对不起敏仪姨妈,是我不好,差点就害了你的性命!”

    明白一切后,他冷汗直冒,如果不是发现得早,敏仪姨妈迟早被他采完元阴而亡,那时候他真是唯有一死以谢罪了。他微微的动了几下,敏仪姨妈又呻吟了起来,一副不堪挞伐的样子,但如果他不她,又怎么能射出他的元阳呢,又不是牙膏想要就挤出来。耸动了两下,发现敏仪姨妈确实无法再承受,他“嘿嘿”的笑了起来,“敏仪姨妈,轮到你的上阵了!”

    还在半昏迷状态的敏仪姨妈无法回答,他拔出把她的撑得满满的,一股浊白的液体流了出来,那里面有他的,也有敏仪姨妈的。

    他把敏仪姨妈翻过来,那圆大翘挺的诱人沾满了白浊的液体,精致可爱的小菊花眼上的放射状褶皱,更是被这液体遮盖的严严实实的,他俯压在敏仪姨妈光滑细腻的粉背上,握住用轻轻摩擦了两下,猛的用力一挺,把捅进敏仪姨妈那完全属于他的小里。敏仪姨妈闷哼了一声,娇躯本能的一痉挛,的扩约肌像橡皮圈一样,紧紧的箍住他进去一半的,那紧凑和灼热让他倒吸了口气,差点就出来。

    的饱胀让敏仪姨妈醒了过来,不停的刮过她娇嫩的壁,让她直打哆嗦,柔软的紧绷得硬如石头,收缩到极点的、箍得他寸步难行,但这只会令他获得更大的快感与刺激。他用力抱住敏仪姨妈,力度之大,让她觉得小腰都快被他抱断了,揉面团一样用力的揉她的,每一次都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粗暴的蹂躏敏仪姨妈那被他赋予额外功能的。

    敏仪姨妈忍受不了他的粗暴,虚弱的求饶道:“天龙,姨妈好难受,你轻一点。”

    他喘着粗气说道:“不,敏仪姨妈你忍耐一下,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你的实在是太美妙了!”

    他不再理会敏仪姨妈的哀求,奋力的埋头苦干。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娇躯被他牢牢地抱住压在身下,敏仪姨妈只能像条软皮蛇一样,在他怀里扭动她曲线丰满的,细致的粉背、高翘浑圆的美臀的摩擦让他欲火更加高炽,紧凑滑腻的让他只记得单调的动作,敏仪姨妈被他得哀哀直叫、颤抖不已。不过这一幕没持续多久,敏仪姨妈的是敏感点,不一会她的壁出于自他保护开始分泌出肠液,让他的可以顺利的进出其间。

    进入状态的敏仪姨妈螓首频摇,星眸半闭,小嘴微张,以肘支撑起他和她的重量,上身半抬,方便他一边揉搓她的一边她的。敏仪姨妈的玉臀不断收缩放松,不停蠕动,顽强与这个侵略者搏斗,在这英勇奋战的精神面前,慢慢地他有了怯意,他垂死挣扎的憋了口气连插数十下,强忍着意拔出,捉住敏仪姨妈的髋骨,把她的高高抬起。

    “呜……不要停啊……”

    的骤然空虚,让正在兴头上的敏仪姨妈觉得五脏六腑都随着他的一起被抽出来,她失态的大叫起来,水汪汪的脸蛋回头望向他,眼神哀怨无比,被他高高抬起的像一样左右摇摆。“不要着急,我的好敏仪姨妈,今晚有得你享受的!”

    他嘿嘿奸笑着道,沾满肠液的在那红肿未消的上磨了磨,从敏仪姨妈的后面一捅而入直插到底,被欲火烧得浑身难当的敏仪姨妈满足地叹了口气,他急促的耸动了几下后,用力一顶到底,按照雪蟒传授的心法搬运真气,凭藉着和敏仪姨妈的刺激所达到的,从元神那里分离一股真阳,一股脑的灌输进敏仪姨妈的内。

    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和炽热的喷射,把敏仪姨妈烫得哀叫一声,软瘫趴下,无意识的痉挛抽噎起来,雪白的娇躯变得绯红如霞。她的像婴儿的小嘴一样不住吮吸他探入里面的,的膣肉蠕动不休,挤牙膏似的按摩他的,仿佛要把他的压榨得一滴不剩。受此刺激,他又额外的再送敏仪姨妈一份,大泄一通后,他趴在敏仪姨妈的背上无力的喘着气,把自己的元阳射出去比平常的还要让人,但却是太累了!

    得到他的元阳补充,敏仪姨妈面上的血色迅速恢复,气息也平静下来,“龙儿,你对我做了什么?”

    敏仪姨妈感到自己的身体暖烘烘的舒畅无比,与以往的疲惫万分昏昏欲睡有天壤之别,她不由得奇怪的问道。

    压在敏仪姨妈柔软的窈窕身躯上如在云端,天龙舒服的挪了挪身体,抱住她的右手紧了紧,握住她的左手不停地揉着,嘴里含着她圆润的小耳垂含糊的说道:“敏仪姨妈你每次和我做完爱都疲惫不堪,是因为你体内精气大量泄出的缘故,这次我把我的精气直接灌入你体内,补充你失去的,你觉得怎么样?”

    “姨妈觉得很舒服,但这样做对你的身体有害吗?”

    敏仪姨妈担心的问道,忙于在敏仪姨妈身上寻幽探秘的天龙随口说道:“一点点了,但只要对敏仪姨妈有好处,这算得了什么,而且我身体壮得很!”

    他故意把胳膊伸到敏仪姨妈面前,可惜不是十分粗壮的胳膊没能逼出一两块肌肉。

    敏仪姨妈被他的举动逗得“咯咯”轻笑,妩媚的眼睛里又射出她看他时惯有的溺爱,她抽出枕在秀螓下的雪臂反抱着他的腰,喃喃地道:“龙儿,姨妈谢谢你的心意,但姨妈不想天龙受到任何的伤害,所以你以后不许再这样了,知道吗!”

    敏仪姨妈微微咬着红唇斜目看着他,脸蛋上洋溢着姨妈对外甥的无尽关怀之情。

    幸好他没把精气与生命力的关系说出来,要不然敏仪姨妈怕不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我会有分寸的!”

    他不停的亲吻敏仪姨妈白里透红的滑腻脸蛋,留在她里的再次被敏仪姨妈的媚态撩得胀了起来,“我只是觉得把我的快乐建立在敏仪姨妈难受的身上,太过意不去,所以我特意想出这个方法补偿一下敏仪姨妈!”

    敏仪姨妈感觉到天龙留在她体内的的变异,脸蛋顿时绯红了起来,微咬红唇娇嗔道:“小鬼你……”

    “哦……不,不要,姨妈那里还痛着……”

    才三两下,敏仪姨妈就婉转娇啼起来,看到敏仪姨妈秀眉紧颦一脸痛苦的样子,他只得停了下来。

    “敏仪姨妈,那我再的了哦!”

    天龙从敏仪姨妈红肿泥泞的里拔出,顶在她微微张开的小菊花口低声的说道。

    敏仪姨妈羞涩地点了点头,她把双手从他的腰上收回交叉叠在枕头上,面朝下埋在双臂间,紧凑的有节奏的收缩放松,蠕动着迎合他的奸,这被他开发的终于掌握了如何让他的得到最大快感的技巧了!他兴奋地扳着敏仪姨妈圆润细腻的香肩,像发情的野兽一样忘形的在她的里耸动他的,宽大结实的床铺在这场外甥姨妈的欢爱中摇颤呻吟……

    他将敏仪姨妈摆成小狗撒一般的姿势,挺翘肥美的大不住的在眼前晃动,迎接着他粗壮对成熟的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一手从敏仪姨妈肋下穿过,抓住一只柔软而肥大的,让它在手中变换着各种诱人的形状,不时的用两指掐弄那粒浅褐色的性感肉葡萄,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下来,抓住敏仪姨妈白晃晃的丰满肉臀,有力的抓揉着,偶尔还会助兴般稍稍使力拍击一把肉臀,发出迷人的声响。

    “哦哦,龙儿……慢点……啊啊啊,你,你弄疼人家了……”

    敏仪姨妈惯用的招数对他来说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他并没有因敏仪姨妈的娇呼而减轻的冲击,反而更有力的深度撞击敏仪姨妈娇嫩肥美的,硕大的肉龟狠狠的钻探敏仪姨妈柔软的花芯,发出“噼啪”的迷乱声音。

    果然,敏仪姨妈实际上敏感的舒爽到不行,尽管嘴儿里一个劲的求饶,可是肥美的肉臀却不知羞耻的飞快前后摆动,配合着他强力的,妩媚蝶首不住的抛动,香汗四撒,迷人的脸蛋上一片嫣红,没有被控制住的一只垂下的也跟着毫无规律的晃动着,极为刺目。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