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9第1209章 李香苓一臂之力

9第1209章 李香苓一臂之力

    “放心吧!她是我们局安插在城堡别墅的卧底,也是我们的警花!”

    杨丽菁打消了林敏仪蔡芳芳琳琳母女的担心,娇笑着嗔怪李香苓道,“香苓,你来了就好,也好让我们休息休息睡一会!”

    “放心,很快就会有更多的人睡不着了。”

    因为那愉快的呻吟已经高亢的响起,连坐在楼下的黄婉蓉,也已经可以隐约的听到。

    李香苓的声音很好听,也很有诱惑力,很多男人都承认,当她用鼻后的某个部分轻轻的哼着细长的腔音的时候,即便是闭着眼睛也会感到裤裆里开始发紧。

    再怎么正人君子的男人,也不得不承认李香苓是个尤物。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举手投足的每一个动作,都在唤起男人的。人群中她在可能不是最美的,但一定是最能吸引男人视线的。

    而她很享受这种被注视的感觉,那些贪婪的目光就像一只只粗糙湿热的手,兴奋的抚摸着她衣衫下光滑的肌肤。她知道那些目光最终会定格在哪里,因为她经常会在出门的时候,脱掉和碍事的兜衣。

    自从和天龙还有俞菲虹阮清屏那一夜后,她便已经忘了什么叫做羞耻,只记得什么叫做快乐。

    她看着天龙的阳根,把手掌轻轻握了上去,那股逼人的热力和隐隐流动的凉丝,唤醒了她身体熟悉的记忆……她的喉咙里发出了细微的咕哝声,那是十分粗俗却十分诱人的好像低喘一样的声音。

    天龙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李香苓,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拒绝和犹豫。只是他无法动弹,蔡芳芳加大了麻药的用量,刺在了他的颈窝。

    不能点的情况下,这是唯一的办法。蔡芳芳坐在他旁边,把他的头枕在自己充满弹性的大腿上,用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轻笑着说道:“原来,你不是只讨厌我主动碰你么。”

    她心中李香苓正在碰触自己男人的嫌恶感,被天龙明显的拒绝神情所冲淡。那是彻底的厌恶,在意识不清的状况下依然决绝的表露着,对人心理的敏锐把握让她知道,天龙的心底其实并不是真的讨厌她,而是不希望她主动,男人更希望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动承受多一些。

    这就已经足以让她接受面前正在发生的一切。

    她本来不想看也不必看着的,只不过,她不相信李香苓,李香苓不是天龙那样纯粹的人,又是李楚原的人,又是杨丽菁的人,卧底也好,无间也罢,心里藏着太多颜色的人,远不如纯黑一片更加令人安心。所以她的手上,紧紧地捏着那支簪子。只要李香苓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如此近的距离,她有十足的信心在对方丰满到令人自卑的胸膛上开出一个血红的。

    李香苓也注意到了簪子的存在,可她并不在乎。自从成了香寡妇,她已经有很多事都不在乎了。

    她也不管蔡芳芳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顾自的垂下舌尖,口唇撮了几下,把一团亮晶晶的口津推到了舌尖上,如钟乳垂露,缓缓自丁香落下。那条银线刚一落到之上,她灵活修长的手指便也盘绕上来,指尖飞舞揉搓,顷刻就把已经干涩的炽热涂抹的滑滑溜溜。

    低头看着这根怒昂的毒龙,李香苓的眼神变得十分复杂,并不像她说的那样有的渴望,反倒是像在做什么并不情愿去做的任务。不过再抬起头时,面上已经不见半点痕迹,只剩下风入骨的媚笑。

    她并没用唇舌在天龙的阳根上多做无谓挑逗,这世上再没有其他女子像她一样了解此刻他最需要的是什么。她轻轻嗅了嗅男性散发的淡淡腥气,微微笑了笑,转过了身,背对着蔡芳芳坐在了天龙的身上。

    那骨肉均匀的脊背扭摆着诱人的曲线,把圆润光泽的丰臀一寸寸送了下去。她的腿张的很开,像是便溺之时的姿势,腿根的肌肉扯开了鲜红的花蕊,露出潮湿的蜜腔,根本不需要用手帮忙对正,她轻松地摇摆着腰肢,像一张小嘴一样准确的衔住了紫红的肉菇。

    “唔……”

    李香苓发出了一声叹息般的满足呻吟,奔走的清凉内息像一条条细线搔弄着她敏感而柔嫩的入口,那种久违的奇特酸痒立刻让她变得湿润,由内而外,逐渐流淌出来。

    蔡芳芳定定的看着,不仅为了监视,也在学习。她看着李香苓的腰肢如舞蹈般扭动,起伏的雪腻臀股及巧妙地在方寸间徘徊,就连坐到底暂且停下时,也能看到腰后柔韧的肌肉在微微搏动。她也是女人,她明白那里的力道在牵动着什么,她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像有了意时一样收紧了体内某一处的肌肉,她忍不住开始喘息,缩紧的腔道也开始有了湿润的感觉。

    李香苓不紧不慢的动着,好整以暇的在连贯动作中顺势跪下,昂臀沉腰一下下画着圈子,这么一扬,整片湿淋淋的股间都暴露在了蔡芳芳眼前。仿佛就是为了让蔡芳芳观看一样,李香苓吸了口气,力道运处,就见那一片饱胀猛地一收,两片花唇紧紧地贴在了水淋淋的两侧,虽然看不见内里如何,但仅凭缝隙间不断被挤出的浅白浆液,便不难猜出,那女子最为滑嫩柔软之处,正儿口般卖力的吸吮着整条棒儿,那力道比起寻常女子显然大上许多,汁冒处,啾啾作响。

    天龙眼中排斥之色渐渐被野兽般的欲念取代,他口中发出嘶哑的吼声,颈侧的青筋突的几乎要跳将出来,比起之前和她们四人交欢之时,确实能感到大有不同。

    蔡芳芳有些不甘心的哼了一声,虽然不屑,双目却一刻也不舍得离开那靡的之处。

    媚功连番运转,血脉气息愈发顺畅,李香苓畅快的叫唤一声,坐到了底,软中带硬的更加膨大,一道道冰凉的内息不断冲击过去,却只是让她快活无比,丝毫没有破关可能。四周腔壁蠕动更剧,蜜腔之中的筋络一道道从棒身圈过,明明只是坐定未动,却已经远比动作之时更加销魂。

    让李香苓如此使用媚功的男子,天龙也只是第一人而已。

    过了半柱香功夫,李香苓酥酥打了个哆嗦,高亢畅快的叫了出来,身子一蜷,满足的趴在了天龙腿上。

    天龙双眼露出一股迷茫之色,愣愣的看着身旁的蔡芳芳,深埋在李香苓体内的棒儿周围,一股浓稠的缓缓垂流下来。

    “呼……呼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还真是……有几天没有这么舒服过了呢。”

    李香苓起身侧卧在一旁,手指在不断溢出精浆的外勾了两下,意犹未尽的送到嘴边,舔了两下,笑咪咪的说道:“这阳气逼人的,真是令人怀念呐。”

    蔡芳芳低头看着天龙,他虽然还在不断喘息,但确实能看出在泄精后有了好转,心里有些不甘,她瞥了李香苓一眼,嘴硬道:“说得那么了不起,也没见得有多厉害,天龙弟弟的那东西,可还是没什么变化。”

    尽管仍有一丝丝浊液自里冒出,可那根狰狞的毒龙,确实还维持着粗硬的凶恶模样,没有半点要平息的迹象。

    “若是一次两次便能解决,那岂不是多几个你这样的黄毛丫头就可以了。”

    李香苓口中回击着,俯身窝在了天龙双腿之间,把两团雪白丰满的送到他旁侧,双手自两边一推,把整根夹在了一片滑腻温软之中,乳蕾相抵,沟壑拢成一线,仅剩的顶端还露在外面。她腰后一绷,开始微微摇摆着上身,那肥球就紧紧挤迫着当中阳根,包裹着起来。

    蔡芳芳哪里见过这种法子,微涨小口讶然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李香苓一边继续摇晃,让在中前后滑动,一边媚眼如丝瞧着蔡芳芳道:“女人身上能叫男人快活的地方太多了,你这黄毛丫头懂些什么。会扭扭腰飞飞媚眼就算是女人了么?”

    李香苓的一对儿雪腻柔滑,双手自两侧一挤,虽不如膣腔内嫩褶密布那般快美,却弹滑柔韧别有一番滋味。若不是如她这么饱满坚挺的双峰,怕还真难以这样完全裹住。

    蔡芳芳垂头看了一眼自己胸膛,那也是高高隆起充满弹性的丰美,可比起李香苓还是输了几分,她暗暗思忖,心想着如李香苓那样恐怕难以做到,但把那棒儿夹住还是绰绰有余,只是不知道,那根热腾腾的,在胸口磨蹭时会是怎么一番滋味。

    酥胸服侍片刻,渐渐从极乐的余韵中平复,李香苓轻巧坐起,再次骑在了天龙身上,这次却是面对着这边,上身一俯,那张满是媚态的娇颜便几乎贴住了蔡芳芳高耸的。

    “你也很想吧……乖乖的,香姐姐帮你快活。”

    李香苓媚笑着伸出了舌头,下面那张嘴吞进了天龙的同时,上面的红唇也轻巧的含住了蔡芳芳嫩红的。

    蔡芳芳倒抽了一口凉气,手紧紧地捏住了掌心的逆鳞,惊讶的瞪着李香苓埋在自己胸前的头,“你……你走开……”

    对于同为女子的如此亲近,蔡芳芳由心底感到不知所措。本来是该觉得恶心的,假凤虚凰对食磨镜之事她略有听闻,没想到实际遇上,却并不是那么令人排斥。

    和男子截然不同的柔软嘴唇轻柔的摩擦着胀大的,灵活的舌头轻易地寻找到女子最需要抚慰的处所,十分巧妙地勾画着悦乐的绘图。蔡芳芳不安的扭动着身躯,尽管还记得手中簪子的职责,身体却已经不受控制的迎了上去。

    她的腿刚一张开,李香苓的手便伸了进去。

    修长的手指立刻让她快乐的战栗起来,那无法比拟的灵活和准确,几乎带给她近似颠鸾倒凤的愉悦。

    很快手指周围的就像涂了一层油一样,滑溜溜的蠕动,李香苓满意的舔了舔唇角,一边运起媚功抚慰着体内坚硬的,一边开始尽情的玩弄着面前美丽的少女裸体。她喜欢看着漂亮的女孩子在她面前快活的扭动喘息,眼睛和都变得湿润,她可以一次次的撩拨下去,一直到他看中的对象在极乐中哭泣。

    既然已经开始了疯狂,那为什么不选择一个会让自己开心的方式呢……她在蔡芳芳的体内勾起了手指,满意的看着那精致的五官露出了奇妙的表情。很快,蔡芳芳就学会了如何反击,三具炽热的裸体奇妙的纠缠在了一起,复杂的声音充斥在斗室之中,不断回响。

    而这漫长的夜,还远未到尽头……

    当金光自云端射出的时候,房中已经变的安静了下来。李香苓已经不在了,就像她突兀的出现一样,静悄悄的离去。蔡芳芳疲惫甸缩在天龙的身边,脸上的睡容透着少见的稚气,鼻端发出细细的鼾声,她的一只手扶在天龙的胸口,另一只手却依然紧紧的捏着那支簪子。

    天龙的双眼却依然睁着,他似乎已经恢复,眼中的血丝已经消失,的阳根也软软的垂了下去,眼神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犀利,炯炯有神,他依稀记得迷迷糊糊之中丽菁姨妈曾经提起过茹萍姨妈的事情,可是他清楚现在什么事情重要,他知道现在应该去哪里追寻李楚原的下落,纪含嫣,对,就要先去纪含嫣那里。

    “含嫣舅妈……”

    “龙儿……”

    李金彪这两天都精神恍惚,心神不宁,直到昨晚一夜都联系不上爸爸李楚原的时候,连城堡别墅和研究基地人员都如同人间蒸发一样,失去联系,他心理咯噔一下,才感觉到出大事了,好像没头苍蝇似得乱冲乱撞,结果发现炎都山被临时封锁,他压根进不去,心如死灰,知道父亲李楚原恐怕凶多吉少,只能黯然回家,等待最后的奇迹出现。

    可是等他回到家的时候,也没敢跟妈妈纪含嫣说,毕竟情况不明,父亲李楚原也联系不上,他脑子里面乱成一团糟,紧张思索着万一父亲李楚原东窗事发,怎么办?姑姑李茹真能不能保得住父亲?很快就知道了答案,因为他接二连三拨打姑姑李茹真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姑父胡成奎的也是如此,李金彪知道大事不妙了,想来想去只有那个林天龙最有可能是最后的救命稻草,毕竟自己是梁亚东的基友,而天龙又是梁亚东的堂弟,而且在炎都山度假村妻子秦玟晓还和天龙有过那么一段借种情缘,也满足了他的绿帽情结,所以基于这些李金彪对于天龙还是寄予一定期望的。

    李金彪正忧心忡忡的胡思乱想,楼上楼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才发现妈妈纪含嫣没在家。他才注意到家里电话记录上面有林天龙的来电显示,看来今天妈妈纪含嫣跟天龙有过联系,妈妈纪含嫣出去十有八九是和天龙约会去了。

    这几天妈妈纪含嫣给女儿断奶,所以暂时在这个家居住,这套别墅就在炎都山景区,一片开阔,别墅还是一如既往的气派、清爽;开门进房,则是一片富丽堂皇、干净整洁。李金彪现在才想到,妈妈纪含嫣这几天住在这里,明里是给妹妹掐奶,实际上是不是察觉到父亲李楚原的行动而有所警觉,嘴里不说,心里顾虑,才在炎都山这里方便观察动向的。

    这时,李金彪发现大门回来人了,不是父亲李楚原,而是林天龙,而自己的妈妈纪含嫣正与林天龙即将要回来在家里上演春宫大戏。天龙从妈妈纪含嫣包里掏出门禁卡打开院门,搂着妈妈纪含嫣的纤腰朝房子走来。妈妈纪含嫣则右手紧紧挽住天龙的胳膊,左手拉着天龙的大手,整个人都贴在天龙的肩膀上,一脸的幸福陶醉样。

    妈妈纪含嫣今天穿了一条淡紫色的连衣裙。哎呦!不对啊!妈妈纪含嫣今天早上穿的是一身深色的职业西装套裙,一看就是职业女性,干练而又精致,让人觉得妈妈纪含嫣是要去谈公事的。再看妈妈纪含嫣现在的打扮,虽然盛夏,但是炎都山上的天气还是很舒服的,简单的一条连衣服已经足够了,妈妈纪含嫣只穿了这条淡紫色的连衣裙。这是一条深V领的吊带紧身连衣裙,V领开得很深,妈妈纪含嫣胸前的那对像是要蹦跳出来似的,诱人极了,即便是从房间里隔着很远看过去,那深深的仍然让李金彪心中一动,这条紧身吊带紧身连衣裙的下摆很短,只能勉强盖住妈妈纪含嫣的翘臀,从正面看上去,妈妈纪含嫣丰满的大腿四分之三都看得见,这裙摆实在是太短了,随着妈妈纪含嫣向这边走来,李金彪甚至能够透过这裙摆看到妈妈纪含嫣里面黑色的小!这也太荡了吧!

    再往下看,妈妈纪含嫣的长腿上居然穿的是一条黑色的网袜!天哪!很大的网格,看上去好靡啊!据说穿网袜的女人都很强,而且和网格的大小成正比!

    看妈妈纪含嫣今天的网袜的网格,整个白皙的大腿只是被黑色网格简单的分成了几块,这网格也太大了吧!是不是意味着妈妈纪含嫣真的太旺盛了呢?回想起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李金彪的所见,的确!妈妈纪含嫣确实是符合网格与正比规则!

    再往下看去,妈妈纪含嫣笔直紧绷得小腿下面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皮鞋!哇!这鞋子的后根可真高啊!起码有15厘米!这样一来,更加凸显出妈妈纪含嫣玉腿的修长,在颜色的衬托下,更显得妈妈纪含嫣网袜的刺眼、腰部的纤细、臀部的挺翘!妈妈纪含嫣整个人看上去太性感、太迷人了!再回想早上妈妈纪含嫣穿的正规的深色职业套装,妈妈纪含嫣明显是为了天龙精心打扮了一番,看来妈妈纪含嫣沉迷于和天龙的激烈偷情,已经到了迫不及待的地步了!

    看了妈妈纪含嫣的“风”打扮,李金彪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即将上演的激情似火!

    李金彪立马兴奋起来,他亲眼目睹过,或者说偷窥过老婆秦玟晓被林天龙诱奸出轨红杏出墙的春宫戏,如今更想偷窥妈妈纪含嫣被天龙诱奸出轨红杏出墙的春宫戏,李金彪知道自己不仅有“绿帽情结”更有“绿妈情结”……

    只见天龙揽着妈妈纪含嫣向房子走来,妈妈纪含嫣紧靠着天龙,一脸的沉醉。两人嘴里说着什么,看上去是那么的开心。突然,天龙低头在妈妈纪含嫣脸上亲了一下,接着在妈妈纪含嫣耳边说了句什么,只见妈妈纪含嫣顿时俏脸绯红,小手轻拍了一下天龙,美目似嗔似怨地斜了天龙一眼,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见妈妈纪含嫣如此作态,天龙似乎很受刺激,他回头看了一眼院门外,见没有人,只见他猛地一弯腰,右手搂起妈妈纪含嫣的玉腿,把妈妈纪含嫣横抱起来。

    “啊……”

    妈妈纪含嫣没有准备,惊呼起来,接着下意识地双手紧紧地勾住了天龙的脖子。惹来天龙“哈哈哈”的一阵大笑,嘴里似乎说了些什么,接着就将大嘴重重地吻上了妈妈纪含嫣的樱唇……

    妈妈纪含嫣刚开始似乎还有些欲拒还迎的抵抗,不一会儿只见妈妈纪含嫣双手紧紧地勾住天龙的脖子,头部不停地扭动,变换着角度和天龙深吻起来,妈妈纪含嫣性感的身体开始在天龙的怀里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李金彪知道妈妈纪含嫣兴奋起来了!两个人就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盛夏的早上,在风景迷人的炎都山上静谧的别墅大院里,动情地忘我深吻起来……

    李金彪站在窗口,看得心急如焚、火烧火燎的,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进入“正题”啊!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变态!这可是自己的妈妈纪含嫣啊!

    两人亲吻了2分钟,突然,天龙离了妈妈纪含嫣的香唇,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妈妈纪含嫣,妈妈纪含嫣呢!眼里似乎也要冒出火来了,性感的眼神赤裸裸地射向天龙……

    李金彪知道,这动情之吻勾起了两人早已按捺不住的欲火,好戏要上演了!

    果然,天龙突然抱着妈妈纪含嫣向房子跑来!妈妈纪含嫣则配合地紧紧地搂住天龙,深深地藏在了他的怀里。

    李金彪吓了一跳,他们马上就要进来了,这要是看到自己还得了!自己躲哪儿呢?自己躲哪儿呢?李金彪东张西望,想要找个藏身、偷看两不误的好地方。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