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母仪天下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终终终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终终终章

    三年后,太皇太后带着年幼的皇帝辗转了大半个国家,终于回到了汴京,金人退到黄河以北,遣使议和。

    “赎回二帝?”世瑶冷冷笑道,“便是本宫答应,我大宋子民也不会答应的。你回去上复金帝,让他在上京等我大宋铁骑。”

    金使愣愣的看着这女人,但是却不敢怀疑她说的话,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疯子,她带着不到十岁的惺帝,一直奔波在战争的最前沿,她所到之处,宋军像被下了蛊一样,悍不畏死。他们节节败退,都是坏事在这个女人手里。

    “送他出京。”

    金使还没等说话,就被赶出了朝廷。世瑶随即命令蔡攸定下北伐方略,她必要让金人永远畏惧。

    “娘娘,真的要发兵上京吗?”等到退朝之后,惺帝犹豫着问道。

    世瑶招他坐到自己身边,“你想说什么?”

    “连年征战,百姓苦不堪言,儿想与金人议和。只要金人送回二帝和宗室,从此称臣永不犯边,儿就能接受。”

    “金人狼子野心岂能相信,他今天称臣明天就能撕毁和约,想要他永不犯边,就要彻底把他打服。”

    “可是,我担心父皇和皇兄……”

    世瑶脸色微冷,“记着,他不是你父皇,他是你的皇叔祖,你是太祖皇帝的后代,你的血管里流的是太祖皇帝的血。”

    “是,娘娘。”惺帝低着头说道。

    “你生来仁孝,这是好事,但是做皇帝的,就得要狠得下心。道君做错了太多事情,就算是不能回来,那也是他该付出的代价。”

    惺帝眼睛有点发红,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

    他们转战川陕的过程中,赵似无疑中说出伯琮跟道君皇帝长的一模一样,王沆一眨眼的功夫就猜到伯琮的身世。他们两个找了太后身边的宫女求证,但是太皇太后却一直都没有承认。然而,他一回到汴京就先去了大相国寺,他名义上的父母十年前就葬在了一起,太后却骗他说他的亲生父母都在北地,其实想一想太后也没有骗他,他的亲生父亲可不是就在北地。

    即便如此太皇太后也没有明确认他这个儿子,但是时间越长皇帝心里就越明白,除了自己的亲娘,不会有旁人拼了命也要把他推上这个位置。

    “他没有对你尽过半分责任。你却还惦记着他。”世瑶心想谁说天家就一定没有亲情。“念君和秋儿已经暗地潜往五国城了。你父皇的命就看天意了。”

    “娘!”惺帝高兴起来,失声叫道。

    世瑶倒也没在阻止他,只是也没承认。

    “娘娘,高驸马求见。”

    “请吧!”

    高晟麟要带兵去救二公主。世瑶有些为难,“二公主如今已经是金帝的侧妃了,你们再见难免尴尬,他们回来之后我会妥善安置的,但是你们……”

    “娘娘,臣相信公主是被逼无奈,她永远都是臣的妻子,臣愿意带二公主隐退江南,将来再没有德康公主。也再没有驸马高晟麟。”

    事到如今,世瑶都不知道该说二公主是命好还是命苦,她只能答应高驸马,希望他们夫妻可以重聚,“好!”

    三日后。皇帝下旨,以岳飞为主帅,韩世忠为副帅,吴玠、王禀、姚古、曾夤、高晟麟各率大军,直逼兴庆府。

    世瑶从一开始就没有预料过这仗能打得容易,三年以后兵围五国城的时候,已经比她想要中要提前很多。而蔡王闲在厩整天无所事事,世瑶便对他说道,“跟我一起去五国城看看吧!”

    “皇嫂是想去接九哥吧?”

    过了这么多年,世瑶已经无法想象赵佶会是什么样子,而他也不可能再以太上皇的身份回来,她要首先保证她儿子的皇位,然而,赵似是不会懂这些的,她只是笑问道,“你倒是去还是不去啊?”

    “去,整天闲在厩都发霉了。”

    金人屡次围困汴京的时候,大概做梦也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天,他们手里虽然还掌握着大宋的两个皇帝,但是太皇太后根本就理会这两人的死活,基本上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但是,真的杀了也不行,谁知道那女人会不会发疯!

    此刻,金人眼里的疯女人正悠哉悠哉的城下查看,围城和被围的感觉真是天壤之别。

    “臣留了北门没有围死,很快城里的百姓就会想办法出逃,用不了多久,军心也就散了。”岳飞说道。

    世瑶点了点头,“城里现在可有什么消息?”

    “他们不断遣使议和,因娘娘还没到,臣也不敢做主,不过,这几日倒是没攻城,毕竟,太上皇还在城里呢!”

    “且听听他们打算怎么议和吧!”

    世瑶话音还没落,高晟麟就冲过来了,世瑶见他泪流满面,心中暗暗吃惊,“怎么了!”

    “娘娘……”高驸马泣不成声,还是他旁边的人说道,“二公主刺杀了金帝,随后触柱自尽了。”

    世瑶眼前一黑差点没栽倒。

    金人彻底降了,却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方式。

    宗室女被蹂躏致死的十之,活下来的也多数心如死灰,世瑶打算将她们尽数迁往杭州,妥善供养。至于废帝赵桓,必然是要跟她回京的,而他的功过也已经盖棺定论,没可能在图谋皇位,但是赵佶,世瑶却觉得有些麻烦。

    “娘娘,上皇让奴婢送他去蜀中,就不与娘娘见面了。”念君对世瑶说道。

    “上皇,可,还有别的交代。”

    “上皇说谢谢娘娘,他将来也敢去祖宗面前请罪了。”

    “行了,我知道了。跟外面说,太上皇为金人所害,本宫将扶太上皇灵柩回京。”

    “是。”

    “等等。”世瑶叫住念君,“他,可还好吗?”

    “刚刚北迁的时候心神很受折磨,自从娘娘带着圣上回汴京以后就好多了,再后来圣上的身世童都知也告诉上皇了,上皇似乎也就没什么顾虑。如今上皇是愈发的有仙风道骨了。只是没意思见娘娘。”

    “派人妥善照顾他。”

    “有童都知在,娘娘无需顾虑。娘娘有所不知,随上皇一同北迁的宗室,有人为了谄媚金人,屡次构陷上皇,都是童都知化解的。”

    “世人都骂童贯误国,谁知他忠心至此。”

    “童都知倒也不太在意这些,他跟奴婢说,‘天大福分他享过,天大的罪他也受过。这辈子已经值了’。如今他只一心一意服侍上皇。看起来倒还不错。”

    “好,我知道了。”

    “还有几句话,奴婢差点忘了。”

    “说。”

    “吴王赵俣不食金人米粮,饿死在了北迁的途中。当时是随意掩埋的,圣上请娘娘找到他的尸骨,妥善安置。废帝虽然有罪,但是皇后朱氏却生性刚烈,不肯受金人侮辱,沉水而亡,上皇请娘娘为她正名,还有汴梁那位上皇的原配夫人刑氏,亦是节烈之人。应该享有尊荣。”

    “朱氏死了!”世瑶大惊,她刚进城还没顾得上去见宗室,并不知道都有谁还活着,然而转念想想朱氏那样的性格,也是必然。“她的儿子呢!”

    念君想起朱氏曾经的好处,眼圈也是红红的,“早就死了,北迁的途中病死了。”

    “我知道了。”世瑶木然的说道。

    这场仗是胜了,但是胜利的结果却是那样沉重,高驸马抱着帝姬的尸首哭了好几天,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柔福帝姬虽然还活着,驸马蔡鞗也一直都在五国城,但是夫妻二人都已经各自婚娶,如今简直是势如水火。

    世瑶发现善后的事情并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叫陈东和李纲到五国城来,无论宗室还是从汴梁被掳的民女,捡其忠义节烈之事作传,以图后世永记。还活着的,可以选择留在五国城或者去杭州,宗室原有爵位不变,民女都按宗室女供养,这件事情,务必要用心做好。”

    太后回京之后,基本上不再过问朝政,宗室的惨况始终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人也消瘦了许多,皇帝大为焦虑,日日到跟前服侍。

    “朝事要紧,不必天天到我这儿来。”

    皇帝笑道,“近日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琐事争来争去,儿也都由他们去,反正也是无关大局。”

    伯琮如今是真的历练出来了,主动给了赵桓一个太上皇的封号,说是怜悯他在北地受罪,再加上赵构,后宫里可是养了两位太上皇,换了一个皇帝心里都的不踏实,但是他却丝毫都不担心。

    世瑶看着他,欣慰的笑了,从刀尖上滚过来的来的皇帝,和那些后宫里上不得台面的伎俩熏陶大的根本就比不得。

    “都什么闲话啊,说来我听听?”

    “也没什么,就是一个叫朱熹的人,到处宣讲,女子当为夫守节,暗指宗室女都应当学习先朱皇后和寿康公主。”

    世瑶听了勃然变色,几乎很少有人知道,朱琳和二公主,是她在这场战争中最大的遗憾,这两个人的死,让她在大获全胜中都感觉不到喜悦。

    “男人没本事,反而让女人殉节,这也是人说的话!”

    惺帝吓了一跳,忙解释道,“不过是书生意气,朝廷上也有不少人反对,要禁制他讲学,儿一时没想太多,也没做理会,是孩儿考虑不周,儿这就下旨,禁制他宣传这些歪理邪说。”

    “这种人,长了一颗不食人间烟火的心,越要禁止他越要把自己当回事儿,把他送到北地军营,让他看看真正的男儿是怎么活着的。”

    皇帝点头说道,“金国虽然降了,但是小规模的骚乱总是不断,送他去历练历练也好,也知道知道为人的难处。”

    “你真是不用我操心了。”

    皇帝听了这话心里却有些不安,“娘……”

    绍兴七年,皇帝纳郭直卿女为皇后,太皇太后还政于帝,从此退居延福宫,再不过问朝事。半年之后,汴梁来了一个白发无须的人,直接就到了延福宫前,说有东西要交给太皇太后。

    宫人们把他一顿嗤笑,“什么人都能送东西给太皇太后?”

    那人直接扔给宫人一块金牌,他们接过来面上都露出些困惑,这金牌虽然是旧的样式,但却的的确确是大内金牌,能拿出来的也没有几个,这人什么来路?

    “算了,我也难为你们,太皇太后身边可还是徐宫正当差?”

    “先下是徐司宫了。”

    “把这幅画交给她,她知道怎么办,若是敢误了,自由人取你狗命。”

    那人说完洋洋得意的走了,守门的宫人面面相觑却也不敢真的误事,拿了那卷轴,飞也似的往里面禀报。

    童贯转过头,嘿嘿笑道,“爷在这里作威作福的时候,小兔崽子们还没出生呢!”

    魏紫接着画卷自然不敢耽搁,赶紧往蕊珠殿去送。经过一场战乱,蕊珠殿原来的陈设几乎全都毁了,现在的摆设都是皇帝费心找来的,跟原来倒也有那么几分相似,但是,曾经挂在内室的一幅画却是再也找不见了。那是赵佶还做端王的时候送给世瑶的画,腊梅山禽图,世瑶在开封围城之前就让人送到了南方,但是,战乱之中还是散失了。

    “这……”

    “娘娘,快看看!”

    魏紫把画卷打开,赫然就《腊梅山禽图》,原作虽然已经散失了,但是,画这幅画的人可是还在呢。

    “娘娘……”

    世瑶淡淡笑了笑,眼角带着一丝暖意。

    ps:

    终于完结了,有好多感想,有很多想要感谢的人,等回头发到公众章节,再次对大家说一声谢谢!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