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墨骗之天厌 > 正文 第一百五猜八十八章 猜忌

第一百五猜八十八章 猜忌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这一夜,我并没有睡的太好,或许说是辗转反侧一夜未眠才是正确的表达,张德利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切,我离开的决心换来的只是他似乎带着怜悯的同情的淡淡一笑,然后,就是让人烦恼的呼声,我甚至有些想推醒他去问问,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会觉得我和小能手的离开是一件无关轻重,甚至值得开心的事情。

    既然是最后一次,不妨做的让人难忘。第二天一早,我迷迷糊糊的爬起来的时候,张德利已经把大家弄到了客厅里,我凑过去一看,桌子上正是一张地图,上面画着几个圈圈,见到我凑了过来,他淡淡一笑,指着其中一处说道:白木,这里,你和小能手多做些事情,成败与否,就在这船上了。

    是轮渡。宜州不是个很大的地方,即便是微缩的地图,也能看的真切,张德利手指的地方,正是宜州江边的轮渡,这条江的名字,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陌生,我到柳州的时候,也很是仔细的看过柳州的地形,这条江,环绕柳州,正是柳江,只是没有想到,这柳江的尽头却是在宜州。

    没错,在柳州是不能动手的。张德利点点头,笑道:赵宏伟做这么多事情,上上下下也算是滴水不漏,咱们做什么,都会让人注意,可他总防备不了这浩浩江洋,宜州在北,柳州在南,顺流而下,是没有什么能阻挡的。

    轮渡里又有什么可下手的?我眉头皱了皱,虽然觉得张德利的办法的确不错,但说到底,我们是要给赵宏伟来一场上下震动,这江水的确可以用上一用,但最关键的问题却是要怎么去用。

    宜州很有些化工厂。李成掏出一张纸来,有些紧张的吸了口气,一个个念了出来,然后说道:这些厂子,很多都是沿江而建的,张大哥说,就是从这里下手。

    那非得进厂子不可。我愣了一下,似乎有点明白张德利的意思,如果这厂子出些什么问题,里面的原料也好,废水也好,十有会顺流而下,到达柳州的地界,要知道柳州可是三面环水,这些东西一下去,整个城市都要遭殃,但化工厂是这么好进的吗,更何况,我们几个人压根不懂那些化学上的东西,弄错了还算轻的,万一惹到了自己身上,那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让人不解的还是轮渡这件事,化工厂虽然是依江而建,可和轮渡依旧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

    许多原料,都是走水路出去的。张德利似乎是看出了我的不解,淡淡一笑,在地图上沿着柳江画了一条线,说道:如果船翻了,就真的是覆水难收了,当年,在吉林,也曾经出过这么一档子事,虽然总算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上上下下都被处分了一遭,那种恐慌,根本就是控制不住的,每天都有风言传出来,将原本简单的一件事说的毛骨悚然,我们的武器,哪里会是这些化工原料,那些愚民,那些恐慌,还有这世上最甜美的人心,才是我们行走在这个世间的依仗。

    那么多东西下去,真的没事吗?我愣了一下,忍不住看了一眼淡淡笑着的张德利,他的神情淡然而轻松,像是说着上街走走这样寻常的事情,化工原料这种东西,我即便是再缺乏常识,也明白到了水里,祸害的就不是几个人这么简单了,一个城市,只要是和水有关的,怕是都不能幸免,说是生灵涂炭也不为过,然而他却就是那样的微笑着,似乎这些事情,离他很远很远。

    假戏真做,真戏假做,这些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张德利突然大声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白木,你还是忘记了我教给你的那些东西,这世上最重要的只是人心而已,人的心贪婪,脆弱,不安,甚至愚蠢,是真的又能如何,是假的又要怎样,他们根本不会管的,你们找好一艘船,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只是这么简单吗?我点点头,心里总算轻松了下来,我认识的张德利,虽然已经变的陌生,但总算没有变成我们所痛恨的那种人。

    至于怎么做,我想要的又是什么,你们可以多聊几句。张德利笑了笑,看了一眼小能手,摆摆手,转身就进了房间。

    走吧。小能手眉头皱了皱,长叹了一声,披上衣服当先就出了我们住的房间,我快步跟上的时候,他已经进了电梯,按下按钮之后,他苦笑了一声,说道:没想到,他真的是不讲情谊的,连那种话都说出来了。

    我,也打算离开了。我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低声说道:他昨天晚上和我说了很多,我想,暗墨或许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我们看到的只是外面那些他们想要我们看到的东西罢了。小能手摇摇头,说道:可我始终觉得,即便是这样,相处了这么多日子,大家总是有一份情谊在里面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管怎样,做好这一次吧。我叹了口气,心中虽然无比的失落,但还是鼓起精神,说道:以后的路,就要靠大家自己走了。

    他要咱们搞一条船。小能手点点头,说道:这条船要大,能拉一千桶原料,这个一点都不难,那些化工厂天天走水路的,有的是做这种生意的,不过最难的却是如何把这船弄翻,只有这样,那些原料才能滚进江水,然后一而不可收拾。

    应该不是真的化工原料吧?我迟疑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他说虚虚实实,是打算弄些假货做个样子对吗?

    不可能全是假货。小能手摇摇头,说道:虚虚实实,要是没点真货垫底,是很容易被拆穿的,他要做这么最后一次,一定不会让人看出破绽,只是希望,他混在里面的真货,没有那么容易出事就好了,要是没猜错的话,这件事一出来,地方政府肯定是要组织打捞的,只要那些被打捞上来的原料桶里面都是真货,那么他们肯定就会相信那些破损的泄露的也是真的,或许,这就是他的虚虚实实。

    希望如此吧。现在的我,哪里又有什么心情去找什么真切的证据,我的脑子里乱哄哄的,虽然只是个猜测,也当做是真的去相信了,毕竟,我现在更多想的还是张德利昨天晚上说的那些话,何去何从,这个问题,让我恨不得把脑子抓烂去找出个答案来。

    又是两位啊。我和小能手如今的情绪都不大好,说了两句话之后就都没了心情,电梯在沉默中一路下行,然而叮当一声,突然在七楼的位置停了下来,一声招呼惊醒了我,我抬头一看,正是我们昨晚碰见的杨百顺,这个胖子还是那身西装,只不过脸上多了几条红道,一看就是被抓的,见到我们两个他还很高兴,钻进电梯之后,就很是热情的问道:怎么,打算出去逛逛吗,在这宜州,可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大家都是自家人,当个向导什么的也算我这个地主尽尽情谊。

    我们只是随便走走。小能手笑了笑,看了看杨百顺脸上的几条红疤,客气的摇了摇头。

    嘿,昨天那个妞,真他娘的不是东西。杨百顺见我们两个都往他脸上瞧,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说我有点好玩的东西在房间里,就是那条链子,她跟着上了楼,可我要动手的时候就开始反抗了,娘的,装什么烈女,还不是个出来卖的,好事没弄成,还弄了一脸疤。

    还有这种事?我本来以为那几道红疤是昨晚这胖子得手之后亲热的太过搞出来的东西,然而听他这么一说,也忍不住有点好笑,昨天晚上那架势,连我这个没什么女人经验的人也看出来了是个十拿九稳的局面,但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的让人难以预料,这家伙居然失手了。

    也不是每次都能得手。杨百顺叹了口气,说道:也怪我,喝了两杯就有点性急,进门就亲,要是放慢点节奏就没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了,按照原本的套路,应该是大家坐下来,一起肩靠着肩把玩把玩那个链子,然后我趁机在旁边耳鬓厮磨,亲亲耳垂什么的就能搞定了,可怪就怪我急了点,没办法,没办法,只能下次注意点了。

    还有下次?小能手一脸好笑的说道:我说兄弟,都是自己人,咱们就不说别的了,你这都算霸王硬上弓了,人家就在这酒店里上班,你还把人家往自己房间里带,人家一报警什么的,你就脱不了身,可你倒好,居然还舒舒服服的睡了一晚上,你这胆子大的有点过了吧?

    没这么悬。杨百顺哈哈一笑,摇摇头拍着小能手的肩膀挤眉弄眼的说道:兄弟,老哥哥我在这方面可是行家,这些女人,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在外面恨不得人家把自己当什么贞洁烈女,可背地里还不是那一套,弄出这种事情来,丢人的是她们,我又没真的把她干了,就是亲了两下,她跑了之后要是喊人,那也不用在这地方混了,这种事情我干多了,没事没事,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我们要走了。这时候,电梯也到了一楼的位置,小能手冲着杨百顺点点头说道:咱们再聊。

    我说,你们真的不要个导游什么的啊?杨百顺愣了一下,跟着跑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压着嗓子说道:两位来我们宜州,是要做点买卖的吧,要说这买卖,可得有个轻车熟路的人来牵牵线,我杨百顺虽然没什么本事,可人头熟啊,你们要做什么,有我帮着,那可是事倍功半啊。

    真的不用了,我们来这里,只是散散心。小能手客气的笑了笑,摇摇头,说道:生意什么的,并不是生活的全部,有时候,也要轻松的过些简单的日子。

    @黄色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也行。杨百顺见小能手一再坚持,哈哈一笑,拍了拍小能手的肩膀,说道:要是有用得着的地方,就打我电话,我杨百顺,是最爱帮帮朋友的。

    还真是个奇怪的人。杨百顺说完了就摆摆手大踏步的先出了酒店的大门,这件事他做的的确配得上洒脱二字,这让我对这家伙也有了些好感,只不过对于这种送上门来的人物,我当真是有些怕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谁知道这家伙背后站着的又是谁。

    咱们还是小心点。小能手点了点头,说道:广西这个地方,对咱们来说,不是什么好地方,到处都透着诡异,这些巧合,都是人设计出来的,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把事情和人想坏一点,对于咱们这种人来说,没什么坏处。

    咱们路上绕绕。我所说的这个绕绕,自然是要走点弯路,所以出了酒店之后,我们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随便找了个什么地方下了车,然后又转了两辆车之后,才去了轮渡,这样一来,才有个安全的保证,免得被人盯梢,毕竟这个杨百顺的来历太奇怪了一点,要是他和我们碰个面就算了那也没什么,可这家伙的热情实在是不对头,透着股子非奸即盗的味道。

    比我想象的容易。到了轮渡码头之后,我和小能手绕了一圈,不由的相视一笑,可笑过之后,我们两个人的脸色又有些难看起来,张德利让我们来轮渡找条船,这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这柳江上到处都是拉货的船,我们之前唯一有些顾虑的也只是如何把船弄翻而已,然而到这个地方才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考虑的难题,我们两个想的当真是太幼稚了一些,觉得拉货的船都应该是电视上看到那种大铁货轮,那玩意想要弄翻,当真是不大容易,想要弄沉,怕也不是我们两个做的了的事情,就在路上,我还在想,是不是要潜伏到船舱里用电钻弄几个洞,可这也只是我自己在乱想而已,要是真这么干了,肯定会被现的,要么是动手的时候,要么就是在后来调查的时候。

    直到到了码头,我才明白,自己真是想太多了,根本不需要什么弄沉或者弄翻,这柳江上的货船都是一条大平板前面加个拖船,货物什么的都是堆在大平板船上然后用绳子加固一下就完了,特别就是那些化工厂里出来的原料桶,一个就有一人高,抱起来也要两个人才行,这么大的玩意,就是堆积在一起,然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用绳子绑了一圈,割断了绳子,有点波涛,那些大圆桶也就差不多了,因为这个原因,我和小能手脸色才难看了起来,如果换做往常,原本觉得棘手的事情变的这么容易,我们或许会兴奋这么一阵子然后好好和张德利说道说道。

    然而,如今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我们的确是打算好好的再努力一次,把和张德利一起做的这最后一局弄的漂漂亮亮,然而谁都不曾想到的是,张德利交给我们的是这样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他,应该已经不信任我们了。

    也好。我们望着这柳江来往的船只愣了半天,最终还是小能手打破了沉默,他自嘲的笑了笑,说道:这样一来,我们总算能够走的安心些了,我之前总在想,这样就走了,是不是会对不起什么人,原来,真的是我想太多了,他也是个没有什么情谊的人物,我本以为,他不喜欢贺旗,除了那家伙长的好看之外,还在于他看不惯那家伙的冷血,原来,都是一样的。

    或许,他有自己的打算,他说,先生不过是想要这天下更乱一些,到了那个时候,就是群雄逐鹿的时候,我们也是有机会的。我犹豫着把张德利说的那些话讲了一些,最后,说道:我看他这个人,虽然做的冷漠,但心里,未尝不是有一些温情的。

    让我们群雄逐鹿吗?小能手冷笑了一声,摇摇头说道:这块蛋糕又大又远,哪里是我们吃的到的,就凭你我,怕是你自己心里都明白,根本不可能,要想逐鹿,没有力量怎么可以,我们能借助的力量,也只能是暗墨而已,逐下了这头鹿,才有资格去说什么天下,白木,你太小看了他,他给你说这些,未尝不是想要咱们也在暗墨这个乱局里起些作用,如今先生身后的这些东西,有张德利,有苏醒,有贺旗,有李撞,再加上咱们,才算得上是大乱,只有那个时候,才是他的机会啊!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