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元帅逍遥 > 正文 第二十七章二二 新的开始

第二十七章二二 新的开始

    于是时间便被拖到了第二天。

    梨霜和安得广的麻烦却才刚刚开始。

    这夜天晚,迎着月光,天邪招呼也不大的就带着几个弟子和几个门派将师徒三个堵住了,还很是识时务的趁神仙大夫上厕所时将他单独围了起来,美名其曰,维护武林道义,只为寻找无霜。

    安得广怒了,他老人家本来脾气就不好,这次又莫名其妙的把逢春法师送上了尧家家主之位,嘴上不说,心里早憋了一肚子火儿,又看着眼前这帮“不争气的”,他大手一挥,顷刻,撂倒了所有人。

    “你!”天邪登时就惊着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眼安得广,又看眼身后同样目瞪口呆的武林中人,再看眼一旁含笑站着,神态自若却已自方才的混乱中救起神仙大夫的梨霜,眸子,蓦然一缩。

    安得广却已容不得天邪进行心理活动了。

    “老夫此次是来求学问的,识相的滚一边儿去,至于我那徒弟,他是什么样儿老夫清楚地很,还用不着你们多嘴。”

    梨霜对此,自然是万分佩服。于是一直到了临漪阁,她还用十分尊敬的目光看着安得广,含笑打趣儿,“哎呀师父您还真是厉害,早知道我就跟您学武功了,到时候一打一群人,多威风!”

    “哼!”安得广直接坐下,喝酒。

    “行了行了吧,不过如今尧家家主换人,丫头啊,尧家那老头挺好的,而且逢春又不是个东西,你不管?”

    “关我什么事儿?”梨霜这回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逢春不是个好东西。”安得广沉吟一会儿,道,“无论如何他请了外援,我们三个也帮了他。这是事实上。”

    “那又怎样?逢春是很厉害,可他真以为当了尧家家主就能控制尧家?而且尧家人如今看着同意,可眼里根本就没有佩服,那帮呆子,甘心?”尧家规矩不多,可其中一条就够要了逢春的命了,当然,这条也是尧无双能够四处游荡的根本。

    尧无双这时突然就从门口进来了,跟突然冒出来似的,含笑,对着众人齐齐一礼,“尧家尧无双,见过各位前辈,二小姐。”

    “哼!”安得广却是眉眼一亮,手一伸便抓向了尧无双的肩膀。

    尧无双,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眼看着梨霜毫无表情,只得苦笑,“前辈误会了,无双能不被发现,全然凭着四叔的好丸药。”

    “哦?老头子想看看,行不行?”

    “如今,今日前辈的作为,几位叔叔和兄弟有些不满。等三天期限过了吧,四叔也很期待和前辈切磋。”

    “哦,我就说今天的饭菜怎么怪怪的。”神仙大夫恍悟,很快却眯了眯眼睛,打量尧无双,“我说尧小子,那逢春,如今就当上你们家家主了?”

    “是,尧家规矩,万不可随意更改。”尧无双敛了眉眼,不再细看。

    “切,你就装吧,尧家人还避世呢,你还不是整天追在霜丫头后面跑。不过话说回来,霜丫头前天说不要你了,你知道不知道?”

    “无妨,无双只要霜儿。”尧无双眉心却是一跳,他很快清了清嗓子,“安前辈,今日无双过来,为的是前辈的玄铁炉,如今家主更位,还是早些取得好,所以,便亲自送来。阿琴,抬出来。”

    第二天则是挑战。不过逢春法师的外交搞得还真够好的,自打他一上台,只有四国皇室含笑说话的份儿,其他人只一旁看着,眸光若有所思。

    更多的则把梨霜和安得广围住了,围住的人自然不知道昨天安得广的大发神威,只一味的胡言乱语,直接把安得广惹了,梨霜也有些不高兴,于是师徒两人联手,现场来了个武林大会,成功避开了尧家和皇室的暗流汹涌。

    第三天介于从早到晚没一个人来挑战的,新任尧家主便含笑宣布,“今日起锁尧山开放,四国皇室,尽数欢迎。”又欢迎了几位武林泰斗和秦家。

    “家主,这是何意?”尧六是被尧家几个子弟推出来的,他却也明显不服,大声问。

    “自然是为了尧家的脸面,如今四国皇室乃是本家主请的客人,焉能不去锁尧山一聚?”

    “对,太爷爷说得对。对,欢迎,欢迎!”尧钺本来也是不高兴的,他却忽然眉眼一亮,对着一旁的尧无双笑笑,勾起了嘴角。

    “那按着尧家主的意思四国皇室皆可以带人进去,既如此,那十人皆可带人进去,是不是?”郎寅坐的虽然远,他却是声音嘹亮,全场都听见了。

    “不错,敢问郎少爷,此次随谁进去?”

    “自然是二小姐了,还有身后这帮弟兄,兄弟们,可好啊?”郎寅身后,是一帮土匪打扮的人,长得也很凶猛。

    “这,带的未免太多了吧。”逢春法师眉毛跳了跳,却还是笑笑,面上微微的怒气。

    “多?家主怎不瞧瞧四国皇室呢?况且在下等人可都是记在二小姐名下的,二小姐身后又有安大师和神仙前辈,如何算多呢?”

    梨霜如今其实也不清楚把郎寅和水寨里的人找来干嘛了,她和江湖上那帮人的交情的确是五颜六色,只和水寨这帮人交情甚好,剩下的就是叶飞柏这一帮子。本来找水寨的人来是为了恶心锁尧山的,毕竟明显一帮子土匪,可谁成想因为无霜,全天下的土匪盗贼几乎都来了,当然还有几个不要脸的门派。现如今,带他们进去,自然是好,可如今,尧家的破事儿还真是多。

    “好,郎少侠,欢迎你们来锁尧山。”尧钺笑的更欢腾了。

    接着,便是开宴会,吃吃喝喝,然后进锁尧山旅游。

    美酒佳肴,木屋木椅,清香淡淡,人人有礼,却又喧腾的厉害,没办法,郎寅几个在这儿呢。

    梨霜刚坐下,右手,却突然抖了抖。

    梨霜缓缓地,抬头,眼前,一道淡淡的光,似有似无,她跟着皱了皱眉头,看了眼四周。

    “师父,我有事,出去一趟。拦住芹生!”接着,梨霜身形一闪,整个人便不见了踪影。

    “哎,二小姐,去哪儿啊?”郎寅这时候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胡乱晃悠他突然便大喊,还挥了挥手,笑呵呵的道,“莫不是换了红妆,丢了海量了啊?”

    周围,立刻安静了一片。众人齐齐抬头,朝着梨霜本来坐着的地方看去。

    安得广只得冷哼一声,看了回去,“她有事,接着喝。”话落一指,安得广点住了不远处芹生的身形,哼哼,“小子,想活就好好待着。”

    梨霜此时的生之灵气虽尚未完全恢复,但已有了大半,因而不过多时,她便到了那股气息的发源之地,寒泉!

    “这是······”寒泉一如从前的寒冷,一望无际的冰寒蔓延,放眼望去更多的却是朦胧一片,分不清是雾气还是水汽,那朦胧飘渺虚幻,纯净至极,随意散漫的不断扩大着,渐渐,甚至到了离寒泉尚有一丈的梨霜的眼前。

    朦胧冰寒的最深处,躺着任慕颜,身形水平,不移不动,周围的朦胧气息,越发,浓厚。

    “白鹤!”梨霜不由得握紧了手指。

    “在,在这里。”一旁,白鹤悠长虚弱的声音传过来,带着微微的沙哑。跟着白光一闪,在那朦胧冰寒之中,寒泉的边沿,现出了身形,盘膝,闭目,掌间光彩不断,连续溅向空中的任慕颜。“此处寒气过重,凤主如今没有凤令护体,功法低微,怕是·······”

    “我应该怎么做?”

    “隐匿属下与凤主的行踪。若然可以,还请姑娘帮助属下将凤主送入寒泉底部。”白鹤的声音越发微弱,带些愧疚,“属下无能、”

    “小蚯蚓!”梨霜手上已闪起了橙光,她凌空直上到了寒泉上空,双手飞快的打好透明色的结界,跟着一指微扬,瞬间就将灵蟒“拉”的绵长威武,围住了整个寒泉。梨霜接着打量眼周围,问,“将任慕颜送入寒泉底,用生之灵气?”梨霜一指已然点向了白鹤的方向。

    “是。”白鹤身子一颤,瞬间就觉得体内一股暖流荡漾开来,极为润泽,他却很快变了颜色,“姑娘,您的功法,”

    “先不用管。按照你的方法,要用生之灵气把这些雾气驱散?”可这些寒气再厉害,似乎也不是白鹤的对手。

    “不。是、要将整个寒泉融化。”

    “·······”

    “寒泉原本只是一口寒泉,后来为防止药王派随意生事,对凤主归位造成影响,师兄和属下特地在此放了寒石,使此地发生了异变·····可这任凤主,非但没有凤令,修行还如此迟缓······”

    “任慕颜不能亲自动手?”

    “不能,否则一旦过去凤主就会没有力量,到时岂非任人宰割?不过,姑娘,若如今的气息不再逸散,白鹤只要散尽修行,凤主,定会过去!”

    “你会死?”

    “是。”白鹤一笑,低低的咳嗽了一声,“只是这过程太过繁复,怕是时间不少,如今姑娘功法尚未完全恢复,还请在一旁护法,否则一旦被打断,怕非但属下,怕是凤主也不能活命。”

    “需要,多长时间?”

    白鹤,只得苦笑。

    白鹤接着开始指点梨霜,如何用生之灵气为凤主护法——指尖青光不断,双掌繁复变幻,等到了青光终于渐渐变深,而后质变成为鲜艳的红后,周围的朦胧寒光,开始稀薄,凝结,雪白成为一道道厚实的墙。墙体交错,横横斜斜,任慕颜在其中缓缓落下、落下,终是身体平展在了最低处,那一抹抹寒泉之水构成的“地”上,她刚落下便打了个结结实实的寒颤。

    墙体外围,灵蟒一抖斑斓嘶嘶了几声,跟着凌空,盘旋成一坨,威武的坨在墙体最上空。

    这时,寒泉周围,看似,渐渐地如同往常。

    时间,接着就在一片洁白中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梨霜深深吸了口气,看了眼四周的洁白,跟着低头,细细看着,手上不断流动的红光。她瞥了眼面色一直不怎么好看表情十分严肃的白鹤,眯了眯眼,然后闭上。

    等待。

    周围的空气微凉,体内的温润不断流失,梨霜仿佛好几天都未曾喝过水一般的单薄,倏尔却又圆满,周身气息渐渐地冰润。渐渐,循环。梨霜忽然就打了个激灵,循环,流淌,源源、不断,远处不算茂盛的植物,这一刻,突然的灵动起来,好像春来发芽一般的气息,梨霜周身,却分毫未曾失去。

    可无论梨霜拥有怎么样的感悟,功法开始出现怎么样的变化,白鹤如何规矩,自身气息越来越淡,寒泉周围那些朦胧冰雾,仍是飘渺不绝,甚至还随着时间流逝而越发坚固。

    也就在这不知今夕是何年的当儿,任慕颜,醒了。

    任慕颜先睁开了那双漂亮的眼睛,跟着噌的一骨碌就爬了起来朝前看去,她猛地就僵住了,好像突然间便被人点住了穴道,“师父?”

    “嗯。我什么都不知道,有问题问白鹤。”

    白鹤其实也不甚清楚。

    于是任慕颜也加入了“化冰”的行列,不过她的任务比较特殊,观看为主,感悟为辅。

    三人就在那“冰屋”里坐了几天,开始的时候梨霜自然难熬至极,她的功力尚未完全恢复,且受了点儿小伤,还要支撑灵蟒,还必须坐着不动。后来自然慢慢适应,且随着梨霜不断的打坐观察,她的功法也渐渐融合,先前堵塞那一块儿已有了隐隐的融合。

    梨霜有些坐不住了,但有白鹤在那儿当榜样,自己又不能走,于是梨霜将目光投向了她的宝贝徒弟任慕颜,开始——上课。

    “哎呀早知道这事儿我就把两个老头子的绝世秘笈偷出来了,弄得如今也不知道该教你什么。”话说自己也没教任慕颜什么东西,全让她自己实验了。

    “绝世秘籍?”任慕颜的眼睛却还是亮了。

    “不过你还是别想得好,现在这架势你再出去也不可能了,不过那俩人身上对你有用的东西也就医学和武功,医学那东西看着博大精深,浩瀚无边,可只要你勤快又看得多,将来达到老头子那种境界也是轻轻松松,对了,我以前还听说过一条医学的绝世定理,说给你听听哈。呐,但凡毒药,所产的地方七步之内必有解药。”这东西太博大精深了,以至于武侠小说早被淘得干干净净了,这条定理还是死乞白赖的存在,且作为升级打怪的必备法则。不过这规律也是被证实了的,就是对细菌战不管用。

    “七步之内,必有解药?”任慕颜有些愣,却很快反应过来,“所有?”

    “应该吧,反正只要将来不小心中了毒又没人能解,用这招准没错。不过按老头子的说法你如今已经入了门了,他不是还送了你本书嘛,其实很多规律大同小异,而且他那本所谓的绝世也没多厉害。至于你的武功,如今,还好吧。”梨霜其实看不出来,“不过按着白鹤的说法,你将来遇到的危险应该不小,所以对于所谓的绝世武功也别太强求,说是绝世其实用出来指不定多窝囊呢,只好好练习,无极真气还是很不错的,而且要想真正会打架,不挨揍,你得·······”

    “怎样?”

    “动脑子。呐,不是说只动脑子不动手啊,其实你学了这么长时间武功应该能发现,所谓的武功门派兵器门派其实基本没差别,你学的时候把其同的最有用的练扎实,其余的想学了学,不想学了可以自创,反正在有命的前提下随便玩儿,玩着玩着武功自己就提高了。对了,为了不丢你师父我的人,轻功,必须练好。”

    然后就是政治教育。其实梨霜对这些算不上精通,真正遇事了也只能胡乱答应,之后再弥补,也就是所谓的出其不意,但任慕颜,梨霜不由得叹了口气,说是修炼必须的管人,权力很大,可权力很大的同时还管着一帮功法高强的人!

    “不管怎么样,记住,命是第一位的,而且但凡是人都会有贪念和,做事情想仔细了,想不仔细就先往有利的方向走。其实你先前给人打工,应该不错了,只是这世上厉害的人很多,当心,千万不要被人给阴了还不自觉,最好还回来,但有时候你得退一步,等之后再阴,而且根据白鹤的描述,你们那儿规矩肯定多,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但你要想打破一条规矩,估计很费力气,所以能不动就不动,等你真正厉害到没人可以打赢你的时候再动也不迟,可千万不要被那些破规矩给碾死了啊。”

    任慕颜一笑,眸里淡淡的湿润。她一直端正坐着用心听着,仔细的看着梨霜,眸里满是思索。她看眼周围,“师父,我想试着收服这些冰雾。”

    “行,师父给你打下手。”梨霜含笑看了眼白鹤。

    没想到,任慕颜这一插手竟然给破了!

    任慕颜幻出生之灵气的时候周围的冰雾已经是淡淡的奶白色,她修炼的很快,不过一年已经是纯正的橙色了,温暖柔润,缓缓徐徐,一缕一缕的朝着头顶而去,直往冰屋顶部上方。

    哗!也就在这刹那间,冰屋上凝结的冰雪,破碎,雪白与寒冷一瞬凝结、旋转、飘散,忽然朝着梨霜和白鹤的方向狠狠砸来,与此同时任慕颜周身忽然泛起浓烈的白光,耀眼至极!

    “师······白鹤!”任慕颜的语调,空旷而,消失。她吐出的最后两个字忽然凌厉至极。

    梨霜却已没时间细想了,她见状急忙一拍地面,跟着双手快速翻动、翻动、翻动,双眸紧闭,她咬牙忍着体内此时的冷热交加,微微的颤抖,梨霜的动作却仍是快捷无比,飞快,直直迎上那冰屋里一大半的碎冰雪。

    那冰雪看着细碎晶莹,却是极多,整整一屋子的冰雪砸下来,自顶部凝实的冰块开始,哗哗啦啦,源源不断的坠下来,所过之处,刺激的空气都发出刺啦的声响。

    冰雪逐渐,覆盖到了梨霜的衣角;

    梨霜的面色,瞬间苍白。

    “啊,”也就在这个时候,白鹤那个方向,忽然发出了一声急促的低喊,跟着,淡淡的血腥气,蔓延。

    白鹤?梨霜猛然一惊,她这才明白方才为何自己和任慕颜说话的时候白鹤一言不发了,只是,梨霜看眼周围满目的冰寒和刺骨,忽然就生出了股子怒气········梨霜咬牙,索性闭目不再感受此时的撕心裂肺,她眉目阴戾的微微抖动,双手飞快,任由体内那股子冷热交替、不住循环的气息随意乱窜,她掌心的气息,越发醇厚。

    梨霜的身体却已抖成了筛子,她周围的碎冰雪总算止步,也在逐渐稀少,那股撕裂感却愈发强烈,旋转,翻腾,循环,往返,直到——哧,梨霜体内忽然就发出了道声响,仿佛是草木吐出新芽,好像流水淌过堤坝,那声响极轻,却又极重,梨霜只觉得耳旁轰的一声,接着眼前,满满的火红!

    梨霜也不知自己何时醒来,她醒来时仍是躺着,起身却发现周身明显的流畅,她的生之灵气,已然完全恢复。

    梨霜很快站了起来,她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块平草地上,初春的草地温软,绵延,周围绿树环绕,花草生香,一望无际的碧绿蔓延,近处,则是一抹如雪的洁白。

    “白鹤?”

    白鹤静静地靠在一棵桂花树上,那树很是纤细,青葱,白鹤靠在树干上静静地闭着眼,一袭白衣,墨发高束,眉眼紧闭,唇角含笑,胸前的衣襟上,一抹黯淡的殷红。

    白鹤已死。

    梨霜也便在那一片春色中葬了白鹤,她看眼四周,很明显的一个结界,灵蟒在结界边缘守着,慵懒的睁开眼睛。

    梨霜竟然很轻松的便打开了那看似复杂的结界,刚刚跨出来,身后的那道门,赫然,消失。接着,梨霜看见了寒泉,准确的说,是看见了暖泉,潺潺的在原本属于含权的土地上流淌,温暖,宜人,其间的花草繁茂好像这里本是如此。而之所以梨霜会看出这里是寒泉的旧址,只因,不远处那几丛即将枯死的雪山云雾。

    梨霜伸手,俯身摘了几个雪白微黄的果子,抬步,前行。她很快便停住了步子。

    “已经过去了一年。一个月前这里就变成了这样。”尧无双站在一处精致的木屋前,他一身白衣,面色明显的激动,却还是含笑低声,他咬了咬唇角,“尧家一直有两位少主,一明一暗,暗处的可以四处飘游,只在尧山有令时才回去。霜儿,救回了九哥,我便是尧家暗中的少主了。”

    梨霜却已然扑进了尧无双的怀里,恰恰在那一番话之后。

    “霜儿?”尧无双身子一震,却很快反抱住梨霜,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你,你的气消了,答应我了?”

    西荣昭帝三十四年,一直备受西荣帝宠爱的太子忽然被禁足,接着北境的西叶延清和南境的七王爷依次被召回;

    三十五年,西荣帝正式废除太子,命西叶延清暂时摄政,封为清王;

    三十六年,太子趁西荣帝病重之际率兵造反,七王爷被杀,清王险些被俘,紧要时刻清王手下得力干将古洛突然出现,大败太子,并解了西荣国都的危机。事后西荣帝大怒,命人毒死太子,并封清王为太子,怎奈清王万死不受,并、请出了本已死亡的枫王;

    三十七年,西荣帝崩;

    一年后,西荣枫王即位,号明帝,封秦家四小姐为孝贤皇后,以西荣前太子名下西叶晨星为太子;与此同时,尧家家主,病逝,享年一百岁。尧家少主尧钺,接位。

    明帝元年,海家副帅极大将军窦川涉嫌欺君之罪,贬为庶民。

    明帝二年,西荣与南兴战火突起,海家少将军于南兴水郡,阵亡。

    南兴水郡已经接近麦生谷了,但这所谓的战乱纷争自然影响不到棠儿和沉青。神仙大夫已跟着安得广四处闲逛,云硕则做了南兴的太子妃,两人便在这偌大美丽的麦生谷,安安生生的过日子。

    两人的第一个孩子如今已经八岁了,是个女孩,生的美自不必说,还行止活泼,聪慧至极,大眼睛一转使得安得广刚见一面便忍不住任了徒孙,当然,师父是梨霜。

    八岁的琮儿如今还未见过她那师父,便连名闻天下嚣张至极的师祖也不过见了两三面,小丫头很聪明,便日日偷着空的打听她那师父和从前见过的云姨,棠儿自然乐得告诉,但有些事还是不能说的,说了也听不懂。

    棠儿如今,正怀着身子。

    “你去陪陪琮儿吧,这里如今太清净,我自己待着都怪没意思的,带着她好好玩玩儿。”棠儿懒懒的趴到藤萝秋千上,舒服的在太阳下眯着眼睛。

    “她自己会玩儿,我不放心你。”

    “都五个月了有什么不放心的啊,不过这次,也不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对了,你说姐姐如今有孩子了没有?”

    “······你,还好吧?”

    “当然好啦。姐姐很厉害,而且尧少主也不是吃素的,不过冰冢那地方,说起来姐姐已经去了有八年了吧,连个信儿也没有。”

    “尧少主不是也去了么,有他在,姐姐必然很安全。”

    “切,那不过是个书呆子,而且他,哼!”

    “好啦。”沉青一笑,抬手轻轻拽着那秋千,晃了几晃才道,“怕是那样也不会的,毕竟姐姐和尧少主还未曾成亲,怎可能,”沉青低头,忽然清咳了声,才道,“棠儿,还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吧,如今好好养胎才是,不管男孩儿女孩儿,我都很喜欢。”

    “什么有的没的,那是姐姐,而且,听安大师的意思,那冰冢里的人很厉害,也不知道······”

    “爹!娘!”琮儿却很快大喊了起来,一身火红衣衫,俏生生的大喊,话语里满是激动,“人,有人来啦!”

    “啊?”

    “小心。”急忙扶住下意识起身的棠儿,沉青无奈的笑笑,跟着看过去,“人?”沉青接着就看见了远远地,朝着自己和棠儿微笑的人。

    一红一白,一高一矮,面上俱是微笑,眸里淡淡的欢喜,那两人一男一女,简单地妆束,抬步走来,步履轻盈,身姿飘逸。

    “姐姐?”

    “嗯,听说安师父给我收了个徒弟?”

    “嗯。那,你这次回来,”棠儿跟着就站了起来,双目弯如新月。

    “还得回去,冰冢那地方比长凌寺还厉害,如今既然过去了就得善了,不然将来可是个大麻烦。不过这次出来估计能逍遥一阵子啦。”

    “嗯?”

    “我和无双,被赶出来了。”

    说到底,是为了规矩。

    冰冢说是位于寒泉以南,其实离了好一段距离,那里四季如常,只是外围围了一层厚厚的冰,据说是上古大神给予的,其神秘和破坏力丝毫不次于长凌寺。

    凭着安得广的厉害和一手琢玉的活计,梨霜两人在里面混的也算不错,不过几年名声也传了出去,那些个长老虽不福气,可究竟也没敢多难为,只是在知道梨霜和尧无双的关系后······

    “那帮老家伙固执的要死,说是我们没有成亲不能住在一块儿,我们便打算成亲,谁想那帮老家伙又说要通知父母,还说要传遍天下,哼,真当冰冢是锁尧山啊,可到底人家实力在那儿,没办法,我们只能回来啦。”梨霜却是一脸的眉开眼笑,她穿了身水红衫子,简简挽着头发,很是飒爽。

    “那尧少主,你和姐姐,有何打算?”沉青看着沉默,其实早把琮儿打发出去了,他想想问。

    “我已经去信告诉了叔父,等到了锁尧山,便成亲。到时候会拜祭祖祠,不过相对会隐秘些。”尧无双语声仍是温然,他含笑看了眼沉青,眸里满是温暖。

    “哎,其实也不必那么着急啦,我之所以要去冰冢全是师父的要求,如今是他们主动要我离开的,先玩儿上几年再说,不然干脆留在外面也很好,师父不会说什么的。”沉青酿的青叶醉如今也算一绝,慢慢喝着,梨霜不住的笑。

    “·······可冰冢,不是很厉害么?”

    “对呀,人家厉害,我这个无名小卒过去自然是丢人,所以不去了啊,他们爱干嘛干嘛,关我什么事儿?”

    “你,真的想好啦?”尧无双说不吃惊是假的,他看了眼梨霜,“你可别告诉我,你当初在法尊跟前信誓旦旦说的话,全是,假的。而且,霜儿,我们出来了这么长时间,也该成亲啦。”

    “对啊,姐,我还想去锁尧山,上次去的急,走得急,还没玩儿够呢。”

    “那你可得问问无双,不过之前,无双,我们出去走一圈儿吧,这几年待在那破地方都快闷死我啦。”

    出去走一圈,自然没有棠儿和沉青的份,含笑拉走面色微红的尧无双,梨霜不由得撇撇嘴,却还是眉开眼笑的领着尧无双在麦生谷逛了个遍。

    麦生谷,其中多的自然是麦生草,虽然和其他植物比起来少的可怜,但在这一片大陆上的坑坑洼洼间,此地的麦生草数量已算的很多了。放眼望去一片的翠绿,清清的河水,这地方除了麦生草外和天下间的其他山谷倒没有区别,只在麦生谷凹口处多了一大片红罂粟,正逢开花季节,只一个字,艳!

    罂粟花却也是按着规律开的,正好在偏左靠近河水的地方留了块地方,恰恰临水,开了丛红艳艳的蔷薇,香气清淡,花团锦簇,细碎的翠绿点点烁烁,很美。

    梨霜下意识的弯了弯嘴角,她摸了摸下巴,“嘿呀,这蔷薇不是早被老头子拔了么,怎么还开着呢?”先前的蔷薇其实是梨霜种的,当然不是为了喜欢,只是许是地域原因,梨霜对罂粟这种植物实在是不喜欢,所以为了膈应更为了反抗,这才种的,结果神仙大夫一挥手蔷薇全没了,一大片啊,气的梨霜直接把剩下的罂粟给烧了,然后走人。接着神仙大夫就被抓了。

    “许是神仙前辈想你了,却不能去看望吧。”尧无双起初自然微微一愣,他接着看向梨霜,伸手将她揽在了怀里,“霜儿,我们成亲吧。”

    “嗯?”

    “在这里天地为证,等到了锁尧山,再送你凤冠霞帔。好不好?”尧无双却没有看梨霜,他低头蹭着梨霜的头发,面色微红,双手微微的抖动。

    “你不会,要我下跪吧?”梨霜很快就挣脱了。

    “你不愿?”

    “不,万死不辞。”梨霜接着掏出了块梨花型的白玉,当真是梨花,无暇的花瓣,其上染着淡淡的白霜——白玉粉,却很是牢固,梨花只有一朵,正好是梨花半开半放的形状,花瓣一瓣一瓣的伸展曲直,其中一片上面还点了颗剔透的露珠。“尧公子,收好了啊,这可是见证,丢了我就不认你了。”

    “好。”尧无双却素手一点,很快将那块“山清水秀”的水灵玉抽了出来,打量了一眼,有些无奈,他却满是笑意的抓住了梨霜的手,“我们对着这花丛行一礼吧,就当是天地之证。”

    “好。”其实梨霜本来想说尧无双敷衍来着。

    两人跪下去,各自拿着所属的玉佩,神情庄重,满面温和,不多时便起身,携手,看着天边渐渐淡去的夕阳。

    夕阳好,山水清,风烟静,人无声,这一处天地,此时,分外静默。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