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肆夜红楼 > 正文 第26章1章太平谁啊是谁在逼谁1

第26章1章太平谁啊是谁在逼谁1

    “为什么要回來?”见她迟迟不语,隆基又是一句。口吻沉仄,面色肃穆的仿佛净水。

    此刻他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就停步在与她隔绝的恰到好处的那一段距离。隔过微微流转的光影,他颔,目光定格在她不知是不是被天光照耀的有点儿苍白的面孔上。

    太平在历经了短暂的心潮起伏之后,整个人都回归到极是从容的一种地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简单的八个字,淡如清风的句调,她敛眸,这样淡淡然的回复。

    只有这八个字,背后流露着怎样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她太平公主是高宗与武皇的女儿,有着显赫的出身、尊贵的血统、经纬的才华、娇艳的容颜,宁肯抱香枝头死,她也不要颠沛流离辗转成尘成泥之后惨惨淡淡得收场、潦潦草草活一世之后湮沒尘埃就此死去!

    隆基心弦铮断,疼痛如潮席卷。显然的,他早料到会有这样一幕,该料到会是这样一种结果的。太平的性子何其刚烈又何其骄傲,她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活!

    即便是他的好意,即便他已贴己且所谋唯恐未详尽的为她安排好了一切……可是,她就是不领他的这份情!

    “呵。”少顷沉默之后,她狭长的凤眸散出一道熠熠的光,勾唇妖娆、浅笑凌厉,“我要以一位公主的姿态高贵的死去,也不要流亡在外卑躬屈膝的活着。”声色一定,幽幽的,近于來自地狱、惩戒之火燃烧周身的修罗女,“即便是死,我也要在历史的丹青书册间狠狠的划一道、重重的落一笔!”尾音夹戾,带着一股昭昭的韧性,这条冗冗的路走到时今这一步了,都不知道依旧还在跟谁较着劲!

    原本已经受了山寺贴近自然的洗礼、在佛香之地静心深思返璞归真的公主,在重新堪堪沾染上权势的沃土中的那一刹那,甫又重新回归到了一种苦苦挣扎、不得自由的癫狂的境界。

    二者之间的反差是这样大,太平当局者迷,可处于暗处凝目观察太平的隆基却看得清楚,方才这娟秀女子进入室内时眉眼间的盈盈、与此刻陡潢色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然便被各种心绪浸染的几近狂的情态,分明就是云泥之别的差距!

    隆基心中陡惊,默默然的又牵动了这样一根心绪,反观自身,是不是也已经被这权势的沃土与靡妄的情境滋养、作弄的已然生了癫狂都不自知呢!

    光影氤氲,太平定了一下潦草的心绪,抬眸看着眼前这如是心念的人儿:“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逼我。”不是问也不是叹,平平淡淡。

    只是忽而听到这样的话,令隆基心中一紧,即而那面上便连哂笑的力气都似乎不再有:“太平啊……是谁在逼谁?”倏然间一叹,他又向她近一近,“嗯?”抬目蹙眉,忽而带着自苦的嘲。

    太平不语。究竟是谁在逼谁,若是能解得过、若是能说的清,也不用直到时今都还依旧在纠结!

    在这微微的恍惚中,隆基展颜徐徐:“戍边乃是废帝的暗示啊,太平。”声音轻轻的,像是一阵风,那么哀伤、又那么无力,之中浸透着浅浅的诘问,“我若被废,只有一死……你在逼我去死!”终于那万顷的心绪与从沒有真正消散的积压,在这一刻陡地爆出來,尾音一扬。

    隆基倏然强大的气场逼得太平下意识后退,又陡地将身子立定。她这一颗纤纤的心在不断往下沉,但是隆基的话她依旧给不出答案,事实上心中也委实就沒有一个答案。如果非要有一个怎样的解释,她只能说,这一切都是时局所迫、这一切都是幽幽造化……她想,她对隆基的疑问,他也大抵只能做出这如是的解答吧!

    是时,隆基倏然顺着此情此境陷入到自顾自的回忆当中:“呵。”唇畔微勾,他侧徐徐,“我真不孝,我杀死了父皇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这还不算……这之后父皇身体一直欠安,我们却还一直给他惹麻烦、让他费心在我们之间权衡。”心念甫至、情态逼压,那奔涌的心绪在这时达到巅峰,他铮一下回头逼视向她,嗓音陡扬,“真正被逼的人是父皇!是我们,是我们一直在逼父皇!”厉厉的。

    太平依旧无话可说,她以沉默为默认。她静静然立着身子在微光里,有如金盏银台,就此听着隆基自顾自的说下去。她想,如果可以选择,她这辈子、下辈子都不会再來这娑婆世界了,更不会选择生在帝王家!太痛苦,这一切都太痛苦,这一场缘法缔结之下的一世旅行,让她无比直白的看清楚了这个世界所有的虚妄,看清楚了身边每一个看似真诚的人其实内里是怎样的虚伪,也在这之中……看透彻了她自己!

    隆基定定然继续,似这般与太平敞开心扉的好好儿说说话,似乎已不知多久沒有过了。转目时,声音带了些黯黯的、偏于伤悲的味道:“父亲他在我们之间不断打太极,我们两边他都得顾及,他不断协调。”甫一抬目将她看定,“而我们却在对他步步紧逼,费尽心思要对方去死!要他帮着我们使对方死!”嗓音还是沒有控制住,歇斯底里起來。又竭力平定,“最后他实在无法面对与平衡我们之间的种种争端,他被我们逼的累了、倦了、烦了、疯了……他干脆两手抛开抽身而退什么都不管了!所以他选择禅位,放开全部将这摊子彻底交给我们……”

    “不,是你们在逼我,你们一直都在逼我从一开始就在逼我!”陡地一下,太平歇斯底里的打断了情至浓时的隆基,尖尖的声音里隐隐颤,而那一张花一样的脸也因这极致的情态转变而略显扭曲、且疯狂。她抿唇定神,将声音沉淀了一些,却依旧难以掩饰触碰心事时她的崩溃,“他之所以会立你为太子就是为了牵制我。因诛杀韦后你也立了大功,他只有将你立为太子、牵制于我,才不至于使我独揽大权,才不至于使你们父子俩的权势被我完全架空。”这一段话是太平的真心话,是她多少个日子、这大几年來一直都放在心下隐而不的真实所想。时今隆基先一步向她敞开了那扇蒙尘的心门,她便也顺势亮明了自己的心思。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