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网游之生命祭祀 > 正文 十第三十十一章

十第三十十一章

    七旬时节,酷热难挡。雨落骤急,风尘沧桑。转眼相送,徐徐两返。鸟语生机,顷刻绽放…今夕已是01年,繁华的老běijing依旧经济向前,虽然不见得能使人人家肥屋润,但只要敢作敢拼,也自然能混得到几口饭吃。

    当然了,生财之道十数种,种种皆能虫成龙,投资拼搏算一种,就看你懂还是不懂…

    běijing市联合证券市场,这是běijing城内一年到头最旺的股票交易所,由于地处中心,交通便利,每天自然吸引不少人流。

    而,股神传奇的一生,便不得不由此处说起…

    当时是下午1点05分,在交易所内某个角落所生的片段。

    是谁说今年的股市很淡薄的?青阳一手指着大盘上的电子成交版块,看来还是我的眼光要准确一点!这个‘建农实业’下午一开市就飙升到8块6毛4了…怎么样,你们都服了吧?

    韩勇呆若木鸡地望着大盘上正在飙升的数字,显然一副不容置信的样子。

    霍杰站在一旁,眼睛瞪得大大的,也有点不忿地说:哼,好一个运!一手就掏出了张一百大元的钞票。

    嘿,这可是我花了好几晚的通宵,千挑万选地才找出这么一只优质股来的啊!青阳一脸的兴奋,满腔感慨地说。

    原来你小子是早有预谋的…早知道就不跟你赌了!霍杰边看边骂,瞪了好一会儿大盘才转过头来,怎么样,料你也顺带购入不少股了吧!老实交代,这次赚了多少啊?青阳一脸的愕然:什么赚了多少?

    呃…你这个蠢货,别告诉我你通宵了几个晚上,为的就只是咱们的打赌,却一点货都没购入啊…?霍杰瞪圆了眼珠问。

    青阳一听,立时恍然过来:啊!对喔,我怎么给忘掉这个了!?

    这时霍杰只感到自己的脑袋有点儿涨,忽然觉身后的韩勇更是一脸的沮丧无比,像是快经受不住打击的样子,禁不住问:你丫这次该不会跟这个白痴押了很多吧?

    只见韩勇仰天长叹,哭丧着脸道:呜呼…看来这个月的薪水要赔上了…

    算了,就当是充了一回冤大头吧!霍杰拍拍他的肩膀,苦口婆心地劝说道,旋又望了望那只仍在飙升的‘建农实业’,不禁再次问青阳:你丫该不会真的是靠自己找出这只优质股来吧?

    青阳一副深受侮辱的样子:太过分了…这是什么话嘛,好歹我也是中银的投资经纪,这当然是我一个人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啊。

    霍杰又望了望那只‘建农实业’,居然还升到了9块1毛2,暗忖这还真是奇怪了,记得前一阵子这家伙还抱怨在股市里跌得损手烂脚呢,怎么现在摇身一变就成了个投资天才了?

    一定有什么古怪!

    霍杰心里暗暗地想,刚想开口质问,突然从证券所门外走进了两名胸戴证监局表彰的工作人员,只见他们神情肃穆,像是正在执行工作的样子,后面还领着一名年轻男子,赫然就是财经界风云人物兼他们在中银里的投资部上司——新智鸣!

    霍杰立时吓得脸都青了:糟糕,他怎么会来到这里了?!

    韩勇更是惊骇:我们快跑…不然给他现了就真的糟糕透了!

    哦?然而新智鸣显然已经注意到他们三个的存在了,乐呵呵地就走了过来打招呼道:哎呀,真是难得啊!居然能够在这里碰到你们!哈哈,正在看行情吧?

    又笑道:现在的市道不景气啊,投资可要小心点哦!

    奇怪了,你们几个的脸sè怎么都这么差呀,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不过择ri不如撞ri,不若咱们就一块儿去吃顿饭吧,顺便也可以交流一下相互的投资经验啊,哈哈哈…

    这时三人心里无一不是一片大恨啊,记得上一次他搞的那个什么‘关于上司与下属的增进友谊聚餐会’,到结帐时的那张沉甸甸的两千大元票,至现在回忆起来依然是yu哭无泪啊。

    霍杰连忙扯开话题道:啊,对了!新总你旁边的两位是…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两名证监局的人员身上。

    新智鸣呵呵笑道:哦,他们是来找我协助调查的。

    韩勇不解其中:协助调查?

    对,他们说我在前一段时间,以匿名的帐户非法抄卖‘建农实业’,并虚报烟幕,恶意抬高股价来谋取私利,还指控我涉及多宗股市成交的黑幕呢,哎…你们说我冤不冤枉啊,哈哈哈…

    霍杰等听毕无一不是面面相觑,暗忖这几条罪名可不轻啊,怎么这家伙还能一副毫无所谓的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样子?不过现在还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只因陪他去吃饭就绝对要比坐几年牢来得受罪。

    青阳连忙干笑两声,刚想说出“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谁知嘴巴还没来得及张开,新智鸣又笑了起来:哦,对了!前几天你不是问我哪只股有上涨的机会吗?瞧…这个‘建农实业’果然飙得一不可收拾了,我总算没骗你吧。他拍拍青阳的肩头,一副“听我说准没错”的样子。

    这时霍杰与韩勇不禁同时瞪着青阳了,后者的嘴角更是透出了一阵冷笑: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呀…!

    新智鸣疑惑:怎么回事啊?

    青阳尴尬地笑笑:没…没什么啦,不过既然新总你还有事,那我们就不便打扰啦。

    哦,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证监局那边又没有确切的证据,也奈何不了我,哈哈…走吧,我知道附近开了一间新的餐厅,听说那里的波士顿龙虾相当不错呢!

    zhongyāng垂直监管机构——

    仍是拿他没有法子吗?证监局组长叶海明皱着眉头,看了半天的相关资料了,似乎还是毫无所获。

    副组长林楷深深不忿地说:这家伙狡猾得很啊,从来就没有以个人身份去涉及出货买单,每次都是用不同的帐户去暗中cāo盘,我们实在奈何不了他…!

    叶海明凝重地查看了一下档案:的确…这个男人相当不简单,不仅熟悉股票市场的游戏规则,而且十分懂得钻法规漏洞,是个非常棘手的家伙…

    还不止呢…上一次我跟踪他进饭店的时候,那家伙居然厚颜无耻到背着我告诉那里的服务员说是我的朋友,结果害得我临走时还白白帮他埋一张让人吐血的帐单呢…!林楷恨得咬牙切齿。

    叶海明哑然失笑: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新’这个姓氏大概已经很少人用了吧,不若试试从这里入手,查一查他的身份背景?

    好吧,我定会尽力调查的。

    这不是在上星期《美食杂志》上登出的那间最昂贵却又最不实惠的‘蒙罗丽纱至尊豪廷食俯’吗?!霍杰扯住二人的衣袖,表情正惊骇无比。韩勇哀怨地说:算命的果然没骗我…看来我三十岁前都是命犯破财啊!

    霍杰指着青阳:都是你这个家伙害的!

    青阳小声建议:不如我们趁机开溜吧?不然又得大出血啊…

    霍杰很生气地指责:笨蛋,得罪他就等同于跟自己的工作过不去啊!要是他一个不高兴起来,我们在银行里的职位可是随时不保啊!

    前面传来新智鸣懒洋洋的声音:哎呀,你们快点啦,被审查了一个上午,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哦。

    这时三人不禁同时掏出了自己的钱包,眼神中都充满了黯然…

    走进餐厅后,新智鸣先举着餐牌道:先给我来一客‘波士顿特级龙虾沙律’吧,开一瓶红酒,要85年的!然后再上一个‘法国牛排’就够了,哦…牛排记得七成熟,且千万别放甜菜哦!

    听着前者的一记语出惊人,三人显然泛起了不少危机意识,霍韩二人忙向青阳使了个眼sè,暗示“你也是时候该将功赎罪了吧?”

    青阳迫于无奈,拐个弯道:新总…我说午餐吃这些东西,恐怕不好消化啊?

    不料新智鸣立刻就教育了他:哦…这叫人生得意须尽欢啦,钱赚回来就是用来花的嘛,可不能吝啬自己的肚皮啊!哈哈哈…

    又对那个女仕应道:嗯…甜品就给我来四份‘意大利芒果nǎi咯’吧,记得那个nǎi咯多放一点哦,最后再多添一碗‘特制宫廷燕米粥’好了!

    这时霍杰不禁偷偷地拉了拉他们二人的袖口,苦瓜乾的脸口道:你们确定身上带的钱真的够…?

    韩勇哭丧着脸:大不了一会儿就到楼下的那间什么‘包搞定’财务公司借好了…

    结帐后,霍杰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这头魔鬼!!又白白吃了我们一千多元…!

    韩勇急得直打手势:嘘…小声点!他才刚走了不远呢,要是给他听见了就不好了!

    青阳长叹:唉,看来以后没什么事都不要在午休时间到处乱逛了…中国人民银行大楼,投资部附属证券交易所。

    下午1点35分了,办公室内正不断传出电话铃铃啷啷的应接声和键盘噼噼啪啪的打字声,刚好是周一股票市场下午成交量最繁忙的时段,所有人都正忙得活不开支。在大盘观看室里,统计司正把近一个星期里的数据分析图投shè在大荧幕上,只见他神sè紧张,似乎部门在证券市场上出现了严重的cāo作问题。

    霍震良坐在一旁,冷峻地道:先汇报一下目前的各指数值走势!

    是的…根据最新的指标行情,深证指数的走势继续疲惫,再次下滑到历史新低点了,买入和卖出的成交量都相继出现了极大的异常,连同上海方面的股价亦被受了牵连,从昨天为止,散户的恐慌xing抛售连连上升,我们是否该采取一些措施吗?

    先镇定一点,现在的大盘到底跌出多少点了…?霍震良死盯着大盘上微妙的变化,脸sè早已一片yin沉。他是中国人民银行的投资部总经理,眼光一直都很准,近年来几项赚大钱的大投资都曾经由他一手包办的,不过就从上个星期起所投资的几个龙头大股中,却完全地失去了以往的准头。

    深圳方面已经是跌穿3000点的jing戒线了,再加上我们现今所拥有的钢铁股股份损亏的程度来算,估计已经损失近2个亿了…

    2个亿…?霍震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望着荧屏上所显示的价位,脑海里仍无法参透至上星期起的那阵毫无先兆,突如其来的股价暴跌——就在上星期三,深圳、上海两大国内最大的对外开放股票交易市场突然遭受一支不明来历的资金堵入,在短短的2天时间内以惊人的度将整个市场弄至混乱,不仅造成了大盘的急上飙后疯狂下跌,大量股民纷纷出现了恐慌的现象,就连自己所投资的几亿资金也惨遭套牢…

    霍总,我们现在是否该立即把手头上的股货都卖掉呢…?会计一旁迫切地问。

    就这样卖出只会白白遭到损失的…!霍震良紧皱着眉头,对了,我们不是还有上海的那批资金吗,上海的股票市场情况怎么样了?

    上海那边的科技股,化工股以及一些银行股都在不断下滑,已经接近历史最低点了…我们在那里的资金几乎全部都给冻结住了…!

    难道又是一次经济泡沫吗…?!他不容置信地思索着,又一次查核起几天来出现异样波幅的各大龙头个股的ri线图,只觉在整个交易中都暗地隐藏着大批大批资金在大手抛卖,他的脸sè煞时刷得灰沉:难不成有恶意抄家…?

    会议召开得那么急,不知道有什么事呢?投资部经理项国雄边翻动着台头上的文件,边转动着手中钢笔道。

    如果是讨论升职加薪或者年底分红的问题,我是十分赞成多开几次这样的会议的…哈哈。副主任李明笑笑,笑声冲开了些气氛,使整个会议室少了几分沉闷。

    我倒是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你们今早上班的时候有现霍总的脸有多黑吗?这几天的股市震荡得这么厉害,我看他都快急得气炸肺了。副经理洪建果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说。

    嘿,我想也是了,不然瞧他平时那张自以为是的臭脸,怎么会主动开个商谈会议来询问我们的意见呢?不过话又说回来,怎么还没见到那个一个星期被证监局请去喝三次咖啡的小子的踪影呢?这时众人望了望新智鸣的位置,均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我敢打赌,那小子准是在调戏着办公室里的小秘书!洪建果以下定论的口吻说。

    谁知李明立即就纠正了他:错啦错啦,中午的时候我看见他部门的那三个下属了,无一不是苦瓜般的脸庞,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又被新老弟剥削一顿了…哈哈。

    洪建果叹道:唉,真羡慕他竟能有这么三个活宝!

    话音刚落,在场众人无不莞尔,连一向办事稳重的项国雄都笑出了声。

    就在此时,霍震良也最后一个从大门外走进来了,只见他口黑脸黑,来到自己的主座上还没坐下就先干咳两声,沉声道:各位久等了,我想你们都已经知道近段时间里深沪两市所生的事吧,我想听听各位对于这次的股价异常波动有何看法。

    李明拉着洪建果小声咕嚕:就是这张臭脸了!

    霍震良向他投来目光,冷冷道:李主任,你又什么看法呢?

    哦?李明转回头来,显然料想不到他会如此直接地向自己问,呆了一呆,背诵般地念道:我觉得目前的大市正处于一个疲惫阶段,以至于较多的实力略为平庸的个股徘徊在中底线水平下,其原因不外符三点:第一是群众的购买意yu不强,市场的交易冷淡;第二是各大上市集团的业绩欠佳,无力促进股民的投资cháo;其三则是有幕后庄家恶意cāo盘,制造大市跌势从中谋利。

    那依你之见,该是哪一种可能呢?霍震良坐下冷冷地问。

    李明望了望天花板,无棱两可地答:嗯,我认为三种可能xing均有可能,每个可能各占三分之一。

    霍震良一听,心中不由为之动怒:你…!

    明知道他这番话说了等于没说,却又偏偏奈何他不得,脸上的神sè更难看了几分。

    这就是所谓的办公室政治了,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顿时变得僵化起来。

    好一会儿,项国雄才开口打圆场道:霍总,其实目前的状况我们还不是十分地清楚,所以就算冒然猜测,得出来的结论也不过无用,因此需要一定时间去详细了解。

    对,就是这个样子!这时洪建果也点点头道,又向李明使了个眼sè,李明当即见好就收。咧嘴笑道:我本来就是这个意思。

    霍震良见状,冷哼一声,瞪了李明好一阵子,忽然觉室内空了一个位置,严声道:新经理呢,他人到哪里去了?

    洪建果望了其余二人一眼,脸有难sè道:嗯…新经理他大概正在处理些重要事务,顾未能抽身开会。

    哼!霍震良眉头一皱,声音再次转厉:难道他不知道这是紧急会议吗?你说什么?新智鸣刚回到办公室,就被他的女秘书给逮了个正着,只见她着急得飞快地对他说了一大堆的话,但新智鸣却丝毫听不出个究竟:你慢慢地再说一遍?

    秘书潼欣jiao喘地道:霍总叫你立即到会议室里开会啊…

    哦?新智鸣听毕,忽然一丝怪异的笑容从脸上划过…

    会议室的门被“嘭”地一声推开,众人的目光落在了新智鸣的身上,刚好在说话的霍震良怒瞪他一眼,冷讽道:看来新经理正事繁忙啊!

    新智鸣尴尬地笑笑,仿佛一点都听不出对方的讽刺,侃侃直道:哎呀…是啊,刚才我还真是忙不过来啊,一大堆加急、特急的文件要处理,所以延误了少许,还请大家体谅啊,哈哈哈…

    霍震良面无表情道:新经理,我姑且不提你刚刚缺席的事,你是投资部的顾问,我倒想听听你对上个星期的股票市场有什么看法?

    哦,是的,从上星期三的早市为止,本来一切实力雄厚的个股都是在跟随着当天收市的走势一直向好,整个股票市场也没有什么异常的波动,但是就在当ri临半个交易ri的前一个小时起,市场上就突然受到了一批不知明的资金介入,令整个大盘出现大幅波动的现象,而这里应该就是整个大盘出现异常起伏的重点兼起因了。新智鸣应答如流地道。

    霍震良略略地点头:那你的分析又是怎样的呢,认为这是一个单纯的市场危机或金融风暴的前奏吗?

    新智鸣不加思索道:众所周知,金融风暴并不能够在偶尔的情况下生,根据连ri来的各大股盘行情看来,极有可能是有人运用了一些手段,蓄意集中抄作个别股票来制造不利讯息,想籍此大股灾财了。

    霍震良听毕,少有地沉思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好,看来你知道的并不见得比我们少…资料搜集得也很充足。

    不料新智鸣啧啧称奇:哦?可是这些都在报纸的财经板里全写明了出来啊,并不关什么资料搜不搜集的。

    话一出口,霍震良立时直铁青了脸,那脸sè马上变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洪建果见状,连忙干咳几声,好缓和一下室内的紧张气氛…新经理,请你尊重一下会议的严肃xing…!霍震良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逼出来的。

    新智鸣却像没看见的样子,又笑了起来:霍总勿要动气,不若先看看今天的新闻吧,说不定看完之后会有什么意外收获哦?他边说边从袋里取出一份折皱得快不成的《财经快讯》,只见上面大字标题着:

    “特急!深沪股市大危机,一周内出现连续暴跌!”

    “上证指数疯狂下滑,犹如雪崩,原因未明!”

    “深证指数剧烈震荡,如同地震,股民痛苦!”

    “某证券界权威人士声称:有人恶意捣乱,投机取巧,企图影响股市的正常秩序!”

    “小股民张先生的痛心疾,为正义和公理出来愤声指责:zhèngfu监管不力,让黑庄yin谋屡屡得逞!”

    中国证监局的郑重回应:我们正在着手调查!”

    ……

    望着上面一大堆的标题,众人只觉得一阵昏,直到现——“一知事的秘密透露,股市暴跌背后的重大yin谋。”一文后,所有人的眼球才亮了起来:

    “记者礼貌地:‘请问先生你怎么称呼呢?’

    知含含糊糊:‘呃,就叫俺知好了!’

    记者为难地:‘这个…好吧,知先生,听说你好像有个惊天大秘密要告诉我们广大的读者,不知道是关于哪一方面的呢?’

    知疑惑:‘这不是《财经快讯》的专栏吗?’

    记者:‘这自然是。’

    知很生气地:‘那你还问个啥,俺自然是来揭近期在股市上的大yin谋啊!’

    记者很怀疑地看着他:‘那你就说说看吧。’

    知吞了把口水:‘哦,其实是这样子的,那个俺本来是某集团的冷气维修技工,那天的天气真的好热啊,热得人都受不了,偏偏在这种时候总裁办公室的冷气却坏了,哎呀…你说这倒不倒霉啊,30多度的天气还得爬高爬低去修理那台该死的冷气机,结果自然是把俺给累坏啦…’

    记者不耐烦:‘行了,直接说出重点吧。’

    知:‘哦,正当俺累得已不行,在办公室里小睡起来时,刚好就听见了总裁和人谈起电话的声音。’

    记者打断:‘总裁没把你现吗?’知洋洋得意:‘当然没有了,俺可是钻到了天花板上的通气层内修理的嘛。’

    记者抹汗:‘继续。’

    知:‘就在那个时候,俺就听到了总裁对电话里的那个人的说话,好像是什么一切都在计划之内呀,不出一个星期能就将整个股盘都推垮什么的…’

    记者惊诧:‘你肯定?’

    知斩钉截铁:‘当然,俺的听力还是很好地…’

    记者:‘那你所在的那间公司叫什么名字?’

    知吱吱唔唔:‘嗯…这个嘛,俺倒是不太方便说出来啦,不然给老板知道了可是会被开除的啊…’”

    ……

    看完全篇报道后,洪建果先忍不住笑了一声,才从脸上露出了严峻的神sè,下结论道:那个所谓的‘知’虽然给人一种不可靠的感觉,不过倒像是想刻意透露一些讯息给大众知道似的,看来这次的股市暴跌的确有人在暗中恶意抄作了…

    李明稍稍一点头:这点我同意,不过那又会是什么人呢?能够策划出如此庞大的举动…先影响两大证券交易市场已不容易,不仅需要大投量的资金,而且对于时机的把握都极其困难,还有到目前为止我仍搞不懂他们是用什么手段造成大盘暴跌呢…

    项国雄沉思后道:估计是先集中大批资金狙击各大板块的实力个股吧,然后待攀升至一定高位后迅往下打压,这样就能顺利造成群众的恐慌xing心理,继而将其套牢了,期间再利用分散不一的散户散投资,制造错觉,令人无法在第一时间内察觉…

    根据我刚刚查看了一下近几天来暴跌得最严重的几个股票中,均现他们在下跌时的分时走势图相当有规律,明显地是有策划xing的cāo盘迹象…

    无论手段、较对时机以及整个部署计划都相当高明了,从暴跌前的两个星期的大盘走势看来,他们显然做足了充分的准备,顾此才能打出这么一场迅雷不及的前哨战的…

    李明听后,不禁出感叹:难怪我一直都认为经济犯罪简直就是一门艺术了,不然怎么可能计算得如此滴水不漏呢?

    有人提出疑问:那么谁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呢?

    这时众人面面相觑,无不大感头疼,项国雄露出苦恼的神sè:恐怕这一时三刻都很难有所头绪吧?

    然而洪建果忽地浑身一震,突奇想道:你们猜会是“n9@gun”吗…?

    话音刚落,室内的气氛顿时就变得沉寂起来了,呼吸的声音随之清楚可闻,就连一直保持沉默的霍震良亦不禁屏住了呼吸。只因每次提起这个名字,所有金融界的从业者都会产生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啊…

    ‘n9@gun’——一个两年前出现在股票成交市场的银行交易帐号,举凡大投资公司都会拥有一个的特殊帐号,不过这个英文的代号却是神一般的存在,只因它在国际金融界上实在创造过太多令人难以置信的股市神话了……它曾经一度踏足过美国旧金山的金融风暴、俄罗斯的证交贸易赤字、德国的货币通价贬值等多次风波,以人手段赚取了不可估量的金钱,让欧洲一些经济共同体国家遭受到一系列严重的冲击,无数企业家的财产更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国家因为财政赤字生政变…之后只要有它参与的地方,都必定造成难以收拾的经济混乱,它的存在…对于任何一个金融从业者来说都无疑是一个恶梦…更加是一个神秘,强悍,遥不可及,让人不可战胜的对手,是一个真正立足于不败之地的‘股票之神’!

    难道他盯上中国的大陆市场了?项国雄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不要这么快下定论,事情不一定是这样子的。李明愕然一下后,冷静地分析:先针对“n9@gun”的一惯手法,其中确实是有相似的地方,不过只要留心观察,从资金的投入量来看,却又出现了相当不吻合的地方…

    建果不解其中:不吻合?

    对,记得两年前“n9@gun”所触的旧金山股崩事件吗?他可是一次动了近4000个亿的巨额资金的,而且后续还源源不断,根据非正式统计,其后每次举凡有他参与的股市场记录,资金的投放量都是极其的雄厚…知道这是什么回事吗?这就是国外与我们股市的最大差别了,因为国外的股票市场是对外开,因此其资金的投放量必定远远越我们内地的duli证券市场,游戏规则也相应跟我们不同,顾此针对像“n9@gun”这种国际抄手来说,中国的股票市场根本适应不了他,也无法满足他,所以我敢断言这次的大盘暴跌与他能扯上的机会非常之小!

    的确,你说得颇有道理…项国雄略略地点了点头,那边的洪建果又提出了疑问:那你认为会是什么人在背后恶意cāo盘呢?

    李明报以苦笑:唉…如果我知道还用得着坐在这里吗?不过既然可以排除“n9@gun”的可能xing,对方又有着如此的能耐,应该是某个上市集团在暗中策划吧?

    我赞同这个猜想。项国雄低吟着,迅就打开了桌前的笔记本电脑来,对于能策动出如此强猛的狙击攻势,必定是集团的所为…估计是有人借助了某上市公司为注资平台,进行恶意cāo盘,以牟取暴利为目的,扰乱大市为手段,不过其投入的金额也未免太庞大了,一周内所拨进的资金竟然达到了70个亿,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的黑庄在进行暗箱交易…突然惊诧得一抬头:难不成有外资介入了?!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立时震惊万分了,只因从来就没料想到会有外来抄家介入此事,如果属实…那就意味着不再是普通的坐庄范畴了,而是直接关系到外来资本势力的垄断入侵!

    从种种迹象看来,此想绝非并无可能!洪建果还是次露出了严肃的表情,那锐利的双目直透出了生寒。

    这时会议室内的气氛不由再次变得一片沉寂,想到国内的证券市场竟次遭到外来势力的挑战,李明猛然就站起了身来,在那坚毅的眼神中透出了无比的肃穆: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能再坐以待毙了,毕竟我们中银可是代表着国家经济的第一面子,去干点实事回来吧!

    或许没有人会料想得到,正是由于这句话的缘故,在接下来的两周内,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将在中国大陆的股票市场上触目上演了!

    霍震良冷冷地旁听着这一切,不禁重新审视起李明这个人,正当他陷入思考之际,忽然觉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的新智鸣竟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笑容,在那英俊的脸上一瞬即逝…

    如此同时,就在大西洋的另一边,伦墩黑市交易中心的一间贵宾套房里,一个年龄界符30左右,一头金的男人正拨通了cma英国驻华投资有限公司的总裁专线电话:蒋先生,中国大陆现在的股价波幅情况如何了?

    杰森先生,我已经按照了你的指示,用你汇款过来的70亿资金将大陆市场的几个主要的大股都压垮下来了,而且正如你所料的那样,大市果然因为恐慌而跌破了历年来新低点,现在多个股票交易平台都陆续地出现了一不可收拾的局面,杰森先生真是远见卓识,眼光独到!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了一把中年男人喜悦的声音。

    听蒋先生的声音,看来已经赚到不少了吧?

    哈哈哈,单是一个星期就已经捞到近2个亿了,看来按照目前的状况继续加大注资,往下打压的话,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更有望赚过5个亿大关呢…!中年男人哈哈一笑,语气中流露出了一丝轻狂的态度。

    这只是一个前奏而已…蒋先生,希望你能记住,我们并不是一个小小的中国市场,而是开拓整个东南亚的经济金融领域,千万不要为了赚取眼前的微薄利益而痛失了主要阵地,好了…我们的谈话也到此为止吧。金男人郑重地提醒了一下,便慢慢地放下了电话。

    随即自言自语地喃了一句:蒋天厚,你可千万不要误了我的大事…立即便按下了接通秘书的话键,miss。l,麻烦你去帮我准备一下到běijing的直航机票…

    说是容易,但又从何处着手呢?踏出会议室后,洪建果先苦恼起来了。

    不料身后的李明随即笑了起来,上前就拍拍他的肩膀,胸有成竹道:有什么好怕的,好歹我们还有个中银在背后撑着啊!况且…他的神情突然变得狡黠无比,我们还有个秘密武器嘛!

    洪建果瞪大了眼睛:秘密武器?

    李明含笑地点点头,故作神秘道:对,我们这里不是也有张王牌吗?

    前者听毕,恍然有点大悟过来了,对呀!那个在2000年的经济泡沫中,金融界里唯一一个抢先一步就准确预测到,不仅为央行的库房大捞了一笔,且在各大证券市场中一直稳列投资收益总额榜的家伙,号称业界‘你给我五毛,我还你一块’的运财童子,不就正在自己的身旁吗?目光随之往李明的视线一转…

    新智鸣很惊讶地嚷嚷:哎呀,你们干嘛全看着我?

    李明笑得很贼地道:嘿嘿,我说新老弟…今天你怎么这么谦虚呀,怎么说你也是我们银行界中公认的金融鬼才嘛!刚才看你一言不的样子就知道你有多镇定了…说说吧,你有什么应对的法子?

    啊?只见新智鸣的嘴巴张得老大。

    旋又望了望他那副丝毫不像经修饰的木纳表情,李明的脸sè才不禁稍稍有点儿白了:你丫该不会真的是…那个吧?

    不料话还没说完,一丝诡秘的神采已经从新智鸣的脸上悠悠掠过,只见他嘿嘿一笑:放心吧,其实我心里早就有了一个很好的主意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