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偷欢地下情 > 章节目录 第 1 部分

第 1 部分

    作品:偷欢地下情

    作者:馥梅

    男主角:裴昀

    女主角:和静欢

    内容简介:

    挑剔?终身大事当然马虎不得!

    排骨模特儿抱了怕会弄痛自己,

    大胸日本妹?又不是要娶头r牛!

    唉!想找个无瑕美人当伴侣还真难,

    叹气归叹气,美食当前岂能放过?

    喔欧!冷不防身后被猛然一撞,

    这会倒让衣服享用起佳餚来了!

    不过这自动投怀送抱的女人还真怪,

    好心帮她解围赶走纠缠男,

    她却猛低头朝他的鞋子鞠躬道谢?!

    更扯的是,为替她摆脱外籍“追兵”,

    他心生一计来个火辣热吻,

    可一脸迷濛的她竟大喊好热……

    正文

    序

    从地狱到天堂 馥梅

    头一次觉得写稿是这么痛苦的事,就算想着白花花的稿费,也没办法让我爬出痛苦的深渊!好几次想跟小魔女说:把我这本砍掉好了,因为我真的是快抓狂了。

    算了算,除了被小魔女摇头否决的两个版本共十五个章节之外,梅子自己砍掉的就有三个版本,合起来差不多可以凑成三本书了,直到截稿日的前五天,我还在重新开始,所以乖梅子第一次拖搞了。

    梅子懒归懒,可还不曾拖过搞,不信的话可以问小魔女,所以这本《偷欢地下情》,破了梅子很多的纪录呢!弄得梅子差点想搞失踪,甚至拿头去撞墙,还险些抓光了一头乌溜溜的秀发。

    不过,终于啊!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有志者事竟成、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举国欢腾、普天同庆,梅子终于完稿了,当梅子打上end时,忍不住哈哈狂笑,引来家人畏怯的眼光,眼里同时浮现“终于发疯了”的讯息。

    不管如何,总算是结束了,希望下一本不会再有这种情形,要不然梅子肯定会发疯的。

    就这样啦!梅子要度假去了,下次聊。

    楔子

    黑幕般的天空布满了点点繁星,深夜的阳明山有着与白日热闹氛围不同的沉静,在偌大的木造观景台上,只有三三两两的情侣相依偎。

    如此浪漫的时刻,谁舍得离开?可因为角落那四位穿著时尚的都会新贵,三不五时发出彷佛牵面线般的可怕叹息声,不到十分钟,对对情侣们全臭着张大便脸离去。

    “唉,就说我这个星期运势特差吧,居然连被四张红色炸弹k中大失血!”姜淳祯一脸哀怨的仰望天空,“看来,我明天得去找算命师改改运。”

    身为“维那斯”广告公司总裁,外表精明的她却是个超迷信的女人,无论中西算命方法全都信,出门前要看黄历,初一、十五更不忘烧香拜拜兼吃素,而公司方面,不论签约、用人,甚至是合作对象都得排命盘、算八卦,迷信到笑死一缸子认识她的人。

    “你有完没完啊?”爬了爬俐落短发,田馨没好气的说:“每天不是算命就是改运,可不可以来点有建设性的话题啊?”

    “咦,我们最受女性同胞欢迎的创意总监今天是吃了火药啦?”曾是超级名模,现在则在维纳斯专心培育新人的裴昀笑着走到两人中间。

    “你给我闭嘴!”田馨赏了他一个大白眼。

    “裴昀,如果不想被丢到山下就少说两句。”坐在一旁欣赏夜景的宣幼颖,拨了拨妩媚的波浪大鬈发。“馨正在为该如何把爱慕者送的花和礼物处理掉烦恼呢。”

    唉,哪个人收到礼物时不都是高兴万分?像她这业绩总在业界名列前茅的美丽业务经理,礼物已经收到手软了,但还是很欣喜啊!

    不过也不能怪田馨啦!谁叫喜欢中性打扮的她,会成为众家美女爱慕的对象,这让明明不是同性恋的她当然是头痛万分喽!

    “喔,原来如此。”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裴昀突然想起什么事的朝宣幼颖道:“喔,对了!颖,成风企业的张副总想邀你后天晚上听音乐会。”

    “惨了!上回他求婚未成,这次该不会是要卷土重来吧?”无奈的叹口气,她开始盘算着拒婚招数。

    “怪了?”姜淳祯疑惑的望着三位好友兼属下,“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们四个人的结婚运势似乎很差?”

    一个嘛是惹上一堆同性烂桃花,另一个虽然恋情不断,但却遇不着适合的对象,唯一的男性也苦寻不到适合的伴侣,而她就更惨了,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找到八字、星座、五行相合的命定男!

    “拜托,又来了!”田馨不耐烦的掏掏耳朵。

    裴昀亦附和的点点头,“这不关运势的问题。”

    “你要是不这么挑剔,硬是要找个无瑕美人的话,怎么可能会找不到老婆?”宣幼颖不以为然的瞥他一眼。

    “你们都错了!”姜淳祯一脸认真的道:“虽然在二十一世纪科技代表了一切,但中西方的命理学可是古代先人智能的结晶耶,虽然我不鼓励你们跟我一样,但有些话很有道理呢!等一下,我拿本书给你们瞧……”

    看着她转身打开背包,其它三人有默契的互视一眼,纷纷起身准备以跑百米的速度回车里迅速开车回家。

    原因无他,因为谁也不想被她的“命理经”给轰炸身亡!

    夜,更深了。对于未知的感情世界,或许一切随缘会更完美……

    第一章

    她要逃!

    和静欢瞄了一眼坐在走道另一边正低头百万\小!说的“典狱长”,以及他身旁那四名体格高大强壮的“狱卒”。

    “海丝。”她轻唤身旁闭眼假寐的女人。

    海丝扬睫,瞥了她一眼,随即又闭上。

    “镇定一点,你的表情太明显了。”她轻启红唇,低声告诫,“索尔蓝精明得很,一点蛛丝马迹都会让他提高警戒的。”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好兴奋……”和静欢双眼闪闪发亮,兴奋得静不下来。

    “那么就想一下行动失败的情形吧!”海丝嘲弄一笑。

    “啊,怎么这样啦!”她一愣,想到那种可能,美丽细致的脸蛋瞬间垮了下来。

    “嗯,这样好多了,保持下去。”海丝瞥她一眼之后,继续闭眼假寐。

    “海丝,你那边真的都联络好了吗?不会有问题吧?”

    “放心,我和我朋友都联络好了,只需按照我抄给你的住址去找他,他会安排好一切,等演奏会一结束,你就可以自由了,不过你要保证行事低调一点,不要让媒体发现你,不要给我制造新闻,然后定时给我消息让我能够安心。”海丝突然正色的望着她。

    “嗯,我会小心也会给你消息的,至于媒体这方面,其实我不担心,我的照片很少上媒体,应该不会有很多人认得我才对。”和静欢微微一笑,美丽年轻的脸庞显露出一股成熟的妩媚。

    “是吗?我可不敢这么肯定,反正你自己要小心点就是了。”

    “我会的,我保证。”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海丝点头。“还有几个小时才到台湾,你最好休息一下。”

    “嗯。”和静欢拉了拉身上的毯子,将视线移到窗外,一个柔软的白棉世界。

    他们正在飞机上,再过四个半小时就会抵达中正国际机场,她筹备多时的计画终于要付诸行动了。

    这是她今生唯一的请求,上帝,请让她成功吧!

    公园,俪影双双,情欲正浓,耳鬓厮磨,上下其手……在这性开放的时代,在这样一个地方,这算是正常的现象。

    喝完闷酒,与姜淳祯、宣幼颖及田馨三人分道扬镳之后,裴昀坐在长椅上等着醒酒,等一下好到停车场开车回家。

    凉风徐徐吹着,他对四周不时传来的呢哝软语、轻吟低哦听而不闻,心里已经够酸够呕的了,何必再和自己过不去?

    他就是搞不懂,要找一个终身伴侣为什么这么难呢?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没有女人能符合他的标准吗?他不过是要一个无瑕美人罢了,真的有这么难吗?

    一张旧报纸随风缓缓飘飞过来。啐!又是那些没公德心的人,难道将垃圾丢进垃圾桶里有这么困难吗?

    抬脚踏住刚好飞到他脚边的报纸,随手捡起,视线不经意扫到上头的一则新闻——

    【本报讯】美籍华裔国际知名小提琴家——gloria·h将于下月十号抵达台湾。

    gloria在三岁时拥有第一把小提琴,十三岁就举办了第一场独奏音乐会,同年,获得克莱蒙特大赛首奖,从此声誉闻名全球;隔年,又在第一名从缺的情形下,获得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第二名;之后进入纽约朱丽亚音乐学院就读;在名师dorothydelay与hyokang门下习琴,两名老师对她的音乐天分称奇不已;十七岁时,与知名古典音乐唱片公司dg签下录音合约,其发行的每一张演奏专辑几乎都被视为同曲目录音乐的典范。

    gloria今年不过二十三岁,却已是新生代中最知名的小提琴家,而其优美独特的音色,以及美丽不染纤尘的清丽容貌,为她赢得了“小提琴天使”的封号。她曾于今年三月份来台演出,为第十四届国际音乐绪即揭开序慕,而此次,她将在台北与高雄各办一场音乐会,为台湾古典乐迷带来精致的音乐盛宴……

    裴昀看了一眼日期,原来是一个月前的旧报纸,随手将它扔进长椅边的垃圾桶,便起身离去。

    醒了酒,他慢慢的走到停车场,坐上驾驶座驱车离去。

    夜已深,不夜城霓虹依然闪烁,他扭开收音机,让音乐充斥车内,驱走孤寂感。

    “为各位听众c播一则今夜最新新闻,美籍华裔国际知名小提琴家gloria为台古典乐迷带来的音乐盛宴已于今日落幕,其预定将于明日中午返美,稍早之前gloria回到下榻的凯悦饭店休息,全程戴着墨镜与口罩、长发飘扬的gloria,在四名保镖、经纪人索尔蓝先生和贴身助理海丝小姐的陪同下,如同过去一样,只对着媒体以及乐迷挥挥手,没有回答在场记者的问题,索尔蓝先生于稍后表示,等gloria充分休息之后,将会于明日早上离台之前召开一场记者会……”

    没有将新闻听完,裴昀打开cd音响,bandan乐团的“仙境”流泄而出,简单流畅的旋律,加上大自然意象与流行元素,那悠然神往的意境令人感觉非常缥缈浪漫。

    夜正浓,此时夜生活正热络,他还不想回家。

    “好吧,就到那里去吧!”裴昀下了决定,车子在下一个路口迥转,行驶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停在一间pub前。

    将钥匙丢给泊车小弟,裴昀走下楼梯,进入那位于地下室,名为“卡门”的pub。

    “嗨,裴昀,你来啦!”正在表演调酒花招的调酒师保罗,朝他打了声招呼。“怎么好久没来了?”

    “忙。”他淡淡的微扯嘴角。

    “景气年年差,怎么你的工作就是忙不过来呢?”保罗好生羡慕。

    “你们这里也不差。”客源依然不减,一点也不受景气影响。

    “呵呵,托福托福。”保罗呵呵的笑,调好客人点的酒后,他转头询问裴昀。“要喝什么?还是一样吗?”

    “不了,我等一下还要开车。”他摇头。

    “放心好了,我这儿有醒酒良方,醉不倒你的。”

    “那就来一杯吧!”裴昀点头,他倒忘了保罗的醒酒秘方了。

    “ok,一杯马丁尼,不要搅拌式,要摇晃式的,十五比一超辛辣口味,没错吧?”保罗嘴里还在询问着,可手里已开始动作。

    “嗯。”

    没多久,一杯马丁尼已经放在他面前。

    静静品尝那辛辣的口感,还未喝下第二口,身旁的座位已经有人坐下。

    “嗨!你好。”女子长得极为艳丽,一身黑色紧身小洋装将她火辣的身材表露无遗,低胸的设计让她在微倾着上身靠近他时,胸前引人遐思的暗暗波涛几欲呼之欲出。

    裴昀淡淡的瞥她一眼,六十分,这是他给她的分数。他承认他挑剔,那又如何?他相信眼前这个女人也在心里给他打了分数。

    他虽然不是什么清心寡欲之人,但也不是来者不拒,有女人要让他上他就上的畜生,更讨厌那种为发泄欲望而滥交的男女,身为人类,如果连这点克制的意志力都没有,那也就难怪常被比喻成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了。

    没有开口的欲望,他今天没兴趣当善心人士。

    “自己一个人吗?”美艳女子不在意他的冷淡。

    “对。”他直言。“不过我对你没兴趣,请不要打扰我!”

    她一愣,随即脸色变得有点难看,怒哼一声,甩头离去。

    “你还是一样这么不留情面。”保罗在吧台里摇头叹笑。

    “当她开口钓男人的时候,她就没给自己留情面了。”裴昀不在意的说。“我肚子饿了。”

    保罗扬眉望他一眼,“你心情似乎很沮丧,为什么?”他了解这个朋友的个性,心情一不好,就会说肚子饿。

    “保罗,你说奇不奇怪,凭我的条件,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另一半?”裴昀单手支颚。

    保罗斜睨着他没有回答,转而问:“要吃什么?我叫人准备。”

    “你们今天有什么?”

    “冷盘西红柿通心粉。”

    “好吧!就给我那个。”对食物,他向来不挑。

    保罗点头,扬手招来外场服务生,低头吩咐一声后,服务生便走进厨房。

    然后,保罗这才回答他之前的问题,“那是因为你太挑剔了。”

    “结婚是终身大事,当然马虎不得啊!”换言之,挑剔是理所当然的事。

    保罗轻笑,他似乎还没有自知之明哪!

    “我觉得前一阵子说要追你的理莎条件就很优啊,你为什么拒绝人家?”

    “她太瘦了。”全身都是排骨,抱她的话,他还要担心会不会弄痛自己呢!

    看吧!保罗摇头失笑。“她是名模,大部分的女模特儿都是那种身材,你也曾经身为模特儿,现在又从事相关行业,理当很清楚才是。”

    “反正她就是太瘦了。”裴昀耸耸肩。

    “那么,那个泉子呢?她的身材就很有料了吧!别告诉我你有仇日情节。”保罗调侃道。

    “她的胸脯太大了。”他又不是要娶一头r牛,哪天上床的时候,搞不好会被她闷死!

    保罗微微呆愣了一下,男人不是都喜欢……算了。

    “那个安娜呢?”她可是有名的影星。

    “她声音太粗哑,嘴巴太大。”说得毫不犹豫。如果不开灯,搞不好他会以为自己跟男人上床呢!

    “裴昀,那叫作性感好吗?”保罗叹道。人家红遍国际的卖点之一,却被他嫌弃。“算了,巩织茵呢?身材秾纤合度,五官比例完美,声音也柔美娇嗲。”

    “她的个性太差了,眼高于顶。”

    他挑眉,不客气的嗤笑道:“裴昀,你有资格说别人眼高于顶吗?”

    “我不适合迁就别人。”裴昀说得理所当然,反正就是要别人来迁就他就对了。

    保罗点点头,这是不争的事实,他完全同意。

    “黎静呢?她的个性好得没话说了吧?待人有礼,温柔极了。”

    “她的发质很差。”他喜欢乌黑柔顺的长发,最好是能让他的手指毫无阻碍的穿梭其间。

    保罗瞪着他,良久,他撇了撇嘴,“裴昀,我记得你说过你对未来伴侣的要求并不高,只有一点。恕我斗胆一问,你那一点是什么?”

    “我只希望自己未来的伴侣是个完美无瑕的美人,只要具备这一点就成了。”

    “是喔,这一点就成了。”保罗讪讪的瞪他一眼,这个欠揍的家伙!

    此时,服务生从厨房走出来,将一盘西红柿通心粉放在裴昀面前,同时,保罗也将一杯白酒放置在盘子旁。

    “这道令人垂涎欲滴的新鲜西红柿通心粉,最适合搭配辛辣的白酒一起享用。”保罗解释道。“你慢慢享用吧,而我可以告诉你,你这辈子绝对娶不到老婆了!”

    裴昀微微一笑,不在意他的“诅咒”,才刚拿起叉子准备享用,冷不防身后一道撞击力让他向前一倾,嘴巴没享用到美食,倒是衣服先享用了。

    “你没事吧?”保罗忙问,递过一包湿纸巾给他。

    裴昀摇头,不悦的蹙起眉头,才旋转过椅子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撞到他,没想到怀里却撞进了一具温软的身躯。

    “放手!我才不要和你们一起喝酒!”清脆的嗓音夹带着些许恼怒,她有着浓重的外国腔调,说着不怎么标准的中文。

    显然的,这站在他双腿间,身穿简单罩衫和牛仔裤,头戴棒球帽背对着他的女人,并没有发现她身处的位置,兀自专心应付着眼前两名酒客。

    “现在才这么说未免太迟,你已经喝了!”男人双手环胸冷声道,另一男人则抓住她的手臂。

    这两人其实长得不错,身高至少都有一百八以上,如果他们想在pub里猎艳,相信收获会不错。

    裴昀扬眉望着他们,再低头望一眼站在自己腿间的女人,他们似乎都还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我根本不知道!”和静欢低喊。

    在海丝的协助下,她穿上宽松的罩衫和牛仔裤,将一头长发藏在棒球帽下,这样的装扮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大男生,让从没见过她这种装扮的索尔蓝根本认不出来,而她亦因此顺利的逃离了饭店。

    她是自由了,可是意外却马上发生,那四名保镖竟然如此精明,在最后一刻发现了她的乔装并紧追而来,差点破坏了她的计画。之后,在匆忙闪躲间,她的钱包竟然不见了!更糟糕的是,海丝抄给她的那张纸条被她夹在钱包里。

    在一直甩不掉那四名保镖,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的当口,她听到热闹的音乐声,便闪进这家pub。然而第一次涉足这种场合的她,怎么会知道服务生端来的酒是喝不得的!明明就说是他们请的,而她刚好觉得口渴,当然就不客气的喝了啊﹗

    “既然你已经喝了,就代表接受我们的邀请,现在说不知道未

    花心不是我的错帖吧

    免太过分了!”

    裴昀耳里听着他们的对话,眼睛则望着那撮溜出帽沿在自己胸前搔动的长发,又黑又亮,既直且柔,让人有股想将帽子拿开,让整头秀发披散下来,然后将手c入其中穿梭的欲望。

    最后裴昀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忍不住开口吸引那两个白目男人的注意力,“克莱、狄威,真巧,遇到你们。”

    克莱和狄威一愣,这声音……

    猛地定睛一看,迎上裴昀似笑非笑的诡异神情。

    “裴大?!”两人异口同声的惊呼。

    倏地放开抓住和静欢的手,还欲盖弥彰的将手背到身后。

    “你们好象很忙。”裴昀冷淡的斜睨着他们,低垂的视线扫过和静欢,看见她突然僵直了背脊,似乎已经发现自己的处境,前有色狼、后有不明人士,她进退不得。

    “不,我们只是无聊,打发时间而已。”克莱笑得心虚。

    “无聊?如果我没记错,明天早上九点你们有个汽车广告的试镜,而你们现在应该乖乖的在床上熟睡得像个小婴儿一样,不是吗?”这两人是维纳斯旗下的模特儿,他们是同性恋;很显然的,他们以为眼前这个女人是个男孩。

    “是。”惨了,两人心中有着同样的体认。

    “现在几点了?”他的声音一下子降了几度。

    “两点……五十分……”

    “还很早,是吧?”裴昀突然y森的一笑,瞅着他们。

    看见他露出这种笑容,两人感觉眼前一片黑暗,这下已经不是“惨了”两字可以形容的,而是“死定了”!

    “已经不早了,所以我们要赶紧回家睡觉,裴大再见。”

    说完,他们头也不回的落跑了。

    “喂,裴大会不会发现我们给那小男生喝了什么?”狄威边跑边担心的问。

    “应该不会吧!那种药可不是普通的药,除非有人点火,否则不会随便冒火,放心好了。”克莱信心十足的说。

    “那就好。”

    站在他双腿间的女人维持僵直的姿态已经五分钟了,裴昀忍不住微微一笑,他做了什么让她变雕像的事吗?

    “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移驾?”他低沉性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他很好奇,这个有着美丽背影的女人,是不是也有一张足以匹配的脸蛋?

    和静欢身子微微一抖,耳畔的酥麻感让她全身窜起了j皮疙瘩,下意识的偏头缩肩,避开这种陌生的亲昵感觉。

    “谢谢你替我解围。”她低头朝他一鞠躬之后,便想离去。虽然他替她解了围,但是他和那两个恶男人是熟识,而且感觉他们都怕他,足以表示他的危险。

    裴昀扯住她的手,“是我替你解围的,不是我的鞋子,你向它道谢太没道理了吧?”

    和静欢闻言一愣,转身匆匆瞥了他一眼之后又垂下头。“谢谢你。”

    “这个地方要满二十岁才能进来,小女孩。”裴昀道,那匆匆一眼,虽然看不清楚她的面貌,但感觉她非常年轻。

    “放心,我已经满了。”她看起来有那么小吗?视线不经意的扫过入口,随即一惊。“请放开我,先生。”

    裴昀松开她的手,她有一张唇型优美的嘴巴。

    “谢谢。”和静欢再次道谢,低着头匆匆离开。

    好奇怪的女人,遮遮掩掩的像在躲什么人似的……

    他下意识的望向pub入口处,四名身材高大的外国男子正站在门口往内梭巡,而那个娇小的女人,就混在人群中,企图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躲去。

    裴昀挑眉,勾勾食指示意保罗靠上来。

    “什么事?要另外叫一盘西红柿通心粉吗?”

    “见过吗?”他暗指门口那几根大柱子。

    “没。”保罗摇头。

    裴昀微玻e叛郏醇娜说陀镆徽笾螅渲幸蝗耸卦诿趴冢硗馊丝纪锩嬉贫?br /

    他转头望向和静欢,她似乎也看到了,动作变得有点惊慌。

    “裴昀,别管闲事。”保罗看见他站起身,立即劝道。

    “放心,我很爱惜自己的。”裴昀微微一笑,朝和静欢的方向走去。

    保罗担忧的望着他,再望向逐渐接近的两名外国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did!你过来。”他扬声唤另一名外场服务生。

    did立即上前,“什么事,老板?”

    “把这四杯酒送给那四个高大的外国男士,就说……”保罗沉吟,思考着要用什么说词。“他是本店破千位的外国客人,免费招待他们喝酒。”

    “我们什么时候办这种活动了?”did疑惑的接过四杯酒。

    “你话太多了,叫你怎么做你就乖乖的听命行事,其余别管。”

    “遵命,老板!”did领命往那四名外国人走去。

    “好了,我只能帮到这里了,接下来你就自求多福吧!”保罗低声咕哝。

    第二章

    和静欢左闪右避的混在人群里,可是她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尤其看到四人分别行动之后,她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被他们找到,此时她只能祈祷奇迹出现。

    “你在玩躲猫猫吗?”裴昀来到她身后,语带趣意的说。

    和静欢一惊,猛一回头,是刚刚那个男人。

    将头转回,她又低下头来,沉默的往前走。

    “不能再过去喽!那几个外国男人就在那个方向。”裴昀双手环胸,凉凉的提醒她。

    她身子一僵,倏地停下脚步,他为什么会知道她躲的是什么人?!

    突然,另一头传来s动,裴昀扬眉望去,看见did与那几名外国男人正在交谈。

    微微一笑,望向保罗,看见他朝自己挥了挥手,裴昀点个头,随即拉着和静欢往里头走。

    “你干什么?!放手!”她低喊。

    “如果你不想被他们逮到的话就跟我走,决定权在你,你可以考虑一下。”裴昀停了下来,专注的盯着她的帽子,心想,等会儿一定要拿掉它。

    和静欢回头望向保镖们,犹豫了三秒钟,很快的下了决定。

    “这里有其它出口吗?”

    他淡淡一笑。“跟我来。”

    她任由他拉着往后头走去。

    “这是化妆室……是死路。”这里她之前就来过了,根本没有其它出路。她惊慌的回头望,发现保镖们犹在仔细的搜索,渐渐的往这方向而来。“你骗我!放开我,我会自己走!”

    不行,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她实在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相信这个陌生男子,就算他长得帅,也不代表他就是个好人!

    “你现在过去刚好和他们迎面碰上。”裴昀顺从的放开她,也不阻止,反而好整以暇的靠着墙,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和静欢知道他说的对,可是……她又能怎么办?被堵死在这里,迟早会被他们找上。

    “都是你!”她忍不住责怪他。“如果我被抓走,如果我被灌水泥丢到太平洋,如果我死无葬身之地,我做鬼也会回来找你算帐的!”她揪住他的衣服,仰高头愤怒的瞪着他,头上的帽子因这激烈的动作而掉落,一头长发瞬间披泄而下,走廊昏暗的灯光投s在她清丽的脸上。

    裴昀感觉到自己的心微微一震,那头秀发正如他所猜测的,又柔又亮。

    她的长相或许不是最美的,至少在他的生活圈子里,比她美的比比皆是,可是他的心就是受到了丝微的震撼,这是从没有过的感觉。

    他知道,是她的眼睛激起这种陌生情感。

    但此刻这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带着些许惊慌、不安,以及怒火。

    抬眼瞄向她身后,看见东张西望的外国男人,再低头望向揪着他的衣服,正用一双大眼瞪着他的她,倏地,他嘴角勾起一抹诡笑,一旋身,他将她带进怀里,用自己的身躯完全覆住了她,阻隔了来人的视线。

    “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和静欢震惊的瞪着他,此时的姿势,若不是背后的墙以及他的手臂支撑住她,她根本已经向后仰倒了。

    “嘘,你不想被他们发现吧?”身后已经传来脚步声,裴昀低头抵着她的额,两人眼对眼、鼻对鼻。

    和静欢不敢乱动,也不敢吭声,因为她已经听见他们用英文的交谈声了。

    “抱歉了。”他突然低声道。

    她一愣,不解他为何会这么说,直到他头微微一偏,封住了她的唇。

    “唔?!”她一惊,搥打着他的胸膛。

    “你想躲过他们吧?”裴昀抵着她的唇低喃。

    她倏地顿住,他们的声音愈来愈近了。

    “忍耐一下,这只是权宜之计。”他微笑道:“闭上眼睛,就当作是让你养的小狗舔了。”

    和静欢噗哧一笑,倒没料到他会把自己比喻成小狗。

    “这样好多了。”望着她的笑颜,他再次攫住她的唇,耳里传来其中一名外国男人的问话——

    “你确定她真的走进这间pub?”

    “当然确定,我一直跟着她,不会看错的!”

    “可是这里的唯一出口已经被我们堵住了,难不成她还会凭空消失吗?”

    “也许她……”

    “好了,闭嘴,有人。”

    “啧!没想到台湾现在也这么开放,在公共场所都可以玩得这么起劲。”

    “这边没有,走了。”

    “可是我真的确定她在这里!”

    “也许是你看错了,我们到别的地方找。”

    四人的声音渐渐远去,而和静欢的注意力早已经不在他们身上。

    她头脑昏沉,压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娇躯虚软的瘫在裴昀身上,全身热烘烘、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来。

    裴昀睁眼看着她殷红的双颊。啧!这个吻比他想象的还让他忘我,他似乎……太过享受了,而且……

    缓缓离开她的唇,望着她的脸,他眼底有着些许的讶异。这张脸有点熟悉,他似乎在哪里看过。

    “喂!”他低唤,看来这个吻让她非常满意,到现在还回不了神。

    和静欢气息愈来愈紊乱,她觉得胸口有一把火,被他点燃之后就再也无法熄灭,她想要……要什么?她不知道,她只是顺着本能……

    “嘿,你怎么了?”裴昀蹙眉,这女人……或是女孩,该不会想顺水推舟吧?

    “好热……人家好热……”她低低呻吟着,软绵绵的身子一直在他身上磨蹭,这让她感觉非常舒服。

    “该死!”他低咒,呻吟声几乎脱口而出,一向自调不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人,竟被她挑起了欲望。

    “住手!”抓住她不安分的手,他攫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却发现她的眼神不对劲,像是失了神智般……

    眉头突然一蹙,这女人该不会嗑药了吧?

    “喂!你吃了什么东西?”他低喝,摇晃她试图要她清醒一点。

    “我要吃你……吻我,我喜欢你的吻。”和静欢呢喃呻吟,像只八爪章鱼般缠住他,紧勾着他的颈项,硬是吻上他的唇。

    他被强吻了!

    裴昀有些错愕,如果她是在讨回方才的帐,那她成功了。

    嘴唇突地吃痛,将他的神智给唤回,老天,他竟然因她生涩的吻技而失了神!

    说她吻技生涩一点也不为过,她根本不是在吻,而是用咬的。

    使力将她压向墙,暂时脱离了她对他的“强制猥亵”,他喘着气,看着她欲火焚身的模样。

    一个身后有追兵的人,可能在这种时候嗑药吗?

    突然想到狄威和克莱,他们请她喝过酒,难不成是他们在酒里动了手脚?

    此时,不安分的小手又开始在他身上游移……

    “别动!”呻吟一声,他粗声一吼,所有温文尔雅的气质全数消失殆尽。

    “人家要……好热……”和静欢呻吟着,试图接近这个能让她非常舒服的人。

    “该死的!”制住她的双手,将她挟在腋下,他大步走向吧台。

    “保罗,你看她是怎么了?”

    保罗讶异的望着披散着长发的和静欢。

    “她是刚刚那个人?”衣服好象是。

    “对,她突然发情了。我猜可能被下药,你知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裴昀粗声道。

    “会不会是你那两个模特儿干的好事?你何不直接问他们?”

    “我不记得他们的电话。”旗下模特儿那么多,他哪记得住所有人的手机号码。

    “那就……把人带回去喽!”保罗看着非常不安分的和静欢,强忍着笑意。她的双手已经被裴昀制住了,可却依然有能力妄动,用她的脸颊摩挲着他的胸腹,还用大腿摩擦着他的臀部,老天,看裴昀又拨又闪,咬牙切齿忍着欲火焚身的痛苦,他真的很想哈哈大笑。

    “我才不会趁人之危!”裴昀咬牙。

    “我倒认为有危之人会是你。”保罗忍不住让笑声溜出口。

    “保罗!”他懊恼极了。

    “抱歉。”保罗连忙道歉。“要不这样吧,把她丢给其它豺狼就行了!”

    裴昀一顿,“算了,我带她回家。帐先记着。”他没有多余的手结帐。

    “保重,裴昀,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保罗调侃,惹来一个大白眼。

    末了裴昀气急败坏的抱着和静欢离去。

    凯悦饭店总统套房里,索尔蓝拿着手机在房里踱步。

    “找不到?再找!就算把台湾翻过来也要给我找到她!”愤怒的切断电话,他将手机摔向床,“shit!”

    一旁,美艳的海丝跷着一双修长美腿,手里拿着一杯红酒,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明媚的大眼瞅着他,嘴角似笑非笑的微勾。

    “我早就告诫过你们,不要做得太过分,就算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被我说中了吧,天使反弹了!”她的口气有明显的幸灾乐祸,反正她早看不惯索尔蓝他们把人当作机器的行为。

    “你给我闭嘴!”索尔蓝怒瞪着她。“我都还没找你算帐,你倒跟我说起风凉话来了!”

    “关我什么事啊!”她完全不把他的怒气放在眼里,含了口红酒,闭上眼细细品尝。

    “我交代你要看好她的,要不然我让你跟到台湾来做什么?”

    “让我跟到台湾是因为现在除了我之外,她已经不听你们任何人说的话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就没有这场巡回演奏会,而你们的荷包也不会又充实得饱饱的,懂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没有看好她?”

    “索尔蓝,请你搞清楚,她是个成年人,而我也不是保母,她有她的行动自由,我有我的私人空间,我没有卖身给你,你无权命令我做什么!”海丝冷然的瞪着他,傲然的气质压过了索尔蓝的怒火。虽然她名为gloria的贴身助理,但是这并不是她的工作,她只是以朋友的身分义务帮忙。

    索尔蓝吐出了一口长气。“抱歉,是我不对。”

    “哼!”海丝轻哼。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明天的离台记者会可以不开,但之后呢?没带人回去,我怎么交代?”

    “能怎么办?只能尽力找喽!”摇晃着杯中红色的y体,海丝垂首,不在意的说。“反正这次演奏会之后,她的行程空了好长一段时间不是吗?”

    “该死,这就是她为什么坚持她要休息一段时间的原因了,原来她早有预谋!”他突然领悟。“可恶!她连她那把价值百万美金的盖苏提琴都带走了,就代表她已经不打算回来了。这么任性,一点责任感都没有!”索尔蓝懊脑的说。

    “真是太可笑了,你们到现在还搞不清楚,她并没有欠你们什么。”

    “只要她体内流着相同的血,就有这个义务。”他傲慢的说。

    “真可悲,索尔蓝,难怪她要逃离你们,你们眼里只有gloria,完全没有和静欢的存在,如果是我,别说三年,我三天就逃了。”这就是她为什么会帮助和静欢的原因了,因为她心疼她。

    “她就是gloria!”索尔蓝瞪着她,语气不善。

    “是吗?”海丝嘲讽的一笑,将酒杯放置在桌上,已经懒得再跟他多说什么了。

    “你要去哪里?”他抓住她的手。

    “索尔蓝,看一下时间,天都快亮了,我要回房睡一觉,不行吗?”海丝拨开他的手,带点嘲讽的斜睨他一眼,转身离去。

    “该死!”索尔蓝低咒一声,看着手机良久,才上前将它检起,拨了一串号码。

    电话接通后,他立即道:“是我,索尔蓝,她……不见了。”

    电话另一头的人似乎很生气,音量倏地放大。

    “你说她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今天回到饭店之后,她说要到餐厅喝下午茶,后来就不见了。”没有提到海丝,因为他不想让她背负这个责任。

    对方沉默良久,才道:“你的意思是……她逃走了?”不是绑架,不是失踪,而是逃走,可见他们都心里有数。

    “是的。”

    “她的琴呢?”

    “一起带走了。”

    “该死的,忘恩负义的贱人!”对方突然恨声咒骂。连琴都带走,就代表她决定不再回来。“可恶!也不想想是谁让她有好日子过的,竟然敢给我搞这种状况!”

    索尔蓝眼神一冷,默然无语的听着。

    “派人去找了没有?”

    “有。”

    “你们真是一群饭桶,那么多个人竟然看不好一个小女人,那四个保镖是白痴吗?不是吩咐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吗?可恶,当初她坚持将台湾排在巡回演奏的最后一站,还坚持演奏会结束后要休息一年时,我就觉得不对劲,所以我才吩咐你们要看紧她,结果你们竟然还给我出这种trouble!混帐!”

    索尔蓝沉默不语的听着对方训话,十分钟之后,对方终于骂累了。

    “去把人给我找出来,索尔蓝,你该知道她不见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我们都会完蛋!”

    “我知道。”

    对方又骂了几句,才气呼呼的挂断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