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偷欢地下情 > 章节目录 第 2 部部分

第 2 部部分

    “我知道。”

    对方又骂了几句,才气呼呼的挂断电话。

    索尔蓝脸色y郁,点了一根烟,站在落地窗前,注视着外头的万家灯火。

    和静欢的失踪只是小事,严重的是“gloria”的消失,如果“那件事”因此被揭发的话,那么……他们在音乐界将再无立足之地!

    “你是gloria,多少人羡慕你在音乐界的名声,多少人努力了一辈子也爬不到你此刻的地位,为什么你却如此不懂珍惜?”握紧的拳头击向墙,弥漫的烟雾,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的复杂神情。

    她不敢相信!

    这绝对不是真的!

    和静欢坐在床上,双手紧紧抓着摀在胸前的被单,不用看,被单下绝对是一丝不挂。

    她瞪向一旁睡得正熟的男人,仅存一角的被单非常危险的盖在他的臀上,暴露在外结实的背脊与修长的双腿也是完全的赤l。

    视线上移,看到他背上一条条的血痕,再低头看着自己指甲缝里的血迹,他……一定很痛吧!

    她很想当只鸵鸟把头埋进土里,然后告诉自己,是他趁人之危,是他对她不轨,可是让她想哀嚎的是,昨晚的一切她记得清清楚楚,根本就是她强上了他!

    天啊!她羞愧得想去撞墙,自由的第一天,她就搞出这种事,未免太厉害了吧!

    正当她沉浸在满满的罪恶感当中,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几乎把她吓得跌到床下去。

    没有多想,她下意识急忙将电话接起,她还没有准备好面对他,所以不能让他被吵醒。

    可是她却没考虑到,她不该接他的私人电话。

    “哈啰?”她压低声音。

    “咦?抱歉,我打错了。”对方是个男人,语气稍显错愕,但仍有礼的道歉,然后挂断电话。

    和静欢松了口气,幸好是打错电话的。

    轻轻的将电话放下,她悄悄的、小心翼翼的移动自己,想要溜下床。抓着被单,一只脚才刚跨下床,电话铃声又猛地响起,她一惊,被长长的被单一绊,整个人趴跌在床下,只剩下一只脚挂在床沿。

    “痛死人了!”她咬牙切齿的低吟,可仍奋力的爬起身,在电话响了三声之后接起。她担忧地望向床上的人,还好,他还在睡觉。唔,好诱人的臀部……哦,他仅存的被单被她扯掉了。

    “裴昀?”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哈啰?”她回过神来,依然压低着声音。裴昀?这个名字好象在哪里听过?讨厌,她的膝盖好痛,撞到了啦。

    对方一阵沉默,然后狐疑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奇怪,这电话会跳号,抱歉,我又打错了。”还是那个男人。

    挂断电话,和静欢忍不住咕哝抱怨,干么一直打错电话咧,害她跌倒,很痛可耶!

    她再度小心翼翼的瞅向床上的人,不过他也未免睡得太沉了吧?这样竟然也没吵醒他?

    裴昀?奇怪了,这个名字真的有点耳熟耶!

    “裴昀?”她嘀咕着,到底在哪里听过呢?

    “唔?”躺在床上的裴昀呻吟一声,“你……还要?”人没有清醒过来,他只是口齿不清的咕哝。

    闻言,和静欢整个脑袋轰地一声烧了起来,啊!让她死了吧!她想起来了,裴昀就是这个男人的名字,昨天……不,应该说今天凌晨在这张床上两人大战数回时,他好象说过,然后要她唤他的名字。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缠着他做了无数回,到最后他几乎是累瘫了……

    天啊!他根本是累垮了,所以才会睡得这么沉。

    呜呜……她不要活了,她没脸见人了!

    她要趁着他昏死在床上的时候赶快逃走,往后如果不幸狭路相逢,也要装作不认识。

    对对对,赶快逃吧!

    她蹑手蹑脚的一边捡衣服,一边偷看他,然后……

    电话又响了!

    “啊啊啊!”她惊吓的低呼,冲上前将电话接起。“如果你找裴昀,他还在睡觉。”她小声低语,用着不怎么标准的中文。

    对方又是沉默了好一会儿。“请问你是?”还是那个男人。

    “我?我不是他的女人,也没有跟他上床,我……我是整理房子的欧巴桑。”她连忙撇清关系,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他的朋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那……麻烦你转告他,我叫向羽崴,有事找他,请他……嗯,方便的时候回我一个电话,就这样,不打扰了,再见。”

    和静欢错愕的望着话筒,怎么在断线之前,她好象听到狂笑声,她说了什么好笑的话吗?

    啊!不管那么多,她继续检起地上的衣服,她要快点逃亡……

    “那个,你拿错衬衫了。”沙哑低沉且慵懒的声音突然从她背后传来,让她手上的衣服全数落了地。

    他醒了!

    战战兢兢的转过身,然后她非常后侮。

    如此养眼的镜头……喔!她觉得一阵热浪冲上脸颊,他全身一丝不挂,侧着身躺在床上,右手支着头,比例完美的体格,修长、结实,每一道线条都是如此的诱人,而他,像是对自己的l体一点感觉也没有,完全没有要稍微遮掩一下的意思没想到她昨晚竟然强上了一个条件如此优秀的男人,也难怪她会食髓知味的要了一次又一次……

    喔!她又羞愧的掩住脸,他为什么不等她离开之后再醒?早知道就多上他几次,让他累得更彻底一点……

    喔!上帝,她在想什么啊?她高贵的教养跑到哪里去了?难道也投奔自由去了吗?

    “你如果不需要被单的话,请把它给我,好吗?”慵懒的声音又响起,是她的错觉吗?她好象听到一丝笑意。

    “不行给你,被单我在用……”握紧手中的被单……咦?手掌心空空的,被单咧?

    猛一低头,被单早已落在脚下,方才她受到惊吓,不慎掉了手上的衣服时,也一并放掉了捏在手心的被单。

    也就是说,她光溜溜的站在这里任人观赏而毫不自觉……

    “啊——”一声尖叫响起,和静欢抓起被单围住自己,瞪他一眼之后,又拚命搜刮地上的衣服,然后抱着它们冲进浴室去了。

    裴昀眼底盈满笑意,她的反应真的好好玩。

    翻身仰躺,随即低咒一声,背部的刺痛让他忆起凌晨时她的疯狂。

    他一定要找克莱他们算帐,如果真的是他们对她下药的话,他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他们!

    真是可怕的药,他从没这么累过,差点虚脱死在床上,可奇怪的是,他明明累极,却每每在她需索下又能勃起,给予她满足,直到她终于沉沉睡去,他也才累垮的睡着了。

    请叫他一夜七次郎,搞不好还不止。不过可以想见的,短时间之内他绝对不可能再有上床的欲望,真是累死他了。

    现在问题是,他要如何处理躲在浴室的那个女人?

    盯着床上暗红的污渍,这是她的第一次?!不知道她打算怎样?

    眼底的笑意渐敛,隐约蒙上一层戒慎,他希望她不会有什么妄想才好,否则她会非常失望。

    他很有耐心的等着她,直到半个钟头后,依然不见她走出浴室,才疑惑的上前敲门。

    “喂!你还好吧?”

    没有反应?奇怪了!

    “喂!你打算在里面待多久啊?”他又敲门,可是依然无声无息。

    微蹙眉,他开始觉得不对劲。

    “你再不开门,我就要进去了!”

    又等了半分钟,依然没有反应。

    他转动门把,锁着,“喂!出个声好不好?!”他大喊,擂着门。

    该死!他抬脚踢门,不过浴室的门是用实木做的,坚固得很,他如果想效法电视上的男主角破门而入的话,比较有可能的是撞断自己的骨头。

    他走到橱柜找钥匙,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立刻将门打开——

    空的?

    偏头望向另一扇门,他倒没有及时想到,他的浴室有两扇门,一扇与他的卧房相通,一扇和客厅相通。

    也就是说,她逃了!

    这个事实让他在原地呆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抚额失笑,最后变成大笑。

    他还在担心她会不会就此缠着他不放,没想到人家早就偷偷落跑了。

    “欢欢是吗?”他低喃,依稀记得那几场床上大战时,她对他提过她叫这个名字。“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引发男人的劣根性吗?”

    有趣的女人!

    第三章

    裴昀踏着优雅的步伐跨进维纳斯广告公司,身为公司四巨头之一,加上他本身优秀的条件,所经之处无不引起爱慕的视线追随,只可惜,他向来秉持公私分明,以及好兔不吃窝边草的原则。

    一进公司,他首先踏进创意部。

    “雪融,你家老大在不在?”桑雪融是田馨的得意助手,以他雪亮的眼睛来看,这个女人搞不好暗恋着那个男人婆呢!就像公司为数众多、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一样,不知道男人婆虽然举止像男人,可是却是个道地的正常女人,尤其她的性向,是绝对的正常。

    “在办公室,裴大,你等等,我通报一声……”桑雪融才拿起电话,便被裴昀打断。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他大跨步的走到田馨的办公室,礼貌性的敲了两声,没等里头的响应,便径自开门进去。

    “男人婆,在忙蕾蒂丝的广告吗?我是该向宣幼颖那只小狐狸精说声恭喜,至于你,我就不知道该不该说了,因为往后你们会忙得没有时间休假。”

    田馨抬头瞪他一眼。

    “你错了,我们向来都很忙,不像你这么悠闲,中午十二点过后才进公司。”

    裴昀呵呵一笑,总不能告诉她,他昨晚被榨干了,起不来吧!

    “哈!你以为我多悠闲,我明天开始要从北到南跑一圈耶!”他接了几个评审的工作,有选美的,有经纪公司公开甄选模特儿的,日期接近,而且地点刚好由北到南顺下。

    “那这个广告需要的模特儿你什么时候可以给我,时间并不是很多,裴大。”

    “放心好了,只要你们的企画ok送到我面前,我当然就会选出一个符合你们需要的模特儿。”

    田馨哼哼一笑,不置可否。“我没时间和你哈啦!有事快说,有p快放。”

    “啧!气质气质,男人婆,否则你会嫁不出去的。”裴昀摇头。

    “裴昀,你是要直接道明来意,还是要继续在这里废话连篇,最后再让我一脚把你给踹出去?”田馨威胁道。

    “好吧!我就直说了。”裴昀拉来一张椅子,坐在她桌前。“这几天我不在的时候,我那边如果有事需要马上下决定而李盈又无法实时联络上我的话,就麻烦你和那只小狐狸精多照应,千万不要让姜淳祯那个女人用算命的给我乱搞。”

    “我为什么要?”

    “因为如果你帮我,往后有需要我也一样会照应你。”这是互利原则。“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不会希望你辛苦做出来的企画,最后要搭配的模特儿人选,是由她丢铜板或排纸牌选出来的吧?”

    “我知道了。”田馨点头。

    “好了,不要老是绷着一张脸,如果欲求不满的话,外面有很多人可供你选择,我想她们都会很愿意的。”裴昀调侃。

    “我看未来的日子你可能想要老大掌管你的工作,是吧?”她脸色一沉,威胁道。

    “算了,我先走,不打扰你了。”啧!戳到他的死x。

    裴昀哈哈一笑,识时务为俊杰,立即鸣金收兵,准备离去。

    “裴昀!”田馨突然叫住他。

    “什么事?”裴昀疑惑的问。

    “关于蕾蒂丝的广告模特儿就要麻烦你喽。”她扯开一个意有所指的笑容。

    “行了,耽误不了你的!”这是他的工作,何需再刻意提点?

    裴昀挥挥手,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经过助理的桌前顺口交代,“李盈,你进来。”

    正在讲电话的李盈猛地一抬头,看到老大终于出现,匆匆挂上电话。

    “裴大,你终于出现了!”她跟在裴昀后头走进他的办公室,差点要合手膜拜感谢老天爷让她家老大出现。

    他脱下西装外套披在椅背上,坐下后才道:“李盈,我等一下要到凯悦,晚一点会再进公司。”

    李盈看了看时间,“卡尔地新装发表会吗?”

    “对,看在老朋友的份上,去捧个人场,不过我露个面就走。还有,明天开始接下来三个星期我不在公司,有任何需要立刻决定的事你又临时联络不到我,就找田经理或是宣经理,我已经跟她们提过了,你千万不要给我找总裁,听到没有?”

    “我知道了。”

    事情交代完了,裴昀看到助理可怜兮兮的表情,终于善心大发的问:“还有什么事?”

    “裴大,总裁早上下达命令,关于蕾蒂丝的广告模特儿,她决定采用公开甄选的方式,由你负责。”

    “搞什么啊?姜淳祯那女人是嫌我不够c劳吗?竟然还给我找麻烦!”该死!肯定又是占卜搞的鬼!难怪男人婆会有那种幸灾乐祸的表情,原来是因为这样。

    “还有……”李盈小心翼翼的观察老大的脸色,似乎还能接受其它“新闻”的样子。

    “还有?”裴昀扬眉。

    “警方早上打电话过来,说我们公司旗下两名模特儿昨晚在酒吧里被捕。”呼!终于说完了。

    “谁?”眉头蹙起。该不会是狄威和克莱吧?

    “林维奕和王允成。”

    裴昀闭了闭眼,更糟!他们是这期新人最被看好的两个!真是……shit!

    “怎么回事?”

    “警方说……是打架。”

    “我知道了,你让律师去把他们保出来,然后加强他们的体能训练课程,看来是我把课程安排得太轻松,让他们的精力发泄不完!”打架?!没有身为模特儿的自觉,哼!看他们回来之后他如何修理他们,定要让他们这辈子一听到打架就发抖!

    “是。”

    “还有其它事吗?”

    “向先生在十一点十分的时候打电话进公司来找你,我跟他说你还没进公司,结果他似乎很高兴的样子,笑得好大声,说你终于开窍了,又叫我不要打电话去吵你。然后交代请你回电,他有事找你。”她最忠实、原汁原味的转告。“最后向先生还说,你请的外籍女佣说话方式非常好玩。”

    裴昀眉头一蹙,早上他好象有听到电话声,莫非是向羽崴打来的,而欢欢接了电话?但是……羽崴怎么会认为欢欢是外籍女佣呢?

    “我等一下就回电。还有事吗?”等一下上车之后再回电好了。

    “目前没有了。”

    “好,那你就先打一份公开甄选的广告初稿,等创意部的企画ok之后,我如果还没回来,你就将它们e-mail给我,我会列出甄选条件以及时间,你按照它刊登广告。”

    “好的。”

    裴昀看了一眼手表,匆匆起身。“我先离开,大约三点左右会回来,有重大事件再打手机找我,否则别吵我。”穿上外套,他准备离开。

    “裴大,所谓重大事件的标准是什么?”李盈跟在他后头走出办公室,这种事得问清楚一点,要不然最后遭殃的还是她。

    “像是公司要倒闭了这种事,就没有必要通知我,属于小事,老大决定开除我,这种事也不用通知,还是小事。所以,如果你认为事情比上述两项还严重的话,就可以通知我了。”

    李盈错愕的张着嘴,目送她家老大逍遥的离开。那是什么标准啊?

    好吧!她是老大得意的助手,她当然了解老大的意思,反正就是不准吵他就对了。

    唉,她的命好苦啊!

    和静欢全身酸痛无力,双腿间痛得几乎没办法走路。

    她想打电话给海丝求救,可是她身上连一块钱都没有。而且……她不想这么没用,是她坚持要自由,结果一遇到困难就回头求救,不是更显得她很无能吗?

    可是,除了小提琴之外,她确实什么都不会,甚至,她对自己承认,她对现实社会的生活都不懂!未来的日子,她该怎么办呢?

    热闹的街道人群熙来攘往,可她却觉得好孤单……

    突然,嘈杂的喧扰中传来一阵音乐,那是吉他,有人在自弹自唱。

    她循着声音弯过街角,就看见一个外国男孩站在橱窗前弹着吉他,嘴里唱着歌曲,他前面的地上放着一顶帽子,里头有人丢了一些铜板和少数几张纸钞。

    耶!原来他是在赚钱吗?

    灵光一闪,她也可以这样啊!这样她就能够解决问题,证明自己也是有能力在外头讨生活,是不是?

    可是小提琴她藏在饭店的保险柜里,原本是打算索尔蓝他们离开之后再去拿回来的。

    怎么办?去拿吗?

    飞机时间已经过了,也许他们已经离开了。不过她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实在很小,最有可能的是,他们全都留了下来,也全都出来找她。

    这么一想,饭店还反而比较安全呢!

    更何况,为了未来,就算她必须冒着被他们发现的危险,她也要把她的小提琴带出来。

    不过……这里离饭店到底有多远啊?

    她根本不认识路啊!

    沮丧的肩一垮,难道她就真的这么无能吗?难道往后她就只能乖乖的做他们的傀儡?

    “小姐,请问一下市民大道的方向在哪里?”突然,她身旁的一位小姐问她。

    她一愣,连忙摇头。“抱歉,我也不知道,我也正在找路。”她尴尬的笑。

    “啊!这样啊,你要去哪里?”那位小姐问她。

    “我要去凯悦饭店。”

    那位小姐有点错愕的望着她,然后微微一笑,伸手一指。“凯悦饭店就在你后面。”

    和静欢一愣,飞快的转过身,果然看见隔着几栋建筑物饭店那气派的外观。

    “谢谢你,不好意思,没帮上忙。”和静欢不好意思的一笑。

    “没关系,我再问别人就成了,反正路长在嘴巴,多问几个就知道了。”那位小姐亲切的一笑,转身问别人去了。

    笔圣书仙吧

    现实生活第一课:路长在嘴巴上。

    和静欢深吸一口气,走向饭店,在门口时她刻意将帽沿压低,低着头走进饭店。

    偷偷从帽沿下觑了觑大厅四周,没有看到索尔蓝的人,想必真如她所猜测,全体出动在外头搜寻她的踪迹了吧!

    她直接走到柜台,向柜台小姐道明来意,并将保险柜的钥匙交给她,看着她走到后面,好一会儿才提着琴盒出来,将琴盒交给她。

    和静欢脸上闪过一丝欣慰,抱着宝贝提琴好一会儿,才提着小提琴转身离开,没有发现到柜台小姐拨打电话的举动。

    当和静欢跨出饭店大门的时候,电梯正好当的一声在一楼开启,索尔蓝快步的冲出电梯,在柜台小姐的指引下跟着冲出饭店,扫了四周一眼,立即发现和静欢。

    他朝她奔去,一把扯住她的手肘。

    “你还想到哪里去?!”索尔蓝怒声质问。

    和静欢一惊,奋力挣扎。

    “放开我!”她抬脚踢他、踹他,可是他像是铁了心般丝毫没有松动。

    “跟我回去,我可以原谅你这次的任性,相信和先生也一样。”

    “我毋需你们的原谅!”和静欢冷傲的瞪着他。

    “gloria!”索尔蓝低斥,对她的固执非常恼怒。

    “我是和静欢!”她厉声喊,亟欲摆脱gloria这个名字。“我是和静欢,是和静欢!”就让她保留这个名字一个星期也不行吗?!

    “够了!别再任性了。你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跟我上楼去,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索尔蓝撇开心中的不忍,告诉自己她只是任性,他的作为对她才是好的。

    “为什么你不懂?”和静欢懊恼极了。

    “我懂你,所以我知道这样做对你才是最好的。”他辩解,亟欲让她了解。

    “索尔蓝,你不是我,怎么知道什么才是对我最好的?”

    “因为旁观者清。”

    “虽然我不认为,但是,就算是好了,你有没有想过,你认为对我最好的,是我想要的吗?”

    “你该知足,该感恩,gloria,你应该知道,有多少人梦寐以求,倾尽一生的努力,也得不到你今天的地位,如今你拥有,就该好好珍惜啊!”

    “你说你懂我,却不知道这份殊荣不是我想要的?”她嘲讽的一笑。

    “不管如何,我绝对不允许你毁了gloria这个名字。”他眼底有丝狼狈。

    “说到底,就是为了gloria这个名字。”和静欢死心了,她倏地高举手中的小提琴。“放开我,让我走,否则我摔了它!”

    索尔蓝一惊,却仍强自镇定。“你不会,你视它如生命,爱它如生命,它是价值百万美金的盖苏名琴,你不会摔了它的。”

    “我会,如果你再不放手,我就摔了它!”她神色坚定的望着他。

    索尔蓝犹豫了,他看不出来她是否认真。

    “我数到三,你可以慢慢考虑!”和静欢冷笑。“一、二……”

    他放开她,但是仍挡着她。“gloria,你只懂音乐,只懂小提琴,什么都不会,离开了音乐界,你什么都不是!你绝对无法在外面生活的,你是属于这里,也只能属于这里,你终究是要回来的。”

    和静欢挺直着背脊,冷傲的直视着他,像是最高贵的公主。

    “想想那些爱你的听众,他们引颈企盼你的到来,想一睹你的风采、欣赏你的音乐,你忍心让他们失望吗?”索尔蓝不死心的劝道。

    “他们等的人是gloria,不是我。”她一直希望能有个人,只看到她,只看着她,和静欢,纯粹的她,而不是背负着“gloria”盛名的她。

    “你就是gloria!”

    “索尔蓝,你我心知肚明,何必呢?”

    “你就是gloria!”他严肃的望着她。

    和静欢摇摇头,闪过他想要离去。

    “gloria!”索尔蓝不死心的挡住她,眼底闪过一丝y郁,下一瞬间,竟伸手想抢她手上的琴。

    “你做什么?”幸好她闪得快,没被他抢走。

    “我不会让你离开的!”他坚定的说。

    和静欢知道他为何能够如此肯定,因为她看到饭店前的车道上,四名保镖的座车已经回来了。

    可恶,光是一个索尔蓝她就脱不了身了,现在再加上他们四个……

    “发生什么事了?”宛如天籁般迷人的嗓音从他们身后传来,和静欢才疑惑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一转身,看见了他。

    老天!是裴昀!

    裴昀表情深沉的瞅着她,他从不管闲事的,要不是发现那是早上偷偷落跑的小女人,他会视而不见的离开。

    蹙眉看了一眼索尔蓝,他们方才的对峙全都落入他的眼里,他不禁猜想,欢欢和这男人是什么关系?肯定交情匪浅。

    “真巧,我们又碰面了。”裴昀露出一个尔雅的笑容,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他独特的魅力,这是他在外惯有的形象——高贵、尔雅、气质出众如贵族般的完美绅士。

    “你认识他?”索尔蓝低声问。

    “见过。”和静欢心慌的偷觑他一眼,她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再碰面。

    “我以为我们不只见过。”裴昀漾着迷人的笑容,倾身靠近她,不料却被索尔蓝抬手挡住。

    “请自重,先生。”索尔蓝有礼的挡住他。

    裴昀扬眉,对她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带点嘲弄与兴味。

    身后饭店大厅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三人同时望去,看见几名记者匆匆而来。

    裴昀一顿,他都忘了,这些记者正追着他,刚刚好不容易甩开他们,却在这里被耽误了。

    索尔蓝也看到那些记者,心下一惊,如果让那些记者认出gloria,那之前取消记者会时谎称gloria身体不适的借口不就被拆穿了?!

    和静欢也看到那些拿着相机和摄影机的记者们,她凑近索尔蓝耳边低语,“如果你不想把事情闹大,就让我走,否则撕破脸对大家都没好处。”

    她并不担心自己会被认出来,一来她的装扮与过去有如天壤之别,二来她出现在媒体的照片是少之又少。

    看到索尔蓝铁青的脸色,她知道这一役她赢了。

    她转身准备离去,索尔蓝扯住她的手。

    “gloria,我不会放弃的!”他低声道,然后放开她,转身和四名保镖离去。

    杂沓的脚步声和嘈杂的喧嚷让她及时回过神来,看见那些记者已经冲过来了,她急忙拔腿就跑。

    “等等!”裴昀拉住她。“往这里!”这次他可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给逃了。

    “放开我,我不要和你一起!”想来他一定也是知名人物,否则那些记者不会追着他。

    “裴先生!请等一下!”有记者朝他们喊。

    “快一点,你不想变成明天娱乐版头条吧?”裴昀拉着她跑向自己的车子。

    “我就是不希望,所以才不要和你在一起啊!”和静欢低喊。“他们追的是你,你只要放开我,让我自己离开就好了。”

    “免谈,我和你还有一笔帐要算。”他瞪她一眼,完美的绅士风度尽数消失。

    和静欢一惊,他……他要跟她算帐?!

    “你……你该不会想要控告我吧?”她担心的问。

    裴昀脚步一倾,差点栽倒,他控告她?!

    “上车!”打开车门将她塞进车子里,然后自己匆匆的坐进驾驶座……“该死!回来!”他错愕的望着乘机开门逃下车的女人,想下车追人,却发现记者已经接近了。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他低咒,开车追了上去。

    一分钟之后,他不得不承认,她是逃掉了!

    才驶离饭店的车道,裴昀瞪着人行道梭巡了好久,却始终不见那女人的踪影。

    这是第一次,女人见了他就逃。

    他承认,他依然有着男人的劣根性,如果她像其它女人一样缠着他,他可能不会这么积极。可她愈是逃,他就非得将她揪出来不可,他又不是什么拋弃式的用品,可以让她用完就丢,而且还用得很彻底!

    不过……算了,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和她玩捉迷藏。

    “如果真的有缘,下次再见时,我发誓,绝对不会再让你逃走!”

    至少……得让他厘清,不再让她逃走是因为男人的劣根性作祟,还是……

    还是什么?

    这就是他要厘清的疑点了。

    第四章

    和静欢被人拉进一间服饰店,尖叫声尚未出口,那人率先开口。

    “是我。”海丝在她背后,靠着她的耳朵低语。

    “海……海丝?”和静欢松了口气,当海丝放开她之后转过身来。“你吓死我了,我以为要被抓回去了。”

    “你才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啊?”海丝瞪着她,显然气得不轻。“说,你昨晚跑哪儿去了?我朋友等了你一个晚上,生怕是火车误点或是怎么的,结果你根本没有去找他,还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对不起,我把地址夹在钱包里,结果钱包掉了……”

    海丝深吸一口气,“后来呢?你昨晚睡在哪里?”

    和静欢脸上闪过一抹潮红。

    “我认识一个新朋友,他好心收留我。”

    “他?!”海丝一惊,“该不会是刚刚饭店外的那个男人吧?”

    “你……你看到啦?”她红了脸。

    “静欢,我看你还是回来好了。”海丝突然说。

    和静欢惊讶的望着她。“海丝,为什么这么说?你不是最了解我的吗?”

    “你也许真的没有在外面生活的能力,你看,第一天你就……”海丝没有说完,但是她的眼神像是在告诉她,她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海丝,我不会回去的!!一和静欢坚定的说。

    海丝望着她好一会儿,最后才长长一叹。

    “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去找我朋友吧!”海丝从皮包里拿出钱包。“这给你,里面钱不多,但是足够你生活一个月,这是我朋友的名片,记住,不要再掉了,有什么问题,就打电话给我,没钱的话,就打对方付费电话,懂吗?”

    “谢谢你。”和静欢抱住她。

    “别撒娇了,从今以后你要独立一点,在外多观察他人,学一些现实经验,别傻傻的让人给骗了,知道吗?”

    “我知道。”

    海丝又望着她,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海丝,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不会介意的。”

    “我在想,既然你离开了,那……小提琴……”海丝望向她手中的小提琴。

    “它怎么了?”

    “我想你留着它也没用,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把它处理掉,这样你就不用担心经济问题了。”

    “不!我不会卖掉它的!”和静欢瞠大眼,难以置信的喊。

    “静欢,你已经离开音乐界,留着它也没用啊!”

    “我爱小提琴,我爱音乐,离开音乐界并不代表我就不能拉小提琴啊!而且这小提琴是我母亲留给我唯一的遗物,我怎么可能卖掉它!海丝,这件事就别再提了,我绝对不会卖掉它的。”

    “我知道了,我也只是建议,并不会强迫你。”

    “谢谢你为我担心,也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别说傻话了,快走吧!我也要回饭店了,离开太久的话,索尔蓝可能会起疑心。”

    “嗯,再见,海丝。”

    “保重,记得保持联络,还有……”

    “什么?”

    “那个男人……静欢,如果我的担心是错的,你不要在意,我想问,你们昨晚……有避孕吗?”海丝审视着她。

    和静欢羞红了脸,“海丝,我……不知道……”

    “那肯定是没有了。”海丝一叹。“你这个胡涂蛋,这样的你叫我怎么放心呢?”

    “不要担心,海丝,我再也不会这么胡涂了,我会很小心的。”

    “那个男人刚刚找你做什么?你又为什么要逃?”

    和静欢摇头,昨晚的事她说不出口,总不能告诉海丝,是她强暴了人家吧?

    “算了,不想说的话我也不勉强,不过静欢,注意一下自己的月事,如果有麻烦的话,就要尽早处理,知道吗?”

    和静欢一惊,听懂她的意思之后脸色一白。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海丝的意思,所谓麻烦就是怀孕,所谓处理就是堕胎,是吧!

    “我会和我朋友联络,你今天就下去找他,我要他到车站接你。”

    “谢谢你,海丝。”

    “还有,你知道那个男人的身分吗?”海丝突然问。

    和静欢摇头。

    “他知道你的身分吗?”她又问。

    “应该不知道才对。”

    “最好是这样,静欢,如果你想有个平凡自由的生活,那就不要和那个男人扯上关联,否则你的踪迹很快就会被索尔蓝他们发现。”

    “为什么?和裴昀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他叫裴昀?”海丝扬眉。“当然,都上过床了,不可能连名字都不知道。”

    “海丝!”和静欢脸又一红,不过她很意外海丝会用那种口气和她说话。

    “没错,他叫裴昀,他是个非常有名的模特儿,一年前他正处颠峰时期,急流勇退,退居幕后,开始从事训练新人的工作,他在业界的名声非常响亮,所到之处都会引来媒体记者,所以离他远一点,静欢。”

    原来他是这么有名的人啊!那她的确应该离他远一点。

    “放心啦!台湾说小不小,哪那么容易就会碰面。”

    海丝望着她,欲言又止。最后只道:“那可不一定。”

    “好吧!如果不小心又碰见他,我一定会拔腿就逃的,这样你放心了吧?”

    “该死!”一声充满懊恼的诅咒从优美的唇瓣吐出,修长的双腿踏过积水的路面,快步的冲上门廊,躲避突降的大雨。

    裴昀拨了拨湿透的发,抹去脸上的雨水,原来台中的梅雨季还真如大哥所说的,白天阳光普照,到了晚上就倾盆大雨。

    要不是车子违规停车被拖吊,他也不用淋雨了!

    现在只好延后回台北,在台中过一夜了。

    裴昀无奈的笑了笑,掏出钥匙打开大门,一踏进庭院,随即一愣。

    屋子的灯是亮着的,就代表有人在屋子里喽!

    这楝别墅是他的,委托给住在台中的大哥帮忙看管,而大哥和大嫂上个星期出国三度蜜月,所以照理说,除了每个星期一会有一位欧巴桑来打扫之外,应该不会有人在,除非是……小偷!

    裴昀立即走到门口,打开客厅的门,悄悄的踏进。

    他是不是听到音乐声?

    一踏进客厅,就听到隐约传来一阵音乐。这里隔音设备不错,所以在外头根本听不到。

    应该是从视听室传来的,他立即爬上楼梯,这个小偷也未免太过嚣张,闯空门还大剌剌的听音乐,而且还是古典音乐呢!

    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视听室里有这种音乐唱片。

    他靠在门上,轻轻的旋开门把,随即一愣,缓缓的站直身子,讶异的看着室内的景象。

    是她?!欢欢!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没有细想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别墅里,他被她拉着小提琴的美丽神韵给吸引住目光。

    一头长发披散在她的背后,随着拉弦的动作晃出一波波发浪,她的表情是那么的柔雅妩媚,闭着眼睛,沉浸在小提琴浪漫的乐音中,一点也没发现这个空间已有其它人的存在。

    裴昀踏进视听室,地毯吸收了他的脚步声,他站在她前面,靠墙而立,静静的欣赏这场他专属的音乐会,虽然他是外行人,但是那美妙的音色、娴熟的技巧在在告诉他,她的小提琴拉得真好。

    当最后一个音符绵长的飘散在空气中,久久之后,他看见她吁了口满足的气,放下小提琴,张开眼睛……

    “啊——”尖叫声在下一瞬间响起。

    和静欢惊恐的退了好几步,然后跌坐在地上,恐惧的仰头瞪着他,直到看清楚他是谁之后,转为震惊。

    “你、你、你……”拿着弓的右手颤抖的指着他,你了老半天,还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是要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是吧?”裴昀走到她面前蹲了下来,抬手拿掉直指着他的弓,放到一旁。

    和静欢愣愣的点头。

    “这个答案很简单,因为这栋别墅是我的,我偶尔到台中的时候都会住在这里。”他笑望着她,看到她的表情因这个答案而显得更加错愕。

    “可、可是、裴、裴叔他、他、他……”

    “裴安是我的大哥,我叫裴昀,记得吗?”嗯,虽然结结巴巴,可听得出来经过三个星期,她的中文发音进步很多。

    和静欢点头。

    “因为我大哥他们就这住在同一个社区里,所以我就麻烦他帮我照顾房子。”

    “可、可、可是……你、你们……”

    “你是要说,我们的年龄差那么多,是吧?”瞧,他是多么善解人意啊!

    她点头。

    “也对,你都叫他裴叔了。”裴昀调侃的一笑。“我们年龄相差二十五岁,我的侄子和我同年。还有问题吗?”

    和静欢摇头。

    “很好,那么就换我了。”他笑得像是抓到金丝雀的猫。“真巧啊!欢欢,我们又碰面了。”

    “哦,嗨!是很巧,呵呵!”她作梦也想不到,今年已经五十二岁的裴叔会是裴昀的大哥!那么他的儿子裴新就是裴昀的侄子,两人同年,就代表裴昀也是二十七岁,也就是说他们裴家婆婆跟媳妇同一年生孩子……

    裴昀靠近她,将她左手的小提琴拿走,连同之前拿开的弓一起放在桌上。

    “哦,那个,请小心,我、我把它收、收好。”她担忧的看着他随意将她宝贝小提琴放在桌上,连忙想要上前将它好好收起来?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