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偷欢地下情 > 章节目录 第 3 3部分

第 3 3部分

    “哦,那个,请小心,我、我把它收、收好。”她担忧的看着他随意将她宝贝小提琴放在桌上,连忙想要上前将它好好收起来。

    裴昀将她扯回来,结果她脚步一个踉跄,跌进他等待的怀里。

    “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找你。”他靠在她耳边低语,性感的声音惹来她一阵颤抖。

    说一直在找她也不是真的,他这三个星期忙得要命,除了工作上的,还要应付一些想要走快捷方式的模特儿们不时的“性s扰”,说难听一点,他根本累得像只狗!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躺在床上的时候,她会突然冒出来打扰他的睡眠罢了,只是偶尔。

    “找、找我?!”和静欢忐忑不安的偷觑着他,找她做什么?难道他不甘受辱,真的打算控告她吗?

    “对啊!你知道我找你做什么吗?”他漾着野狼似的笑容,露出森森利牙。

    “做、做什么?”和静欢打了个冷颤,为什么她有一种感觉,他好象要将她吃掉似的?

    “我要确认一件事,这件事需要你的配合,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稍微配合一下呢?”说得好有礼貌,可是眼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宛如在告诉她,不答应的话就走着瞧!

    “当、当然。”形势比人强,不点头又能如何?

    “很好。”裴昀微笑,缓缓低下头,封住她的唇。

    嗄?!和静欢瞪大眼与他对望,太过震惊到连反应都没有了,他、他、他、吻她?

    “你不知道接吻要闭上眼睛吗?”他抵着她的唇问。

    “你、你也没有闭上眼睛啊!”她反驳,可她不是要说这个!

    “闭上眼睛!”他命令。

    和静欢乖乖的把眼睛闭上,下一秒,他又封住她的唇。

    这就是他要确定的事?吻她?

    咦咦咦,他的手在干么?唔,好舒服……不不不,她不是这么认为……她应该要推开他,他正在对她做不该做的事……喔——

    “静欢,你在吗?我看到灯亮着喔!”响亮的呼叫声打入和静欢的大脑,她猛地张开眼睛,迎上从头到尾都没有闭眼的裴昀,然后用力的推开他,向后踉跄了几步,靠在墙上喘气。

    “你、你、你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裴昀扬眉,故意反问。

    “我们、我们又不是很熟……”一顿,这话虽然是事实,可是却没办法构成理由,因为他们在更不熟的时候就已经上床大战数回合了。

    “静欢?你在哪里?!”叫声又传来。

    “我有朋友来了,他……”

    “他是谁?”

    “他是裴新,你的侄子。”

    突然冒出的危机意识让他心里一愣,怎么?他很在乎?

    “他找你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

    裴昀盯着她良久,直到裴新的声音又传来,听得出来他已经上楼来了。

    “不许出来。”他低声命令。

    “咦?为什么?”她讶问。

    “因为我说不许!”裴昀没给解释。“听懂了吗?”

    和静欢点点头,老实说,这段日子裴新是很照顾她,可是她却觉得有点不耐,人家裴叔跟裴婶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就觉得很窝心。她知道这样很无礼、很不知感恩,可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很烦啊!

    又望着她一会儿,裴昀眉头微微皱着,好一会儿像是突然放弃了什么般,叹了口气,转身走出视听室。

    和静欢疑惑的望着那扇已经阖上的门,他是怎么了?

    他是怎么了?

    裴昀自嘲的一笑,他只是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吃起侄子的醋,这未免太可笑了吧!

    来到走廊,迎面碰上裴新。

    “啊?你、小叔叔?!”裴新一愣,惊讶的喊。

    裴昀点头,“你不是在高雄吗?怎么有空回台中?”

    “哦,我已经回台中半年多了,小叔叔。”裴新俊帅的脸庞与裴昀颇为相似,虽然两人同年,身高差不多,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辈分的关系,两人站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觉得裴昀沉稳多了。而据说,裴新对这个小叔叔的敬畏,更甚于自己的父亲。

    “喔,这样啊!”裴昀想起大哥似乎曾经提过。“有事吗?”

    “哦,小叔叔,你有没有看到暂时住在这里的女孩,她……”

    “我才刚到,有人住在我这里?”裴昀声音微沉,他故意的。

    “啊?爸爸没有告诉你吗?他朋友委托他照顾一个女孩,所以爸爸就暂时将她安置在这里。”裴新讶异,惨了,老爸先斩未奏,却要他倒霉。

    “女孩?你说的该不会是欢欢吧?”

    欢欢?裴新一愣。“小叔叔认得?”

    “怎么会不认得,欢欢是我的女朋友。”裴昀微笑。“我就是来看她的,我还以为除了她之外还住了别人呢!”

    “嗄?”裴新脸色一白,静欢是小叔叔的女朋友?那……如果有一天他们结婚了,她不就变成他的婶婶了?!

    “怎么了?”抱歉了,裴新,你就去找别人吧!

    “没有,没什么。”总不能告诉叔叔,他的侄子喜欢上他的女朋友吧!

    “欢欢她有点累,先休息了,你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她。”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只是告诉她,她的工作有眉目了。”

    “工作?”

    “静欢她想要找个打工的工作,我想她会拉小提琴,就帮她在一家高级餐厅间了一个拉琴的工作。”

    “我会转告她的,不过可能要让你白费心了。”

    “喔?没关系,我……我只是刚好凑巧知道这个工作而已,我先回家,不打扰了,再见。”

    目送裴新下楼,听到关门声,他才转身走进视听室。

    “裴新走了?”

    “嗯。”

    “那……他有什么事吗?”

    “他说帮你找到一个工作了。”

    “咦?他真的去找了?我都跟他说不用麻烦了啊!”她本来是想找个工作的,不过在例行的报平安电话里,海丝严厉的反对,要她至少安分的等到索尔蓝死心回美国之后,再出去拋头露面。至于生活费,海丝已经汇一笔钱给她了,反正她的花费一直都很省,那笔钱够她生活一两年了。

    “我以为是你托他找的。”裴昀斜睨着她。

    “我之前是提过,可我没有托他找,是他自己说要帮我留意,后来我也告诉他不用了啊!”

    “那正好,我直接回绝了。”裴昀直言。

    和静欢一愣。“哦?你回绝了?”

    “我回绝他了。”他再次道。

    她瞪着他。“你这个人很过分耶!凭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随便替我决定事情啊?”

    “你不是不需要?”裴昀蹙眉,她自己也说不用的。

    “话是没错,可是你回绝的时候就知道我不需要吗?不知道,对吧!也许我需要这份工作呢,你凭什么自作主张?”

    “反正你不需要,不是吗?既然结果都一样,又何必在意过程是什么?”这女人怎么这么麻烦!扣分!

    “你,你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和静欢怒吼,简直气死了,他根本不懂得何谓“尊重”!

    裴昀眉头一蹙。“你的声音太大了。”

    她愣了愣,瞠大眼瞪着他。

    “我就是这么大声,怎样?!”这个男人有没有搞清楚重点啊!她现在是在跟他翻脸耶,有人轻声细语的跟人家吵架的吗?

    裴昀眉头蹙得更紧,挑剔的个性抬头,几乎将她刚刚拉琴时得到的超高分数扣光,可是看着她晶亮的眼睛、微噘的红唇,以及因生气而微红的脸颊,他的眉头缓缓松开,然后低下头吻住她。

    听说,这是阻止女人说话最有效的办法,他从没试过,也不屑去试,不过……效果似乎真的很不错。

    第五章

    “啪”的一声脆响,和静欢赏了裴昀一个耳光。

    他被打偏了头,动作定格,四周突然变得很安静。

    好一会儿,他才缓缓的转过头来,手抚着颊,眼底有着不敢置信的怒火瞪着她。

    和静欢心下一惊,可仍不甘示弱的仰高下巴,瞠大眼瞪回去。

    “你活该!谁准你吻我的!”人家在生气耶!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吻下去。

    “我活该,是吗?”裴昀怒极反笑,笑意冰凉,缓缓的近她。

    “你、你想干什么?”她吓得连退两步。

    “我想干什么?”他低喃着,笑意诡谲。“我不过是吻你,就被你赏了一巴掌,差点打歪我的下巴,那么那天你强暴了我,我又该怎么和你算呢?”

    “我、我、我……”想到那天的情景,她所有的气势全都不翼而飞。

    “你、你、你怎样?”他近她,没给她喘息的空间。

    她咬着下唇偷觑他一眼,低声嗫嚅,“我才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把你的下巴打歪掉。”她没敢看他,要不然她就会发现他嘴角勾起一抹有趣的微笑。

    “怎样啊?这笔帐要怎么算呢?”裴昀故意催她。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件事……我从来没做过那种事,我不知道……”呜呜呜,她好歹命喔!吃亏的是她,理亏也是她!

    “也许我应该拿验伤单到警察局报案。”

    “嗄?!你去验伤?!”她猛地抬头,错愕的望着他。

    她死定了,想到那天他背上斑斑血痕,他如果去报案……

    “哇——”她蓦地大哭,她千辛万苦得到的自由就要毁了啦!

    裴昀一阵错愕,下意识的蹙眉摀住耳朵,老天,她这是什么哭法?她是想干脆施展魔音穿脑的神功杀他灭口吗?

    “闭嘴!”他喊,却穿不透她的哭声,无奈之下只好上前封住她的嘴巴,用手。他才不会这么笨,在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时候,还去吻她!“我说闭嘴,要不然我就真的去告你喔!”

    和静欢一愣,停止哭泣。“你不告我了?”

    “只要你闭嘴,是的,我不告你。”白痴才以为这种案子能成立!“说谢谢。”

    “谢谢你不告我。”她感激涕零。

    “说对不起。”裴昀又道。

    “对不起,我不该强暴你之后又畏罪潜逃。”她低头忏悔。

    “再说谢谢。”他笑望着低头忏悔的她。

    “谢……咦?这次是谢什么?”和静欢疑问。

    “谢谢我帮你回绝裴新。”

    “喔,谢谢……”咦,好象不太对耶!她就是在生这个气,所以才会大声,他才会吻她,然后她才会赏他一个耳光,然后……

    “再说对不起。”

    “这……这次对不起什么?”

    “不该打我耳光。”裴昀指了指浮现五指印的脸颊。

    “喔,对不起,我应该乖乖让你吻,不该打你耳光。”好象不对耶!

    “好了,原谅你了,你也不用客气。”他大方的说,眼底兴味浓厚,看她苦恼思考的模样真是有趣。

    她懊恼的瞪着他,什么便宜都让他占了,她却还要跟他说谢谢,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呵呵!你真可爱。”裴昀失笑,忍不住低下头吻住她。

    “唔……”和静欢一怔,“你又吻我!”她口齿不清的边闪躲边抗议。

    “你不喜欢吗?”他偏头望着她。

    “是不讨厌,可是……你不能一直吻我,我们又不是那种可以接吻的关系……”

    “不是可以接吻的关系?我说欢欢,你该不会忘了自己对我做过什么事了吧?”他知道自己这样很卑鄙,明知道那一夜她是被设计的,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想逗她,而且他发现,继续这种关系似乎也不错,至少,他对她不那么挑剔。

    “嗄?可……可是……那是意外……”

    “那种事没有意外,我已经被你蹂躏过了,你打算用完就丢吗?”

    “你在胡说什么啊?什么蹂躏?什么用完就丢?”和静欢涨红脸。

    “你没有吗?”裴昀浅笑,引着她一步步落入自己言语的陷阱。

    “我当然没有!”

    “那就是说……你愿意给我一个正名喽?”

    “什么正名?”和静欢疑问。

    “就是升格成为你的男朋友啊!”

    “男、男朋友?!”

    “没错……怎么?你不愿意?”

    “可是……可是我们并不了解对方,这样好吗?”

    “不了解?我可是非常了解你,全身上下没有遗漏。”

    “你、你闭嘴!”

    “如何?”裴昀凑近她,唇几乎抵着她的唇。

    “我、我……可是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她一点经验都没有。

    “没关系,熟能生巧,不瞒你说,我也没经验。”裴昀笑着,不错,拐到一个女朋友了。

    她犹豫了下,“那……好吧!”

    “很好,为了我们的新关系,来做个印证吧!”裴昀轻笑,在她错愕不解的同时,低头又偷了她一个吻,而且欲罢不能。

    “唔……你,等一等……”和静欢喘着气,硬是将他推开。

    “干么?!”甜美的吻被打断,他似乎颇为不悦。

    “你之前……到底在确认什么?”她好奇的问。

    裴昀一顿,睨她一眼,他绝对不会告诉她,自从那天他差点被她累死在床上之后,他就对做a兴趣缺缺,甚至有自动送上门的艳遇,他也一点性趣都没有,虽说过去他也是很挑剔的,但是从没像这次这样提不起一丁点的性趣,他一边告诉自己,一定是因为上次累垮了的记忆犹新,一边却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从此不行了。

    可是方才一见到她拉着小提琴那美丽高雅的模样,他竟然开始有了冲动,然后才想“确认”这件事。

    低头望了一眼自己勃发的欲望,嗯,现在确认完毕啦!结果就是她变成他的女朋友了。而照这情形看来,他的选择是对的。

    “不知道,我还得再确认一次。”他低吟,对她露出一个电力十足的笑容,再次吻住她。

    等到他满意了,觉得再不停止就会直接将她压上床时,他才喘着气离开她。

    “你晚餐吃了吗?”裴昀突然问,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免得他直接剥光她的衣服。

    “哦,还没。”一愣,缓缓的从热吻中回过神来,脸一红,垂下头。他没提,她倒忘了晚餐还没吃,肚子真的有点饿了呢!

    “想吃什么?”裴昀问。

    和静欢眼睛一亮,抬头兴奋的望着他,忘了羞怯。“由我决定吗?”

    “我在问你,不是吗?”用餐他向来女士优先,这是基本礼貌,只不过通常得到的答案都是“随便”,要不然就是“由你作主”,再不然呢,就是“跟你一样”。

    “什么都可以吗?”

    裴昀点头,“什么都可以,看你想吃法国大餐、怀石料理等等,随你的意思。”

    和静欢拚命的摇头。“不用,我不要吃那些东西,我想吃泡面。”

    泡面?!有女人会舍弃大餐选择吃泡面的吗?

    可眼前这个女人就是!

    于是,他先是找裴新借车载她到超市买泡面,本来是想买了就走,可是这女人是生长在深山野岭吗?一踏进超市,就像是刘姥姥逛大观园似的,什么东西都能引起她高度的兴趣,害他只能推着购物车跟在这个“和姥姥”后头。

    买了一大袋的泡面之后,他们结帐离开,半路上她看到流动夜市。

    “那是什么?好象很热闹耶!”她好奇的拚命往后瞧。

    “那是夜市。”连夜市都不知道?当真从深山野岭来的?见她用那种渴望的眼神望着他,他忍不住开口,“想去逛夜市?”

    和静欢猛点头,像只小狗。

    “好吧!”裴昀在她可爱的表情下妥协,车子在下一个路口回转,找了个停车位,两人下车逛夜市。

    “那是什么?”和静欢像个好奇的小孩,一踏进夜市,就没有停止发问过。

    “套圈圈。”他回答。

    老板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两篓圈圈。“来来,一篓三十、两篓五十,五篓一百块,套中什么就拿什么!”

    “好象很好玩。”她渴望的望着他。

    点点头,裴昀掏出零钱,换来一篓圈圈,然后交给她。

    “怎么玩?”和静欢疑惑的问。

    “拿出一个圈圈,站在这条线外,往前一丢,套中什么就是你的。”

    “哇,这么好?那我要那只没嘴巴的猫。”

    没嘴巴的猫?裴昀一愣,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喔!hellokitty。

    “没想到你也是hellokitty的爱好者。”

    “什么hellokitty?”她疑问。

    裴昀扬眉。“就是那……没嘴巴的猫。”他用她的说法。

    “原来她叫hellokitty啊!”

    “你不知道?”有人不知道hellokitty的吗?

    “不知道很奇怪吗?”她的生活只容得下上学、练琴,这种没有用的东西,妈妈不可能让它们出现。

    “还好,不过你为什么要它?”

    “我想它是个瑕疵品,应该没有人要它吧!”

    “瑕疵品?你怎么看出来它是瑕疵品的?”就他看来,虽然做工不是顶细致,材料也只是普通的绒毛填充玩具,但毕竟是这里头最好的奖品之一,基本上算还不错。难道她有独到的眼光?

    “这不是很明显吗?他们忘了给它做嘴巴啊!”

    哦?忘了做嘴巴?

    “哈哈!原来如此。”裴昀失笑。

    “你笑什么?”和静欢疑惑的望着他。

    “没什么,你赶快丢吧!”他催促道,发现他们已经引来很多好奇的目光了。

    的确俊男美女谁都爱看,尤其他们的对话又是这么可笑。

    “啊!没中……耶!差一点……哇!怎么又歪了……奇怪!人家明明对准了……可恶!又没中……哇咧!我就不信邪……靠!再来……咦咦?干么啦?你拉我干么?我还没套完啊!”

    裴昀拉着和静欢离开人群,真是的,实在听不下去了,明明是个气质美女,怎么一激动,气质就开始走样咧?一个连hellokitty都不知道的人,为什么能说出那些无意义的“语助词”呢?

    他们

    小芳|父女乱|全文阅读

    都没发现,在人群中,有一男一女狐疑的望着裴昀,两人交头接耳。

    “那个人是裴昀没错吧!”男的低声道。

    “没错,可那女的是谁?他女朋友?”女的口气有点酸。

    “看那种亲昵的模样,八成是。”

    “上次访问还说没有交往的对象,看吧!我就说他骗人吧!”

    “相机!到车上拿相机,明天的独家就是我们了。”男的突然叫。

    “你去拿,我盯着他们。”

    “别跟丢了!”男的叮咛,转身快速离开。

    那厢,两人尚不知自己行踪已经被发现了。

    “裴昀,我说我还没丢完啊!”和静欢抗议。

    “你肚子不饿吗?”

    “可是泡面不是要用开水……”

    “谁说要吃泡面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对泡面这么热情,那对台湾小吃一定无法抗拒。

    裴昀拉着她走到蚵仔煎摊子前,要了两盘蚵仔煎,然后找了个空位坐下。

    “裴昀,什么是……蚵仔煎?”她好奇的问,皱了皱鼻子,嗅着那飘散在空气中的香味。

    “吃了就知道了。”裴昀没解释。

    老板很快的送上两盘蚵仔煎,裴昀替她拨开筷子递给她。

    “哦,我……不太会用筷子……”她不好意思的说。

    裴昀微讶,外国腔调、发音不是很标准的中文,再加上不太会用筷子……这女人该不会是香蕉吧?

    点点头,他跟老板要叉子,老板没叉子,叫老板娘到隔壁卖牛排的摊子借一根叉子给他们。

    “谢谢。”裴昀微笑,让年轻的老板娘红了脸。

    “不客气。”年轻老板娘轻声道,晕红着脸回到炉子前。

    “叉子。”他将叉子递给她。“趁热吃,如果手艺不太差的话,基本上都会不错吃。”

    然后他们开始吃一摊,玩一摊,直到夜市要休市了,才意犹未尽的打道回府。

    “哇!我的肚子好胀喔!”和静欢瘫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你吃太多了,小心闹肚子。”裴昀摇头,驱车回家。

    “今晚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一晚了。”和静欢叹息。

    “你还真容易满足。”裴昀微笑,明明暗暗的路灯投s在她脸上,他看不真切她的表情,突然有一种她像是闯错地方的精灵的感觉,那种她不是属于这个地方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

    本来并不是很在意她的身分,可是……他发现自己开始在意了,她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已经不只一次出现在他脑海里。

    明天他就必须回台北,他的工作已经积压太多,不回去不行,可是,他竟然不放心把她留在这里。

    “我明天必须回台北。”良久,裴昀突然道。

    “嗯。”和静欢咕哝,她已经昏昏欲睡了。

    “我说我明天回台北。”

    “喔。”回去就回去。

    喔?就这样?他挑眉。“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什么话?”

    “随便啊!”

    “喔,我想睡觉,到家的时候再叫我。”她只有这句话。

    裴昀一愣。“欢欢!”他大喊,这个女人真是!

    “干么啦?!”周公被他一吼给吓跑了,和静欢只得睁开眼睛瞪着他。

    “我明天要回台北,你要不要一起回去?”

    “不要。”她想也不想直接拒绝。海丝说索尔蓝动员大批人马,在台北做地毯式的搜索,她可不想自投罗网!至少等到他们搜完台北南下移动后,她才会考虑。

    裴昀蹙眉,拒绝得还真干脆!

    难道她不会舍不得和他分开吗?他耶!裴昀耶!世界上最完美的人耶!而且刚刚成为她的男朋友耶!怎么在意的好象只有他而已?!这世界颠倒了吗?怎么变成是他裴昀在一头热了?

    “为什么?”

    “你是曝光率满高的名人,所到之处不时有镁光灯闪着,你没忘了我在躲人吧?”他们第一次见面还是他帮她解围的。

    “我的生活其实是很单纯的,平常不会像你说的那样,那些都是有事的时候才会被媒体追着问问题。”

    “那如果你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女人,算不算有事?”和静欢问。

    “哦!”肯定是大事,会被媒体追着跑好长一段时间,非得把她的祖宗八代挖出来、报上三个版本以上的故事或生平不可。

    “所以喽!我还是留在这里就行了。当然,屋子是你的,如果你不愿意让我住,我还是会离开的。”

    “欢欢,你到底在躲谁?”他忍不住问。

    “我不想说。”和静欢望向车外。

    裴昀脸色微沉,不再说话。

    沉默充斥着车厢,直到回到住处,和静欢望着直接走向卧房的裴昀,忍不住开口——

    “你……生气了吗?”

    裴昀一顿,手握着门把,没有回头。“每个人都有权保有他的隐私,所以你毋需在意,很晚了,早点休息。”

    她叹了口气,意思就是他的确在生气喽!

    “那我不跟你回台北喽?”

    “那是你的自由,我没有资格强迫你。”他走进卧房,将门关上。

    唔,有点想搥心肝的感觉,和静欢忍不住叹了口气,走上前敲门。

    门很快的开启,显示出他根本就是站在门口等着她敲门。

    “什么事?”裴昀斜睨着她。

    呿!还给她摆脸色。“我跟你一起回台北好了。”

    “真的?我不勉强你的。”

    “我知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的存在,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是我的条件,答应的话,我就和你回台北。”

    “ok!我答应。”

    “不行,这则新闻不能报!”

    “为什么?!这是大独家耶!”

    “没有照到女方的正面,裴昀可以否认,到时候我们就惨了!”

    “可是……”

    “放心,也不是真的不能报,我要你们把其它工作都放下,专心追这条新闻,查出女方到底是谁,再把她祖宗八代都挖出来,照片最好照到亲热的镜头,让我们的报导一出来,裴昀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

    “裴昀是住在台北,如果他回台北呢?”

    “那就跟去台北。”

    “我们知道了。”

    “如果这则报导成功,加发一个月的奖金给你们。”

    “真的?!好,我们拚了!”

    第六章

    “李盈,你家裴大在吗?”向羽崴匆匆跨进维纳斯广告公司,直接杀到裴昀的办公室。

    “在。”李盈点头,摆出手,请他自便。

    “在?太好了,终于被我逮到了。”本来想说碰碰运气,谁知到他运气还真好。

    向羽崴才推门而入——

    “我快下班了,有事明天说。”

    他一愣,望向头也不抬,手握一支钢笔,正快速的在一些文件上签名的裴昀。

    “我说裴大,最近你很难找喔!”逮到人,向羽崴就轻松了,他拉了张椅子坐在裴昀的办公桌前。

    裴昀抬起头瞅了他一眼,又垂下头继续工作。“是你啊!有事明天请早。”

    “哇咧!裴昀,你最近到底怎么搞的?”向羽崴偏头审视着他。

    “我怎样了?”

    “还问我怎样,这两个星期你简直变成一个准时回家吃晚饭的好爸爸,如果你是已婚身分的话。”

    “还好吧!”裴昀不在意。

    “还好?这样叫还好?每天准时五点下班,不仅如此,还周休二日,你以前的干劲都到哪里去了?”

    “我只是不想累死自己,这样有错吗?”

    “是是是,没错,不过你也不用将其它经纪公司委托的训练课程全都推掉吧!”

    “我现在的工作时间正好只能消化掉自家的工作量。”

    “那就增加工作时间,像以前一样啊!”他缩减工作时间,对他造成很多麻烦耶!

    “我说过我不想累死自己。”他抬眼看看手表,签下最后一份文件,便按下对讲机。“李盈,进来把文件拿出去锁进保险柜里。”

    “好的。”

    “你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还是出了什么事?”

    “我很好,只是懂得善待自己罢了,你到底有什么事?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说出来意,我要下班了。”

    “五分钟?!裴昀,你急着要到哪里去?”

    “你打算把五分钟浪费在问这些无聊的问题上吗?”裴昀斜睨着他。

    向羽崴举手投降。“好吧!言归正传。我那边有几名模特儿,我想把他们c到你的训练班上课。”

    “不行,目前新开的课名额已经满了,而且你知道我不接受中途c班。”

    “那就再开一班,费用我全额负担。”这种问题以前也常这么解决,应该不是问题。

    “我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开新课程。”裴昀拒绝。

    “你只要在星期六开课就成了,要不然晚上也可以,你以前也是这样啊!”

    “我说过的话不想再重复第三次。”他沉吟了三秒。“这样好了,我可以在每天中午休息的一个半小时里c一堂课,你自己斟酌。”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扣掉用餐时间,所剩不多耶!”

    “课程内容会密集一点,进度也会快一点,要是不愿意,那就等我把手中的课程结束后再说。”

    “好吧!就中午。”向羽崴妥协。

    “ok,就从下个星期一开始,警告他们,一分钟都不准迟到,迟到的话是进不了教室的。还有,告诉女模特儿,不要打歪主意,否则我会把她们轰出去。”

    “没问题。”他可也是深受其扰的一员,所以这种事他能体会。

    “那就从下个星期开始。”裴昀拿起pda做纪录,将这堂课排进行程里。“好了,五分钟到,再见。”将pda收进西装口袋,裴昀挥挥手,径自离开。

    “搞什么啊?”向羽崴充满不解的瞪着他的背影,这家伙最近真的怪怪的!

    “向先生,你还不走啊?”李盈进来将裴昀桌上的文件收走,锁进保险柜里。

    “李盈,你知不知道你家老大下班后要去哪里?”

    “回家吧!”

    “回家?他回家干什么?他那里不就住他自己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不过是回家没错,有一次紧急事件,裴大手机关机,我尝试打家里,裴大确实在家,我还被训了一顿呢!”

    “这么奇怪!”这家伙到底是在搞什么飞机啊?“李盈,你知道他是怎么了吗?”

    李盈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这样啊!”向羽崴沉吟。

    “不过我知道一件事。”她突然压低声音。

    “什么事?”

    “我家老大自从台中回来之后,我发现他常常在发呆。”

    向羽崴讶异,“发呆?”

    “对,发呆,有时候端着咖啡要喝的时候,就突然停在那里动也不动,呆了将近五分钟才回过神来。要不然就是签名签到一半的时候呆住,有时候吃饭吃到一半也呆住,还有一次更糟,开车开到一半竟然呆住,差点出车祸,老天,你都不知道多恐怖,人家刚好坐在裴大旁边,我还在想,死定了,我家老公要守寡了……”

    “这就严重了。”他微蹙眉。

    “可不是吗?幸好我的尖叫声把裴大的元神喊回来,千钧一发之际挽回车毁人亡的悲剧发生。”李盈唱作俱佳。

    “真是辛苦你了。”向羽崴失笑。

    “就是啊!而且,不只发呆,还会傻笑呢!”李盈继续八卦,难得有人可以让她说说这些日子的秘辛。

    “傻笑?这就有趣了。”

    “向先生,你说我家裴大到底是怎么了呢?”不赶快对症下药的话,也许哪天她会命丧在裴大的发呆下。

    “这个嘛……”他思索着,“他不再接新工作,每天准时下班,定时休假,还会发呆……”

    “啊!难道裴大想要跳槽吗?!”李盈惊呼。

    向羽崴佩服的望着她。“应该把你调到创意部。”

    “为什么?”她不解。

    “想象力不错。”跳槽?亏她能联想到。说是女人他还比较相信,毕竟他的症状比较像新新好男人的恋爱症候群。

    不过……会吗?女人?

    值得探讨。

    那是——

    裴昀一个紧急煞车,顾不得身后车子猛按喇叭和咒骂声,错愕的望着坐在露天咖啡座上的一对男女,那是一个俊帅粗犷高大的外国男子,一头金发在阳光下闪亮,而那的女的,竟然就是和静欢?!

    “喂!快走啊!你发什么呆啊?!”后头的司机探出窗外朝他喊。

    他瞪着他们,看到那位外国男子帮她拉开椅子,环着她离开,走进咖啡座隔壁的饭店里。

    紧蹙着眉,他脸色y郁的开车离去。她是什么意思?趁着他不在的时候和其它男人上饭店?

    该死,他从没有这种感觉过!超不舒服的感觉让他一路飚车回到家里,停好车,臭着一张脸坐进电梯,对同栋楼的邻居也视而不见,砰的一声,以着超不爽的大力道将门甩上。

    “该死!混帐!”一进入自己隔音设备好的住处,他就开始毫无顾忌的咒骂着。“shit!”

    匡啷一声巨响从厨房里传来,裴昀吓了一跳,“谁?!”

    和静欢正和男人在饭店,家里不可能有人,那么是谁?

    抓起高尔夫球杆,谨慎的靠近厨房,突然,厨房走出一个人……

    裴昀错愕的放下球杆,震惊的望着她,是和静欢!可是……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脱口而出。

    和静欢微讶,疑惑的偏头望着他。“你是在问我吗?”

    望着她疑惑的表情,裴昀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是他看错了吧!

    “你在厨房做什么?”他改变话题,从旁推敲。

    “哦,我在试着做晚餐,不过,好象不怎么成功……嘿嘿……”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刚刚那是什么声音?”他上前,然后看到地上那片狼藉。“这……是怎么回事?”

    “那不能怪我,是你吓到我的,本来家里都很安静,突然发出那么大的关门声,然后你又大声的咒骂,我才会被吓到……”

    “你……一直都在家?”

    “对啊!”和静欢点头,进厨房收拾残局。

    “你别忙了。”他扯住她,将她拉进客厅。“坐好。”

    和静欢一头雾水的被他压坐在沙发上,然后看着他绕着她,像是在审视着什么似的,看得她浑身发毛。

    “你、你在看什么?”

    裴昀蹙眉,莫非真是自己看错了?

    肯定是看错了,要不然她怎么可能分身两处?

    “没什么。”裴昀微笑,眉间舒展开来,整个抑郁的心情豁然开朗。“走,我带你出去吃晚餐。”

    “还是不要吧!我担心被人看见就不好了。”和静欢摇头。

    对啊!他还忘了这点,她几乎是不出门的,每次要她出门就像是打一场仗似的。

    “你今晚该不会还是想吃泡面吧?”裴昀怀疑的望着她。

    “哦,不行吗?”她腼腆的望着他。

    “你喔,贪鲜偶尔吃一次无妨,不过泡面对身体有害无益,你还是少吃点为妙。”裴昀摇头失笑,这女人,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吃泡面呢?

    “那……晚餐要吃什么?”

    “出去吃好了,不过你不用担心被发现,看我的。”裴昀朝她眨眨眼,拉着她进房做准备工作。

    “李盈,这两天逵冥有没有和公司联络?”按下对讲机,裴昀询问。

    “没有,昨天他在敬杨有一场试镜,结果他也没出现。”

    “是吗?负责的人是谁?”

    “刘志强。”李盈立即道。“裴大,刘志强手上负责五名模特儿,可是有两个这两天都没有向公司定时联络。”

    “除了逵冥,还有一个是谁?”裴昀蹙眉。定时联络是每个模特儿每天必做的事之一。

    “是纬菱。”

    “刘志强怎么说?”

    “他说他会尽力联络上他们。”

    “ok,那就要他继续联络,务必联络上。”

    “啊!裴大,向先生来了。”李盈突然道。

    “我进来了!”对讲机传来向羽崴的声音,不一会儿,他办公室的门便被推开,向羽崴大跨步的走到他面前,将一本杂志丢到裴昀桌上。“第七十二页。”

    “什么?”裴昀扬眉。

    “在七十二页的报导,就是你最近朝九晚五、周休二日,以及你昨天拋下训练课程匆匆离去的原因?”

    裴昀狐疑的望他一眼,翻开七十二页,赫然是他与一名女子从跨出车子、走进餐厅、在餐厅用餐、举杯对饮、离开餐厅、以及走进大楼的照片。

    照片里可以清楚的看出他对那名女子的态度的确很亲昵,无法否认,而那名女子,齐肩的短发,一副大大的眼镜遮去大半面容,右颊一颗大大的黑痣非常明显,从照片里看出是个平凡的女子,最霹雳的是,她是个孕妇!

    斗大的标题写着——世界名模奉子成婚,秘密情人曝光,丑小鸭飞上枝头。

    副标题则写道:裴昀就是为了她退出模特儿界?!

    “咦?原来我要做爸爸了吗?”裴昀放下杂志,调侃的一笑。

    向羽崴好奇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何时开始你对这种八卦杂志的消息这么认真了?”裴昀嘲弄的望着他。

    “从我发觉我的好友行为诡异开始。”向羽崴才不会容他打起马虎眼。

    裴昀轻笑。“你的好友是谁?我认识吗?”

    “姓裴的!”

    “干么?”裴昀皮皮的笑着。

    “你很快乐嘛!看不出对这篇报导有何不满。”向羽崴偏头审视着他。

    “为什么要不满?”

    “难道这消息是正确的?”他感到错愕。

    “我没有奉子成婚。”裴昀笑道。“也没有哪只丑小鸭飞上枝头,更不是为了她退出模特儿界。基本上,这些消息都是错误的。”

    向羽崴?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