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偷欢地下情 > 章节目录 第 4 4部分

第 4 4部分

    “我没有奉子成婚。”裴昀笑道。“也没有哪只丑小鸭飞上枝头,更不是为了她退出模特儿界。基本上,这些消息都是错误的。”

    向羽崴双眉一挑,“你没有否认秘密情人曝光这件事,难不成是真的?”

    裴昀但笑不语,尽在不言中。

    “我的天啊!是真的!”向羽崴拍着额头仰天高呼。“难怪你最近变成一个新好男人了!”

    裴昀看着杂志上的照片,笑意益发明显,这就是他帮欢欢所做的新造型,效果似乎不错。

    “照相的技术应该再加强,虽然我每个角度都很完美,不过镜头却歪了。”

    “没想到你千挑万选,就是要选一个无瑕美人,结果还是无法尽如人意,是吧?”向羽崴看着杂志上的照片,实在看不出来那女人有哪一点符合裴昀的条件,无瑕美人……唉!

    “改天到我家,我介绍你认识。”裴昀笑望着他,等他看到拉着小提琴的欢欢时,就知道何谓无瑕美人了。

    “真的?”

    “跟你说话我何时客套过了?”裴昀调侃。

    “ok,我会找一天过去叨扰。”

    “要去之前先联络,要不然你会不得其门而入。”

    “怎么说?”

    “抱歉,我们一进家门就是两人时间,不接客了。”

    “唷!这么甜蜜?”

    裴昀微笑,或许别人会认为成天躲在屋子里没意思,一点生活情趣都没有,可是他们并不以为,他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光是欣赏她为他的演奏,就足以打发掉整晚的时间。

    “所以你最好事先联络,否则被关在门外我可不管。”

    “ok,为了一睹无瑕美人,我一定会事先联络,让她有时间梳妆打扮。”

    “你今天来不会是专程来证实八卦的吧?”

    “是有一件事,我是先来警告你一下,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至于会不会发生如我担心的事,还不确定。”向羽崴眉头微蹙,神色认真。

    “说吧!”裴昀挑眉,放下手中的工作。

    “我得到一些消息,有不肖经纪公司利用毒品控制旗下模特儿,其卖y,不只如此,还让他们利用工作的接触,找上其它经纪公司的模特儿,我那边我已经做好防范,你也要有所准备,千万不要被拖下水了。”

    “可以知道你的消息来源吗?”

    “这个……算是秘密。”向羽崴微笑。

    “我猜猜,该不会是你那个聪明得不像人的继子吧?”裴昀笑望着他。

    向羽崴耸耸肩,但笑不语。

    “ok,我了解了,我会记住你的警告,希望我的人不会那么笨才好。谢谢你的消息。”

    “那我走了,下班见。”向羽崴挥挥手,离开了。

    裴昀想到失去联络的两名模特儿,他们已经不算新人了,在他三申五令之下,难道还是受不了诱惑而去沾毒品吗?

    希望不会,否则他们的未来就毁了。

    望向那本杂志,凝重的脸色微缓,笑意又起,想起昨晚帮她打扮好时,两人对着她的新造型笑不可遏,那颗黑痣还是她调皮的加上去的,要不是他阻止,她甚至想在黑痣上黏几根长须呢!

    随手将杂志丢到一旁,一不小心掉到桌下,他弯身捡起,看到另一则八卦消息。

    “小提琴家gloria失踪,其经纪人至今仍留台湾,是为了寻找其芳踪。”

    裴昀眉头微蹙,脑海中闪过一丝什么,却硬是让他给压了下来。

    现在会拉小提琴的人那么多,不会那么凑巧的!人家经纪人也否认了,说gloria早已回美,他的逗留是私人因素。

    丢开杂志,他在心里讪笑,而且名人在台湾失踪,怎么可能不去惊动到警方,所以一定是他多虑了!

    对讲机的嘟嘟声响起,裴昀按下通话键。

    “什么事?”

    “那个……裴大,总裁和两位经理要我问裴大一件事,那个二减一周刊报导的新闻,是不是真的啊?”

    裴昀淡笑,就知道那三个女人公事繁忙之际也不会忘了这种八卦事件。

    “李盈,二减一周刊他们标榜的是什么?”他不答反问。

    “哦,我想想,好象是……二减一,等于唯一真相吧!”李盈一愣。“难道是真的?!”

    “你就告诉她们,我没有奉子成婚,退居幕后的原因她们也很清楚,绝对不是为了一只丑小鸭。”

    “也就是说是假的喽!我就说嘛!”

    “你就将我的回答告诉她们,真真假假,她们自己判断。”聪明一点的话,会和向羽崴一样抽丝剥茧得到真相,笨一点的话,就像李盈喽!“没事了吧?可以工作了吗?”

    “是。”李盈赶紧切断通话,八卦到此结束。

    第七章

    午夜两点。

    “铃——”电话声在寂静的午夜显得异常刺耳。

    裴昀蹙眉,从睡梦中惊醒,立即快速的将电话接起,右手温柔的拍拍身旁的人,示意她继续睡觉。

    “裴昀,哪位?”低头望了身旁的人一眼,见她已经睁开大眼看着他,便躺下来将她揽进怀里。

    “哪位?除了老是被你挂电话的我之外,还有谁?”

    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裴昀差点逸出一声叹息。对着身旁的人无声的道:我妈妈。

    “妈,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当然知道,晚上七点啊!”裴妈说得理所当然。

    “你没忘了意大利和台湾有七个小时的时差吧?”爸妈是在意大利吧?至少上个星期听说是在意大利。

    “我现在又不在意大利,我在瑞士。”裴妈辩驳。

    原来又换地方了。

    “妈——瑞士和台湾的时差一样是七个小时!”无力啊!

    “好啦!就算你那边已经很晚了,那又怎样?我不在现在打电话给你,还能找到你吗?你也不想想你已经挂了我多少电话,总是说我正在忙,有空再回电话给你!你还要我等多久啊?”

    裴昀叹了口气。“你肯定很久没打电话给我了,因为我现在是标准的朝九晚五、周休二日。”

    “真的吗?”

    “妈,你到底有什么事就说吧!”

    “儿子啊!”裴妈长长一叹。

    裴昀一听到这个开场白,心里立即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知道妈妈已经几岁了吗?”

    “今年七十一。”妈妈十七岁结婚,十八岁生下大哥,隔了二十五年四十三岁的时候,不小心有了他,四十四岁时生下他。

    “对啊!妈妈今年七十一岁了,你爸爸也已经七十三了,我们根本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呀!儿子。”

    裴昀在心里深深一叹。“放心好了,妈妈,你和爸爸身体硬朗,至少能活到一百二。”

    一年到头都在世界各地旅游、乐不思蜀的人,怎么可能会突然服老呢!肯定又要谈那件事了。

    “人啊!谁能永远挂无事牌呢,虽然说如果有朝一日蒙主宠召,我们也没什么怨言了,只是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看到你成家生子,我们死不瞑目啊!”

    果然,又被他猜中了。

    “妈,你知道我的工作忙,如果有中意的对象,我不会故意错过的。”

    “儿子啊!你刚刚才跟妈说你现在都嘛朝九晚五,还周休二日不是吗?”

    该死!失算!裴昀颇为懊恼。

    “正好呢,妈妈帮你物色了几个人选,我让她们这个周末去找你,你陪她们玩玩,看看喜欢谁再告诉妈,妈替你作主。”

    “这个周末?吗?你不是在瑞士,怎么物色人选?”

    “唉唷!我上个星期遇到一团台湾来的旅行团,有几名年轻女孩很不错,聊了几句,结果她们都认得你耶!一听到可以和你见面培养感情,她们当然都非常乐意。”

    “我的天啊!妈,你根本不了解她们,如果她们品行很差,你不是给我找麻烦吗?”

    “放心好了,妈阅人无数,不会看走眼的。”

    “才怪!妈,我说过我自己的对象我会自己找,你们不用为我费心了啦!”

    “自己找?你要找到什么时候?想当初你大哥二十五岁就生了小新,结果你呢?已经二十七岁了,还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就觉得奇怪,你人是长得又高又帅,性情也好得没话说,加上钱也不少,为什么就是交不到女朋友咧?你该不会是那个什么gay的吧?”

    “妈,我不是!”

    “其实如果是也没关系啦!你只要有对象,可以带着他到外国来结婚,这样也算是成家。”

    “妈,我说了,我不是,我很正常。”

    “你很正常?那为什么条件那么好却交不到女朋友呢?我知道了,追根究底,一定是你眼光太高,太过挑剔了,对不对?”

    “妈,婚姻是一辈子的事,不挑一点怎么成呢?难道你希望我随便抓个人结婚,到后来因为不适合又离婚吗?”

    “我当然不希望,可是如果太挑剔的话,会错失很多机会的,所以我决定帮我自己选一些媳妇人选,你呢,乖乖的给我选一个结婚就成了!”

    “妈,要结婚的人是我耶!没道理我不能挑吧?”真没天理!控诉似的望向窝在身边的人,都是你!他用唇形责怪她。

    我怎样?和静欢不解的无声反问。

    等一下告诉你。他对她眨眨眼,然后又回到电话上。

    “妈,终身大事不能这么草率,我又不是不婚主义的人,你放心,我一定会结婚的。”

    “真的吗?不是哄我的?”

    “当然是真的,我想结婚。”

    电话那一头妥协了,“好吧!就信你一次。”

    “那么那几个人选,你就通知她们别来了,知道吗?”

    “不行,都跟人家说好了,现在又反悔,我会不好意思。”

    “可是妈——”

    “这样好了,我相信你想结婚,以后都不再多管闲事,但是这次你也要和她们见面,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啊!我和你爸爸要去吃晚餐了,不说了,再见!”

    “妈?!妈!”裴昀徒劳的喊,无奈裴妈已经收线。

    “怎么了?”和静欢低声问。

    “麻烦。”裴昀望着她,脑子转动着。

    “哦,我还是睡觉好了。”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和静欢决定当鸵鸟,抓起棉被蒙住头。

    “别想!”他立即翻开她的棉被,“既然你已经醒了,就要来分担一下我的烦恼。”

    “可不可以不听?”她可怜兮兮的问。

    “不行。”裴昀瞪她。“我妈替我找了几个女人,这个周末,也就是后天,要来这里找我。”

    “哦?这是为什么?”几个女人?他妈妈把他当成什么了?超人吗?

    “相亲,她们是相亲的对象。”

    “喔——”相亲啊!心里不期然感觉到酸酸的,什么嘛!可恶的男人,都说要当她的男朋友了还相亲,而且还是“几个女人”!“那很好啊!”

    “很好?欢欢小姐,你忘了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吗?”

    “是你自己没跟你妈妈说清楚的。”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条件了?”这女人,似乎在埋怨他呢!

    “嗄?喔!”是喔,她的条件。“我……忘了。”

    “所以咧,现在我怎么办?明明有个女朋友了,却还要忍受这种s扰?”

    和静欢趴在他的胸前,不知道该如何响应。

    她的计画并不包括谈感情,可是却意外的碰到他,一时之间计画乱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还是不想告诉我吗?”裴昀突然低叹。

    那深深的叹息在他胸腔振动,她的心竟也产生了共呜。

    “不是不想,是害怕……”

    “怕什么?”

    “怕在你眼中,我再也不是纯粹的欢欢。”她喜欢在他眼中看到的自己,她是和静欢,就只是和静欢而已。

    “就算你是美国总统的女儿,或者是黑街流浪汉的私生女,在我眼里,你依然是欢欢。”

    “只是欢欢?”她认真的渴求他的答案。

    “对,只是欢欢,我的欢欢。”

    “我希望你是说真的。”

    “我向来不说假话。”

    “好,我……告诉你!”和静欢坐起身,严肃的望着他,可他却看出她的眼底有着脆弱。

    “如果为难,我不一定非知道不可。”裴昀道,只是,他不知道是为了她,还是自己突然没有听的勇气,是有预感吧!

    “迟早都要告诉你的。”和静欢摇头。“你听过gloria这个名字吗?”

    裴昀闭上眼睛,预感成真。

    原来报导是真的,那硬是被他压下的臆测也成真。这会儿是“灰先生”碰到公主,飞上枝头的反倒是他了。

    “嗯,听过。”他点头低吟。

    “我就是gloria。”和静欢垂着头,不敢看他。

    “其实我早上看到gloria失踪的报导,虽然你的经纪人否认,但是根据种种的线索,我就猜到你很有可能就是gloria。”看到那则报导时,心里多少有点底,所以他并不显得震惊,“我不懂,你出生音乐世家,有良好的家世,年纪轻轻就享有盛名,一场演奏会的收入就比我一年的还多……唔,音乐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瞧我,俗气了。”裴昀讪讪一笑。

    “你也认为我不知足,是吗?”和静欢颓然一叹,有什么好失望的,她早就应该知道会是这种结果。

    “我没有认为什么,欢欢,我说了,我不懂。”

    “我的生活,除了小提琴之外,不容许有其它事物介入,我没有朋友、没有私人时间,每天除了练琴,就是演奏会、宴会,我只是个傀儡,是我父亲用来堆砌金钱、巩固名声的工具,你认为这种生活是好的吗?你认为我该很满足于这种生活吗?”到最后,她哭喊。

    裴昀将她揽进怀里,“现在我懂了。”

    “你懂了?”和静欢微愣。

    “你说了,我就懂了。”温柔的拍抚着她的背,给予她安慰。那些人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关在象牙塔里,过着他们安排的日子,并且不得反抗,也难怪她会有逃走的欲望。

    这些日子相处以来,他知道她绝非那种乖乖牌的女孩,她是个纯真、活泼,甚至有点粗鲁个性的女孩,一玩过头,那种人来疯的性子就会抬头,唯有在拉琴的时候,才会完全变了一个人。

    “难怪。”他突然道。

    和静欢紧张的望着他,“难怪什么?”他要开始像其它人一样,对她“另眼相看”了吗?

    “难怪你会这么笨。”

    “哦?笨?”她有点衔接不上他的思绪。

    “对啊!你不会笨到连自己笨都不知道吧?”裴昀调侃。

    哦?她该怎么回答?说知道,就承认自己笨,那说不知道,不就是更笨了?

    她苦恼的模样逗乐了他,裴昀低低一笑。

    “我一直在想,怎么会有人笨成这副德行呢?原来是被关在象牙塔里啊!每天只会练琴练琴,难怪什么都不知道,嗯,逃得好!”裴昀揉揉她的发,给她一个奖赏的吻。

    “真……真的?你真的认为我逃得好吗?”她有点不敢相信。“你不认为我太过不知足,太不懂得珍惜拥有的一切吗?”

    “每个人都有权决定自己的生活要怎么过,只要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不管好坏,别人都无权置喙。”

    和静欢拥住他,激动得不成语。

    “怎么了?”感觉她的颤抖,裴昀轻声问。

    “你是第一个这么对我说的人。”她的声音略带哽咽。

    “咦?真的吗?我还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是没错,只是……很多人通常都会将自我的意识强加诸在他人身上,尤其是做长辈的,或是身为朋友的。

    他拍拍她,似乎了解她沉默的原因。“其实我觉得,你这样逃并不能解决什么。”

    “我知道,只是,我想暂时有个喘息的空问,我必须证明自己离开那个圈子还是能活得很好,这么一来,我就更有勇气去面对他们,坚定的告诉他们,我是可以独立的。”

    裴昀微微一笑,她可以独立吗?

    假以时日或许可以,可是绝对不是现在,她根本没有独立过,先是海丝的帮忙,到现在与他一起生活,她依然活在他人的羽翼下。

    嗯,不知道大哥是怎么认识海丝这号人物的?

    这先撇开不谈,如果她真的想独立,那……

    “欢欢,拥有的,的确该好好的珍惜,其实你喜欢小提琴吧?”

    “你也希望我回到那种生活吗?”他也跟别人一样,不了解她?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在想,我跟其它人一样,不了解你,是不是?”裴昀笑了笑,轻抚着她的发。“欢欢,你曾经跟你父亲说过你的想法吗?”

    “我当然说过。”

    “有吗?那你有好好的说清楚,坚定的说清楚,就算一次他无法了解,你有再接再厉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吗?”

    和静欢一愣,轻轻摇了头。

    “所以,他会以为,你只是一时情绪化,当不得真,这也就难怪他无法改变对你的安排了,不是吗?”

    “可是……事情并不是像你说的那么简单,我……”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没有说出来,因为那是一个重大的秘密,不能说的秘密。

    “不管事情有多复杂,坚定的态度是必须的,这样人家才会当真。”

    “你不懂!我父亲他……是不可能改变的。”她摇头。

    见她说得肯定,他也无语了,或许,她还有什么事没告诉他吧?

    “你要我回去面对他们吗?”

    “暂时还不要,你不是要学习独立吗?”

    “嗯。”

    “那么,就从脱离海丝开始吧!”

    “咦?可是……”

    “你要独立吧?”裴昀认真的望着她。

    和静欢点点头。

    “那么接受海丝资助的你,除了没

    淫勤经理sodu

    有挂上gloria的名字之外,没有做gloria该做的事之外,和之前有什么不同?或者,海丝并不是真的想让你独立,她只是让你出来喘口气,你最后还是会回到那种生活。”

    “那……我该怎么做?”

    “我可以帮你。”

    “可是如果接受你的帮助,那和接受海丝的帮助又有什么不同?我还是没办法独立啊!”

    “当然不同,我是从旁协助你,但是最终还是要你自己作决定。一个刚要学走的小孩,本来就需要他人的帮助,但是这种帮助是助他早日能够学会走路,而不是帮他走。简单的说,海丝的帮助是给你鱼吃,而我的帮助,是教你钓鱼。”

    “好,就请你教我钓鱼吧!”

    “行,不过在教你钓鱼之前,你得先帮我一个忙。”

    她疑问:“咦?你也需要帮忙吗?”

    “那是当然啊!人与人之间本来就需要互相帮助。”

    “好吧!只要我帮得上的,我一定会帮。”

    裴昀拍拍她的背,“放心好了,你一定帮得上我才会请你帮忙的咩!而且这个忙还非你不可呢!”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义不容辞了。是什么事呢?”

    “当然就是帮我打发掉我妈邀请来和我相亲的女人。”

    “要我出面?”

    “你只要坐在我身边,我说什么,你微笑附和,这样就成了。”

    “这样好吗?我如果出面,要是不小心被索尔蓝他们发现呢?”

    “你不是想躲一辈子吧?”裴昀下巴靠在她的头顶,轻声的说。

    和静欢摇摇头。

    “就算被他们发现又如何?你是成年人,有完全的行动自由,而且就算他们将你抓回去软禁也是没用,手在你身上,你不拉,他们也拿你没辙。说到这,我就觉得你真的笨得可以,他们无非就是要你拉小提琴嘛,这是你的优势啊!你可以跟他们谈条件,要你拉小提琴可以,反正你也喜欢,但是你可以告诉他们,你不喜欢封闭的生活,他们不答应让你自由就拉倒嘛!看谁损失大,对不对?”

    裴昀说得顺口,觑她一眼,发现她脸色愈来愈沉,偷偷的一笑,看她什么时候才会懂得抗议。“愈说,就真觉得你笨得可以,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搞得这么麻烦,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不是你这么笨,我也没办法遇到你,这算是你笨的好处吧!咦?你要去哪里?”

    “我想我这么笨的人,那天还是不要在场比较好,免得坏了你的事,那我就过意不去了。”和静欢微噘着嘴。可恶,在他眼里,她就真的笨得无可救药吗?!

    “别担心别担心,这件事就算像你这么笨的人也可以做得很好。”裴昀笑着将她勾回来,揽进自己怀里。“而且,我不是说过,这件事非你不可吗?毕竟跟我交往的人是你,而且我相信,只要你一站出来,任何女人都得闪一边去。”

    她斜睨着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悦。“我真的很笨,对不对?”

    “你是很笨,不过与智商无关,全是环境和经验的关系,放心,在我的调教之下,你很快就会变成一个能符合你的智商的人。如果你真的不想太早曝光的话,那就比照那天的办法,如何?”

    “你是说……乔装打扮?”

    裴昀点点头。

    “那……要扮孕妇吗?”

    “我想还是按照那日的打扮好了,要不然那些媒体可能会说我是负心汉,拋弃怀孕的糟糠之妻另结新欢。”裴昀调侃。

    “可是这么一来,那些女人一定会很不甘心,不愿意放弃。”和静欢想到自己的打扮有多丑。

    “我倒认为事情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沉吟。

    “怎么说?”她不解的看他。

    “只是一种感觉。”裴昀朝她眨眨眼,“你会演戏吧?”

    “什么戏?”

    “一出精彩的戏,一出会让所有观众目瞪口呆的戏。”

    第八章

    其实现在大部分的女人都很识相的,不过刚见面嘛!又不是爱到惨死的地步,既然人家心有所属,当然就哈哈一笑识趣的算了,少有人会死不要脸的去纠缠一个“陌生人”的。

    但是如果发现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另一半,竟然是个又丑又俗不可耐的人,比起自己的条件简直差到没办法比的时候,要死心恐怕就比较难了。

    有人甚至会自动编段剧情,让男主角的“没眼光”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然后以致力救男主角于水深火热的深渊之中为己任。

    “来,亲爱的,这是剥好的虾。”可怜受欺压的男主角辛劳了将近半小时,奉上一盘肥嫩嫩的虾r。

    “嗯,你让人家等好久喔!好胃口都被你破坏光了啦!”不满的抱怨跟着响起,出自众女心目中的极恶女主角。

    “对不起,亲爱的,下次改进。”可怜受欺凌的男主角立即道歉,还夹了一块鲜嫩的虾r送进极恶女主角的口中。“好吃吗?”

    “马马虎虎啦!你的手艺要多加强,要不然我会吃不下饭。”

    众女眼睁睁的看着可怜的男主角备受委屈,个个捏紧手中尚未动用到的筷子,恨不得捏着的是极恶女主角的脖子。

    “咦?你们怎么不用呢?嫌菜色不好吗?我说你啊!都是你!笨手笨脚的,也不会变出一点新花样,花了一个小时才煮出这十二道菜,难怪人家小姐们食不下咽!”极恶女主角继续作恶。

    哎呀!这还得了!心疼男主角的众女们立即声援——

    “不是的,这菜很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菜了。”

    “对啊!没想到裴先生的手艺这么棒,我真是好佩服呢!”

    “就是说啊!这些菜色和五星级大饭店主厨烧出来的一比,毫不逊色呢!”

    “真的吗?可是我看你们根本都还没动筷呢!”极恶女主角颇为怀疑的模样。“我天天吃,都吃得好腻呢!虽然他天天都变换不同的菜色,可是还是觉得不够好。你肯定没有用心!”末了,还数落可怜的男主角一声。

    “是是,我一定会更加用心的。”

    “看你这模样就一肚子气,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凌你呢!”极恶女主角撇撇嘴,转向众女道:“你们都不知道我被他缠得有多烦,别看他在外头一副光鲜亮丽的模样,回到家来可会撒娇了,每天就缠着我对他多骂几句,我愈骂他,他就愈快乐,人家我本来是很温柔很娴淑的,害我现在每天都骂得好累,我累坏了,他却乐坏了,唉!可怜的是我哪,可是都没人知道,唉!”

    嗄?她们的耳朵突然集体故障,出现幻听,她们不可能听见那种事的,她们的白马王子,怎么会是个有被虐狂倾向的人呢?

    “还有啊!他的眼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美女一堆不去缠,偏偏就要死缠着我,他说我耐c耐打,能让他尽情的发挥他绝佳的技术,每天皮鞭蜡油伺候,纤细一点的人肯定会被他搞死在床上,结果现在被他搞大肚子了,还是得继续被他夜夜搞下去,幸好肚子里的胎儿跟我一样耐c。”极恶女主角愈说愈顺口,丝毫没有发现男主角一脸玩味的望着她。

    众女脸色惨白的相觑一眼,怎么白马王子又从被虐狂变成性变态了?

    “既然我那个准婆婆请你们来,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今晚可以留下来,他呢,应该会非常乐意陪你们一起玩玩,我想你们虽然纤细,但是几个人互相分摊一点的话,应该不至于被他搞死才对,也是因为这样,我才放心让他跟你们玩嘛!”极恶女主角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吓坏了众女。

    被虐狂加上性变态,现在又加上玩……一、二、三、四、五,玩5p?!

    “不了,我们还有事,不能留下来。”

    “是啊!我们只是应裴妈妈之邀,过来吃顿饭而已,很快就要离开了。”

    “真的吗?好可惜喔,我以为今晚可以休息一下呢!”极恶女主角非常惋惜的叹气。

    “我想……我们还是离开了,不打扰你们了,再见。”彷佛现在不赶快逃的话,等一下就会被绑起来丢上床让人狠狠的伺候一顿般,四位美丽高挑的小姐行动一致的起身致歉,飞快的离去。

    当门砰的一声关上时,裴昀和和静欢默默相视,随后爆出一阵狂笑。

    “我的天啊!你看到她们的脸色没有?”和静欢笑不可遏。

    “看到了。”裴昀拥住她,免得她笑得太过分跌到椅子下。

    “她们一开始还决定拯救你,对不对?”

    他点点头,“没错。”

    “结果后来却吓得落荒而逃。”

    “是啊!这都得拜你所赐,耐c耐打、皮鞭蜡油伺候,嗯?”

    “哦,嘿嘿!你说自由发挥的嘛!”

    “是啊!你发挥得真好,我想从明天开始,我的身价会跌落谷底。”

    和静欢斜睨着他。“舍不得啦?”

    “哪会?反正我有这个会骂我骂到我很爽、还耐c耐打的老婆就成啦!”裴昀一把将她抱起,惹来她一声惊呼。

    “你干什么啊?!”

    “干什么?嘿嘿!”他故意露出一个色迷迷的笑容。“我要皮鞭蜡油伺候!”

    裴昀抱着她,在她的尖叫声中走进卧房,砰的一声将门踢上,留下一桌从五星饭店叫来的美食佳肴无人品尝。

    裴昀的事解决了,接下来就换他教她钓鱼了。

    “这是什么地方?”和静欢戴着一副墨镜,一顶宽边帽子,跟着裴昀走进摄影棚,这里今天举行洗发精广告模特儿试镜。

    “摄影棚。”裴昀拉着她避开众人,走进他专属的休息室。拿掉她的墨镜和帽子,接着脱她的衣服。

    “你要干么?”和静欢惊问,连忙抓住衣服,没让它落了地。他该不会想要在这种地方做那件事吧?

    “换衣服。”裴昀从架子上拿下一件白色无袖洋装。看着她羞红的脸,突然调侃的一笑。“你该不会想歪了什么吧?”

    “我才没有!”她死也不承认自己的确是想歪了。“换衣服干么?你不是要教我钓鱼吗?这个地方有鱼可以钓吗?”没水没河没溪流,更不可能有海了。

    裴昀表情错愕,“欢欢,你知道那是一种比喻吧?”

    “什么一种比喻?”和静欢疑惑。

    裴昀闭了闭眼,摇头失笑。“给你鱼吃,不如教你钓鱼是一种比喻,意思是与其照顾你的生活,不如教你谋生的能力,让你有能力照顾自己,而不是指真的教你钓鱼,懂吗?”

    和静欢涨红了脸,糗大了。“我还真是很笨,连这个都听不懂。”

    “其实你赚钱的能力已经很强了,但是我想,你不希望用小提琴来赚钱,是吧!”裴昀微笑的轻抚她的脸颊,弯身与她对视。

    “嗯,我要证明自己除了拉小提琴之外,还有其它谋生的能力。”

    “那好,就把衣服换上吧!你边换衣服,我边跟你解说等一下要做的事。”他将衣服递给她,顺道替她解开背后的拉炼。“等一下你只要在蓝色布幕前,背对着摄影机,从左望到右,然后转一圈,让头发微微飘起就可以了。”上前替她拉上白色洋装的拉炼,拿来梳子为她梳理一头长及臀部,乌黑柔亮的直发。

    “那是要做什么的?”

    “我安排你参加洗发精广告的试镜。”

    和静欢一惊。“广告?上电视?!”

    “如果你入选的话。没错,这个广告会上电视。”

    “这么一来不是会被发现?”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是会被发现,也让他们知道,你有能力自己生活,而且非常坚持,是吧?”裴昀对她一笑。“当然这是暂时的,在你还没找出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之前的过渡时期,你可以每种工作都去尝试,然后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不过呢,前提之下是你有入选才成,你可别小看了这个工作,竞争的对手可是很多,搞不好你会吓得脚软呢!”

    “哼!你太小看我了,我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这种小场面会吓得我脚软?!”和静欢不服输的个性抬头,对他的假设嗤之以鼻。

    “既然如此,我就期待你的表现了,你可别话说得太满,到最后糗的可是自己喔!”

    “你就睁大眼睛看着吧!”

    裴昀暗笑在心里,不管结果如何,此刻自信满满的她是最美的。

    “是她!”索尔蓝冲到电视前,不敢置信的瞪着电视里那个充满妩媚风情的女人。

    “咦?是静欢?!”海丝也讶异的惊呼。

    “她竟然……竟然舍弃高贵的名声,宁愿去做那种低三下四的工作!”索尔蓝狂吼,怒瞪着电视中柔美动人的和静欢。“不愧有着最密切的血缘关系,同样都选择堕落,下贱的女人!”

    “这支广告将静欢拍得真美。”海丝望着广告中的人儿,由衷的说。

    “美?!那是堕落!拉着小提琴的gloria才是最美的!”索尔蓝瞪着她,彷佛她说了什么十恶不赦的话。

    短短的一分钟广告很快的结束,索尔蓝气愤的抓起椅子砸向电视,爆裂的巨响传来,一台电视就这么毁了。

    “索尔蓝,你该清醒了。”海丝沉重的说。

    “我什么时候不清醒?!爱作梦的是她!”他一手指向电视。

    “静欢已经重新建立起自己的生活了,你还想怎样?把她绑回来吗?就算你能将她绑回来,你又能做什么?强迫她拉小提琴?继续gloria的名声?”

    “这样有什么不好?!那才是她应该做的事,而不是去拍那种……出卖r体下贱的东西!”

    “那又有什么不好?只要她高兴、她快乐,谁又有资格评断什么?她自己的人生由她自己负责,不管是你、或者是她父亲,都没有权力摆布,因为要承受结果的,只有她自己,你们没有办法顶替!”

    “你懂什么?你失败了,所以见不得gloria好,才千方百计的阻饶我们,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海丝脸色一白,不敢置信的瞪着他。

    “索尔蓝,你真是可悲!”懒得再跟他废话,她起身拂袖而去。

    “该死!”索尔蓝一拳搥向墙壁,懊恼的低咒一声,随即追了出去。“等等,海丝!”在她走进房间前及时拉住她。

    “还有何指教?”她冷漠的说。

    “是我不对,我道歉。”索尔蓝叹道,“我是气疯了,才会口不择言。”

    海丝冷冷的望着他。“也许你说的对,我见不得gloria好,所以才会助她逃走,你毋需跟我道歉。”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对gloria是多么的疼爱,我很抱歉,海丝。”

    “不用了,我根本不在意。既然得知静欢无恙,而且生活得很好,我也毋需再滞留,我决定明天就回美国。”

    “不可以,gloria现在只听你的,你走了,谁来劝她回来?”

    “索尔蓝,你留我没有用,因为我不会劝静欢回到那个牢笼里,我反而会赞美她、鼓励她做得好!这样你还要我去劝她吗?”

    “你为什么就是说不通?!”

    “是你太固执了!索尔蓝,该是你从gloria的迷障中清醒的时候了!跟我回去,直接面对他,告诉他,gloria再次消失,而他,找不到第三个人顶替了。”

    “是她?!”另一家饭店,一张与电视广告里的人一模一样的脸孔惊喜的大喊。

    “什么?”坐在办公桌上的金发男子心不在焉的道,一边翻着资料,一边用计算机与远在美国的属下开视讯会议。

    “我说是她,静欢!你看,她在电视上!”她欢喜的喊着,直到广告结束,她冲到金发男子身边,一把扯掉他计算机的c头。

    “静悦!”金发男子不悦的蹙眉。

    “你不守信用!明明答应人家这几天不谈公事,结果呢,竟然开起视讯会议了。”和静悦噘着嘴抗议。

    “因为有紧急事件,所以……”

    “我才不管,佛迪明,我警告你,如果你再不守信用,我就不理你了!”

    佛迪明无奈的一叹。“ok,是我不对。”将她抱上大腿,热情的吻着她。“气消了没?”

    “我心情好,这次就原谅你。”她圈住他的颈项。“我看到静欢了,她在电视上,我要去找她。”

    “先别急,得先查清楚她在哪里,有这条线索,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我好想快点找到她,然后我要向她道歉,要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被迫过那种生活,我好自私……”

    “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她也脱离了那个地方了,不是吗?”

    “我只担心爸爸不会轻易放弃,他到现在还在找我,不是吗?”

    “他不放弃又如何?他不能强迫你们。”

    和静悦面露担忧,“我知道,可是……”

    “放心,一切有我,现在先找到静欢再说,好吗?”

    “嗯,谢谢你。”

    “傻瓜,道什么谢!”

    “嘻嘻……我爱你。”

    “我心亦然。”

    在裴昀的办公室里。

    “哇!出来了,出来了耶!”和静欢坐在电视前,兴奋的抓着坐在她旁边的裴昀。

    今天广告首播,她早就迫不及待的坐在电视前等着。

    “呵呵!没想到拍出来的效果是这么美耶!”她自我陶醉的说。

    “你也知道是效果,还好,没有自恋得太超过。”裴昀调侃的一笑。老实说这个广告拍得实在是美极了,对于这种出道作品,连他都觉得非常满意,他相信这个广告一出,一定会有很多厂商看上欢欢。

    “好有趣喔,在拍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到结果会是这样耶!”

    裴昀笑问:“你有兴趣吗?”

    “嗯,我觉得拍广告很有趣。”

    “还想再来吗?”

    “咦?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只要试镜通过,角色就是你的。”

    “好啊好啊!我要试。”

    “ok!”裴昀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按下对讲机。“李盈,把永恒婚纱集团的广告企画拿进来给我。”

    “好的,裴大。”

    一会儿,李盈拿着一个卷宗走进来交给裴昀,视线不时的飘向另一边盯着电?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