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偷欢地下情 > 章节目录 第 5 第部分

第 5 第部分

    “好的,裴大。”

    一会儿,李盈拿着一个卷宗走进来交给裴昀,视线不时的飘向另一边盯着电视看的和静欢,他已经把那则广告录下来,现在正在重复播着。

    “李盈,你可以出去了。”裴昀扬眉,看到她异样的眼光,微微一笑,他当然知道她以及其它很多人都在猜测,和静欢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而最多的答案,是新欢。

    他和欢欢都没有澄清的意思,觉得这是他们的私事,没必要向众人报告。

    “喔!是,我出去了。”李盈回过神来,走了两步,忍不住对裴昀道:“裴大,我知道我没资格说什么,但是请你别忘了自己的责任,毕竟那是你的骨r啊!”说完,便快速的离开。

    “嘻嘻……负心汉,拋弃身怀六甲的糟糠之妻另结新欢。”和静欢笑嘻嘻的说。

    “是喔!我这个负心汉你可是爱得很。”裴昀将她抓过来,紧紧的抱住她,下巴在她的头顶一阵搔弄,故意弄乱了她的头发才放开她。

    “你好讨厌!”和静欢连忙把头发整理好。“难怪好多人都跑来警告我,说你喜欢玩变态的性游戏,叫我离你愈远愈好,免得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呢!”

    “那你有没有告诉她们,你正好爱死了那种变态的性游戏呢?”

    她红了脸。“我才没有呢!你少胡说八道了。”

    “没有吗?那每晚在我身下呻吟扭动的人又是谁呢?难道是我那身怀六甲的糟糠之妻吗?”他靠在她耳边低喃。

    “你闭嘴啦!”和静欢简直羞死了,幸好是在他的办公室里,没有其它人听见,要不然她肯定会挖个d把自己埋起来。

    “你还会害羞啊?也不想想,变态的性游戏这句话可是从你嘴巴泄漏出去的,多亏了你,我现在是走到哪里,都有拿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几乎可以读出他们脑子里的想法。”裴昀用手轻刮她的脸颊。

    “至少……那些女模特儿没有人再来缠着你了,不是吗?”

    “也没错,这样我清静,你安心,是吧!”裴昀轻笑。

    “你老是取笑我,我不理你了!”和静欢一扭头,就想离开。

    裴昀连忙扯住她。“好好好,不取笑你了,行吧!”拿起永恒婚纱的广告企画,来到沙发坐下,将她揽在怀里,两人一起看企画。

    “永恒婚纱集团是一个跨国性的大集团,这次来台设立分公司,准备拍摄一连串的婚纱广告,这次的模特儿采公开征选,永恒集团举办完美新娘的比赛,优胜者除了得到一百万的奖金之外,还能成为永恒婚纱的代言人,主打这一季的广告。”

    “婚纱啊——”和静欢向往的低喃。

    “有兴趣吗?”

    “嗯。”

    “那好,我们就开始作完美新娘的训练吧!”

    第九章

    “身子要挺,千万不可以驼背,肩膀不要向前缩,对,挺起来,然后膝盖打直,并拢,对,你看镜子,是不是整个型都出来了?”裴昀站在和静欢的背后,两人面对着镜墙,视线交接。“很容易,可是却常常被忽略,所以就算身材再好、脸蛋再漂亮,一驼背,就打折扣,没有驼背美人的。”

    “一开始或许会不习惯,但是你要常常告诫自己挺腰,久了,就会成自然。”拿起挂在一旁的毛巾为她拭去额上的汗水,“今天的训练课程就到这里结束,我们明天再继续。”

    “来得及吗?完美新娘比赛只剩下两个星期,可是我还是完全没有概念。”

    “放心,照我的进度,绝对ok!”他牵着她的手到一旁坐下,拿起沙发旁的一个袋子交给她。“这里有两套调整型内衣,你带回去穿。”

    “我为什么要穿调整型内衣?我又不胖。”

    “错误观念!”裴昀敲一下她的额头。“谁说调整型内衣要胖的人才能穿?”

    “不是吗?”

    “当然不是,调整型内衣的功能很多,它能维护体态、调整身材、固定脂肪、且能扶正脊椎矫正不良姿势。这两个星期你天天穿著它,你就会发现它的妙用。哦,你懂得如何调拨吗?”裴昀问。

    “什么调拨?”和静欢疑惑。不就像平常穿内衣一样吗?还是还有什么特别的技术?

    裴昀一顿,然后微微一笑,一手将她拉起,一手提起袋子。

    “走,到我办公室,我教你。”裴昀拉着她回到办公室,经过李盈的位子前交代,“李盈,这一个小时我不接电话,也不见客,我们要办事,不想受到打扰,知道吗?”

    “是,裴大。”李盈点头,眼底有抹暧昧的光芒,偷偷瞥了一眼和静欢,自从这个女人出现之后,裴大愈变愈离谱了,现在甚至要在办公室里……哦,办事。

    裴昀拉着她走进办公室,关上门,锁上。

    “把衣服脱掉。”裴昀道。自己也转身脱去西装外套、手表、戒指。“你怎么还不脱?要我效劳吗?”他贼贼一笑,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喂,你干么啦?!”和静欢一羞,跳开来。这里随时有人会来,他怎么可以这么肆无忌惮。“你用说的就好了,干么要脱人家的衣服!”

    “不脱衣服怎么教你穿调整型内衣?”裴昀笑容邪恶。“我们都老夫老妻了,你的每一吋肌肤我都非常熟悉,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和静欢红了脸,“那不一样,这里是办公室,随时都有人会来。”

    “我已经交代李盈,而且我还把门锁起来了,这里也没有装设针孔摄影机,你担心什么?”裴昀将她抓到胸前,偷了一个香。“还是你担心……你会把持不住自己,像第一次一样,对我霸王硬上弓?”

    “你很讨厌耶!老是要讲到第一次,我才担心你会把持不住自己咧!”

    “如果我把持不住,我会先把你吃掉,然后会继续教你,放心好了。”他调笑道。

    “色鬼!”和静欢羞赧的喊。

    “为我脱下你的衣裳,我的欢欢。”裴昀靠在她耳边性感的低喃。

    和静欢垂着头,轻轻的解开扣子,上衣掉落在地上,然后是裙子、胸罩、以及底裤。

    “真美。”裴昀轻吻她的颈项,一路来到她美丽的锁骨。

    “裴昀……”她忍不住低低呻吟。

    他深吸口气,弯身从袋子里拿出一件底裤拆开包装。

    在她面前蹲下,眼前美景几乎让他把持不住。

    “把脚抬起来。”他沙哑的低语,将底裤套进她的双腿,缓缓的拉起,帮她调整臀型,让整件底裤能完整的包住她挺翘结实的臀部。

    “裴昀……”和静欢无力的将头靠在他的肩上,任由他的手游移在她的臀上。

    “好了,接下来是胸罩。”裴昀低哑的说,开始觉得这是一个不人道的任务。

    “双手套进去。”他拿起一件调整型胸罩,帮她套上之后,让她往前倾成九十度,让她嫩白的椒r完全包入罩杯中,然后帮她扣上扣环,调整肩带。“别动,维持同样的姿势。”他站在她的后侧,紧贴着她的身子,先在她的肩上印下一吻,在她的抗议声中,才低低一笑。

    “现在我教你如何调拨游离的脂肪,让它待在它该待的地方,譬如……这里。”双手掌握住她坚挺的双峰,轻轻揉捏。

    “裴昀,你别这么不正经,快一点啦!”和静欢娇嗔,双腿发软。

    “别这么急,慢慢来。”裴昀低哄,性感的声音让她的身子轻颤。“将手探进胸罩内,以对边手将腋下、背部、小腹外扩的游离脂肪收集至罩杯内……”他的手在他所说的几个部位,以着滑顺、缓慢的动作做调拨,然后让她起身,调整扣环高度。

    和静欢气息微乱,几乎是靠着他的身体才不至于瘫软在地上。

    裴昀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额上已经冒出汗珠,下腹紧绷,才刚穿好的两件小东西差点又让他给脱掉。

    “接下来要做重点检查。”他的声音粗哑低沉。

    “什么……重点检查?”和静欢努力转移注意力,忽略自己烫热的肌肤正渴望他的触摸。

    “看看肩带是否稳定,会不会太松或太紧……”大掌在她肩上游移。

    “罩杯是不是完全包覆整个茹房……”紧贴在她背后,两只大掌从肩上缓缓下滑,捧住经过调整后她更形丰满的双峰。

    “茹头的位置是否正确……”屈起食指与拇指,轻捻她已然坚挺的珠蕾。

    “嗯……”一声低吟再也无法克制的逸出她的双唇,她的头向后仰,整个人瘫软在他身上。

    “欢欢……”他沙哑的低唤。

    “嗯?”闭着眼,轻喘着,感觉他的手在她胸上轻揉着。

    “我想……接下来的课程还是留到下一次再教你……”他轻舐着她珠圆王润的耳垂,双手忙碌的解开刚刚好不容易穿上的胸罩。

    向来自诩不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他,此时却无法克制自己的欲望……应该说,对她,他不想勉强自己克制。

    “裴昀……这里……不行……”

    裴昀饥渴的吻上她的唇,封住她的呢喃,攫夺她甘甜的蜜汁。

    “放心,没有人会闯进来的。”他一把将她抱起,走向沙发,轻轻的将她放下。“好美……欢欢,你好美……”他低吟着,肆意加深了热吻,灵活的舌在她口中挑逗着,模仿着自古以来神秘的律动,温柔转为激情的需索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火热的唇舌往下移动,滑上那饱满坚挺的双峰,尖锐的快感让她倒抽了口气,瞬间转为不耐的呻吟。

    “喔——天吶——”她惊喘,几乎被那一波波快感淹没。

    “你要,是不?”他的手往下滑,窜入底裤,手指穿过她浓密的森林,直接寻到柔嫩的花瓣。

    “啊——”和静欢全身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你要吗?告诉我,欢欢……”他低喃着,揉捻出满指的春潮。

    “呜……要,我要……”她因那强烈的快感而啜泣。

    裴昀高大的身躯紧紧的压着她,扯开她那已经湿濡的底裤,飞快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克制许久的欲望终于决堤,他目光火热的注视着她难捺欲望的呻吟颤抖,缓缓的沉下身子。

    “我爱你……”

    今天和静欢要拍摄一个泡面的广告,裴昀因为有事,而无法陪她到摄影棚,这是她第一次单独行动。

    像往常一样,她在休息室换好衣服,让造型师帮她化妆,然后来到摄影棚等候拍照。

    这一次有三位模特儿和她一起拍摄,刚好两男两女,时间还早,和静欢微笑的与他们打招呼。

    女模特儿撇开头,不理她,让她微微一愣,她得罪过她吗?

    “别理她,她嫉妒你。”两名男模特儿靠过来,对她露出亲切的笑容。“你好,我叫马允涛。”

    “我是葛元,她是莉莉安,你好。”

    “我是和静欢,你们好。”和静欢因他们亲切的态度松了口气。

    “哼!我有什么好嫉妒的?如果我要张开大腿换工作机会,还怕会输她吗?我是不屑。”莉莉安不屑的哼道。

    和静欢脸色一白,她是什么意思?

    “别管她,她是因为上次洗发精的广告被你拿走,心理不平衡。”葛元拍拍她的背。

    “是啊!她和那厂商已经合作很久了,这次却被你这个新人拿走广告,难免会生气,你就别在意她恶毒的舌头了。”马允涛也安慰的拍拍她的手。

    “对了,裴大今天没陪你来啊?”葛元靠近她,一手搭在她肩上。

    和静欢不自在的欠欠身子,想要离开他的手,却不小心让自己靠向另一边的马允涛。

    “他有事要忙。”她低声道,“抱歉,我上一下洗手间。”她匆匆起身,走向化妆室。

    葛元和马允涛相视一眼,同时起身往化妆室走去。

    “她是裴大的人,你们确定要冒这个险吗?”莉莉安警告。

    葛元和马允涛一顿,有些犹豫。

    “色字头上一把刀,两位,小心偷j不着蚀把米,毁了自己的事业。”莉莉安嘲弄的笑。

    “你自己也看到了,那个小荡妇自己邀请我们的,你没看到她一直往我怀里靠吗?我想裴大应该也知道她的y荡,不会太在意的。”马允涛搓搓手,舍不得就这么放弃。

    “是吗?你认为裴大会不在意?”莉莉安嘲讽的一笑。“过去裴大闹过任何绯闻吗?”

    “是没有。”

    “那么为什么和和静欢闹得风风雨雨,却不见裴大澄清一句?”

    “那是……”

    “那是因为是事实,和静欢是裴大的女人,所以在拍摄之前,你们最好给我安分一点,我可不想惹麻烦。”

    “好吧!那拍摄之后你就没意见了吧!”葛元道。

    莉莉安冷漠的说:“你们爱怎样我管不着。”

    “那好。”两人低声沟通了好一会儿,算是达成共识。

    “好了,各位,要开始了。”工作人员扬声喊,和静欢也刚好从化妆室走出来。

    拍摄开始,和静欢的镜头一次就ok,因为她吃泡面的表情真的是太好了,彷佛在吃什么美味料理般,一旁观看的人都忍不住也想泡一包来吃,让导演满意极了。

    “那我就先离开了,再见。”和静欢微微一鞠躬,先行离去。

    葛元和马允涛多拍了两次,ok之后也匆匆追了出去。

    莉莉安摇摇头,收拾东西,向大家道再见。

    和静欢有点颓丧的走在街上,心里仍为莉莉安所说的话难过。

    原来在外人的眼中,她是那种用r体交换工作的人。

    她不是为自己伤心,而是对自己和裴昀之间的感情遭到扭曲而难过,他们的感情才不是这种龌龊的交易!

    在她身后,有一部白色的箱型车跟着她,车里有一男一女。

    “是她?”男的问。

    “没错,每天杂志上都有她的照片,不认得也难,像这种货色,肯定生意会很好。”女的嗤笑。

    “那还等什么?既然裴昀对我们不仁,就不要怪我们不义,是吧!”

    和静欢失踪了!

    裴昀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回来,一通电话打去摄影棚,却得知她早在三个小时前就离开了。

    “今天跟她一起拍摄的人是谁?”裴昀问摄影棚的工作人员。

    “是葛元、马允涛,还有莉莉安。”

    裴昀眉头一蹙,“我知道了,谢谢。”挂断电话,他立刻查出莉莉安的电话拨打过去。

    “莉莉安?你好,我是裴昀。”

    “裴大?怎么,你家的小白兔还没回去吗?”莉莉安直问。

    裴昀眉头一蹙,“是还没回来,这就是我打这电话的原因,你知道什么吗?”

    “是知道一点,葛元和马允涛认为小白兔勾引他们,所以拍摄一完成,三人就前后离开了。”

    裴昀眼神危险的一玻В靶恍荒恪!惫叶系缁埃宄霭旃摇!袄钣槌龈鹪牡缁埃12窗阉页隼础!苯淮辏约涸虿槁碓侍蔚牡缁啊?br /

    该死,他不该让她自己一个人去拍摄现场的!至少,他应该先确认一下一起合作的人是不是安全。如果欢欢有什么万一,他绝对无法原谅自己!

    本以为找到葛元他们就能确定她的下落,没想到他们极力否认,说他们一出摄影棚就没有见到她的人了。

    “可恶!”裴昀低咒。

    “裴大?怎么回事?和小姐怎么了?”

    他咬牙低语,“她不见了!”

    “会不会只是去逛逛街,晚一点就会回来?”李盈问,认为裴大太过紧张了。

    “她答应过一结束就回公司。”

    “也许她忘了,女人嘛,有时候一逛街就会忘了时间。”

    “欢欢不会!”裴昀懊恼的低吼。“李盈,你不要再烦我了行不行,让我安静的想想她可能会去哪里!”烦死人了。

    她吐吐舌,安静的闭上嘴。

    可是看着裴大在她面前走来走去,她就觉得愈来愈紧张,裴大要踱步想事情,怎么不进自己的办公室咧?

    “那个……裴大,要不要报警?”李盈忍不住又问。

    “你认为警察会受理吗?”裴昀没好气的说。

    没有接到勒索电话,再加上失踪时限还没到,怎么可能会受理呢!

    她缩了缩肩,自动闭上嘴巴。

    看来裴大真的很在乎那个和静欢呢!那……那个大着肚子的可怜女人怎么办?

    和静欢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是一面镜子,她看到自己的脸……

    咦?不是镜子!

    “静悦?!”她惊呼,倏地一抬手,紧紧的抱住她。“静悦,静悦,我终于找到你了。”

    “嘻嘻,静欢,是我找到你的喔!”和静悦嘻嘻一笑,也紧紧的回抱着她。

    “我好想你,好担心你喔!爸爸说你被黑道人物给绑走,肯定是凶多吉少,我担心得要命,想报警,都被爸爸给阻止,我好气爸爸喔!”

    “爸爸当然要阻止你,因为他知道我不是被绑走,而是和人家私奔,而且,一报警,gloria的失踪必然引起轰动,而他就没有办法李代桃僵把你拱上gloria的位置了。”

    “原来……”

    “是我不好,只想到自己,完全忽略了你,你不像我从小和父亲在一起,这么了解父亲的为人,我却将你丢在那个地方,还把自己的责任丢给你……对不起,静欢,我好抱歉。”

    “没关系,只要你能幸福,我受点苦算什么呢?反正我现在也出来了,过去的事就算了。”

    “谢谢你,静欢,你就像海丝说的那么善良。”

    “海丝有跟你联络?”

    和静悦点点头,“我一直有和海丝联络,不过是我请求她不要泄漏我的行踪的,你这次的逃亡行动,我也是听海丝说的,得知你和海丝失去联络之后,我就急着赶到台湾来,想要找你,幸好真的被我找到了。”

    “我是因为想要真正的独立,所以才脱离海丝的保护。”

    “你做得很好,静欢,海丝也这么说,你做得很好。”

    “其实都是裴昀帮我的,对了,裴昀是我的男朋友,我现在和他住在一起。”

    我的极品嫂子全文阅读

    提到裴昀,和静悦脸色一沉。“静欢,离开他,他不是好男人!”

    和静欢一怔。“为什么这么说?你根本不认识他不是吗?”

    “静欢,他是个有妇之夫啊!”和静悦拿出杂志摊在她面前。“你看,这是他太太,已经有了他的孩子,难道你想破坏人家的家庭吗?像那种男人,是不值得托付终身的!他现在会为你背叛他的妻子,以后就会为别的女人背叛你,你懂吗?”

    和静欢拿起杂志,看着上头的消息。“天啊!我没想到竟然被报导得这么严重耶!”

    没想到一堆杂志都争相报导负心汉和狐狸精以及可怜元配的三角关系。可却没人发现,这两个女主角根本是同一个人扮演的,连静悦都没发现。

    “难道你都不知道吗?”和静悦讶异的问。

    “我是知道有报导,可是不知道已经这么严重了。”难怪那个莉莉安会这么说她。

    和静悦苦口婆心的说:“静欢,趁早离开他,要不然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静悦,这些报导都是假的。”

    “静欢,事实摆在眼前,你还要逃避下去吗?”

    “我不是要逃避,静悦,我是要告诉你,其实她们两个是同一个人啦!”和静欢不好意思的指着杂志上两位女主角的照片。

    “咦?你是说……”和静悦猛地抢回杂志,贴近书面仔仔细细的看着。“我的天啊!真的是你!你为什么要扮成这样?!”只要想到自己也能变成那副德行,她就无法接受。

    “那是因为一开始我不想冒险被抓回去,所以外出用餐的时候,裴昀帮我乔装的,结果就被那间二减一周刊拍到照片,然后这个糟糠之妻就因此诞生了。”

    “那么说,我误会裴昀了……”

    “是啊!”

    和静悦问:“他对你好吗?”

    “很好,他对我好得不得了,我很幸福。”和静欢笑得一脸幸福。“你呢?静悦,他对你好吗?”

    “那是当然喽!他敢对我不好,我就不理他,让他独守空闺没人爱!”

    “爸爸说他是混黑道的?”

    “他的家族以前是黑道没错,可是现在交到他手中,他已经开始漂白了,也开始转型,现在已是做正当生意的公司了。”

    “太好了。”和静欢松了口气。“对了,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我们住的饭店。”

    “咦,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我走在街上……啊!我被掳进一部车子里!”

    “对,有人要把你掳走,不过被佛迪明给救回来了。”和静悦拥住她,“本来我们是打算在你拍摄前把你带走的,但是佛迪明说让你把工作做完再说,幸好我们凑巧跟着你,要不然真不知道你会怎样!”

    “是谁想把我掳走呢?难道是……索尔蓝?!”她眼睛大睁。

    “才不是呢!是一对叫作逵冥、纬菱的男女,佛迪明问他们之后才知道他们有一个组织,专门在诱拐新人模特儿,用毒品控制他们,他们去卖y,我一想到你可能落到那种下场,我就好生气好生气,一气之下,就叫佛迪明动用势力把他们整个组织全都剿了。”和静悦说得咬牙切齿,可见真的气得不轻。

    “谢谢你,静悦,也帮我谢谢佛迪明。”

    “傻瓜,跟我客气什么啦!”她微笑道。“这次能找到你,知道你好,我就放心了,我们回美国后,找个时间你和那个裴昀一起到美国来找我们玩。”

    “好,我们一定会去。”

    “一定喔!”

    “当然……啊!完蛋了,我都没有消息,裴昀一定急死了!”

    “哦,对喔!原本很气他,所以才故意不告诉他你的消息,结果后来也忘了……”和静悦不好意思的说。

    “我一定会被修理得很惨。”

    第十章

    “明天我会去机场送你们,再见。”和静欢匆匆和和静悦以及佛迪明道再见,便冲进公司里。

    李盈一见到她,几乎喜极而泣。

    “静欢,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出现,裴大都要去报警了。”她相信,时限一到如果和静欢还没回来,裴昀一定会马上报警。

    “他……很生气吗?”和静欢忐忑的问。

    李盈努努嘴。“你自己看就知道了。”

    和静欢转头,看见已经站在门口的裴昀,不过一夜之间,他竟如此憔悴。

    “进来。”裴昀声音低沉的道,站在门口等她靠近。

    和静欢低着头,乖乖的踏进办公室,门在她身后关上。

    “裴昀,我……”才想开口解释,冷不防被他从身后紧紧的抱住。

    “我以为我会失去你,老天,我从来没这么害怕过。”他低喃着。

    和静欢想转过身,可是却动不了。

    “对不起,害你担心了。”她以为她会被臭骂一顿。

    “没关系,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了。”

    “裴昀,我有事情要告诉你。”她想告诉她姐姐的事。

    “什么都别说,我现在只想抱着你,什么都别说。”裴昀打断她,眼底有抹黯然。

    对讲机传来嘟嘟声,显示李盈要求通话。

    裴昀紧抱她一下,才放开她走到办公桌前。

    “什么事?”他沉声问,望着走进化妆室的和静欢,眼神胶着着痛苦。

    “抱歉,裴大,有你的访客。”李盈先道歉。

    裴昀脸色一沉,从一个从来没有闹过绯闻的人,变成一个天天上娱乐版头条的人,这其中的差距,除了走在街上时引来比以往更多的视线之外,意外的访客似乎也特别多。

    “没预约的客人我不见,你忘了吗?”

    “我知道,裴大,不过他坚持要见你,非常坚持。”李盈慎重的强调。“他说要和你谈谈gloria的事。”

    gloria?

    裴昀扬眉,望了一眼紧闭的化妆室,他已经猜到来者何人了。

    “他在哪里?”

    “我让他暂时在会客室等。”

    “我知道了,我等一下就过去。”切断通话,他走到化妆室门口敲门。“欢欢?”

    “什么事?”

    “我现在要去见一位客人,等一下你如果想过来可以过来,就在会客室。”

    “好。”

    他将头靠在门上好一会儿,才转身走出办公室。

    李盈一看见他出来,立即上前。“裴大,那个……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她犹豫的问。

    “如果我说不行呢?”

    “裴大——”

    “说吧!什么问题?”

    “gloria是那个gloria吗?那个小提琴家?”

    “老实说,我不认识gloria。”裴昀挥挥手,留下一头雾水的李盈,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男人听见声音,立即转过身来,手上拿着一本最新一期的八卦杂志,上头最热门的新闻之一,就是裴昀和妻子、情人之间最新的感情发展。

    看到那本杂志,裴昀的眼神又是一黯。

    他没有主动开口,望着眼前这位年约三十五,高大、修长、成熟的帅气男子,他形于外的某种气质与欢欢相似,但是隐含其中的,却是他极力隐藏、却仍透露出蛛丝马迹的野心。

    “我是索尔蓝·格林,gloria的经纪人。”索尔蓝上前伸出手。

    “幸会,我就是裴昀,有什么地方能为你效劳呢?”裴昀客气的与他握手。

    “很简单,我是来请你离开gloria,让她回到属于她的世界里。”他直言。

    “抱歉,我想格林先生找错地方了,我并不认识一位叫gloria的人。”

    “就是她!”索尔蓝将杂志摊在他面前,指着上头和静欢的照片。

    “我只知道她叫和静欢。”裴昀微笑道。那张照片真可爱,她正在享用冰淇淋,他刚好低头帮她舔去嘴角的冰淇淋。多美好的回忆,只可惜……

    “你不是已经有一个妻子了吗?为什么还要缠着gloria?你不知道这样会毁了她吗?”

    裴昀但笑不语,他向来不对不相关的人解释任何事。

    “如果你真的为她着想,就趁着这些记者还没有挖出她的过去时放过她,让她回到她的世界去。”

    “我说过,我不认识什么gloria,我只认识一位叫作和静欢的女人。”裴昀干脆拿过他手中的杂志看了起来,这是昨天上市的,里面还夹着一张过了截稿时间来不及印上杂志的最新快报。

    “裴先生!请你认真一点,我现在在谈的是gloroa……是静欢的未来,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吗?!”索尔蓝生气的说。

    “我当然在乎欢欢的未来。”裴昀说得云淡风轻,可手却倏地捏紧那张快报,眼底闪过一抹深沉的痛。

    “这就是你的在乎?!让她从一个高贵的公主变成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甚至为了拿到拍摄广告的机会,不惜和相关人士上床,也就是你?!”索尔蓝愤怒的抢过他手中的杂志,瞪着那大篇幅的报导,怒声质问。“你根本不知道她的才华,你根本不知道你的行为让音乐界损失了一颗巨星!”

    “那又如何?没了这颗星,音乐界会找到别颗星,更甚者,是多得数不清的星星,可是在我的生命里,她却是唯一且无可取代的星星。”裴昀望着索尔蓝的身后,深深的凝视着悄悄溜进来的人。“但是格林先生,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颗星星的意愿,是宁愿高挂在那遥远的星空闪亮,或者坠落入某个人的心中。你说是吗?亲爱的欢欢。”

    索尔蓝猛地转过身,看到了吐吐舌的和静欢。

    “gloria……哦,静欢。”索尔蓝讶异。

    “嗨!索尔蓝,好久不见。”和静欢走到裴昀身边,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看见杂志上的照片,又是一笑。

    “静欢,跟我回去,很多人还在等着你呢。”索尔蓝打断他们之间的甜蜜。

    “我不会回去的,索尔蓝。”和静欢浅笑摇头。“我付出生命中最精华的三年,我认为够了,我不喜欢孤独的高挂在遥远的天空。”

    “天空中有很多星星,你并不孤独!”

    “你错了,天空上的星星看似接近,可实际上的距离却非常遥远呵!所以我选择留在某个人的心中,成为他专属的唯一。”

    裴昀笑容苦涩,她说某个人,而不是他,裴昀。

    “你确定是唯一吗?”索尔蓝指向杂志上那张“糟糠之妻”的照片。“那么她又是谁?”

    “哦,她是……”和静欢尴尬的一笑,考虑着是不是要把实情告诉索尔蓝,不知道他听了会不会吐血。

    “你舍弃高贵的生活,想要追求自由独立,可最后呢?你无能独立,竟然做这种人的情妇,你根本是自甘堕落,下贱!”

    “格林先生,收敛一点,别太得寸进尺了。”裴昀冷冷的望着他。

    索尔蓝深吸一口气,稳下几乎失控的情绪。

    “你们大错特错了!”索尔蓝碧绿的瞳眸微玻В淅涞纳ㄏ蚺彡馈!澳阋晕娴陌懵穑俊?br /

    “索尔蓝!”和静欢大喊。

    裴昀无语,默默的瞪着他。

    “我说错了吗?你以为你真的爱他吗?”索尔蓝轻哼。“你就像一只刚破壳的雏鸟,赖上了第一眼看见的人,那不是真正的爱,那是依赖,你渴求独立,可是你做到什么?没有人可以依赖,你根本无法生活!”

    他的话同时戳痛了两人。

    裴昀见她脸色泛白,心生不忍,强压下自己的心痛冷声道:“是依赖又如何?你自己也说了,她是刚破壳的雏鸟,的确没有能力独立,但是我会帮助她独立,我会教她飞翔、教她觅食,而不是剪掉她的翅膀。

    “等到她能自由自在的飞翔时,我亦会放她自由飞,我们都不会害怕,因为她知道,不管何时,都有一个避风港等着她回来,我也知道,不管她飞得多远、飞得多高,我这里,会是她最终的休憩所。”这亦是他衷心企盼,只可惜……

    “你说得很好听,可是我依然无法认同你。”索尔蓝咬牙。

    “索尔蓝,他毋需你的认同……”

    “欢欢,没关系。”裴昀阻止她,然后转向索尔蓝。“我知道你为何无法认同我,是因为她,对吧!”他指着和静欢乔装的照片。

    “没错。”

    “欢欢,你知道该怎么做,对吧?”裴昀朝她眨眨眼。

    “你是说……”和静欢望着他。

    裴昀微微一笑。

    “我知道了。”她点点头,转身离开会客室。

    “她要去哪里?”索尔蓝疑问。

    “她要去办点事,很快就回来了。”裴昀轻笑,示意他稍安勿躁。“坐。”

    索尔蓝坐下,两人无言对望。

    “我想知道,欢欢她父亲的想法。”

    “为什么?”

    “斟酌一下该让欢欢多久之后再去认这个爸爸,或者干脆断绝关系。”裴昀耸耸肩,说得很轻松。

    索尔蓝表情充满嘲讽。“她父亲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女儿是谁,只要让他有利可图,就算阿猫阿狗他都可以认作女儿。他认为自己对静欢有恩,因为他在静欢的母亲过世之后将她接到美国,认为是自己给了她好日子过,所以当他得知静欢竟然步上静悦的后尘时,气得直骂她忘恩负义,还要我马上将她抓回去。不过……前几天他知道这一连串的绯闻之后,他要我想办法撇清静欢和gloria的关系,免得让那记者得知静欢就是gloria,毁了gloria的声名。”

    “也就是说,她父亲根本不是问题了,现下就是要让你能够认同我,是吧?”

    索尔蓝冷哼。“我不认为我能够认同你。”

    “到时再说了。”裴昀微笑。

    此时,会客室传来敲门声,裴昀扬声道:“进来。”

    门缓缓开启,“哈啰!亲爱的老公,我来探班了,你有没有花心啊!”乔装过后的和静欢走了进来。

    索尔蓝一见到他,错愕的起身。

    “裴昀,你……”他将他扯过来,“静欢呢?还会不会回来?我不许你让她们两个碰见,我不会眼睁睁的看见静欢受辱!”

    “别急,我跟你介绍。”裴昀将他拉到和静欢面前。“亲爱的老婆,这位叫作索尔蓝。索尔蓝,这是我未来的老婆,杂志的消息是错误的,我们还没有结婚。”

    “你!”索尔蓝咬牙,怒瞪着裴昀,握紧的拳头几乎要朝他的脸飞过去。

    “幸会,索尔蓝。”和静欢偷偷一笑。“我可以叫你索尔吗?”

    气愤的索尔蓝突然一愣,他惊愕的瞪向她。索尔?!只有一个人曾经这么叫他!

    他突然伸手一抓,扯掉她的眼镜和假发。

    笑意盈盈的和静欢静静的望着他。

    他说他愿意放她单飞!

    索尔蓝说得没错,说得比唱得好听,其实他根本办不到!

    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捏着那张快报,上头是和静欢与一名金发男子从饭店走出来的照片,记者上前访问,她说他是她最爱的人,他们明天就要一起回美国了。

    这就是他昨天那么痛苦、不听她要告诉他的话的原因,他不想从她口中听到她要离开他。

    今天一早就躲进公司,他说过不会约束她的,他说过会让她自由,所以他不能在家,不能等她醒来,他根本是仓皇逃开的。

    “可恶!”猛搥桌面,不敢相信自己竟是这么的痛苦!

    手机响起,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欢欢。

    “欢欢?”他立即按下通话键,手微微颤抖着。

    “裴昀,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就到公司去了。”和静欢柔软的嗓音依然如此迷人。

    裴昀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将激动的情绪稳下。“有点事急着处理,你呢?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裴昀,我就是打电话告诉你,我现在就在前往机场的路上……”

    “这么早的班机?!”他震惊的问。真是残忍啊!她!

    “咦?你知道啊?”

    为什么她能如此云淡风轻,好象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似的?

    “我看到昨天的杂志,里头夹了一张快报,就是报导这件事。”他的声音冷硬,浑身僵直,咬着牙硬是忍下那种刨心之痛。

    “原来有报导啊!我都不知道。还好,我还在想一直都没机会告诉你呢!白担心了。”和静欢轻笑。

    “欢欢,你爱过我吗?”他突然问。

    她一愣。“我当然爱你啊!怎么了?难道被索尔蓝的话给影响了吗?”

    “是吗?”裴昀嘲讽的一笑,“欢欢,我有事要忙,不谈了。”

    “哦?好,那……”

    他打断她。

    “再见,欢欢。”祝你幸福。

    “哦?再见。”和静欢愣愣的望着已经断线的电话,怎么……裴昀好象怪怪的?

    他办不到!

    挂断电话之后,裴昀终于按捺不住,来到地下停车场,车子像箭般疾s而出。

    他真的办不到,不管他说得如何冠冕堂皇,说得如何漂亮,他就是放不了手!

    他相信这段日子欢欢的感情绝不是作假,他不想就这么放弃,他必须争取,他必须去挽留她,就算到最后她依然选择那个男子,那么他至少努力过,至少不会留下遗憾,是吧!

    车子以着超快速度穿梭在路上,此时正是上班颠峰时间,几次险象环生,他还是被塞在车阵中。

    可恶!

    他急躁的搥了搥方向盘,走走停停,每一分钟都那么难熬,该不会他赶到中正机场时,正好送机吧!

    好不容易车阵开始移动,他立即加足油门冲了出去,几次超车,飞车上高速公路,抵达中正机场时已是一个半小时后了。

    他顾不得车子会被拖吊,停了就跑进机场,上上下下找了好久,他终于找到他们。

    他先看见那个男人,然后才看见亲昵的挽着他的手、巧笑倩兮的她。那股从昨天就未曾散去的心痛,更加剧烈了。

    他跨着沉重的步伐靠近他们,看着那男人低?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